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四十章 横推

    瞄了一眼对面冲锋而起的重骑兵,张颌不由得眯了眯双眼,情报上所说的第九西班牙军团可不是这个玩意儿,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不同,这是张颌入眼之后的第一感觉,但是那鹰徽上巨大的IX却无不在说明,这就是张颌认知的罗马第九鹰旗军团。

    驻足,远望对面,感受着风中的气势,张颌咧嘴一笑,很强,确实是很强,虽说有些好奇为什么第九西班牙军团会变成这样,但是无所谓了,对手就在那里。

    别说对方还扛着第九鹰旗军团的鹰徽,哪怕是换了一个精锐,就冲着这气势,张颌也不会回头,一个成型的军团必须要开锋,必须要见血,而只有强者的血,才能铸造出一杆神枪。

    高览也追了过来,看着对面那完全不同于认知的第九西班牙军团,皱了皱眉头,若非看到了那杆代表着身份的鹰旗,甚至连高览都要怀疑这就是他曾经面对的对手?

    “儁乂,小心一些。”高览少有的开口说道,“这种不详的气势,很有可能代表对方具备意志打击的能力。”

    “安心吧,就算是意志攻击,只要将本体打死了,也就不怎么危险了。”张颌将面甲缓缓地拉下,“再说,你觉得对方会让过我们吗?我看对方的架势,完全不像是会让路的对手。”

    高览沉默,看了看张颌,“你能赢吧。”

    “在完成复仇之前,我只可能死在关云长的刀下。”张颌平静的说道,“而现在我还没有去复仇!”

    龙枪高举,之后平放,黑色的内气从张颌的身躯之中绽放了出来,而后代表着军团天赋的力量覆盖了整个重骑卫。

    真正意义上破界级的军团天赋,仇恨虽说会吞噬人心,但同样仇恨也会驱使人类前进,张颌能走到现在这一步,对于关羽和黄忠的仇恨能占到百分之七十!

    “如果说内气离体的时候军团天赋是灵巧,那么迈出那一步之后,军团天赋代表的会是什么?”张颌轻声的自问道,他没有感觉到不同,但他确实是迈出了那一步,而且是没有依托任何的外物。

    没有冲锋的怒吼,也没有激昂的号角,唯有万众一心的冲锋。

    速度不快,但却自有另一种气势,和其他军团那种花里胡哨的试探不同,张颌没有一丝多余的行为,紧握龙枪,挺直了胸膛,以一种山岳平推而过的气势,朝着对面碾压了过去。

    塔奇托恣意的宣泄着自身的力量,五千人的军团,在这一刻气势连成一片,血红色的气象覆压而过,兵锋犹如浪潮奔涌而起,滔滔荡荡,浑然一体,带着血煞和战意汹涌而来。

    伴随着速度的增加,代表着第九西班牙军团的第二天赋真正的展现了出来——冲锋防御,在高速冲锋的时候,正面将会获得正常双倍的防御能力,这是第九西班牙军团一直以来惯用的天赋。

    也是两百多年前凯撒订制的天赋之一,这一天赋完完全全是一个假装自己是素质类型天赋的意志类天赋,因为这一天赋并非是塔奇托所想的那样,固定的双倍防御。

    如果这么简单的话,凯撒当年也就不需要给第九鹰旗军团订制一个看起来像是唯心天赋,其实是素质爆发性天赋的无起步冲锋。

    这两者合并起来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冲锋防御——我军冲锋的速度以及战斗的觉悟将提供与之成正比的防御能力。

    当然两百多年过去了,西班牙军团依旧没有体悟凯撒大帝的心意,反倒真将这两个效果当作两个天赋训练,并且成功将天赋割裂成了两个,以至于真正变成了双天赋。

    同样当年凯撒大帝给西班牙军团订制的冲锋防御也被这群人一代代的固定了下来,以我信为真的态度,变成了简单粗暴的双倍防御。

    要说起来,倒也不算坏,毕竟凯撒那版本的西班牙重骑兵,要发挥出来真正的战斗力,没个佩伦尼斯级别的指挥,根本就是在送死。

    后来者一代代虽说将西班牙军团锁死,但也让第九鹰旗军团成为了一个正常使用就能站立于禁卫军水平的顶级军团。

    凯撒在给塔奇托加特效的时候,顺手也解开了这层枷锁,也许在别的时候西班牙军团确实是需要那样,但塔奇托既然有这样的心思,就让他去闯一闯,看看能不能将第九西班牙军团身上那两百多年的尘埃全部洗尽,再一次回归当年。

