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两百四十七章 惊惧

    “紧急情报!”斥候在军营之中策马狂奔,找到审配之后的第一时间将紧急情报直接递交了过去。

    “这是?”审配看着密报上面的那个点,皱了皱眉头,二话没说直接拿着密报前去通知皇甫嵩,一边小跑,一边阅读,这是他们袁氏那边比较特殊的情报网,比皇甫嵩这边快很多。

    “发生了什么事?”皇甫嵩在审配面色沉静的冲入营帐之后,虽说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猜测,但是面上却没有丝毫的惊慌。

    “我们那边的情报网发过来的情报,罗马那边分三路阻击我等布置在中央的各部兵马的同时,率领主力大约七万人马,朝着我们这边杀了过来。”审配将详细的情报总结成几句话告诉了皇甫嵩,然后将密报直接按到了皇甫嵩的几案上。

    “啊?”皇甫嵩一愣,这完全不符合他的安排啊,他给罗马送了那么一个大礼,对方不应该在完成之后,就以最高的速度速递过来吗?怎么会是大军直奔他们而来,这不合理。

    “这是我们撒布在整个东欧用来监察整个东欧的训鹰网络,情报绝对可靠。”审配当场开口解释,他以为皇甫嵩怀疑情报的来源。

    “我倒不是怀疑情报来源,我怀疑的是罗马人的脑回来,我给他们发了一大波浅显易懂的幻念战卒的知识,让他们去抄袭,结果现在他们就这么一个反应,他们是人吗?”皇甫嵩怒骂道,颇有些怒其不争的意思,甚至皇甫嵩直接怀疑对方的战争素养了。

    “呃。”审配闻言一愣,他发现自己和皇甫嵩的思维真的没有在一条回路上,按说发现对方大军来战,皇甫嵩不应该早做安排,怎么会是现在这种神情?

    “这节奏不对啊,罗马哪来的底气在不经任何试探的情况下和我们死磕?”皇甫嵩盯着审配问询道,在战场上,连试探别人都不进行的家伙,那真的是在找死。

    更何况汉室的几路侧军,不管是张颌、高览,还是夏侯惇、毛玠,亦或者是率领这斯拉夫重斧兵的蒋奇和率领越骑截断后勤线的夏诏,这些人及其麾下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罗马又不是眼瞎。

    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敢大举出动来直接怼汉室在伏尔加河的大本营,这都不知道该说是自信,还是愚蠢了。

    “为什么要经过试探?”审配手臂交叉看向皇甫嵩反问道。

    相比于皇甫嵩以一个统帅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审配直接以一个谋臣的视角去看待这件事,自然看到了和皇甫嵩完全不同的情况,相比于皇甫嵩还奇怪于罗马为什么在吃了一个闷亏之后还这么狂,审配理所当然的以战略角度考虑。

    对于罗马来说和袁家的战斗最大的意义是面子吗?其实真不是,从战略角度思考,罗马现在干的这些事情都是服务于他们消减欧洲蛮子之中可能动摇帝国基础的隐患。

    基于这个前提去思考,审配完全不觉得阿尔比努斯这种行为有什么问题,甚至还能说这是一个不错的甩锅行为。

    毕竟过多的试探行为,确实是能清楚的掌握袁家在这一范围的战斗力,可同样会让欧洲蛮子了解到这一点。

    从某个角度讲罗马人也很忌惮欧洲蛮子,毕竟和汉室不同,汉室花费了三百年将周围一圈能打断脊骨的全部敲断,随随便便一个诸侯都能将北方的胡人砍瓜切菜。

    在这个时代,管他什么胡人,对于汉室都属于不能上台面的那种。

    然而罗马不同,罗马最多算是将周围的蛮子打败了,打服了,让他们心慕罗马帝国,但要说打折了,那就完全不至于了。

    因而罗马要是明目张胆的做出确实是在消减那些精锐蛮军,那基本就相当于给自己挖坑。

    狗腿子有战斗力,和狗腿子只能当狗腿,都是有利有弊,前者你要考虑那群家伙逮住机会将你掀翻的可能,而后者在面对敌人的时候,那真的是没有一个能帮的上忙的。

    罗马选择的是前者,而汉室选择的是后者,就控制力而言,在两个家伙都处于鼎盛期的时候,相差无几。

    可到了罗马现在这种程度,说罗马帝国完全不担心蛮子,那就是无视历史进程,妥妥的历史虚无主义。

    到现在罗马帝国能稳住,只能说是欧洲蛮子还没有升起挑战罗马鹰旗的想法,也确实是打不过罗马鹰旗,可没有被打折的欧洲蛮子迟早有一天会因为那种蠢蠢欲动的贪心伸出那一爪子。

    后面的话也就不用说了,正史罗马的崩塌,亡国灭种,不就是因为那充满贪欲的一爪子吗?

