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二十五章 让你作

    以前韩信是一个假仙人,菜到只能躲在玉玺里面,战斗力基本为零,仙人拥有的能力,韩信可以说是一个都没有,然而就算是如此,韩信也依旧很嚣张,期间被丝娘堵过好几次,但韩信依旧不改其志。

    可以说仙人化之后,对比历史形象,韩信变得浪了很多。

    然而由于以前没多少能力,除了钻玉玺以外根本和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外加丝娘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能徒手从玉玺里面将韩信拖拽出来,以至于这招根本没啥用。

    毕竟和其他的仙人不同,韩信不能到处乱跑,只能在未央宫运动,而未央宫现在几乎都快成丝娘的版图了,韩信在里面被虐的可以,当然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韩信自己作得太过,外带仙人这种生物你怎么收拾也没有疼痛这种感觉,最多是落点面子。

    结果也不知道是怎么发展的,总之仙人好像都怎么要面子,以至于韩信哪怕是作死之后被丝娘拖着到处收拾,也没见有什么改变。

    要知道这还是之前,以前的韩信是个废仙人,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韩信具备了一些仙人的常规能力,然后就更浪了,可能是因为不管是活着的时候,还是成仙之后都一直没有战斗力,本身对于战斗力就有很大的需求。

    因而在获得仙人的常规能力之后,韩信就进入了沉迷状态,相近一起办法进行研究,虽说直至今日没有研究出来任何的东西,而且本身还因为研究过程之中的失误,被丝娘追着打了好几次。

    再算上韩信自己作死去撩拨丝娘,以及韩信许以重利,终于说了最好说话的镇星让他进行了覆盖,然后得意的去长陵进行坟头跳舞。

    虽说因为韩信一旦启用意识覆盖,镇星这个本体就会消失,而自己也会被老天爷盯上,坟头跳舞还没有三步,就被打成渣渣了。

    然而韩信还是非常开心的,至少他迈出了第一步,完成了在刘邦坟头跳舞的战绩,在完成这一步,被老天爷劈成渣渣的时候,韩信的内心也依旧充满了巨大的幸福感。

    你刘邦这么拽,吕后这么狂,当年将我搞的那么惨,结果呢?看看,现在是谁在你们坟头蹦迪?是我韩信哒!

    这么幸福的韩信当然要和其他人进行分享,然而他没有分享的对象,于是只能揣着不说,最后按捺不住,只能和丝娘,还有刘桐进行分享,后面的就不用说了,现在玉玺上还被刘桐贴着封条。

    毕竟自家祖先刘邦的坟头挨了雷劈啊,要不是这几年刘桐确实是干的不错,就这件事刘桐就得先告太庙,然后查明天下到底怎么了,搞不好还得下罪己诏,谁让汉朝以孝治天下。

    也亏这两年百姓吃得好,喝的好,这件事上报上来的时候刘桐还以为是自家老祖宗诈尸了,根本没想过对自己会有什么不满的问题。

    结果发现自己胡思乱想那么多,都准备去太庙里面问问,然后祭天陈述一下过错,所谓“万方有罪,罪在朕躬”,摄政长公主也等同于朕了,偶尔也该背背锅。

    原本收到消息的时候刘桐就已经做好了背锅的准备,结果现在韩信你告诉我这是你搞出来的,你是想死吧!

    刘桐打了一个响指,丝娘秒懂,直接将韩信按在未央宫往死了打,旗舰韩信妙用装死,自爆,完蛋等等一系列的手段,最后被丝娘团成了球,塞到玉玺里面,然后用咒术写封条贴在玉玺里面。

    当然这里面最重要的一条其实不是坟头蹦迪是长陵遭了雷劈,这个消息从刘桐嘴里出来的时候,韩信哪怕是被丝娘按在未央宫打都是全程狂笑的,坟头蹦迪算什么,坟头引雷才正经啊!

    总之算是那件事之后,韩信就被无限期的封印了,到现在也没出来,看得出来刘桐气的够呛,毕竟后面她还是被迫进行了祭天祷告之类的东西,作完之后,刘桐怨念大增,以至于现在韩信还在玉玺里面。

    虽说在发现是韩信作死之后,刘桐就跑过来表示我不祭天,明明是韩信的锅,我为什么要祭天,我不服。

    然而刘桐再怎么嘴硬也没用,你家祖坟都被雷劈了,你还不赶紧祭天承认错误,你难道想让你祖先继续挨雷劈吗?

