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四十二章 重拾战心

    看着半残的塔奇托撤回来的时候,阿尔比努斯的理智差点蒸发掉,这可是第九鹰旗军团啊,罗马主力鹰旗之一,最顶级的军团,居然一战就没了一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塔奇托的第九鹰旗军团到底遭遇了什么,怎么变成了这样?”阿尔比努斯一脸惊容的看着雷纳托问询道。

    雷纳托叹了口气给阿尔比努斯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解释了一遍,“总之就是这样了,对面超重步打不死,新来的重骑兵,塔奇托麾下的第九鹰旗军团根本无法破防。”

    “无法破防?”在一旁旁听的卡比声音陡然提升了八度,“这怎么可能,他可是骑兵啊,而且他还能做到无起步冲锋三连加速,骑枪恐怕能将战马都捅穿吧!”

    卡比在之前那段时间可是盯着塔奇托在训练,对方很努力的将无起步冲锋开发到了惊人的程度,或者更应该说是,素质已经达到了,只是以前未曾在这一方面进行过于深入的开发,以至于现在注意到之后,快速的将这条路堆了起来。

    总之塔奇托的表现在卡比看来非常的惊艳,结果你现在告诉我,三连无起步冲锋的爆发性高速,以骑枪冲刺的速度都不能破防,对方是神仙吗?怎么可能,再说就算是神仙,也能搞死啊!

    “听塔奇托说!”普劳提阿努斯按住卡比看向塔奇托询问道。

    “无法破防,或者更直接一些,根本打不穿对方的甲胄,我怀疑对方的甲胄有两三百斤,甚至更重!”塔奇托咬牙切齿的说道,“更可恨的是,他们在负重这么多的情况下,直接能全速直角转弯!”

    防御的问题在塔奇托看来还不算无解,这个差距还有办法弥补,甚至随着他对于无起步冲锋开发的更加到位,能全面的以人身施展这种爆发性的力量,迟早就能打穿这种防御,但超重步在塔奇托看来最大的问题在于诡异的灵活!

    防御迟早能打穿,可对方能转弯,自家不敢直角转弯,撑死靠无起步冲锋反向发力,减速之后再行转弯,可这里面的效率足够对方在强转弯之后,杀他们不少的手下了。

    “两三百斤的甲胄?”阿尔比努斯眼角抽搐,这么厚的装甲,确实,如果在云气之下的话,他也打不穿。

    “直角转弯?”普劳提阿努斯毕竟是带过骑兵的统帅,对于这玩意儿还是心里有数,别说是重骑兵了,就算是突骑兵,一般也不能全速直角转弯的,那是断马腿的。

    “防御非常可怕,双天赋的西徐亚射手贴脸射击,箭矢命中胸膛,直接折断。”塔奇托又举了一个例子,然后一群人面面相觑。

    “短板呢?”阿尔比努斯梳理了一下现有的资料之后,看向塔奇托询问道,作为一个统帅,他就算是被镇住了,也要快速冷静下来。

    “意志类型,信念类型的攻击,不过效果不算是很好,对方可能有对抗这种能力的准备,当然我觉得我们做好最不妙的打算。”雷纳托代替塔奇托将问题回答了,并且抛出了一个大坑。

    “最不妙的打算?”普劳提阿努斯闻言动了动嘴,然后看向雷纳托,“你的意思是对方没点意志类型和信念类型的防御是有其他的想法?选择硬扛的原因是在做前置准备?”

    普劳提阿努斯的第一意大利军团毕竟有了高光的时代,因为曾经的一些记载还是知道的,而十三蔷薇的军团长雷纳托,纯粹是第十骑士强行给十三蔷薇补课的结果。

    虽说第十骑士天天巴不得十三蔷薇去死,但作为凯撒的亲卫,代表着凯撒的颜面,以至于第十骑士再怎么臭着脸,也需要保证十三蔷薇的战斗力,毕竟这是凯撒的亲卫,尤其是现在凯撒还活着,并且在一出来就给十三蔷薇重制了鹰旗,将之从消亡之中拖拽了出来。

    从这一方面看的话,实际上已经说明了凯撒对于十三蔷薇的看重,因而第十骑士看在凯撒的面子上也会保证十三蔷薇不丢脸。

    虽说维尔吉利奥这群人的手法非常粗暴,可去年一年给十三蔷薇补课,除了将战斗力补到现在这种非常夸张的程度以外,还给雷纳托补了很多关于天赋发展,关于天赋前置的知识。

    虽说第十骑士是二货,而且是战斗军团,对于这种知识并不怎么了解,但第十骑士站的水平太高了,高屋建瓴,很多东西从上往下俯视,看的比绝大多数军团要清楚的很多。

    这也是雷纳托能感觉到重骑卫不对的原因。

    “你们在说什么?”卡比皱了皱眉头看向雷纳托和普劳提阿努斯询问道。

    “按照雷纳托的看法,汉军那个重骑兵在强行完成意志扭曲现实的步骤。”普劳提阿努斯看向雷纳托说道,而雷纳托点了点头。

    “我也是在怀疑,没有证据啊。”雷纳托叹了口气说道,他只是按照维尔吉利奥当初警告他的东西去推测而已。

    一个素质已经足够背负三百斤甚至更重铠甲,在云气之下进行长时间作战的军团,本身就具备了超级强大的物理防御能力,但是却依旧在点物理防御,这样军团真的看不出来自己的短板吗?