    自然以审配的视角去看待这一问题,那就可谓是理所当然了,阿尔比努斯为什么不好好侦查,进行长时间的试探,而要用鼓舞士气的勇战派莽莽莽方式来作战。

    说白了不就是为了让欧洲蛮子们死的正常一点吗?

    至于皇甫嵩以主帅的角度考虑的战损,不符合战争规则,说句老实话,关阿尔比努斯屁事!

    审配现在可以摸着良心,指天赌誓,别的军团长知道不知道无所谓,阿尔比努斯一定是知道自己来的第一目标是什么的——在打赢汉室的同时,尽可能多的消耗欧洲蛮子。

    以此为先决条件的话,有什么比不详细的了解袁家在伏尔加河的布置,而使用简单粗暴的兵形势莽莽莽更便捷有效的,一箭双雕有没有,好几万士气被拔升起来的疯狗可不好对付!

    审配的解释让皇甫嵩愣神了几秒钟,之后缓缓地点头,以他统帅的角度,所有不靠谱的地方,换成审配的视角去思考,居然全部合理。

    “这可就很不爽了。”皇甫嵩摸了摸下巴说道。

    “确实是如此。”审配点了点头,袁氏这边营地的兵力配比差不多是汉室和斯拉夫人一比一,和疯狗打起来,死了很不划算的。

    “有点可惜了,不过问题不大。”皇甫嵩摇了摇头说道,“可惜不能下死手,否则这波直接将来的那个边郡公爵拿下。”

    “你能拿下?”审配略有吃惊的看着皇甫嵩。

    “认真起来,我有可能将他活捉了。”皇甫嵩气势煊赫的说道。

    “那活捉了试试,到时候我们和罗马坐下来谈谈。”审配低头思虑了几秒之后,抬头坚定的说道。

    “你确定?”皇甫嵩双眼一眯。

    “活捉了的结果,无外乎坐下谈谈,或者矛盾激化,而后者只要我们没杀了这些人,罗马应该是愿意谈谈的,他们有赎回俘虏的习惯。”审配平静的解释道,而皇甫嵩微微的点头。

    阿尔努比斯一路直扑汉室营地而来,而普劳提阿努斯,雷纳托,塔奇托等人则是尽最大努力咬住汉室释放出来的侧军。

    当然汉室这边的高览、张颌等人也在疯狂的咬住这些人,就像罗马军团长因为阿尔比努斯之前的表现对于阿尔比努斯有着强烈的信心一样,汉室这边的将军,同样对皇甫嵩非常的有信心。

    这也是阿尔比努斯一路没有遭遇到任何阻击就直接奔袭到了汉军营地外几十里的地方。

    “果然,汉军确实是自信的近乎自负一般。”阿尔比努斯猖狂而又自得的说道。

    早在出发之前,阿尔比努斯就有一种猜测,那就是当他释放出去的罗马精锐军团在牵制汉军侧军的时候,汉军侧军不仅不会因此而着急,反倒还会努力的拖拽住他所释放出去的罗马鹰旗军团。

    “阿尔比努斯,我们要不仔细侦查试探之后,再出手吧,我现在越靠近汉军的营地,越感觉到危险,甚至现在我全身上下感觉就像是遭遇到了针尖一样,皮肤都出现了鸡皮疙瘩,些微的刺痛,直觉告诉我前方非常的危险。”卡比的老脸上浮现了一抹惊慌的神色。

    和其他类型的军团不同,幻念系的天赋更接近于开发精神信念,因而这种军团走的越远,直觉就会越强大,像卡比这种浸淫几十年的家伙,其本身的直觉甚至都能当作情报来使用了。

    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能力,不需要分析,也不需要相关的情报,甚至都不需要详细的了解,看到了,知道了,就会很自然的产生这种感觉,而卡比现在的感觉就是,自家在朝着死亡迈进。

    “这么危险?”阿尔比努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不应该啊,我们现在足足七万人的规模,又有你的鹰旗军团和我的亲卫本部率领,更何况你还完成了幻念战卒,为什么会这么危险?”

    阿尔比努斯脑子很清楚自己来是干什么的,没进行详细深入的侦查也是故意的,但这件事真要说的话其实并不危险,更何况真出意外了,还有昔兰尼加军团的幻念战卒来断后,到时候撤退绝对不成问题。

    至于说这些蛮子的损失,那根本就算是损失好吧,甚至更应该说是为了罗马帝国的长治久安而添砖加瓦,唯一有可能的夹击包抄,在东欧这种平原,洗洗睡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