    刘桐很想解释这根本不是她和她祖宗的锅,而是一个倒霉孩子的锅,可将韩信拉出来顶缸的话,知道的家伙根本不会帮忙,还会笑她,而不知道的家伙,肯定会说“拜托殿下找个好点的理由啊。”

    于是最后刘桐很是悲痛的去祭天承认错误了,虽说知道内情的陈曦估摸着刘桐很有可能是有史以来在祭坛上对着老天爷骂人祭天者,但无所谓,流程什么的还是很重要的。

    总之自从那件事之后,韩信到现在都被封印在玉玺里面,也不知道丝娘是怎么做到的,居然真的给玉玺上贴了一层封印,以前陈曦不懂,根本不明白这招有多可怕,后来陈曦懂了,他发现也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就觉得韩信真的是不作不会死啊。

    当然陈曦也没有给韩信说好话的意思,先封一段时间再说。

    不过那是之前的心态,现在的话,还是放出来透透气吧,顺带也让贾诩去说和说和,让韩信作死范围小一些,别在给刘邦的坟头引雷了,这招真的是过于可恶了。

    要是今年韩信再来一次,恐怕下半年刘桐就得花一个月来祭天陈述自己的工作了,同时韩信怕真得被丝娘撕成一片一片的。

    说来也是挺奇怪的,正常仙人被撕掉一条胳膊,胳膊就会散成气,然后自身又恢复一条胳膊,没有见血这一说,当然紫虚那种不知道从哪里学的飙血法术,被人砍一刀,能飙出几十升血的肯定也不是人类。

    总之正常的仙人是不会断胳膊断腿的,然而韩信上次将刘桐惹炸了,丝娘手动撕韩信,韩信据说被撕成了一片一片的,可就是没消散,然后丝娘将一堆零件封印到了玉玺里面,画面极其残暴。

    不过话说回来已经过了这么久了,陈曦觉得刘桐也该消消气了,而且韩信也是高端资源不能老这么丢着,毕竟每活一天,就要浪费一天的国运,必须要创造出同等的价值。

    “文和,你去说和两下,别让那位作死了,好吧,也不是不让他作死,让他别太过分了,坟头蹦迪没人看到,自己愉悦两下就行了,长陵让雷劈了这种有些过了。”陈曦看了看周瑜的需求之后,对于贾诩叮嘱道,韩信真的是不作不死,可惜太作了。

    “他自己估计都没想到会被雷劈。”贾诩揶揄的说道,虽说像是想起来什么正色道,“到时候我去说和说和,也不能将他就这么一直关上,这么长时间,也该放出来透透气了。”

    “多给他安排点工作,你看看有什么安排的,多给安排点,别让他作死了,上次那件事,就算他被丝娘打死我都不怀疑。”陈曦想起刘桐恼怒的表示那个家伙在被打的全程还在锤地大大笑,被丝娘按在土里面打的时候,都能笑出鸭叫声,何等的作死。

    “安心吧,我到时候一并解决的。”贾诩摆了摆手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贵霜海军确实是强的出乎预料啊,尤其是这个自循环体系在海上近乎可以说是天下无敌。”

    “很厉害的体系,除了公瑾点出来的弊端以外,我根本看不到任何的缺憾,而公瑾点出的弊端,在我看来根本没有办法利用。”陈曦又低头看了看周瑜密信上的详细解释,不由得感慨不已。

    海路不同于陆路,船只可以随便跑,就算是完成了天地精气引导箭也很难用上,伏击的话,光是遇到就是一个问题,而主动出击的话,对方要跑,没算在自循环体系内的远程舰队不可能追上。

    可以说也真就多亏了贵霜需要在马六甲驻扎,否则的话,就算后面的军团开发出来也最多是作为储备,不过想想的话,周瑜在没拿下南北两岸的时候,恐怕也不敢去马六甲开自循环体系,两岸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开了自循环很有可能被陆军打死。

    不过想想孙策已经将北岸削的只剩下一座城池,南岸的李严不出意外也将站稳脚步,从这一方面说的话,周瑜大致的战略已经非常清晰,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实行这个战略。

    “不得不说,周公瑾确实是超乎了我的预料,原本我给他准备了三次全军覆没重整旗鼓的物资,看现在的情况怕是用不上了,撑死是需要补充船只。”陈曦一脸感慨的说道。

    说实话,在南海,就汉军现在的海军水平,输给贵霜陈曦是一点都不觉得意外的,毕竟好几百年没点海军,就自己上来狂点了十年,在造船上获得了相当的成就,但技战术和船员还有相当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相当的时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