    “杀!”塔奇托怒吼着持枪而上,无起步冲锋一个爆发性的加速,让罗马第九鹰旗军团进入了冲锋的态势。

    面甲之下,张颌双眼冰冷,无畏无惧,新的第九西班牙军团,没有情报,也没有战斗评价,可就算是如此,张颌也依旧迎了上来,对于已经做出了觉悟的张颌而言,这一战无可避免。

    两百步,一百步,五十步,塔奇托看不到汉军面甲下的神情,但是却能看到汉军那双冰冷决绝的双眼,然而就像是张颌带着觉悟而来的一般,塔奇托也有不退让的理由。

    加速,没有任何先兆的突然加速,第九西班牙军团原本已经超过了常规重骑兵的高速猛地攀升了一大截,而且随着战马前蹄的再次落地,这份速度再一次上涨了很多。

    这一个月的时间,塔奇托没有做别的事情,就是在烂泥地之中反复的使用无起步冲锋,一个接着一个,到现在塔奇托已经成功的掌握了如何在一个无起步冲锋之后再接一个冲锋。

    这种看似非常简单的运用方式,能轻易的将第九西班牙军团的速度拉高到突骑兵的速度,哪怕这种速度根本没有办法维持,但这也足够了,陡然之间攀升的速度完全出乎了汉军重骑的预料,五十步的距离转瞬而至,以至于汉军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反应。

    “干的漂亮!”雷纳托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差点惊叫了起来,很简单的手段,但非常的有效,足够打汉军一个措手不及。

    极速飙飞的第九西班牙军团在塔奇托的率领下,紧握着长长的骑枪,刺向了因为罗马急速提速而未反应过来的汉军重骑的胸膛,双脚踏着马镫,从腿脚发力,人借马力的全力一击!

    这是足以将敌人整个贯穿的一枪,这是足以奠定胜利的一枪。

    同样这也是第九西班牙军团所有史以来刺出的最为巅峰的一枪。

    然而这些评价只是在罗马重骑士卒一枪刺中汉军重骑卫之前,等他们真正刺中的那一瞬间,他们才发现了对手和曾经的不同。

    一吨的自重,两百公斤的板甲,而冲击解除天赋自带消除低于自身一倍冲击的能力,而很不幸的一点在于,塔奇托的人马自重所带来的冲击远小于张颌麾下狂奔而起的重骑兵冲击力。

    以至于那巅峰的一枪,撞在重骑卫的板甲上,罗马的战卒清楚的看到了自家的长枪是怎么弯曲,枪头是怎么弯掉,以及是如何带着火花弹开的,然后不等他们看清,重骑卫的龙枪就贯穿了他们的铠甲。

    双倍的正面防御确实是非常厉害的防御,但三连相接的无起步冲锋带来的速度,在汉军龙枪质量好到当前这种程度的时候,罗马板甲带来的的双倍防御,跟纸没有任何的区别。

    毕竟现在的第九鹰旗军团并非是历史上那支真正掌握着冲锋防御,得以让自家的防御能力和冲锋速度挂钩的终极军团。

    两倍的板甲确实是厉害,如果在常态,张颌的战卒要将之一枪捅穿也不大现实,很大的可能都是一枪将对面的铠甲戳的凹下去,将人捅下马,但是一枪捅穿绝对不现实,可惜第九鹰旗军团太快了,三个无起步冲锋相连,让他们的速度达到了轻骑兵的水平。

    从这一点说,塔奇托以及第九鹰旗军团的素质确实是触摸到了那层屏障,可超高的速度并没有带来与之匹配的防御,反倒因为过快而消减了自身的防御能力。

    一枪贯穿,龙枪染血,张颌凶厉的冲锋而过,养兵数年,终于等到了开锋之日。

    速度不快的重骑卫,这一刻就像是山岳一般平推而过,之前如狂浪一般覆盖过来的第九鹰旗军团,在这一刻就像是撞上山崖的浪花一样,粉身碎骨,双方皆是纯物理性的军团,没有任何的特殊,因而谁强,谁便能活下来。

    不幸的地方也就在这里,第九鹰旗军团引以为傲的防御,在开启数倍无起步冲锋之后,面对汉军的龙枪就跟纸一样,而重骑卫的防御,不提意志方面的话,就是不计算冲击解除这一天赋,那两百公斤的甲胄也不是用来卖萌的。

    那可是超越盾卫的终极防御,真正意义上最厚的甲胄,所谓的一吨自重可是有五分之一来自这层甲胄。

    这样精心制造的板甲,如果被一柄普通的长枪捅穿,那陈曦也别活了,哪怕罗马顶级精锐军团用的也是同样最优质的武器,可重骑卫那一身铠甲,在云气之下,纯物理的攻击就算是能打死穿甲胄的人,也基本不可能打穿那层甲胄!

    撞击,减速,双方都是号称具备撞人不减速的骑兵,然而这一刻真正撞到一起之后,塔奇托才发现,他们就像是遇到了大人的小孩子,重枪的冲击根本挡不住汉军的冲锋。

    张颌那无视低于自身冲击力的天赋,在这一刻真正显现出来的价值,不减速,根本不减速,哪怕是第九鹰旗军团的猛士一个个的撞在自家的马铠上,重骑卫也没有一点减速的意思。

    “杀!”塔奇托怒吼着丢掉长枪,从马腹掏出了专业应对重骑的骨朵,如山岳平推而来的汉室,让他真正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强大,正面相对的锋头,在呼啸之间被撞碎。

