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二十七章 乱象

    “担心杨家?”司马朗趴在城墙上远望着绿洲之外的戈壁,“担心老杨家在没把握的时候对阿尔达希尔出手是吗?”

    “你不也考虑过这一可能吗?”诸葛亮闻言轻声的说道。

    “放心吧,杨家这种玩意儿,吃一次亏就会冷静很长时间的,上一次就是因为没摸透袁家的老底,结果损失惨重,配上了一脉,这一次他们就算是有想法,也会考虑考虑再下手。”司马朗翻身靠着城墙的边沿说道,“那是一个我们这些人都不能轻视的家族。”

    “希望如此啊。”诸葛亮点了点头,希望杨家别真像他想的那么作,阿尔达希尔可是真的不怎么好对付。

    “安心吧,杨家有贪欲我是信的,但那个家族要说自律和克制的话,就算是我们家也比不上,只要他们真正冷静下来,他们近乎能做到自上而下近乎一个人,一个思维模式的水平。”司马朗面色沉静。

    在这个由世家分割国家权力的东汉,能让司马儁这种五朝元老忌惮的家族并不多,但老杨家绝对是其一,哪怕老杨家在之前十年出了一系列的失误,可只要被打醒了,老杨家就是老杨家。

    “那种程度吗?”诸葛亮一挑眉,略有惊色的看向司马朗。

    “是的,如果说哪个家族能将族人控制到受辱不乱,唾面自干的程度,那就是杨家了,就算是我们家,也做不到,你们家更是如此,准确的说大部分的家族在这方面和杨家有很大的差距。”司马朗叹了口气说道,弘农杨家,那就是一个大坑!

    “确实,我家做不到。”诸葛亮点了点头,从他能轻易的破家而出,就能看出来诸葛家对于家族的控制力度并不强。

    “现在的杨家算是终于醒过来了,心很大,人也很谨慎,所以你不需要盯着杨家,如果有一天杨家真的对阿尔达希尔下死手了,那你默默地看着就行了,杨家的串连能力非常非常强。”司马朗略有忌惮的说道,对内的控制里,对外的串联能力,这就是杨家的生存方式。

    司马朗在离开长安时候去见了见他爷爷司马儁,说起来也是见鬼了,司马儁都八十多岁,朝着九十奔去了,前些年闹着都要死掉了,结果这两年居然还在苟,同期还有荀爽和陈纪,也都属于前几年都快入土的那种,这几年还在苟。

    司马儁得知长孙放弃了未来的前途,选择家族之后,便将自己这几十年积累下来的关系,还有几十年搜集到的东西全部告诉了司马朗,相比于司马防,司马儁还是看好由司马朗直接继承家主之位。

    因而现在的司马朗知道的东西比荀彧那群人都多,因为有很多的事情都被岁月尘封,有很多的故事,也都为历史所掩盖,也就司马儁这种苟了快九十年,还真混了五朝的家伙,心里有数。

    就如现在朝中的陈曦,贾诩等人如果不特意盯着杨家的话,根本不知道杨家已经串联起来多少的势力,而司马儁这些老家伙哪怕没出门,在收到杨家跑路这一消息的时候,都已然心里有数了。

    只是有些事情,看破不说破,司马儁知道,也不会特意去挑破,他只会告诉自家的子侄让他们小心一些,不会去特意掀盖子。

    “这么说吧,在你看来可能是杨家一个家族挑衅阿尔达希尔,但真发生了的话,结果会远远超乎你的预料的。”司马朗也没有彻底说破的意思,对于诸葛亮只需要开个头,其他的对方自然就会明白。

    诸葛亮略一思忖,精神天赋稍动之后就彻底弄明白了内中原因,欠身对司马朗一礼,他知道对方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只不过就像是司马朗明白杨家串联能力的厉害之处一样,诸葛亮也是明白圣殒骑的厉害,杨家能冷静的思考应对确实是好事,但还不够啊。

    中原这群家族,能真正啃动现在蹲在里海旁边的阿尔达希尔的只有一个家族,那就是袁家,问题是袁家是疯了,还是脑残了,会在和罗马交手的同时去收拾自己的盟友。

    没错,相比于阿尔达希尔和诸葛亮闹得不开心,老袁家其实更贴近于盟友的概念,毕竟属于死撑到最后时刻,甚至还接手了一部分安息遗产,比方说奥姆扎达的几万精锐士卒什么的。

    要知道不吹不黑,奥姆扎达的本部加上万余后备正卒,在奥姆扎达手上顶得上第六凯旋军团和第十五初创军团,虽说那一战几乎是奥姆扎达的巅峰,打完奥姆扎达五劳七伤,但第六凯旋和十五初创都被打的半废,可以说最后一次通道战争,算是奥姆扎达的高光时刻。

