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三十八章 等天上掉馅饼

    更何况在幻念系上埋了无数人的汉室和匈奴,可以拍着胸脯保证就算是罗马绕过了自我复写能力,匈奴当年开发的超强冲击,连自我复写一起洗掉的效果也不是玩的。

    说起来皇甫嵩回想自家祖上的记载,总觉得匈奴人使用的办法都非常的粗暴,充满了暴力破解法,但不得不说,确实是好用。

    “万一,对方搞出来了大成作品呢?”审配不死心的询问道。

    “炸掉呗,长水营随时都能训练出来,最多是拆一个精锐军团而已,再说你不还是有云气箭吗?”皇甫嵩理所当然的说道,大成作品就无敌了?说笑呢!

    当年汉室和匈奴开发出来的集大成的幻念战卒,可是硬生生被长水营炸出了历史潮流,要知道当年匈奴甚至搞出来过来幻念战骑这种战略级别的兵种,然而不还是让长水炸成了碎片。

    那种感觉据说就像是英国在二战前点到了世界最高等级的蒸汽机,超越了世界所有国家好几步,结果其他国家来了一个弯道超车,内燃机出世了,然后将蒸汽机直接扫入了历史。

    上百年的努力一把升天了,研究这条路的,差点得了心肌梗塞。

    “我记得你说过,镀膜之后的幻念战卒对长水营有着极高的抵抗力吧。”审配抬头回想着皇甫嵩给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是啊,以前百分之百的暴击,镀膜之后就剩下百分之二十,不过这指的是常态的长水营而已。”皇甫嵩无所谓的说道,长水营能将幻念战卒这一经典兵种扫入垃圾堆,也不是光靠运气的。

    “不管是怎么做到镀膜的,但本质上,也就是一层内气防御层,长水营有一版叫做震荡,射杀过去的自爆会变成震荡解离,对士卒实体的射杀很奇怪,有的时候强的要命,有的时候弱的要命。”皇甫嵩摸着下巴说道,“但对幻念战卒是致命打击。”

    实际上射杀过去不是自爆,而是震荡的长水营也被淘汰了,因为这个版本的威力很离谱,高的时候一发落地,周围的士卒,管你是精锐,还是杂兵都会被带走,而低的时候,杂兵都能无伤硬扛。

    当然也不是没人研究这一版本,但一直没有抓住问题的核心,因而研究了一段时间就放弃了,长水也就固定走自爆箭道路了,然而真要说的话,打幻念战卒这种玩意儿,长水营应该用震荡解离。

    一发过去,直接将周围一圈全部震散,幻念战卒直接被打成天地精气状态,到时候分割的幻念哪怕没散,也没可能继续战斗了。

    因而皇甫嵩根本不担心罗马会给他搞出一大群超强悍的镀膜版本的幻念战卒,更何况震荡解离版本的长水配合燃烧军阵,那简直就是一发一个大火球,罗马有什么招数就使出来吧,皇甫嵩表示自己全接了,除了镀膜能力,皇甫嵩看着眼热,其他的真算了。

    实际上就算是加了镀膜,皇甫嵩也不觉得幻念战卒还能像上百年前那样成为时代的主流,最多最多是不会被淘汰。

    “这样说的话,幻念战卒其实已经没什么用了吗?”审配一挑眉有些不可思议的询问道。

    “没用倒是不至于,只是说有着明显的缺憾,不过很多兵种都有缺憾,主要要看统帅怎么用。”皇甫嵩摇了摇头说道,“实际上我们汉室如果能拿到镀膜能力,幻念系应该能拿到一个禁卫军的位置。”

    审配闻言若有所思,而皇甫嵩也没多说什么,派遣越骑再次去尝试切断罗马的粮草后勤,说起来这个时候东欧的烂泥地已经开始逐步的恢复了起来,很多战术已经可以使用了。

    “你大可安心,干你的事情,剩下的交给我。”皇甫嵩拍着胸脯保证道,“有一种能力叫做定向培育对方,等将对面辛辛苦苦砸了无数的资源,将终极版本培育出来之后,我们去摘桃子。”

    这一点皇甫嵩可是很有把握的,汉室在陆军上为什么有超级强悍的天赋,说实话,这里面有百分之四十的功劳是来自于匈奴的,全靠当年匈奴拼命发展,最后汉室将匈奴熬出来的粥一锅端走。

    这也是为什么大月氏骑兵,算上在东亚的时代,发展了上千年,然而不管在普及程度,还是精锐程度上都不如汉室的原因,说白了不就是因为匈奴将东胡和大月氏的锅端走了,然后汉室将匈奴的锅端走了,正是靠着这样的方式,汉室的陆军才能这么变态。

    “定向培育啊。”审配抬头想着可能出现的场景,“可飞行这个怎么应对呢?飞行这个能力应该是你第一个点出来的吧。”

    “放心吧,只要罗马的幻念战卒能飞过来,那就是我们的了。”皇甫嵩的胸膛拍的梆梆作响,非常的自负。

    “……”审配无语的看着皇甫嵩,按了按太阳穴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隔了一会儿,尝试性的询问道,“是不是有特别的复写方式?或者更进一步的说,那光翼是不是有问题?”

