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时来运转曹孟德

    曹孟德的日子过得不太好,最近缺粮缺的有些严重了,不过听荀彧说鲁国的粮食快熟了,他准备像黄巾学习了,不过他不会像黄巾那么傻,所过之处寸土不留,曹操想要给自己打下一个产粮地,不需要太大,只需要能保证自己士卒绝对吃粮就行了。

    出征只有五日的粮食这能玩,曹操每次想到都极其羡慕刘备,泰山本身就产粮极多,又背靠徐州,得到陶恭祖的大力支持,陈子川兵压冀州,搬空了整个南皮粮仓,糜子仲天下第一豪商大力出粮,江东陆家水运川流不息,大量的粮食运往泰山青州各地,硬是在吃下了百多万黄巾还能保证没有出现乱象。

    曹操很清楚自己必须尽快加速了,刘玄德发展的太快了,最多只要只要两年就足够彻底消化整个青州,而他曹孟德至少今年已经算是浪费了,没有粮食就没有办法发展,一切的一切都需要围着粮食转。

    “文若,我们什么时候动手?”曹操叹了口气说道,豫州的富裕,让曹操艳羡不已,要是他手上的士卒全部都是老兵他也就不需要如此忌讳了,他自信就算兵力不如袁术也不会在袁术手下吃亏。

    “再等三日,志才就将荆州布置好了,可惜了刘景升居然不接受我们的好意,既然如此只能让他不得不拖住袁公路了。”荀彧无奈地说道,刘琰的威力实在太大了,荀彧第一次正视这种清谈名士。没想到这么一个清谈名士在遇到刘表这种人之后会产生这么大的麻烦。

    说实在的刘琰最近一年官方出钱,大肆的邀请天下名士,或是歌舞饮宴。或是诗词抚琴,加之这家伙在诗词歌赋一道确实有能力,不计成本的砸钱下能请的名士他都请了,许子将这种人物都能出现在他的饭局上,可想而知这家伙现在在名士圈名气有多大。

    正因为这样刘琰北来,整个荆州的都轰动了起来,荆州本就是士林的天下。有这么一个誉满海内的人物前来,自然荆州士人拥簇这刘景升去迎接刘琰这个名士。

    当然除了原本刘琰的名气,还有不计成本的砸钱请人以外。实际上刘琰还是因为做了一件大事才获得这等地位!否则的话也打不到现在这种誉满士林!

    要问刘琰做了什么大事,简单,陈曦将改良纸的光环往刘琰身上一罩,瞬间刘琰就成了海内名士。整个人就像是黑夜里面的萤火虫。怎么遮掩也掩盖不了刘琰的名士气质,制造出这等有利于天下文明传承的宝物,自然刘琰就不再是之前的小号名士了,没看到人刚到荆州,那些老一辈的庞德公,黄承彦,司马徽都来迎接了。

    天下文事的传承大业被刘琰解决了,这等人物怎么不亲自来迎接。所以当时刘琰到荆州前来迎接的人物,连刘琰自己都觉得胆战心惊。这待遇实在是承受不起。

    刘景升亲自设宴邀请刘琰上座,至于曹孟德前来联系攻打袁术的毛玠直接被撇在了脑后,本来刘表就在犹豫最近打不打,而现在有名士北来,能不能不要这么扫兴,急什么急?

    刘表最清楚一点,不熟的人着急让自己做什么事情肯定对对方有好处,至于对自己有没没有好处就不一定,所以刘表不急,一边和刘琰谈天论地,一边风花雪月。

    刘琰可能别的不会,但是要说言辞谈吐,气质风范,容貌神情每一个都是上上之选,再加上有一个大光环,走到哪里他都吸引着所有人的眼光。

    “琰自北而来,承蒙诸公不弃,每日设宴款待,闻景升公有三雅之爵,吾有北方好酒,诸位可愿一试!”刘琰朗声说道。

    最近几天日子过得太好,纯粹是来旅游的,反正按照陈曦的说法他们也不是来当说客的,是来拜访的,所以刘琰坦荡荡,没有丝毫的私心,自然喝酒,吃菜吟诗作赋没有丝毫阿谀之色,一片坦荡君子之相。

    至于简雍已经被丢到某一个犄角旮旯去了,不过简雍也不恼,刘琰既然能做的更好,他也不会在意自己被冷落,孰轻孰重他可是分得很清的,而且简雍也明白为什么陈曦说什么都不要管,只要拿出名士气度就行了,只能说果然是什么人用什么办法。

    “哈哈哈,不想威硕有如此雅量,取我三雅之爵。”刘表朗笑道,他的酒量可不是吹的。

    很快三个大杯就乘了上来,刘琰大笑,“不愧是景升公的酒爵,果然够大,不过有好酒爵怎么能无好酒!”说完一拍手,一个侍者将一坛酒抱了上来。

    “景升公请了,这乃是我在北地购入的佳酿,乃是不世之烈酒,今日以此酒来敬诸位!”说完一拍泥封,一股穿堂风扫过,顿时整个厅堂酒香四溢。

    刘表本身就是好酒之人,自然在刘琰打开酒坛泥封的时候就闻到了,那股浓浓的酒香,馋虫勾人。

    刘琰小心翼翼的给刘表倒满三杯,只见那酒色堪比石上清泉,而酒香四溢,随后一坛酒打了一个圈刚刚够给所有人。

    “好好好,不愧是好久!”刘表一口饮尽季雅当中所有的烈酒,刹那间仿若是吞下了一团火焰,但是那瞬间的灼热,在下一刻便变成了温暖,刘表整个人都沉醉在了这种感觉当中,为此而迷醉!

    “啪~”有一个名士倒地,晕晕乎乎的刘表大笑,“来人取针唤醒异度,我们继续喝!”

    不过话还没说完,没过几秒刘表也趴在了桌上,然后嘴上还在嘟囔着继续喝。

    将所有人抬出去之后,刘琰对着简雍一笑,事情算是成了,像刘表那种一次喝五升,就算醒过来,没有个五日去缓,不要想着去处理政务了,而且这一次毛玠也被灌晕,曹操请求联合出兵这件事,短时间算是黄了!

    刘琰和简雍不知道的是,戏志才根本没有将心思放在毛玠这个使臣上面,他的习惯是自己动手,依靠别人是不靠谱的,尤其是在知道吕布现在逃到了袁术手下,戏志才差点叫一声天助我也!

    现在得戏志才在看到荆州传来的最新情报冷汗都滴了下来,这时来运转的太彻底了吧,太惊喜了!(未完待续……)

    ps:求订阅啊,我的订阅已经奇葩了,为什么后面的订阅会比前面的还多,这是什么情况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