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三十一章 蔓延的战线

    在中原你可以鄙视吕布的人品,但是你不能鄙视吕布的战斗力,而吕布既然直接开口对方是破界,而且是那种能和他动手的强者,那刚刚盈盈施礼的那个女子就必然是那样一个强者。

    吕布不会拿自己给别人当作垫脚石,在这一方面吕布只会往弱了说,不会往强了说了,而一般来讲所谓的能入眼的级别,那就是能接认真起来的吕布几招,而这种在破界这个圈子都少见。

    “这么强?”夏侯霸嘴角抽搐的看向自己的老爹,那女的和他差不多大吧,怎么修炼的。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很正常,马孟起和孙伯符不也才二十五六就成就了破界吗?”夏侯渊很是慎重的告诫自己的儿子,“好好训练,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夏侯霸沉默无语,决定从今天开始就玩命练习,本来能在他现在这个年龄自主突破内气离体,哪怕是有天地精气上升,修炼难度下降的影响,可能修炼到这个水平,也属于天赋异禀了。

    “扶我一把……”教宗有些腿软的,伸手给文氏,吕布余光扫向她的时候,教宗都差点控制不住了,那目光真的如同实质一样,非常明确的道出了自身的属性,最难修练的神破界。

    “你怎么了?”文氏伸手扶了一把,有些奇怪的说道。

    “我的感觉太过灵敏,他们一个个都像是要爆炸的火山一样,我不进入破界姿态的话,呆在这里很害怕的。”教宗有些怂的拽着文氏说道,她的战斗力不错,但是今天就不是来动手的,穿的礼服根本不适合作战,常态路过吕布和典韦的时候,直觉疯狂的警告教宗。

    对面马上就要炸了,对面如果扑过来,你瞬间就会被扑死的,你赶紧也变成破界状态,这样的话,就算出意外也有应付的能力,然而袁谭和文氏都警告教宗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不要乱来。

    因而教宗现在一副本能想要进入破界,但又因为要为袁家考虑只能维持现在的状态,结果就被吓成这样了。

    和大多数的破界不同,教宗的一身战斗力只有启用之后才能完整发挥,正常状态的教宗只是一个拥有近乎预知级别直觉的正常人。

    “呃,这么可怕吗?”文氏小声的对教宗询问道。

    “是的,非常可怕。”教宗连连点头道。

    “我去问一下。”文氏小心的和丁氏进行交流,曹操的这些夫人之中,丁氏最为和善,而且一直管着后院,加之也不像其他人一样对于文氏一无所知,因而在文氏开口之后,就点了点头。

    教宗果断解开了自身的压制,恢弘的气势绽放了开来,浩荡的内气朝着四方覆压了下去,哪怕是特意梳拢着自己力量,教宗解开压制的瞬间进入破界级,可那一闪而逝的压迫,也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清楚的感知到了。

    看着身上散发着淡紫色星光,双眼变得如同星耀般的教宗,丁夫人这才反应过来袁谭带过来的小老婆居然是个内气离体。

    “内气离体?”丁夫人双眼放光的打量着教宗,这么多年她还没见过女性的内气离体,如果丝娘也算是的话,她倒是见过。

    “不是哦,是破界哦。”文氏笑嘻嘻的对着丁夫人说道,“因为刚刚从中庭过来,温侯和典将军给妹妹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所以只能进入破界状态,因为妹妹的直觉太过敏感,常态的话,会很难受。”

    丁夫人大吃一惊,原本以为教宗是个内气离体,没想到居然会是一个破界级强者,这两者的差别,丁夫人可是非常清楚,前者如果说是几十万之中能有一个的话,那后者真的就是百万无一了。

    “好受多了。”教宗动了动手指,进入破界状态之后,原本快炸了的直觉好受了很多。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就不该给你换一身礼服,回头你还是穿戎服吧。”文氏伸手给教宗整理了一下又乱了起来的礼服,然而后看向丁氏,微微欠身说道,“还请叔母引路。”

    丁氏上下打量了一下文氏和教宗,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之前她还在奇怪,为什么袁谭会带一妻一妾前来拜访,就算是登门,按道理而言,带个正妻就好了,现在丁氏算是明白了。

    思及此事,丁夫人不由自主的高看了一眼文氏,能将这样的妾侍压得服服帖帖的,文氏也不是易于之辈啊,就算这妾侍看着呆呆的,但这一身实力也不是说笑的,在任何一道上能走到最巅峰的那些人,都不会是傻子,大多是心如明镜,但不想在这些琐事上花费时间。

    可看现在文氏帮忙打理的行为就知道两人确实是颇为熟络,并非是在人前假装,对此就算是丁夫人也不得不服气,想想看,曹操家的后院要是有这样一尊大神,丁夫人光是拿捏处理都是很头疼的,至少不会像现在文氏这么轻松写意。

