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三十九章 特效

    “咔嚓,咔嚓~”金属铠甲起伏之间沉闷的碰撞声。

    看着一名名健壮的士卒爬上战马,披上那沉重的铠甲,为战马挂上那厚实的马铠,之后在朝阳下抄起那丈余长的龙枪,看着那在朝阳下灼灼生辉,但是又展现着利刃寒光的枪刃,高览清楚的明白了这几年张颌到底在干什么。

    “很强。”高览盯着将头盔带上的张颌缓缓地说道,而张颌并没有答话,只是挂好自己的龙枪,无比的平静,他等待这样的一场厮杀等待的太久了,千锤百炼到现在,只待一位对手。

    “出发。”将铠甲装配完毕之后,张颌麾下的战卒彻底化作了杀戮武器,而这是春日的光辉照耀在这东欧的大地上,带来了些许的暖意,张颌抬起龙枪,一抖,麾下的士卒自然的追随了上去。

    望着已经缓步冲出营地的重骑兵,高览沉默了一下,而后也率领着超重步跟了上去,只留下少少的两千人看护营地。

    “张将军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出发?”有些还没有弄明白区别的将校小声的询问道。

    “他们是先锋,我们是压阵,当然不能一起了。”高览平静的回答道,而后率领着超重步追了上去,重骑卫的速度并不快,在没有全力爆发之前,也就和普通的步兵相差无几。

    这时,不管是汉室,还是罗马其实都已经确定了对手的位置,双方的斥候早已汇报了数次,然而不管是罗马,还是汉军都没有避让的意思,皆是调整好战线,缓缓地向着对面推进。

    罗马这边,塔奇托就是为了磨练自己而来参战,而且在罗马的时候塔奇托就告诉了麾下的士卒——这一战你们可以自行选择参加,这一战不是为了利益,也不是为了荣耀,而是为了我的私心,图拉真军团已经消失了,需要一个军团填补那个位置,我想去填补!

    这话所有的士卒都知道,因而有人退出了,有的人补进来了,和第十鹰旗军团一战,也让西班牙的士卒认清了自己,要说强大,确实是强大,但这种强大,距离巅峰太远太远。

    因而追随塔奇托而来的西班牙士卒都抱着某种觉悟,罗马公民建立的军团需要利益去喂饱,但利益喂饱之后,就会自然的追求荣誉,哪怕为了荣誉可能会搭上自己的性命,他们也依旧会迈步向前。

    在这种情况下,塔奇托自然不会避让,不管对面是谁,只要是对手,那么战就是了,胜败的觉悟他都有,甚至他是带着生死的觉悟而来的,也只有这种觉悟,才足以支撑他迈出那一步。

    三天赋的路,在凯撒出来之后就非常明确了,要么实力抵达双天赋的极限,然后信念升华,要么一条路走到死,像第一辅助军团那样莽出一片新的世界,其他的方式,就算是走出来,也不是三天赋。

    至于说如同第十那种无敌的存在,凯撒看在第九鹰旗军团也曾是自己的狗腿,外加塔奇托相当年轻的份上,告诉了塔奇托某种事实——成为无敌的方式很简单,横推掉一切阻拦,有些时候,有些对手,就在那里,没有别的选择。

    仔细想想霍去病在绕路的时候,绕到了匈奴王庭的那一刻,真的还有别的选择吗?

    仔细想想第十骑士在罗马举旗拥护凯撒的那一刻,真的是坚信自己能击败所有的对手吗?

    并不是,只不过有些事情到了那个程度必须去做,人和畜生最大的不同就在这里,畜生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而人脱离畜生这个范畴,其活着更是为了活着的意义,而这意义比活着更可贵。

    我以我血践行我道,也许力量的差距只有几分,带驱使这份力量战斗的意义却使得这份力量展现出来远超极限的水平。

    “塔奇托,第十骑士的路很难走,那是需要足够的力量,比你现在更强的力量,以及足以匹配这份力量,使用这份力量的信念。”凯撒看着被维尔吉利奥等人打的半死的塔奇托说道。

    塔奇托并没有明白凯撒说的话,实际上在大多数军团长的眼中,第十骑士军团就是一个变态,只是因为对方太强,而不敢说这句话而已,至于所谓的信念,难道是对于凯撒变态的爱?

    凯撒可能也是看到了塔奇托的迷惘,然而并没有给塔奇托解释,第十骑士军团的信念是什么,也就只有第十骑士以及凯撒知道,那是真正支撑着第十骑士两百五十年未曾堕落的根基。

    不管是怎么样的混日子,罗马第十鹰旗军团在两百五十年间从未丢失过自己的荣耀,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有些存在,看着简单,但仔细想想,起起伏伏上百年,还能傲立于巅峰的又有多少?