    皇甫嵩一怔,看了看审配,然后点了点头,幻念战卒的飞行其实是不需要光翼的,他故意搞出来的光翼,而有汉室这么一个珠玉在前,抄作业的罗马肯定想也不想就搞光翼。

    “可你怎么保证对方在光翼上的幻念设定和你的一致?”审配诡异的看着皇甫嵩询问道。

    “这倒不用,其实只要搞出光翼罗马就栽了。”皇甫嵩扯了扯嘴说道,“因为光翼是幻念吸附天地精气形成的,而且因为有光翼,是个人都会以为这玩意儿是靠光翼飞行的,其实我的并不是……”

    “不管是否镀膜,凡以人类之身使用幻念战卒,人类本身不具有的部分,只要生成出来,就会有缺憾,幻念战卒作战的核心其实是人类的本能,而人类是没有翅膀的。”皇甫嵩抱臂冷笑着说道。

    “罗马将幻念寄托于光翼之上依旧可以飞,但是却相当自己给自己搞了一个缺点。”皇甫嵩嘲讽的说道。

    说实话,如果罗马自己研究的话,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漏洞,但是罗马抄汉室作业的话,汉室已经珠玉在前了,罗马人肯定直接抄。

    “所以安心吧,对方飞过来,我们就白捡一堆镀膜的幻念战卒,而且战斗力还非常不错。”皇甫嵩笑的非常奸诈。

    到时候抓着这群幻念战卒好好研究,皇甫嵩就不信自己看着模板还搞不出来镀膜了,顺带就算不能搞定镀膜,先用幻念复写将这群战卒变成自己人,然后用军阵将这群幻念战卒保留下来,第三昔兰尼加军团基本就废了。

    毕竟幻念系的军团只能分割一个超强的幻念战卒,在这个幻念战卒没有消失之前是无法分割出来第二个的,当然正常是不存在这个问题的,哪怕离得非常远,本体只要努力驱动幻念,也能快速的将幻念战卒解体,然后在身边重新形成。

    然而汉室和匈奴玩的太高端,双方学会了抓对方的幻念战卒,然后用特殊秘法长久保存,然后藏起来,逼死对面的幻念战卒本体……

    皇甫嵩可以保证,罗马人一定没有见过这种操作,汉室第一次遇到这种操作的时候都属于非常懵的状态。

    既没有办法解除自家的幻念战卒,又没有办法分割出新的幻念战卒,而幻念军团的战斗力九成都在幻念战卒身上……

    没了幻念战卒,一个说是禁卫军级别的军团,要天赋没有天赋,要加持没有加持,就基础素质能打过谁?你该不会以为幻念系的军团基础素质的加成能跟素质系的那些加成一样吧!

    很不幸幻念系军团其天赋对于素质的加成,如果以第一辅助军团的力量天赋为对比,后者加成五十的话,前者大概有一的加成,所以没了幻念战卒的还念系军团很有可能打不过见过血的正卒。

    毕竟正常幻念战卒的本体是不怎么进行接近战的,就算被逼无奈进行白刃战,也是进行幻念战卒依附,哪怕做不到心体幻三合一,汉室、匈奴、罗马都能做到百分之五十的程度。

    这个水平的依附,一个幻念加持能让禁卫军级别的幻念军团在近战的时候不弱于顶级的双天赋近战军团,虽说比不过禁卫军,但也属于进可攻,退可守的精锐了。

    然而幻念战卒被对手逮走,然后藏起来,自家没办法召唤,遇到这种操作,尤其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操作,找不到破解办法的话,那个幻念战卒的本体怕是只能先当杂兵用着了。

    审配目瞪口呆的听着皇甫嵩的解释,第一次知道还有这种操作,他现在可以确定,皇甫嵩这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给罗马人上套,不给个飞天幻念,罗马人怕是没胆量在汉室这边继续用幻念战卒。

    “真的是可悲。”审配无语的看着皇甫嵩说道,皇甫嵩笑了笑。

    “没什么,现在罗马人肯定非常努力的破解,学习着我送过去的技术,而且我可以保证,他们现在肯定认为,未来已经掌握在他们的手中,甚至觉得学了飞天和幻念复写之后,他们就能轻易的压制我们。”皇甫嵩笑的就像一个等鸡上门的狐狸一样。

    审配沉默了一会儿,他想想如果是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会不会也是如此,思考再三之后,审配不由得慎重了起来。

    就算是审配这种聪明人,在遇到这种能大幅强化自身的好事,也绝对不会放弃,而且在强化完毕之后,也肯定会跑过来耀武扬威一下,然而想想皇甫嵩的大坑,审配只想说一句,第三鹰旗军团洗洗睡吧。

    “所以安心,等着天上掉馅饼吧。”皇甫嵩摆了摆手说道,“到时候逮住那些家伙,好好研究一下,研究完,我们也就能出镀膜了,有了镀膜能力,我们就可以到处恶心罗马了。”