    “你那妾侍是个破界级高手?”曹操被教宗绽放的紫气炸了一下,等教宗收敛了内气之后才缓了过来,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嗯,确实是个破界,之前在家里惯坏了了,被人以压制就会炸毛,还请叔父原谅。”袁谭笑着揭过这件事,带教宗出来干什么,不就是为了称场面吗?老袁家别的方面都还行,但就是高手没多少了,哪怕现在补充了一批次的斯拉夫高手,但还不够。

    教宗的出现给袁谭提了个醒,我可以将教宗带出去混面子啊,都不需要教宗上战场,只需要表现出来袁家有这样的台面就够了,战斗的事情自然有精锐军团去解决,教宗根本不需要上战场。

    曹操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而其他人看向袁谭也更多三分慎重,管他这个女性破界怎么来的,袁谭能带在身边,那肯定是依附于袁家,更何况袁谭也是胆大啊,这种强者都敢推啊。

    瞬间一群武将对于袁谭多了数分的敬服之色,连魏延这种非常狂傲的青年人这一刻对于袁谭都目露敬服之色,毕竟刚刚那可是个破界,而且还有一层身份是袁谭的小老婆啊。

    袁谭并没有作任何多余的事情,但其带来的护卫,以及跟随来的一妻一妾已经让曹操颇为吃惊,也清楚的认识到袁家现在到底有多少的牌面,甚至原本的某些计划也需要进行相当的调整。

    席宴上,曹操并没有说什么结盟的事宜,而是畅谈着二十年的变化,以及今昔的不同,而袁谭也多有附和,双方可谓宾主尽欢。

    后院丁氏安排的席宴上,教宗获得了比文氏更高的关注度,袁家主母什么的,见过太多相似的,而女性破界什么的,这可是天下第一遭啊,当然有很多人围观。

    丁氏对此也没有过多苛责,礼仪什么的,在教宗展现出来破界级实力的时候,丁氏就快速将之漠视,这样的强者,就算是女性,如果真要去战场,去行军作战,也会有男性追随的,毕竟伟力归于自身的强大,那是真正的强大。

    酒足饭饱之后,荀谌终于得以和曹操麾下的文臣进行接触,很明显在席宴上双方哪怕是没有提一句关于结盟的话,但能做到宾主尽欢,说明双方在道路和信念上基本一致,这就有坐下来谈的意义了。

    “叔父,一别多年。”毫无存在感的荀攸对着荀谌一礼,荀谌瞟了一眼荀攸,“坐吧,别给你叔我挖坑就行了。”

    “族兄,北方可还好?”荀彧鱼贯而入,看着已经坐在一旁装死的荀攸笑了笑,然后对着荀谌一礼说道。

    “还好,你身上的香味是不是太重了,不怕被毒死吗?”荀谌没好气的指了指正面的位置说道。

    “重吗?我倒没有太明显的感觉,大概是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荀彧淡然的说道,完全没有因为荀谌的话,而感觉到不满,他们可都是在荀家斗了很多年,最后决出的胜利者。

    熏香这种东西,可以防虫,可以镇定精神,可以让心绪平静,好处很多,这个时代基本上人手一个香囊,但像荀彧这种将熏香玩到反噬自身的程度,也是见鬼了。

    不过好在经过华佗的调养,现在已经正常了很多,虽说和正常人相比还是会有明显的香味,但和当年比起来,至少不要命了。

    顺带一说,蓬皮安努斯最近爱上了汉室的熏香,因为这东西确实是能让人冷静下来,而且还能防蚊虫,因而蓬皮安努斯点了比荀彧当年还多的香料进行熏香,整个家里面烟雾缭绕……

    估摸着按照现在的情况这么点的话,用不了几年蓬皮安努斯自己就将自己给毒死了。

    “少用点熏香,这种东西也是有毒的。”荀谌看了一眼荀彧说道,自己的族弟之中,就荀彧最强,强到连他都忌惮的程度,然而现在荀谌已经无所谓忌惮不忌惮了,因为他见过了更强的存在。

    “好。”荀彧没有多话,只是点头,而后闭目养神,很快陈群,程昱也都鱼贯而入,五人坐正之后皆是看着对面,没有多话。

    “北贵这边,你们需要多长时间?”荀谌看了一眼荀彧说道,他不怕人多,在具备思维模板的情况下,动用精神天赋,这群人想什么,他基本都能猜个七七八八。

    “现在只是刚刚开始,如果要说明确的时间……”荀彧慎重的估计道,在自己族兄面前说假的意义不大。

    “五年内能解决北贵吗?”荀谌直接询问道。

    “如果顺利的话,勉强可以。”荀彧叹了口气说道,“双方的战争完全不同于曾经的那种,这种战争基本上没有什么决胜局,只能是一点点的将优势转移到我们的手上,贵霜的手牌并不少,我们要一张张的耗掉才能稳中求胜。”