    “我感受到了远方传递过来的气势了。”雷纳托突然开口说道。

    “我也感受到了,对方的意图很明确,来杀我,或者被我杀掉。”塔奇托咧嘴笑着说道,“刚好我需要这样的对手。”

    第一百人队随着塔奇托的示意出列,鹰旗高举,光辉从鹰徽上绽放,将整个第九鹰旗军团笼罩,森寒的煞气在这一刻如同浪潮一般展开,甚至在蔷薇军团士卒的眼中,自家的友军已经为血色所覆盖。

    “塔奇托,你到底杀了多少敌人?”雷纳托甚至能从空气之中嗅到那种血腥的气息,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

    “两万,三万?谁知道呢?”绽放了鹰旗,解放了对于自身的压制之后,第九西班牙军团彻底化作了凶神一般的状态,甚至连塔奇托自身的性格都出现了些许的偏向。

    “不不不,不对,你的军团我记得应该不是这样的。”雷纳托皱着眉头说道,相比于以前的第九西班牙军团,现在展现在雷纳托面前的第九西班牙更接近于凶神。

    “找凯撒大帝帮的忙。”塔奇托咧嘴一笑,“大帝告诉我,如果我走之前那条路,不可能成为三天赋的,所以帮我更换了天赋。”

    实际上塔奇托并不知道,第九西班牙军团之前的路才是最为正确的道路,那是和第十骑士军团一个性质的天赋,无限度的挖掘,可以在素质和意志这两条路上齐头并进。

    当然凯撒也没有糊弄塔奇托,那条路确实是很难走,就算是第十也没走到头,或者说是当年的第十在那个时代走到了头,但是现在天地精气在恢复,第十还没有重新走到头。

    为了塔奇托考虑,凯撒出手帮了一把,给塔奇托重制了天赋,并且告诉塔奇托,这条路走到极限能成为三天赋,顺带一提这也是为什么维尔吉利奥会拿塔奇托出气的原因。

    “真好啊。”雷纳托叹服的说道,他从回去就没见过几次凯撒大帝,第十骑士总是堵着十三蔷薇,不想让十三蔷薇和凯撒大帝过多接触,虽说理由倒是很充足——大帝随时都能见到,但你们这么弱,根本对不起大帝亲卫的身份,赶紧去训练。

    “我上了。”塔奇托看了一眼艳羡的雷纳托说道,他很清楚对方在想什么,不过十三蔷薇大概是没希望重制了,凯撒也念旧。

    塔奇托的动作不算快,鹰旗的加成,以及新天赋的特效,让第九西班牙军团看起来非常像是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凶灵,恐怖的气势带着心灵的震摄朝着对面缓缓出现的汉军覆压了过去。

    元老院中凯撒看着空着的几个位置,很自然的落到了维尔吉利奥的旁边,那是代表着第九西班牙军团长的位置。

    【希望那家伙喜欢这种只是加了特效的天赋。】凯撒望着塔奇托的位置,嘴角上划,而旁边的维尔吉利奥以为凯撒在对他笑,因而也跟着咧嘴笑,整个人跟个二货一样。

    没错,凯撒其实只是在给塔奇托喂鸡汤,新的天赋和曾经的天赋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新的天赋加了特效,看起来特别猛,当然凯撒的鸡汤还是有点意义的,在重制天赋,给天赋加特效的时候,凯撒将第九西班牙军团未能发挥出来的部分潜力释放了出来。

    以至于塔奇托觉得自己的军团在换了天赋之后,骤然强了一节,实际上天赋并没有大幅的变更,最多是加了特效,看起来变得强了很多,顺带凯撒给天赋改了一个名字。

    反正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是分不出来天赋准确的效果的,换成佩伦尼斯可能在使用的时候会觉得不对,进而推测出来一些东西,但是换成塔奇托,算了吧,这辈子都不会发觉的。

    至于换了天赋之后,塔奇托的性格都有些偏向,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大龄中二的自我感觉。

    当然,不可否认的一点在于,这种方式真的能唬住人,就象现在雷纳托那是真的相信塔奇托变强了,也真的相信塔奇托的天赋比之前猛好几条街这一概念。

    同样,从地平线上杀过来的张颌,看着对面那被血色辉光笼罩着的近乎凶灵的军团,感受着那森然的压力以及震慑心灵的气势,也不由自主的提高了戒备。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