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三十章 高手

    教宗是带过兵的,虽说被罗马人的精锐军团按在土里面收拾,但教宗确实是带过兵的,好歹能从步伐听出来一部分的东西。

    就像现在教宗听到的脚步声非常的整齐,这是精锐的一部分特征,而且数目不少,大致在三千左右,还有马蹄声。

    “主母,家主说是曹司空的迎接人员即将到来。”外面的护卫恭敬的通知文氏自家即将抵达目的地的消息。

    文氏闻言横了一眼教宗,然后开口说道,“退下吧。”

    “好了,到地方了,这次可别失礼了。”文氏看着教宗半是告诫,半是担忧的说道。

    “嗯嗯。”教宗将掏出来的长枪又藏了起来,文氏看了一眼没说什么,破界级强者啊,随时带着武器什么的也不算是太意外。

    “显思兄,一别多年。”曹昂温润的面上带着君子之风,远远的策马停驻,对着同样策马迎来的袁谭施礼道。

    因为袁谭并非是以势力之主的身份来拜访曹操,所以前来迎接袁谭的是曹操的嫡长子曹昂,从某个角度而言,这已经算是非常给面子的行为,更何况同来的还有典韦。

    “是啊,一别多年,子脩现在感觉如何?”袁谭策马和曹昂并排而行,并没有介绍内子的意思,而曹昂也不在意袁谭的行为。

    “只觉显思兄扩土开疆之不易。”曹昂赞叹道。

    没有什么比基业能说明问题的,哪怕是中人之姿,靠着机缘和运气在时代的浪潮之中攫取到属于自己的基业,等到天下初定的时候,有这份基业保障,也会有无数人仰望。

    更何况袁谭这种再造一个鼎盛袁家,就算是曹昂也不得不佩服,相比于自家那种分而化之,最后再归于统一的手段,袁谭这等立国的手段让曹昂更是佩服。

    至少曹昂自己的的方式可以模仿,可以重现的,而袁谭的方式根本无法模仿,这里面有机缘巧合,有退一步万劫不复,但对面这位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闯了过来,现在根深蒂固了。

    “但没有开疆扩土这一步,我最多是二世祖,勉强能算得上是优秀的二世祖,可就算是优秀的二世祖,当年的我却连忠奸都无法辨别。”袁谭平静的看着曹昂说道,“这条路很难走,但这条路可以让废人变成英豪。”

    袁谭平淡之中自有三分气魄,那种花费家族,花费父祖之力的后代完全没有办法模仿的气魄。

    “如果真的差,恐怕也走不完这条路。”曹昂笑着恭维道。

    袁谭摇了摇头,没说什么,他的心路历程只有他自己知道,出中原的时候,他只是因为失去了父亲留下的一切,无法面对其他人,而西进的时候是无数信任他的人,无数愿意将生命交托给袁家的人,在背后推着袁谭往前走。

    要知道北匈奴那一战的时候,袁谭是想过就这么死掉,死掉了之后就这么结束这一切,那个时候审配、许攸、荀谌不称袁谭为主,张颌不留于袁谭麾下,高览已废。

    可以说那是袁家最接近崩碎的时刻,但西进的时候,高柔,郭援这等之前已经对袁家不理不睬的老臣,不远千里冒雪追上了袁家的大部队,还有一些普通的,叫不上名字,甚至袁谭都没怎么见过的老臣从冀州,并州赶了过来。

    这些人放弃了刘备给与的官职,在收到袁家离开中原这一消息之后,留信一封挂印而走,不远千里来追随袁谭。

    那个时候袁谭才明白自己背负的是什么,也才明白自己的父亲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盛名,这一世根本没来得及失德的袁绍有着太多太多的拥护者,想想看原本失德的袁绍,尚且有大量的臣子为之殉葬,何况现在,燕赵多义士,可非一句戏言。

    那些人的到达让袁谭真正活了过来,为了袁绍而活,为了袁家的基业再一次出现在世上而活。

    那个时候袁谭竭尽全力的模仿袁绍,模仿被他在思念中美化了无数倍的袁绍,人类这种生物,本身就会在记忆中美化他们所认知的一切美好,更何况这一世的袁绍,就算称不上完美,也说的上一句英明,再加上大量的美化之后,袁谭竭尽全力的模仿出现了效果。

    袁家也在这样的情况下再一次复苏在了大地之上,以另一种强大的姿态再一次站立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同样袁谭也被人称之为明君,获得了所有袁家臣子的认同,然而袁谭却越发的慎重,对于自己越发的苛责,因为袁家一日强过一日,责任也一日重过一日,袁谭也到了他父亲那个为了背后所有人负责的程度,成长这种东西,永远从责任开始。

