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调兵

    ……

    陈曦拿着调令去城外准备调兵,结果还没过去就看到一片烟灰尘土在外面打转,不久之后就在不远处停了下来,然后一匹马杀出,在自己面前停了下来,臧霸翻身下马对着陈曦一礼,“见过郡守!”

    “行了,宣高无需多礼,我想知道你在青州还有没有暗子。”陈曦没有丝毫忌讳,开门见山的问道。

    “有!”臧霸略一迟疑然后张口道。

    “那好,你自己挑选人手,然后混进黄巾之后等待我命令,我就不信了,一百多万黄巾还都能互相认识。”陈曦一脸怪笑的说道,“此事过后,你所收编的部队交由你整编,独立成军,条件是你能做好,有把握没!”

    臧霸这次明显有些犹豫,跟在华雄身边这长时间,他对华雄妥妥的羡慕,以前在泰山遭遇的时候还以为华雄是步兵统帅,结果下了山做了华雄的副将才知道人家还有三千西凉铁骑,半年前华雄接受军务离开,三千多西凉铁骑实际上就是交由臧霸来带的,带惯了骑兵,再去带步兵,臧霸觉得真心不习惯。

    “有问题吗?”陈曦古怪的问道,按道理来说独立成军这种事情对于将领来说都是好事,怎么到臧霸这里反倒行不通了?

    “那个,我觉得我能带骑兵的。”臧霸小心翼翼的说道,倒不是他想吞了华雄的部队,只是希望自己的部队也有点骑兵,而现在很明显泰山已经没有马了,至于骑兵每一个都是有编制的。

    “这个倒也不是不可以,步骑混成应对突发事件比较好点,而且也不容易因为单兵种而被克制,这件事我应下了,等子健回到泰山就有马匹了,不过到时候骑兵你就需要训练了,骑马的步兵和骑兵完全是两个概念。”陈曦想了想便同意了臧霸的想法,毕竟现在还没有扩编,手头上的资源还是有一点的。

    “多谢郡守!”臧霸抱拳一礼道。

    “不必如此,以前和玄德公谈起军制的时候,鉴于单兵种容易被克制,骑兵步兵弓兵各有优劣,所以我当初便建议是混编,所以每一个兵团都会有骑兵,只是有多有少。”陈曦摇了摇头表示这件事与他无关,军制如此而已,“宣高要是无事,尽快去青州联络你手下的暗子,在必要的时候我会起用你们。”

    “诺!”臧霸拱手一礼大声的应道,“某速速去青州。”

    安排完臧霸,陈曦摆车去于禁的军营,看着那占地面积极广的军营,陈曦就想说一句,这得砍多少树啊!

    当然那是开玩笑的话,在这个时代树比人多,野生动物也比人多,长江以南的鳄鱼杀都杀不完!

    “来者止步!”陈曦刚一靠近,一个士兵就走了过来拦住陈曦,不过一见陈曦坐车而来,而且一身绸袍,腰悬玉佩的份上也就没有直接驱赶,只是令陈曦不要靠近。

    “文则在练兵,是吧,既然如此拿着此物让他出来。”陈曦伸手一招有人将令符送了上来,陈曦面无表情的递给守门的士卒。

    别的字这些大头兵可能都不认识,但是令箭上的“令”字他们还是认识的,双手接过令箭,对着陈曦一躬身,“先生还请稍等片刻,将军马上就出来!”说完拿着令符就朝着兵营里面跑去。

    陈曦就站在兵营门口,别的地方不守规矩最多让别人不爽,军中不守规矩只有死路一条,就算他身份较高,陈曦也不想给后来者留下一个纨绔公子的印象。

    “见过郡守!”一脸沉稳的于禁出营对着陈曦一礼,“甲胄在身不能全礼,望陈郡守海涵。”

    “我前来调兵。”面对于禁这种面无表情的死人脸陈曦也只有公事公办,没办法对方属于那种轻易不和文臣进行接触的类型,每天只做自己的事情。

    “泰山大营现一共有五万六千新兵,其中一万两千为预计编入编制的正规军,其余四万四千皆是其他地方轮换过来的屯田兵,现在正在进行操练。”于禁回答的干净利落未有丝毫的犹疑。

    “从屯田兵中选拔六千健壮士卒编入正规军,从正规军中踢出三千最弱的士卒进入屯田队伍,拨五千步兵交由太史子义掌管,其余的继续交由你拱卫奉高,在我去青州剿匪这一段时间,一旦有敌人来犯!”陈曦抬头看着于禁问道。

    “吞之!”于禁霸气的说道。

    “我想你知道来的人是什么方面的,黄巾不是太大的问题,一旦新任兖州刺史任命泰山郡守。”陈曦冷笑了两下比划了一个“斩”的动作,“玄德公会在我走后防备青州的漏网之鱼,而你的职责是西北!”

    “诺!”于禁抱拳一礼,练了这么长时间兵现在终于要上战场了,整个泰山兵力最多的不是关张赵,也不是华雄,而是手握着泰山兵营主管练兵的于禁!

    “只求稳,守住泰山与山阳的边境就可以了。”陈曦点了点头说道,和于禁说话要保持不苟言笑,对于陈曦来说很麻烦,虽说平常单独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也是一脸的阴郁,但是有人的时候还是带着一点笑意,与于禁那种棺材脸完全是两个个性,话说善于练兵的难道都是那种古板教条的生活习性?

    安排完于禁之后,陈曦就拿着自己泰山郡守的印绶去找鲁肃,有一些事情他要交代一下,刘备亲自防守泰山和济南郡以及齐国的边线并不成问题,毕竟前面有陈曦梳了一遍,身边还有许褚作为护卫,而刘备自身也算是历经战事,防守起来难度并不大。

    陈曦担心的是曹操,毕竟这次之后曹操就会在鲍信还有陈宫的强烈支持下成为兖州刺史,而泰山作为兖州的一部分,刺史曹操多得是方法收拾,只不过到最后还是要比拼硬实力。

    抛除其他,现在的曹操就是一个悲剧,去年六月的夏种没赶上,好不容易在荀彧的帮忙下东拼西凑熬过去了三个月,播种了第二年的粮食,结果今年四月黄巾出青州就食,逼得曹操只剩下“打”一条路了,去年种的粮食又没希望了,那么也就只有借粮,或者说抢粮了。

    冀州和幽州正在打,袁绍根本没心思管曹操那点烂事,准确地说这个时候袁绍的信心还没有冀州家族的信心大,他根本没有把握能打过公孙瓒,顺带一说,公孙瓒要是允许割地求和,袁绍觉得自己能接受。

    [bookid=3280030,bookname=《仙之三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