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四十二章 如何应对

    打不穿对方的铠甲,哪怕是这样恐怖的攻击都无法打穿汉军的铠甲,最多最多是将对方的铠甲打的凹下去,然而凹下去根本不会造成任何的伤害,塔奇托估摸着汉军的重骑兵应该有无视冲击这种能力,否则自己的一击就算打不穿防御也能见点血。

    可惜完全无效,哪怕是以第九西班牙军团军团长的身份站出来,保持着应有的荣耀去保护他人,去奋死的攻击,却也依旧无法打穿汉军的甲胄,反倒是自己手上的罗马长枪已经歪歪扭扭到无法使用。

    如果陈曦在场,肯定会一脸的满足,自己终于搞出来这种根本无视对方攻击的板甲了。

    不过话说回来,重骑卫的甲胄厚度其实和盾卫的盾牌没有太大的区别,正常士卒要没点特殊能耐,打穿这个真的不现实,而捅不穿这层甲胄,那所有的攻击都会被纳入冲击解除的范围……

    一旦连冲击都被纳入冲击解除的范围,那伤害直接就可以和零画上等号了,没别的意思,这真的是实话!

    “塔奇托,撤!”雷纳托大声的招呼着塔奇托,战争不是这么打的,一个打不死,另一个破不了防,这怎么打?

    就算是最简单的RPG游戏,作为血条比boss短,攻防不如boss的玩家,能打败boss那也是靠着技能,氪金,以及团队合作。

    可现在这是什么鬼情况,boss组团,刷满了技能,还氪了一身装备,更可怕的是锁了血条,这怎么打?刷boss?省省吧,boss的技能血条伤害,在由玩家操控的情况,玩家的角色算什么!

    这游戏根本不讲究任何的体验感,再打下去,雷纳托觉得自己可能还能跑掉,可塔奇托怕是真得完蛋了。

    塔奇托闻言一咬牙,面带愤恨的看了一眼张颌的方向,张颌一愣,随后双眼冰冷,这样的恨意差的远呢!你根本不明白,自己努力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英主,将一切压在英主身上,即将登顶的那一刻,一切崩塌的感觉。

    那种滔天的恨意,那种绝望的感觉,张颌可是真正从那种堪称地狱一般的痛苦和自责之中爬出来的凶人。

    塔奇托率领着第九西班牙军团快速的撤退,靠着无起步冲锋带来的高机动力迅速的和张颌拉开了距离,而张颌也没有全力追击的想法,不过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的。

    “断后的战卒吗?”张颌看着从十三蔷薇那一侧跑过来的罗马士卒,不由得一挑眉,对方既然来断后,张颌也绝对不会客气,统统杀了就是,因而面上浮现一抹冷色嘲讽道,“真有勇气!”

    张颌话说间直接率领这重骑卫撞了过去,就算是蔷薇也没什么,反弹什么的确实是厉害,但张颌的军团明摆着是防御超越攻击的那种兵种,反弹过来的攻击,硬扛了就是。

    哪怕一击干不掉蔷薇,但是撞翻了蔷薇战卒,然后一大群重骑卫踩过去,张颌还真不信弄不死对方了。

    强悍的防御力带来的自信,让张颌冷漠的撞上了这群以赴死的气魄冲锋过来的罗马精锐。

    明明只有五百人,但是这一刻迎着重骑卫冲锋过来的决绝之势,居然丝毫不下于一个整编的军团,然而没有任何的鬼用,之前张颌还以为对方是十三蔷薇的战卒,结果靠近了之后才发现对方居然只是常规的着甲步兵,而不是十三蔷薇的重步兵。

    面对这种兵种,张颌面色不由自主的冷了三分,然后用皇甫嵩教授的方式去观察。

    “儁乂啊,你的重骑卫太极端了。”皇甫嵩在当年训练张颌的时候就告诉过张颌,“没有意志攻击意味着对上同样的重装兵种,你的杀戮效率不会太高,而没有意志防御,意味着你有可能被对手轻易掀翻,再加上你对于特殊攻击的防御并不好……”

    总之皇甫嵩给张颌挑出来了很多的毛病,然而张颌尽力将之一一解决,没有意志防御,张颌学会了忍受意志攻击,只要保证对方的意志攻击无法将自己击杀,而自己能将对方击杀就可以了。

    没有意志攻击,张颌学着用重骑的方式将对方撞倒,然后碾过去,反正管他什么的防御不防御,上百匹重骑踩一遍,应该可以保证对方凉了,只要对方还是人。

    至于对特殊攻击的防御,那就只需要保证在对方将自己削死之前削死对方的想法就可以了。

    对于张颌的回答,皇甫嵩不置可否,然而在之后的时间给张颌教授了如何辨别哪些军团有可能对于重骑卫造成打击。

    这一环节,张颌进行了努力的学习,而现在看着对面五百多轻步兵朝着自己的重骑兵发动了反冲锋,张颌第一时间就在思考这五百人会不会是皇甫嵩说的那种特殊性质,专业针对物理防御爆炸的精锐。

    然而还没有等张颌做出判断,这些近乎轻型甲士的士卒,就以诡异的速度抄着短剑刺向了张颌的重骑卫。

    “叮~”一声脆响,没有破防,张颌愣了愣,安心了下来,看起来对方并不是皇甫嵩介绍的那种专业克制物理防御的精锐,而是非常普通的罗马杂鱼,这没什么说的,撞死他们!

