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三十七章 巨坑

    伏尔加河支流的北岸,皇甫嵩感受到幻念战卒全灭的状态笑了笑,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罗马人还是很强的,就是不知道幻念战卒干掉了几十个罗马人,不过不管是几个,反正肯定不亏。

    “罗马还是挺厉害的,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所有的幻念战卒干掉了。”皇甫嵩感受着幻念战卒消散的速度,不由得面带叹服,好歹也是能飞的幻念战卒,能这么快干掉也是厉害。

    当然皇甫嵩就算是死也不会想到幻念战卒居然干掉了四位数的罗马鹰旗精锐,甚至就算是将消息告知给皇甫嵩,皇甫嵩都会持怀疑态度,毕竟之前那波玩意儿就是用来恶心人的,怎么会创造出那么优秀的战绩,这不是说笑吗?

    因而在过了几天皇甫嵩收到情报说是,罗马鹰旗军团被幻念战卒干掉了千多人的时候皇甫嵩都愣住了,第一反应居然是,这该不会是一个假情报吧,结果再三查证之后,发现这是一个真的。

    更重要的是,干掉的上千人居然还真是那四个鹰旗军团的精锐,皇甫嵩当时就风中凌乱了,这是什么鬼,自家的幻念战卒有这么凶,这东西不是两下就打爆的玩意儿吗?不都是用来恶心人的吗?

    之后经过更为精准的探查,皇甫嵩差点都笑死了,昔兰尼加的幻念战卒居然没有隔离精神冲击和阻击被复写的能力,也没有自我复写的能力,以至于好几千幻念战卒被自家的幻念战卒给覆盖了。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罗马真的是会玩啊。”皇甫嵩笑的脸都抽了,镀膜的效果都开出来了,基础框架体系居然还存在这样的隐患,罗马帝国你这是要笑死我啊。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审配诡异的看着看完斥候递交的情报之后,按捺不住内心的笑意,已经开始拍桌子的皇甫嵩。

    “你看看,你看看,罗马人自己把自己坑死了。”皇甫嵩将斥候发回来的情报递给了审配,审配不解的接过手,然后看的也是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操作,自己把自己差点打死了。

    “罗马也是奇葩,居然没在幻念分割的时候点防御冲击和防御复写的能力,那群家伙是怎么玩出来的镀膜,不过战斗力可是真强啊。”皇甫嵩赞叹道,哪怕罗马帝国因为幻念分割的问题被汉室坑了一个半死,但皇甫嵩也不得不承认,镀膜之后的幻念战卒真的凶残。

    汉室的幻念战卒战斗力并不是很离谱,因为缺乏镀膜,很容易被打爆,面对那四个鹰旗的时候,被打爆只是时间问题。

    期间可能也能带走一部分的罗马精锐,但绝对做不到昔兰尼加的幻念战卒那么恐怖,准确地说,昔兰尼加的幻念战卒在操控后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实在是有些超乎了皇甫嵩估计。

    好几个鹰旗打一个,而且对方还有指挥,己方全靠本能,就这还带走了一千出头的罗马鹰旗成员,说实话,这战斗力,就算一皇甫嵩的眼光去评判实际上都已经等同于禁卫军了。

    实际上再算上近距离操控和对于兵员的保护能力,镀膜之后的幻念战卒,皇甫嵩觉得就算没上三天赋,在战场的价值已经和三天赋等同了,毕竟就算是三天赋也比不上一个只要自身不完蛋,就能不断召唤一批又一批禁卫军的幻念战卒。

    “我们这边也得想想办法了,罗马吃了一个闷亏,但是这些东西对方可以学习,镀膜这个,我看看到时候我能不能见到一个,研究一下,这真的是一个好能力。”皇甫嵩将情报放到一边,收敛收敛思维,镀膜这个效果,皇甫嵩看着真的很眼热。

    然而之后半个月,皇甫嵩倒是想找找罗马的幻念战卒军团,但是卡比吃了一个大亏之后正在重订幻念分割,根本不会使用幻念战卒。

    外加阿尔比努斯直接警告卡比,在没搞定幻念复写之前,昔兰尼加军团就给我呆在营中,一个幻念战卒也别放出去,之前那一战几个罗马军团对这个玩意儿都挺发怵的。

    在昔兰尼加手上没发挥出来超强战斗力的幻念战卒军团,在汉室的操控下,近乎能和他们鹰旗军团单挑,哪怕是因为没脑子,不可能击败罗马鹰旗军团。

    可仔细想想,这群幻念战卒完全相当于不要钱的杂兵,比蛮子还省事,和这种玩意儿拼个半死不活,就算是获得了胜利,也是大败亏输啊,因而几个军团长都有些忌讳这东西。

    谁都不想因为卡比放出来一大群幻念战卒,然后第二天他们被这种超标的玩意儿围攻,打赢了也是亏啊!