    “一个已经在一条路上走到极限的军团,无视自身的短板继续往前走的话,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雷纳托想起维尔吉利奥当时在他半昏迷的时候给他讲的东西。

    “明知道自身的短板,还不去改正的,不是蠢货,就是所图甚大,而能在战场上活下来的不会是蠢货,因而这种军团都会有自己的想法,比方说第一辅助,你觉得他们不知道只需要一个意志扭曲他们就是奇迹了吗?”维尔吉利奥面带嘲讽的说道。

    “他们很清楚,但你觉得分化自己一部分的力量去完成的意志扭曲真的会比现在他们强大吗?不会,他们暴露出来的短板是在等一场死斗,一场将自身逼到极限的死斗,然后由生命最深处绽放出来的信念,那样的他们才能和当年的图拉真站在一起。”维尔吉利奥嘲讽道。

    “然而第一辅助太强了,强到圣殒骑那样的奇迹军团,其实都不足以将之逼到无有生路的死斗,我寻思着第一辅助那玩意儿怕是需要两个圣殒骑才能将他们逼到超越极限。”维尔吉利奥大笑着讲述道。

    “虽说有点羞耻,但不得不承认,那军团的体魄比我们要强。”蹲在一旁的温琴利奥也插口说了一句。

    维尔吉利奥闻言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道,“所以在战场上遇到那种军团小心一些,他们很有可能在等一个机缘,如果你不想变成踏脚石的话,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时候不要找这种军团的麻烦。”

    那是雷纳托第一次听到第十骑士军团明确的说出来自己不如哪一个军团,也是唯一一次第十骑士承认现在的自己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敌,哪怕能横推很多的对手,但依旧存在极限。

    现在第十骑士,终归已经不是那个以一个军团之力,横推了一个古文明的怪物,强则强矣,可无敌还不至于!

    实际上这一点第十骑士军团的军团长和营地长都知道,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就算是知道自己可能做不到,也必须要站出来,我第十骑士就是无敌,就是强,哪怕有缺憾,只要你们打不翻我们,我们就会一直屹立在最顶峰之上。

    “那可真就非常麻烦了。”普劳提阿努斯轻叹了一口气,如果确实是如雷纳托判断的那样,对方毫无疑问也是在等一个真正的对手。

    “不过总体说来的话,不管是不是猜测的那样,汉军的强悍也远远出乎了我们的预料。”卡比皱着眉头说道。

    “这到未必,只能说对方的安排刚好克制我们而已,卡比你之后继续去研究幻念战卒,尽快将定向爆炸搞出来,没有意志防御的话,面对幻念战卒的精神冲击,难免会有短板的。”阿尔比努斯拍了拍卡比的肩膀说道,“一个冲击直接让对方精神模糊,甚至意识空白,那样对方就算是防御出众也无用。”

    卡比闻言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

    “实际上汉军现在配置并不比我们强多少,只是汉军后发的每一个军团都恰好克制我们而已,说起来,能将军团安排到一一对应的水平,对面的统帅也不是易于之辈。”阿尔比努斯半是安抚的说道。

    “是这个道理。”普劳提阿努斯摸着自己的下巴点了点头,对于阿尔比努斯的说法也颇为赞同。

    “实际上对于我们而言,袁氏出击的军团并不多,超重步算一个,但这个军团的短板我们也知道,雷纳托你拖住他没问题吧。”阿尔比努斯看向雷纳托询问道。

    “虽说如果可以的话,并不怎么想和这种军团正面交手,但没有别的选择的话,我带着马其顿的蛮军换一身甲胄封堵对方问题并不大。”雷纳托叹了口气说道,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你想不想。

    雷纳托心里清楚自己其实是打不过超重步,那玩意的复活属性实在是太可怕了,三番五次的复活,就十三蔷薇那点克制能力,根本没用,对方顶着克制都能将蔷薇拖死。

    顺带一说,多亏十三蔷薇是重步兵,而且是那种皮糙肉厚非常耐揍的类型,否则的话,就算是克制超重步,恐怕也不至于一战下来那么点损失,在命数特别多的情况下,克制对于超重步的意义并不大。

    “这样超重步就可以放在一边了,重骑卫的话,普劳提阿努斯和卡比都具备意志攻击的能力,而且普劳提阿努斯具备远程性质的意志攻击,就算对方具备对抗意志打击而不死的能力,将对方击晕问题不大吧。”阿尔比努斯侃侃而谈。

    “大概是可以的,尝试一下,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普劳提阿努斯点了点头,他的军团具备远程意志打击的能力,虽说二天赋用起来有些伤,但那说的是大规模使用,只用来修正攻击的属性,问题不大。