    重骑卫遭遇到攻击之后是没有明显的冲击感的,因而披着马铠的战马直接撞在了对方身上,和之前撞上其他罗马士卒一样,轻而易举的将之撞翻了过去,然后就要重写之前的状态,被战马践踏过去。

    然而被撞翻的罗马士卒直接爆炸,圆形的气浪带着精神冲击朝着四面八方冲击了过去。

    “该死!”张颌怒骂一声,在对面炸了的瞬间,张颌就反应过来这群玩意儿是第三昔兰尼加军团的幻念战卒,然而还不等张颌开口,他就感受到了脑海些许的刺痛。

    而后幻念战卒疯狂的朝着重骑卫冲了过去,诚然因为甲胄的原因无法造成任何的伤害,但是在被重骑卫沉重的攻击命中之后,这群幻念战卒当场自爆,连绵的精神冲击让张颌都有些眩晕。

    以至于五百幻念战卒前赴后继的冲上去送死,在自爆完毕之后,重骑卫也被强行停止了下来。

    诚然,重骑卫进行过过对于意志,精神类型的攻击进行过针对性的训练,但毕竟没有这一性质的天赋,在这种被数百幻念战卒自爆围攻的情况下,领头的那一波重骑卫差点没被炸到坠马。

    不过就算是没坠马,连绵不断的冲击也让重骑卫停了下来,硬顶着爆炸结束,尘埃落尽才缓过来。

    单一幻念战卒在自爆的时候形成的精神冲击确实是不算太强,但重骑卫过于恐怖的撞击能力,在昔兰尼加军团未能彻底发挥出幻念战卒的恢复能力之前,轻易的撞碎了镀膜之后的幻念战卒。

    以至于重骑卫挨了太多叠加版本的精神冲击,也亏不是汉室那种定向爆破性质的精神冲击,否则的话,搞不好张颌这边的重骑卫怕是要被这五百幻念战卒干掉近百人。

    “呼……”张颌看了一眼依旧骑在马背上,并没有出现因为幻念战卒的精神冲击而坠马被自家踩死的战卒,长舒了一口气,随后将面颊拉了上去,面色有些泛冷。

    “儁乂,不要追了。”高览冲过来招呼道,在他看来已经没有必要积蓄在追击了,将第九西班牙军团和十三蔷薇打回去就可以了,他们只要不是傻子,都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

    “嗯。”张颌点了点头,很自然的派遣了几个百人队就地进行游曳巡逻,然后派人开始救援自家的战卒。

    “刚刚那就是幻念战卒?”高览有些好奇的询问道,说起来他并没有见过这东西,当初皇甫嵩说的时候他倒是听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见到,而刚刚自爆的那些,非常符合皇甫嵩当初的描述。

    “嗯,那就是第三昔兰尼加军团的幻念战卒。”张颌点了点头。

    “看起来和人根本没有任何的区别。”高览皱了皱眉头,他确实是没想过幻念战卒可以真实到这种程度。

    “这种东西很难分辨的。”张颌叹了口气说道,“还好没有出意外,之前要是被那种东西自爆产生的精神冲击影响,坠马了的话,就算是重骑卫的士卒,也会死掉的。”

    “精神冲击啊,你的军团没有意志性质的防御吗?”高览略带关切的说道,上了帝国战场,意志属性的杀伤能力可以没有,但绝对不能没有意志属性的防御能力,否则很容易会被削死。

    “没有,天赋已经占满了,我正在想办法。”张颌点了点头说道,然后找了找抹布,将自己的龙枪擦拭了一二,然后收了起来。

    “想办法尽可能从自身的防御性天赋上延伸一个,否则的话,很容易出事的。”高览看了看张颌说道,相比于之前和谐了很多,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哪怕是忘了,再回到战场,他们也会快速的回忆起来。

    “很难。”张颌略带沉默的说道,“你的损失不大吧。”

    “出了点意外,战死了一个老兵。”高览叹了口气说道。

    “啥?”张颌一脸惊奇的看着高览。

    “很正常的,我的超重步和其他的兵种不同,正常的战争一场能死三位数都是很少见的情况。”高览摆了摆手说道。

    这是实话,在成就了超重步之后,靠着那层离谱的防御,以及离谱的复活能力,就算是被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围攻,高览也才死了两位数,虽说死的人次可能有个四位数,真要说死的多,也就是开伯尔山口那次,死了有三位数。

    那次纯粹是太乱了,让高览来不及将前面死了两三次的战卒调动到后面去,实际上如果调动的水平比较好,高览麾下是可以出现一场大战不死一个人,而对方死了一堆的情况的。

    张颌沉默了一下,随后笑了笑,“离开的救了,感觉很多人事都变得不那么真实了,虽说也曾听过你的超重步,但确实是出乎预料。”

