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三十章 是个猛人

    “非常强,刚刚光是对视,我都能感觉到那种刺目。”典韦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示意典满不要大呼小叫,然后典满的脚掌就整个埋到土地之中,而典满则像是习惯了一样迈步而出。

    典韦其他时候像是一个傻大个,但在保护曹操的时候,还有在遇到对手的时候就显得非常的精明了。

    之后典韦无有多言,一路率领着护卫保护着袁家一行进入赫拉特,而曹操则派人在修了半拉子的城池外面硬接袁谭。

    “这边看起来局势挺乱的啊。”袁谭看着赫拉特的新城,也就是曹操起名为留曹的新城,略有好奇的说道。

    “北贵那边经常来骚扰,不过他们现在全面落入下风,我们有的是时间和他们消磨,等完成新兵见见血,磨练的差不多,就准备下手了。”曹昂的眼中浮现一抹狠意,袁谭点了点头,出来了就需要这种凶性,不够狠的话,可能都站不稳。

    “先将城池修起来,地方不错,山脉的夹口,地势险要,倒是一处扼守的要害,唔,应该在那个方向修建烽火台和大量的箭楼。”袁谭指着的远处的地型说道,这么多年袁谭别的学的未必好,但是城池建设倒是学的非常不错。

    毕竟思召城那等城池可是袁谭盯着一点点的建设起来,期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袁谭又不是真傻子,见得多了,也知道该怎么布置。

    “显思兄倒是和我父的想法一致。”曹昂略微吃惊的看了一眼袁谭,他到现在没明白为什么要在一旁的兴都库什山脉那边修建箭楼和烽火台,但他爹却和袁谭的想法一致。

    “叔父也是如此?也对,以叔父之远见,看出此地隐患并不成问题。”袁谭笑着说道,“这地方确实是一块不错的地方,城池建在这里可以说是易守难攻,但如果不在那边修建箭楼,瞭望塔,烽火台的话,贵霜沿山进行偷袭,会很麻烦的。”

    曹昂闻言,恍然大悟,他只是思考着赫拉特这地方易守难攻,并没有考虑更多的细节,而袁谭的话让他想起来当时荀攸等人筹谋这地方时的那些计划。

    “等城池修建起来,就不需要这种东西了,但这段时间这些还是需要的。”袁谭看了看远处的山林,不是他比曹昂厉害,只因为他比曹昂经历的太多,曹昂到现在恐怕没经历过刺杀,可袁谭到现在已经被刺杀了十几次了。

    真以为收拢整个极北的蛮族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总会有一些人跳出来反对,这些人无法说服,也无法为袁谭所用,甚至还会有一些极端的想法,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入城吧,家父还在等着显思兄的到来。”曹昂欠身一礼说道,袁谭点了点头,隔着曹昂进入了这个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工地,但是却生机勃勃的赫拉特城。

    和思召城的布置近乎相同,或者更应该说是汉室的大多数城池都是方方正正,中间一座钟鼓楼,而以此为中心向四周辐射。

    曹操并没有出门迎接,袁谭也没在意这一点,跟着曹昂一直进入曹氏的宅院之中,毕竟袁谭不是以势力之主的身份起来拜见,这世间可没有多少叔叔迎接侄子的事情。

    “见过叔父,一别经年,叔父还是如当年那般健硕。”袁谭见到曹操的时候少有的浮现了激动之色,和袁熙袁尚不同,袁谭毕竟年长,曾经也见过自己父亲和曹操厮混的日子,也明白双方的友谊有多么的深刻,这一世又没有官渡,曹操依旧是袁谭的叔父。

    “哈哈哈,显思你小子混的不错啊,我还以为你不认我这个叔父了。”曹操大笑着拍了拍袁谭的肩膀,“这才几年没见,记得早些年的时候你还没我高,现在,不错。”

    袁谭听到曹操这种笑骂的话安心了很多,叔父依旧是叔父,这么多年未见,以及袁绍的战死,并没有疏离双方的关系。

    “来给叔父见礼。”袁谭对着自己的妻妾招呼道。

    文氏带着教宗一起对曹操施礼,显得相当的乖巧,而曹操见到教宗的时候有些晃眼,和汉室完全不同的风格让曹操有些惊艳,然而只扫了一眼就恢复了常态,这是他侄媳,曹操就算是疯了,也不至于连这点礼数都不懂。