    “罗马人居然这么谨慎,也是见鬼了。”皇甫嵩看着斥候汇报的消息,有些肝疼,罗马人居然沿着顿河扎营了,而且密密麻麻的一大片,根本不给汉室留下丝毫的破绽,更重要的是,原本应该由幻念战卒组成进行的巡逻队,完全没有出现。

    “吃了一个闷亏,当然谨慎了。”审配翻了翻情报,“我觉得我们还是快点组建一个长水营,别等几天对面也飞过来了,到时候可真就出大事了,对面的那玩意儿的战斗力,比我们凶这么多吧。”

    审配的比划让皇甫嵩翻了翻白眼,“我等着对面飞过来呢,不飞过来,我怎么逮住他们研究,镀膜啊,我们和匈奴折腾了上百年都没解决的东西,罗马是怎么搞出来的。”

    “可那种玩意儿飞过来是一个巨坑吧,战斗力都等同于禁卫军了,还能飞,我记得你说过这个东西其实是能负载的,对面抱个桐油罐飞过来怎么办?”审配没好气的说道。

    之前审配确实是有嘲讽皇甫嵩糊弄他的意思,但后来发现能飞的幻念战卒确实是很好用,而且战斗力也算不错,除了脆皮以外没有什么缺憾,审配也就不在这一方面挑事了。

    然而再之后审配收到了汉室操控罗马幻念战卒时表现得战斗力,审配就一个感觉,皇甫嵩简直是在给自己挖坑。

    自家的幻念战卒也就罢了,真放罗马那幻念战卒的战斗力,飞过来的话,汉室怕是得倒霉,而且皇甫嵩也说了,这玩意儿能飞上千米高,这么一来就算是顶级射手的弓箭怕也干不掉吧。

    “安心吧,这东西的负载很低的,不过桐油罐确实是能抱起来。”皇甫嵩摸了摸下巴说道,“我估摸着十个幻念战卒以完整的形态附加在一个精锐身上,那个精锐应该就可以飞了。”

    “……”审配按了按太阳穴,突然发现自己没办法接皇甫嵩的话,对方在开拓天赋上有着让他仰望都无法望尽的能力。

    “能做到吗?”审配试探性的询问了两下,要是能附加到精锐身上,让重弩兵上天吧,能飞,能射云气箭,罗马鹰旗军团算个鬼!

    “不行,完整版的心体幻三合一,汉室研究的时间比镀膜还长,但卡在百分之五十就过不去了。”皇甫嵩哈哈一笑,做不到的。

    汉室和匈奴都是先研究的心体幻三合一,因为相比于镀膜,心体幻三合一,相当于将幻念战卒所有的能力和本体合二为一,而且两者是同根同源,不会有排斥,理论上会出现1+1远大于2的情况。

    毕竟幻念战卒的脆皮程度双方都知道,而和本体合并之后,本体继承了幻念战卒所有的特殊属性,还具备人类正常的防御力,可以说是完美,结果折腾了很久,最后卡在百分之五十的水平,也就是卡比之前展现的那种幻念加持。

    虽说也提升了相当的战斗力,但和理想中的完全合并差的太远。

    也是因为这个,汉室和匈奴才转向了镀膜研究——我既然不能和本体合二为一加强自身所有的属性,那么我给我的幻念战卒来一个靠谱的身躯不也是一个方向吗。

    进而又引申出来一个问题,那就是镀膜之后三合一……

    然而直到这条路被长水炸出了历史潮流,汉室和匈奴都没有搞定任何一个,镀膜失败,三合一失败。

    “……”审配叹了口气,他就知道没有这样的好事,“到时候怎么办?您之前说过,罗马既然掌握了镀膜,就代表着在这条路上走的比我们更为长远,幻念分割没有那些能力,只能说是思维模式的问题,罗马人必然会在很短的时间解决,那对方解决了之后怎么办?”

    “安心吧,幻念战卒这东西他就算是解决了复写也没用,他们才刚刚进入这个圈子,想要和我们玩了几十版的大成作品相比,洗洗睡吧。”皇甫嵩摆了摆手说道,卡比就算是有了这种认知也没用。

    要知道匈奴人的二版能力可以是强行将对面整个分割出来的幻念洗掉,将幻念战卒洗成丧尸兵,这种强效清除能力汉室可是继承了的,在罗马转不过来自我复写之前,根本没用。

    研究这种玩意儿,虽说会出现弯道超车,可大多数时候还是一步一个脚印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