    “多赖麾下文武百姓。”袁谭平静的说道。

    与此同时,教宗偷偷的窥视着外面的曹军,这是教宗所看到过的第四支能击败巅峰期凯尔特人的军队,前面三支分别是罗马,袁家,阿尔达希尔,这让教宗颇为震撼。

    “这就是你所说的曹司空的势力吗?”教宗扯了扯文氏的袖子询问道,“感觉好强,尤其是那些披甲执盾的壮士,每一个都是战场上的杀戮武器。”

    “看不出来啊,感觉和我们的护卫差不多啊。”文氏也趴在窗子上看了看,没看出来不同。

    “我们的护卫绝对不是对手。”教宗慎重的说道,“就我见到本家的军团,也就超重步能与之一较长短,其他的应该都会吃亏。”

    “这么厉害?”文氏一惊,虽说她不怎么去了解自家到底有多少牌面,但是袁家放在桌面上最大的牌她还是知道的。

    “他们的铠甲在数百公斤,但是他们踩在地上却没有明显的痕迹,这种力量和素质已经足够代表他们的能力,更何况数百公斤的钢甲,所提供的防御能力你也知道的。”教宗对这个非常感兴趣。

    然而可能是盯得太久了,典韦缓缓地转过头来,两人一个对视,文氏清楚的看到教宗的头发炸开了。

    “啊啊啊,我好不容易给你收拾好的啊!”文氏炸了,教宗的头发是她帮着做好的,几个小侍女水土不服,文氏也不想苛责,就自己帮教宗处理好了,结果教宗突然炸毛了。

    “好可怕……”教宗抓着座椅扶手的右手在扶手上留下一个掌纹可见的痕迹,直到被文氏抓住衣领,教宗才反应过来。

    “啊,抱歉啊,刚刚看到了一个超级厉害的强者,吓的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教宗被文氏抓着摇,自己又不敢发力怕伤到文氏,赶紧开口解释。

    “超级厉害的强者?”文氏想了想,没对上人,但还是解释了一句,“哦,对了,你在这边可不要像在家里那边到处乱跑,这边有很多强者,曹司空手下有很多猛将。”

    “像刚刚那种吗?”教宗有些担心地说道。

    “是的,反正你小心一些,我们是在别人家里做客,不要磕磕碰碰了。”文氏掏出梳子抓着教宗的头发又开始重新梳理,确定教宗不是再开玩笑,文氏也就没追究了。

    “爹,你怎么了?”扛着重枪的典满眼见自己老爹突然停步,不由自主的询问道。

    “见到了一个高手。”典韦慎重的说道,他之前和吕布切磋过几次,还是那个问题,近身了吕布也得翻船,不近身吕布的电浆他也能用护体的气血罡气硬扛,挨了几次之后,现在也算是能硬顶电浆了。

    之后吕布就没有和典韦再动手的意思了,因为很无聊,和典韦不能拼命,而拼命的话,典韦和他都没办法留手,搞不好就死了,吕布又不是脑子有病,就不和典韦交手了。

    至于其他人根本打不过典韦,典韦的身躯锻炼到现在这种程度,已经对于各种打击拥有了天然的抗性,可以说第一次没打死,第二次典韦的身躯对这种打击就有极大减伤的效果了,再加上见鬼的恢复能力,说实话精修到典韦这种程度,已经属于见鬼的级别了。

    兴都库什山脉山脉的内气离体猛虎一爪子上去破不了典韦的皮,这都是什么鬼防御了。

    以至于现在典韦想找一个练手的人都没有了,能打的家伙,典韦都见识过了,包括华雄,威严,潘璋,郭淮这些家伙,反正上了内气离体的都被典韦打过。

    甚至相比于和吕布交手,和典韦交手他们更为痛苦,典韦根本不需要闪避这些人的攻击,体魄训练到这个程度,在无压制的情况下已经硬扛破界级一下的打击了。

    至于在有云气压制的情况下,典韦尝试过,只要不遭遇短时间的高密度打击,士卒的攻击对于典韦而言已经没有什么效果了。

    “高手?”典满惊叫道,他爹所谓的高手起步就是破界吧,那个车架里面坐的人没记错的话是邺侯的夫人吧,也就是说邺侯的夫人之中有一个是破界级的高手,这是疯了吧。

    女性破界级强者,典满别说见过了,听都没听说过!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