    实际上皇甫嵩有句话没说,逮罗马的幻念战卒可不仅仅是为了研究和恶心罗马,还有一部分原因在于断后。

    对于罗马帝国的实力,皇甫嵩还是很谨慎的,他现在可以说是一点点在恶心罗马,万一不小心将罗马恶心炸了,对方不管不顾的拉人冲过来,有五千多镀膜后的幻念战卒,在自己长时间修正和精细化内部幻念的情况下,发挥出来真正禁卫军的实力还是没问题的。

    到时候多一个禁卫军断后,罗马就算是强,除非是第十亲自跑过来,否则削死一个玩命的禁卫军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好吧,听到您这么说,我也就安心了,到时候我会等着的。”审配无话可说,皇甫嵩这种安排,不出意外的话,天上掉馅饼的概率会高的让人无话可说,第三军团大概被皇甫嵩算计到死了。

    “但愿到时候罗马的幻念战卒不要飞的太高,要是我切断了他们的光翼,他们从天上摔下来,全摔碎了,我可就亏了。”皇甫嵩一副人心不足蛇吞象的表情,而审配简直无法接话了。

    顿河南边,卡比双眼布满了血丝,他终于完成了幻念战卒的复写和精神冲击抵抗。

    迈出了这一步,在卡比看来他已经走上和汉室同样的道路,哪怕还缺一些其他的东西,但靠着逐步的补正,迟早会变的像之前汉室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强大。

    “终于完工了。”卡比半跪在校场,一脸的疲累,却也遮掩不了面上的兴奋,说了一个月才能完成的任务,经过他卡比不眠不休的折腾,提前了六七天迈出了这一步。

    “这就完成了?”阿尔比努斯一头雾水的看着卡比,塔奇托等人也都同样不解的看着阿尔比努斯,而卡比对此并不感觉愤怒,反而详细的给这群人解释自己是怎么做到。

    “也就是说你现在能防御住对方的精神冲击,也能防御对方覆盖我们的幻念战卒了?”阿尔比努斯没听懂,于是直接问结果。

    “应该是可以了。”卡比点了点头。

    “应该?”普劳提阿努斯头疼的看着卡比。

    “不经过检验的话,我也不敢保证,但我的战卒现在确实是可以抵抗精神冲击,就算是被洗白了也能重新自我复写,虽说我现在不知道汉室是怎么覆盖我们的幻念战卒,但大致方向已经有了。”卡比颇为无奈地说道,他也被虐的够呛。

    “……”塔奇托闻言沉默了一会儿,“你还是想点安全措施,万一再出事了,我可真不想和这种东西拼命了。”

    塔奇托的话让在场众人都想起来之前被幻念战卒殴打的场景,那真是的惨,己方未能击杀对方一个士卒,就被对方砍死了一千出头,要知道这可都是罗马最精锐的军团,结果死的这么憋屈。

    更重要的是,仔细想想汉室的幻念战卒几下就打爆了,而昔兰尼加的幻念战卒一个个强的根本不正常,思及这一点,阿尔比努斯的额头出现了一个暴突的血管,吃了自家人的亏。

    “我也完全不想和你的幻念战卒动手了,虽说由你使用的时候也就一般般,但是变成汉室操控之后,战斗力就差翻倍了。”雷纳托摸了摸脸颊,他的脸还被幻念战卒划了一条小口子。

    “汉室的幻念战卒大概是因为跑得太远了,储备不够了吧,否则上次会更麻烦。”普劳提阿努斯非常头疼的说道。

    说起来,到现在罗马没有一个人认为汉室的幻念战卒弱,虽说当时打爆汉室幻念战卒的时候颇为简单,但罗马这边大都认为是汉室的幻念战卒跑得太远,储备已经不足,外加解离感染昔兰尼加的幻念战卒,都没想过汉室的幻念战卒弱罗马一节。

    “我给幻念战卒调试了自爆,只要幻念出现浮动,管他是自己的原因,还是外在的原因,就地自爆。”卡比面皮抽搐的说道,他也被自家的幻念战卒吓住了,战斗力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自爆啊,这个好,不过你所说的自身原因是什么?”塔奇托好奇的询问道,听到能自爆,安心了很多,相比于和这种不怕死的玩意儿厮杀,亏损一个幻念战卒什么的塔奇托完全不在乎。

    “咳咳咳……”卡比没给解释,实在是不想丢人,因为他也被自家幻念战卒在由汉室操控时的恐怖战斗力所震慑,于是设置了保险,那就是一旦幻念发生波动直接爆炸,炸碎了总好过自己消灭。

    只不过这个设定太过灵敏,有时候自家分割的幻念自然波动的时候,也会引起自爆,这点有些不太好,可想起被汉军操控之后的幻念战卒,卡比果断延续了保险性自爆。

    “总之有这个就是非常安全的,只要幻念出现波动,立马炸掉,绝对不会被对方复写。”卡比拍着胸脯说道。

    这一刻如果皇甫嵩在场,肯定会拍着胸脯保证,这种保险没有任何用,汉室根本不是强行复写,而是将对面的幻念洗白,然后翻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