    更重要的是这种撞碎不是因为汉军的攻击,而是因为第九鹰旗军团自身的攻击,平推,碾压,没有特别的攻伐手段,但是那简单的横推攻击,却轻易地击败了第九西班牙军团。

    那种近乎压路机的攻击模式,根本不管前面的撞过来的是什么,保持着自身不紧不慢的速度,横推了过去。

    没有丝毫的特效,也没有夸张的光焰,只有铁与血的碰撞,唯一能算作特效的大概就是第九西班牙军团士卒所使用的长枪划过汉军甲胄时那刺耳的尖鸣以及崩裂的火花。

    然而这等光焰不仅不耀眼,反倒有些凄凉。

    横推,碾压,靠着超越第九西班牙军团数个档次的防御,靠着手中的龙枪,靠着那坚韧的身躯,张颌带着麾下的重骑卫从第九西班牙军团碾了过去,期间没有加速,没有减速,也没有嘶吼和爆发。

    有的只是和起步时同样的速度,同样的动作,就像是面前并没有这一对手存在一样,就那么以正常训练的速度开了过去。

    期间遭遇到了长枪的突刺,遭遇到了骨朵的打击,但前者打不穿重骑卫的防御,甚至还会因为强烈的冲击而绷断,后者倒是有点作用,但是面对内衬棉甲用于缓冲的重骑卫,除非是直接打在脸上,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横推了过去,就像是成年人打儿子时那样,一手按着儿子,一手收拾,没有任何的波澜,甚至都称不上是遭遇到了对手,完完全全的训练模式,意志冲击无效,心灵震慑无效。

    作为以关羽为目标的张颌,岂会在这种招数倒下,甚至更应该说,如果连这种小手段都无法应对,那么他又如何有资格说报仇,连站在仇人面前的资格都没有,如何去报仇?

    “只有这样?”张颌没有减速,也没有朝着如临大敌的十三蔷薇继续杀过去,只是很自然的在杀穿了第九西班牙军团之后,以全速进行了一个转弯,训练了无数次的张颌,成功完成了这一动作,然后勒马驻足,将后背对着十三蔷薇,面向已经只剩下三千余人的塔奇托。

    这一刻雷纳托紧握短矛,盯着重骑卫的后背,身后大量的蛮军颤抖着握紧弓弩,但他们都知道,这完全没用,背向万军,并非是大意,而是自信,没有意志军团在侧,一个能容纳两支重骑兵军团厮杀的战场,除非罗马人将弩机搬过来,否则,完全无用。

    塔奇托抹了一把面上的血渍,靠着反向使用无起步冲锋停住,然后得以调头,然而在塔奇托成功调头的时候,他才发现,对方不仅完成了调头,甚至连阵型都摆好了,而再看看自己,看看场中的尸体。

    除了少数意外坠马的汉军战卒,场中大多数都是塔奇托麾下的精卒,这么多年来,唯有这一次战损,让塔奇托真正的感觉到了恐怖,哪怕是当年面对李傕,他都未如此恐惧。

    紧了紧手中的长枪,原本能给塔奇托带来安全感的武器这个时候也失去了效果,不同于西凉铁骑那种强大,这一次的对手根本就是太岳,沉默,平淡,没有丝毫的激昂气氛,但强大!

    “留下吧!”张颌冷声说道,一夹马腹,直接朝着塔奇托的方向冲了过去,还是之前的速度,但塔奇托已经没有了正面厮杀的勇气,他不是莽夫,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拼命能解决一部分的问题,但是拼命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

    就像现在,塔奇托敢保证,只要他敢杀上去,对方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留手,那个沉默的汉子,沉默的军团,绝对会将他们碾成齑粉。

    “绕开他们!”塔奇托冷声下令道,损失惨重是真的,但建制并没有被摧毁,而且之前战斗到最后一刻,塔奇托已经确定,对方的攻击并不算很离谱,虽说很强,但并不能随意的击穿自家的防御。

    之所以在之前轻易的将他们的甲胄打穿,更多是因为他们冲的太快,虽说足够高的速度确实是让他们的攻击大增,但较高的速度带来的攻击增幅,根本不够打穿汉军的甲胄。

    在这种情况下,继续提速,根本等同于送死,而不提速,靠着自身的防御勉强还能挡住对方的攻击,虽说被捅下马还是必死,但一枪捅穿正面甲胄的概率并不高。

    本来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这一战还是可以继续的,但塔奇托很清楚最大的问题在哪里,那就是汉室的重骑兵防御力太过夸张,仅凭他们的武器根本没有办法击破。

    长枪无效,骨朵无效,而其他的佩刀和罗马短剑更是笑话,在防御无法完全挡住对面的情况下,只要对方的攻击能打穿己方,那么失败就可以说是必然了。

    因而塔奇托理智的按下了复仇的想法,直接使用无起步冲锋从左右散开,成功避开了张颌率领的超重步的打击,然而当然汉军就一个九十度的转弯,朝着塔奇托继续追去。

    “这怎么可能?”在看到汉军重骑兵转弯的那一瞬间,塔奇托直接惊叫了起来,这完全不合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