    “好好好。”曹操也没问为什么会有一个外国人,只是觉得苦了袁谭,政治婚姻这种事情,如果能用结亲拉拢一方势力的话,对于曹操这种人来说并不亏。

    之后曹操的夫人带着文氏和教宗一起离开,而袁谭扫了一眼教宗,发现今天教宗超级乖,感觉有些奇怪,要知道袁谭都做好了教宗今天跳脱施礼的准备了,没想到今天这么乖。

    实际上教宗现在压力超级大,她还没给曹操施礼的时候就见到了好几个怪物,毕竟是接袁谭,哪怕袁谭没有以邺侯的身份来拜访曹操,但曹操还是将自己麾下的人整肃整肃给带了过来。

    因而教宗清楚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一群怪物围着自己,哪怕在场大多数的人比自己都弱,可那个穿金甲,背着方天画戟的怪胎,隐约间散发出来的气势让教宗都有些控制不住想要跑路。

    没办法相比于正常的武将,教宗的直觉过于敏感,战斗的时候这种敏锐的直觉有着非常大的优势,生活的时候也可以靠着这种直觉解决很多问题,可最头疼的就是现在这种,还没动手,对方也没有恶意,但直觉已经开始疯狂的暗示这是一个超级高手,远离远离。

    而教宗在看到吕布的那一瞬间,就一个感觉,如果动手的话,搞不好会死的,要知道教宗可是集合了凯尔特历史和未来岁月所可能存在的所有高手的人格和沉淀诞生的终极强者。

    近乎是千般武艺归于己身,无数伟力合并唯一,可以说强到爆炸一般的人物,然而在看到吕布的时候,教宗怂的根本不想和吕布照面。

    “姐姐,姐姐,那是谁啊!”教宗被丁夫人带着准备去内院的时候,小声的对文氏传音道。

    “什么是谁?”文氏有些奇怪教宗居然会叫自己姐姐,按说除了闯祸了,或者求帮忙的时候,其他的时候都不会叫的。

    “就是那个背着方天画戟,一脸拽拽的,眼睛往上吊的那个家伙,超级超级强。”教宗赶紧回答道,她已经吓得快要炸毛了,要不是知道这地方不会动手,教宗已经掏出武器了。

    “温侯吕奉先,天下最强的武者,完成了破碎虚空,然后又履凡了的无敌者。”文氏对照了一下教宗所说的话,瞬间就明白教宗说的是谁,“我以前给你介绍过吧。”

    教宗表示自己真的没听,那个时候没见过吕布的教宗,有个鬼的认知,强和真强,也得教宗见了才知道,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教宗基本上是一个字都没听,直到今天见到了。

    “那还有那个死壮死壮的那个穿着重甲的汉子呢?”教宗又赶紧追问了一句,典韦也让教宗压力特别大。

    “那个应该是叔父的护卫典将军,非常强,但是很少出手。”文氏好歹翻看过很多的资料,知道各个势力的大致情况,虽说没有见过,但是遇到了还是能对上人的。

    “他们都好强。”教宗幽幽的说道。

    “他们又不会打你,你担心什么?”文氏没好气的说道,“安心吧,我们是客人,他们是主家,不会和我们起冲突的,我们两家关系非常好,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的。”

    教宗闻言微微心安,但还是难免有些担心。

    “还真是啊。”典满传音给自己父亲说道,那个可能存在的女性破界居然真的是邺侯的小老婆。

    “温侯,看到没?”典韦传音给吕布询问道,能和吕布这么平等交流的人真不多,而典韦完全是靠实力争取到了这样的地位。

    “看到啥?”吕布随口询问道,教宗虽说惊艳,可再惊艳能比得上貂蝉了,貂蝉可是真正能让吕布收心的存在,因而吕布虽说看到了教宗,却没有丝毫的欲望。

    “强者。”典韦振奋的说道。

    “你要去打女人?”吕布看了一眼典韦询问道,“那是袁显思的侧室,你还能真过去动手不成?”

    “……”典韦沉默了一段时间,“算了,吃饭吧。”

    “她打不过你的。”吕布瞟了一眼典韦说道,他拿典韦都没有什么办法,尤其是现在这种距离,典韦要是突然暴起,吕布都跑不了。

    教宗的实力要说确实是很强,但要说和这俩玩意儿交手,还是收拾收拾跑路算了,再强也不够这俩造的。

    “刚刚我是不是感觉错了?”一群人突然传音给吕布,乱七八糟的,但都说的是一件事,刚刚过去的那个邺侯小妾是破界吧,我是不是感知出现问题了?

    “没感知错,那就是一个破界,而且还是可以入眼的那种。”吕布发布了一条公众消息给所有的人,结束了推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