    荀谌闻言点了点头,荀彧的话没有一点注水,也就是说北贵真的很难收拾,这样的话,其他的事情不知道荀彧有没有思考。

    “扫平北贵之后,就地发展就可以了,元凤这一朝,以及之后的一朝基本都可以放弃了。”陈群可能是感受到荀谌的眼光,直言不讳的开口说道。

    “那你们未来的开拓方向呢?”荀谌看着荀彧询问道。

    实际上现在双方的实力和体量并没有太大的差距,真比潜力的话,曹操还占据明显的优势,将校和文武方面,曹操的优势实在是太过明显,可这只是这个时代。

    荀谌可以接受和曹操结盟,但曹操必须要有一个发展方向,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东西,哪怕是曹氏现在有潜力,有战斗力,但未来也迟早会停滞下来,而袁家对于未来是有明确的规划的。

    哪怕许攸的规划有糙的一面,但许攸的智力不用怀疑,在金矿的加持下,许攸也属于可以挑战最强者的那一序列。

    因而许攸早早的订下的西进计划,思召城很重要,但思召城可以为祖地,不可为依托,未来袁家如果真想有所作为,成就帝国的话,西进可以说是袁家最后的选择。

    将整个东欧北欧拿下之后,高筑墙,广积粮,老袁家是有几分迈出最后一步的希望的,不管这个希望有多渺茫,但至少这确实是一条路,而曹操的发展方向呢?

    荀谌亲自南下也是为了点醒曹氏,和思召城,还有中南半岛这等没有什么依托,只能靠硬实力维持国家底蕴的地方不同。

    曹操如果拿下了北贵,到时候至少会将印度河流域,以及部分的恒河上游精华区拿到手,这些地方加起来比现在的贵霜小很多,但以汉室的耕种能力,堆出来一个贵霜的人口并不是不可能。

    可以说曹操攻打北贵,啃最硬的骨头,最后拿到的必然是最大的一块肉,这一部分版图足够让曹操撑起一个拥有三四千万人口,而且易守难攻的帝国。

    只要曹操不傻,到时候北方绝对没人能打进来,唯一需要防守的反倒是南方,然而南方有什么,陈荀司马这三个家族的缓冲区,和恒河中下游的产粮地,真要说的话,天高皇帝远,周围一圈根本没敌人。

    可以说比基业的稳定性,袁氏和孙氏完全比不过曹操,甚至都有可能出现大汉的江山崩了,蹲在这边混日子的曹氏还活着,毕竟这边不缺粮食,只要不脑残到收重税,就算是人浮于事,也能维持下去。

    这是袁氏和孙氏完全没有办法与之媲美的地方,曹操未来的封地,山河之险的优势太过明显了。

    可然后呢?曹操的封国在这里的话,该如何继续扩张,或者更进一步的说,曹操可能会有进取之心,曹昂可能也会有,可他们的子孙呢?他们在这种环境下,还会有进取之心吗?

    要知道袁谭在拿到许攸做的两个五十年战略的时候,都已经做好了直面罗马帝国的准备,而曹操呢,曹操占了这边之后,能朝哪边扩张?没了,曹氏到了那一步,已经没有扩张的方向了。

    “你们打完贵霜,没有扩张的方向了,你们被汉室的封地包围了,而在元凤朝和下一朝,你们没办法动手,最少四十年的空档期,等结束了,你们还能做什么?”荀谌看着荀彧,程昱无比威严的说道。

    这一刻程昱的面色非常的难看,之前程昱尚且还没注意到这一点,但现在他不得不承认荀谌说的非常正确,打完了贵霜,曹氏的势力居然没有扩张的方向。

    “好好想想吧,你们出来的时间太短了,只着眼于强大自身,却没想过强大了之后,该干什么。”荀谌看着在场四人无比郑重的说道。

    “你此来就是为了说明这件事?”荀彧眯着眼睛看着荀谌,“你们到时候应该是和罗马为敌吧,看起来你是想将我们我们拉下水?”

    荀彧可不会轻易的被荀谌糊弄过去,荀家的智者都斗了十几年了,谁还不知道谁了。

    “不是我们与罗马为敌,而是那片地方距离罗马太近,而距离中原太远,所以迫不得已,我们只能依靠自己。”荀谌坐直了身子看着荀彧说道,双眼平静如水。

    荀谌和许攸一早就知道罗马肯定会找袁家的茬,而且更糟心的是就现在的情况,袁家拿罗马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说皇甫嵩的出现已经是汉室能给袁家最大的支持,甚至等以后,就汉室和罗马的距离,双方也不大可能发生超大规模的冲突。

    然而这是对于汉室而言的,对于袁家而言的话,那就是中原太远,罗马太近,而对罗马伏低做小又不是袁家的爱好,所以这么一来就只有一个选择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等老夫熬过了这一波,找你罗马算总账,而在这之前,我先花费十年,乃至更多的时间,去串联,去拉人上船。

    诚然汉室因为距离不大会去攻打罗马,但是我们这些世家组成的战线,等养大了,等利益足够了,跟你们罗马开出一条从北欧到东欧,再到中亚,西亚,之后延绵至非洲的战线并不是问题。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