    哪怕有阿尔达希尔珠玉在前,哪怕有第六凯旋军团的前军团长马尔凯被调走重练十二掷雷电军团,由亚奇诺接手尚未恢复巅峰的问题,但能同时对战两个主力鹰旗军团,奥姆扎达也算是上将了。

    打完那一战,安息时代结束,奥姆扎达带着自己残存的六千本部直接北上投审配,这是早在数年前就说好的事情,期间奥姆扎达还收拢了一部分乱军一起北上,最后差不多有三四万正卒。

    虽说大多数的正卒去了袁家那边就被转为屯田兵,但奥姆扎达最后一战残存的那些正卒全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帝国精锐,一点水都不掺的帝国禁卫军,自然是全部保留了下来。

    只是审配也没想过当年的一步闲棋最后能捞那么大一笔,在奥姆扎达率领着一整支浴血奋战出来的帝国禁卫军来投袁家的时候,袁家也有些吃撑的意思,最后还是吸收了,只是相比于斯拉夫人,这支禁卫军袁家用着有些烫手,现在只能先当作是雇佣军。

    毕竟编制,军制等等各方面都属于安息的体系,核心天赋也是安息的焚烧,主帅奥姆扎达最后一战连心渊都绽放出来了,全都属于安息的风格,老袁家要无反噬的吸收,还得花不少的时间。

    不过现在好歹也已经吃到嘴里面了,肯定不会吐出来的,大不了就是慢慢消化,靠着逐步的补充,将这个军团变成汉军。

    当然老袁家还是很有风度的,不会表现的那么无情,至少现在奥姆扎达对于袁家的感官还是非常不错的,认同度也挺高。

    顺带也是因为有这个关系,老袁家和阿尔达希尔感情还是很不错的,阿尔达希尔虽说对于奥姆扎达最后的选择有些不满,但是人各有志,再加上不管如何,奥姆扎达是真正战斗到安息帝国覆灭的最后一刻,更何况沃洛吉斯五世战死之后,阿尔达希尔光复的就不是安息了。

    也就是说双方这个情况谁都别谁才是最好的。

    在这种情况下阿尔达希尔自然和袁家关系不错,甚至有段时间袁家被罗马点名之后,老袁家还准备拿圣殒骑当雇佣兵,和罗马进行互殴之类的事情,反正钱粮老袁家还是有的,而且还可以假装同仇敌忾,有便宜不占那是脑子有病。

    不过现在皇甫嵩来了,老袁家也就熄了找阿尔达希尔当雇佣军和袁家的蛮军一去在东欧砍罗马人的想法。

    毕竟之前想着找阿尔达希尔当雇佣兵和罗马在东欧对砍,那是袁家破罐子破摔,知道自己挡不住罗马,临走恶心一下对方的行为。

    现在的话,老袁家真不敢拉阿尔达希尔进场,鬼知道阿尔达希尔进了东欧,看到罗马人之后会不会双眼一红,直接下死手,导致汉室和罗马杠上了,要真成那样的话,袁家可就坐蜡了。

    可以说现在中亚地区的情况复杂到正常人去捋都捋不顺的程度了,各家族的算计,汉室的谋划,阿尔达希尔的谋划,罗马的谋划,袁家的想法,很多时候,你甚至说不清楚,那到底是盟友,还是敌人!

    “走一步看一步吧,阿尔达希尔在等待机会。”诸葛亮望了一眼西边,他很清楚自己离开的消息,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到阿尔达希尔的手中,到时候整个中亚的局势都会发生变化。

    如果杨家简单的以为是他们家族的力量摄住了兵力不多,不想损耗的阿尔达希尔,那么等诸葛亮走了之后,他们就会明白,阿尔达希尔之所以盘踞在里海边缘,没有太多的动作,只是因为他在葱岭。

    “拭目以待吧。”司马朗笑着说道,他对于那些人还是很有信心的,能从千年前苟活到现在家伙,都不容易。

    “嗯。”诸葛亮点了点头,他和司马朗思考的不一样,他已经在考虑着陈曦这个时候将他叫回去,是不是有让那群中亚世家历练的意思,只不过让阿尔达希尔当做磨刀石,搞不好中亚那群世家都得断了,那可不是普通人能顶住的对手。

    更何况诸葛亮非常清楚,自己一走,南边的拂沃德肯定会冒头撩拨李傕和樊稠这两个家伙,到时候给中亚世家的支援就更少了,在这种情况下,搞不好整个中亚得见见血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