    “之前条顿投斧手和日耳曼骑士那边遇到了另外一支汉军骑兵,也是精锐,天赋看起来更像是以意志属性为核心的那种,自身防御并不是非常夸张,可能战斗力的上限很高,塔奇托,你要不要试试?”阿尔比努斯带着些许的试探询问道。

    “给我补充一部分的日耳曼骑士,我去试试。”塔奇托面色执拗的说道,阿尔比努斯满意的点了点头,战败了不可怕,只要战心和斗志还在,迟早打回去。

    “然后就是正北方了,那边有一支整编的斯拉夫重斧兵,而且是装备齐全的那种,杀伤力非常惊人。”阿尔比努斯非常认真地说道。

    三大蛮子都有拿得出手的兵种,其中凯尔特人的湖之骑士,日耳曼人的辉光战骑,斯拉夫人的战斧军团,都属于本身都自带神话传说,而且战斗力非常凶残的那种。

    不过罗马厉害的地方就在于,凯尔特人的湖之骑士基本上算是被罗马人全部打爆了,剩下的那些,也就是现在出现在袁家手上的,反倒是盗版了,毕竟妖精之湖已经被填掉了。

    同样日耳曼人的辉光战骑基本也算是废了,其力量源泉的日神被罗马人干掉了,辉光战骑的战斗力现在勉强算是顶级双天赋,连禁卫军都上不了了,谁让日神完蛋了。

    到现在三大蛮子之中唯一一个保留着禁卫军的也就是斯拉夫人了,这也是罗马将三大蛮子看的比较重的原因,而现在一个全副武装的斯拉夫重斧兵出现在狩猎范围,就算是罗马公爵也需要正视。

    毕竟这玩意儿不算特殊效果,只比战斗力,斯拉夫重斧兵在换完装备之后,已经相当于个位数的鹰旗了。

    “这个军团卡比你在完成了幻念战卒之后,由你来对付,其他人对付这种军团,倒不是无法击败,而是不值得。”阿尔比努斯叹了口气说道,斯拉夫重斧兵强则强矣,可不具备太多的特殊效果,只要砍死了,那就解决了问题了。

    “也行,不过最近呢?”卡比看向阿尔比努斯询问道。

    “最近先由西徐亚的弓箭手和条顿投斧手拖着,斯拉夫重斧兵的战斗力方式太粗糙了,在咬住敌人之后,进行打击确实是非常厉害,但他们的机动能力,和索敌能力都有问题。”阿尔比努斯平静地说道。

    “再还有就是最近总是偷偷摸摸切我们后勤线的那个骑兵,速度特别快,而且有特别的防护技巧,基本无视箭雨的攻击。”阿尔比努斯看向其他人讲述道,“这个军团看起来应该是特制的用于消灭弓箭手的军团,属于轻骑兵,用重步兵护卫后勤线就可以了。”

    罗马别的玩意儿可能缺,但重步兵是一点都不缺,因而面对越骑这种逆克制弓箭手的轻骑兵,阿尔比努斯直接放弃了弓箭手护航,转而用重步兵护卫。

    虽说阿尔比努斯估摸着这个骑兵军团应该有突击斩杀重步兵的超高突破能力,但这种能力绝对不是让这种骑兵来和重步兵死磕的,更多的可能是用这种能力突破重步兵的防卫战线,突进到弓箭手本阵,快速的袭杀弓箭手,然后突破离开。

    终归近战性质的轻骑兵是不怎么适合和重步兵交手的,别说极有可能打不赢,就算能打赢,也不值得啊,一匹战马的价格在什么时候都比一身甲胄贵啊!

    “这样的话,汉军各路精锐对于我们的打击就基本消除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我们集中麾下的蛮军去攻伐袁家的主力,当然我估计袁家的主力里面应该还会有一些强大的军团,比方说那个可以射杀出云气箭的军魂,再比方说营地的防卫军团,但这些对我们影响不大。”阿尔比努斯笑了笑说道。

    罗马这一波冲过来的最大优势并不是这些精锐军团,而是大规模的一天赋和少量双天赋的蛮军,这些人为了罗马公民的地位,说一句悍不畏死绝对不过分。

    “到时候各部拉住自己的对手之后,由我去试探。”阿尔比努斯看着已经重拾信心的众人,拍了拍手,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过来。

    “安心吧,我们能赢的,接下来听我指挥就可以了。”阿尔比努斯一脸和善的说道,“拖住那些能给正规军造成巨大伤害的军团,然后我们用最简单的人海战术去拖死对方的本阵。”

    阿尔比努斯的战术其实很简单,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在于阿尔比努斯确实是敲到了袁家的要害。

    如果没有皇甫嵩支援的话,罗马鹰旗军团架住了袁家主力之后,阿尔比努斯以大军团指挥的能力发挥出人海战术的威力,袁家不管是打退了阿尔比努斯,还是被阿尔比努斯打退,都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