    “其实原本一个都不会死的。”高览无奈的说道,“我做的超重步操守,警告他们在死了两次之后就做好准备后撤,三次在无后方指挥官强令的情况下,可以自主后撤,结果有智障死了五次,才往回跑,结果摔了一跤,一根断矛从眼睛扎进去了。”

    高览表示自己也是够倒霉了,每一次想要无伤打一个顶级军团,每次都会出事,这次这么好一个机会,结果出现了这种情况,总觉得自己出了一个凤焰涅槃天赋将运气消耗的差不多了。

    “……”张颌无话可说,感情直接都不是被削死的,而是自己倒霉死的,这种运气确实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希望接下来罗马挨了迎头一击之后,能克制一点,让我们的摩擦变成蛮子之间的厮杀。”高览叹了口气说道。

    “我觉得不大现实。”张颌看了一眼高览,无比郑重的说道。

    高览闻言,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在大局势判断上你远远超过我,你既然觉得不大现实的话,那恐怕是真的了。”

    “不过挨了这一击,他们会更为理智,接下来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大概会放幻念战卒来恶心我们,那东西的战斗力并不弱。”张颌非常慎重的说道,没有遭遇到幻念战卒之前张颌很难对于幻念战卒的实力做出判断,但现在已经弄死了一批,张颌也有了准确的认知。

    “昔兰尼加的幻念战卒很强,对重骑卫和你的超重步可能没有任何的杀伤力,但是对于其他军团,都有消耗的能力,必须要先解决掉这个军团。”张颌非常认真的说道。

    再发现幻念战卒自带无惧死亡,精神冲击,以及近乎双天赋顶尖的战斗力,哪怕其防御偏弱,但自带的这些特性,已经足以让这些不要钱的幻影发挥出近乎于顶级双天赋的战斗力了。

    “这些倒不用我们担心,真出现了自然会有军师和皇甫将军去解决,我们盯着罗马的主力就可以了。”高览闻言未有丝毫的担心,对于自家军师,以及将军的能力还是非常信服的。

    “说起来,我好像没有见到那俩小子,他们不是应该也过来了吗?”张颌点了点头,然后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文箕被安排去训练熊骑兵,而颜朴的话现在正在适应渔阳突骑。”高览也没有隐藏的意思,开口给张颌解释了一下,“趁现在天气暖和了赶紧将这些兵种恢复过来,许军师和荀军师的都认为我们和袁家的冲突在短时间无法结束。”

    “确实,这边的天气,这个时候不进行训练的话,其他的时候恐怕也没有办法进行训练了。”张颌点了点头说道,许攸和荀谌的做法很明显是在做消耗战的准备了。

    “我们的实力,可能能在短时间压过罗马人,但是我们这边战死的每一个精锐,要补充都是颇为艰难的,我们的军团大多数是没有后备兵的,而罗马是有成建制的后备军军团的。”高览想起许攸当初的解释,于是给张颌复述了一遍。

    “胜的了一时,未必能胜的了一世啊。”张颌唏嘘不已的说道。

    “嗯,就是这么一个意思。”高览也有些叹息,老袁家的底子和世家比起来确实是很厚实,但是和罗马人比起来,根本就是在说笑。

    另一边雷纳托收拢了溃败的蛮军和塔奇托汇合到一起,之前来的时候意气风发的两人现在都明显有些萎靡不振,尤其是被重骑卫蹂躏过的塔奇托甚至有些心灰意冷的感觉。

    “损失如何?”雷纳托叹了口气询问道。

    “折损了快有两千五百人了,对方的防御比我强,就算是我本人全力以赴,也基本无法打穿对方的防御,这怎么打?”塔奇托悲愤的开口说道,而雷纳托闻言叹了口气。

    “我这边还好,折损了不到两百人,超重步死而复活是一个巨大的麻烦,我尝试在对方死后钉穿对方的脑袋,用意志攻击贯通,都没有效果,该复活还是会复活,就现在的情况看来,恐怕也就只能斩首了。”雷纳托面皮抽搐的说道。

    高览也知道斩首是个大麻烦,真要将脑袋砍掉了,丢到一旁,时间久了就会完蛋,因而超重步的铠甲是带领子的那种,想要砍下来根本不现实,至于其他的倒是不怎么致命。

    “……”塔奇托没有说话。

    “这就绝望了?”雷纳托一挑眉头反问道。

    “我在思考该怎么击败对方!”塔奇托恼火的说道。

    “那就好,我倒是想到了该怎么对付重骑卫了,但是超重步这个无条件复活很头疼,我很怀疑,我到底有没有击杀一个超重步的士卒,印象中有一个家伙被我杀了五次,还是爬起来了。”雷纳托烦躁的说道,超重步这种复活在雷纳托看来过于赖皮了,更何况士卒只要在战场上活着,就会一直变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