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二十四章 纳头便拜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就是最近孙策的状态。

    没错,孙策确实是一条二哈,但就算是二哈也会有着自己的梦想,比方说沉迷于拆家的二哈,会想着拆更多的家。

    就像现在,已经具备了无量光天赋的孙策,在正面作战的时候配合着肯迈勒,不说是无可匹敌,但也绝对是最为顶级的精锐,别看现在马辛德靠着迷雾遮挡住了无量光,可真要说的话,你还能在作战的时候用这种防御性的能力?

    当然不能了,一旦战争突发性开启,就算是能使用迷雾,为了指挥作战,马辛德也不敢使用,更何况和汉室那种呼风唤雨的能力不同,马辛德的唤雾是需要不少的准备的。

    顺带一说,能做到这一点,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马辛德是北贵体系下具备精神天赋的智者,简单来讲就是说马辛德本质上是比较贴近汉室的体系,最多是有些欠缺而已。

    只不过就算是这种小小的瑕疵,对于孙策这种完美拆家主义者也是不能接受的,于是他开始了思考,开始了研究。

    论如何将自己的强制注目效果发挥到极致,使之发挥出超乎想象的战斗力,对此孙策和甘宁进行了非常细致的讨论,然后成功确定了方向——凡直视我者,将战战兢兢,腿软无力。

    这就是孙策的目标,什么精神冲击在孙策看来根本没有意义,片伤性质的意志打击对于军团造成的冲击有全军看到敌人之后,直接跪地的打击大吗?当然没有!

    前者最多让人惶恐于敌方实力的强横,甚至某些顶级精锐军团直接意志硬顶,片伤性质的意志攻击要说强也确实是很强,可要说弱,被顶级硬顶什么的根本不需要怀疑。

    否则的话,汉室也不至于出现那种被意志攻击单体贯穿到现在还活着的老兵,从这一点讲,意志攻击也不是无敌啊。

    而换成后者,顶级军团依旧具备硬顶的能力,但是顶级军团的辅兵呢,当然是跪了跪了,相比于辅兵打不过对手,和辅兵直接给对方跪了,哪个对己方大佬的冲击大?

    当然是辅兵直接给对面跪了的冲击大,搞不好辅兵当场给对面一跪,顶级军团的士卒就会受到精神冲击,进入自我怀疑和动荡状态。

    可以说,如果能将这一天赋研究出来,孙策表示自己能上天,强不强什么的对于孙策来说很重要,可帅不帅什么的对于孙策来说就更重要了,想想看在战场上别的军团奋力拼杀,自己出场,对方直接跪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爽吗?内心愉悦吗?嗨吗?

    毫不客气地说,如果真能达成这一步,那里子和面子都有了,而现在孙策和甘宁正在就这一问题进行研究。

    虽说到现在两人连第一步都没有跨出去,但是二哈的帅脸上永远带着迷之自信,坚信自家一定能搞定,如果搞不定的话,参照前一句。

    总之甘宁和孙策这两天特别积极的在研究,在讨论,在学习,可以说周瑜如果能看到孙策这么努力的一幕,大概都会因此而感动。

    主动性什么的,在这种时候永远是那么的重要。

    “奇怪了啊,按说应该是有这种可能的。”孙策诡异的看着甘宁,经过数天的讨论和论证,孙策对于自己选择的天赋方向已经没有任何的怀疑,只是方向没问题的情况下,还存在其他的问题。

    “现在的问题在于,到底是怎么让他们手脚发软战战兢兢,然后五体投地。”甘宁翻看着兵书。

    到现在汉室绝大多数的将校基本都学会了定向训练一天赋精锐,虽说这种定向训练多是很少的几个分支,并不像于禁那样基本上填满了整个天赋树,可以随意选择。

    可大体上讲,在皇甫嵩努力的将要点写到正常人能看懂之后,大多数的将校基本都能定向几个自己常用的一天赋精锐,这也是为什么汉军的一天赋正卒有好几十万的原因。

    说起来当初让皇甫嵩写这个,皇甫嵩第一次写出来的东西里面充满了“俺寻思”、“大致”、“差不多”这种玩意儿,而且明明是汉字,但是连起来陈曦都看的一头雾水。

    甚至连李优翻看了之后都有些想要打人,于是一群人将皇甫嵩找来之后,进行了非常深入的交流,然后皇甫嵩重写了一份,然而出来的东西还是那种完全看不懂的玩意儿。

    简单来说里面充满了“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种明明是一句话,但是不同的解读方式,完全可以解读出来两个阶级,两个完全不同的意思,说实话,陈曦拿到重写的玩意儿的时候,只想打人。

    于是陈曦动手了,于是陈曦被皇甫嵩丢出去了,于是陈曦叫人了,于是皇甫嵩又重写了。

    不过皇甫嵩这次重写的时候还振振有词的表示,我之所以写成那样就是为了不让我的经验干扰到后人,要让后人学会思考,兵书只是引导,而不是圭臬,学我者生,像我者死!

    总之废话特别多,然后陈曦一怒之下,叫人围观皇甫嵩,以提问的方式去记述这些内容。

    用陈曦的话来说,我也知道孙子兵法是用来培养大佬的,大多数人看了都没意义,只有小部分的天才看了能成为真正的大佬,可我现在要的不是大佬,是普遍性的知识,你们给瞎搞啥?

    最后这套手册被陈曦制作了一堆发给了中层以上的将校,皇甫嵩悲痛欲绝的表示陈曦这是在坑害汉室的将校,他的做法未必是最正确的,准确的说就算是韩信的做法也未必是最正确的,这么生搬硬套会出事的,而且会大大降低名将出现的概率。

    陈曦撇了撇嘴,压根没当回事,真大佬的话,随便怎么教,他们都会成为大佬的,很多时候根本不是名师出高徒,而是先有高徒再有名师,再说皇甫嵩的应对不算是非常正确,但也不算错啊。

    更重要的是,你居然想将这么多的东西带入棺材,过分了吧,真希望你以后有一个像钟繇一样的朋友。

    总之陈曦将皇甫嵩那边榨出来的营养复制了很多份给所有的将校都分发了一下,然后大多数的将校就都会训练自家常用的一天赋精锐了,陈曦也得以收获了几十万一天赋的正卒。

    因为才拿到手的时候,很多将校都按部就班的进行操作,训练出来之后又发现没用,于是又退回去当民兵了。

    甘宁和孙策也是那一批次学会的训练一天赋精锐,不得不说皇甫嵩的练兵能力确实是很强,而且各个要点都能讲的很明确,可以说按部就班的学习,只要不是很菜,基本都能学会。

    想想看李条都能学会训练一天赋精锐,由此可见皇甫嵩之前到底有多坑,明明好好讲一讲,大多数人都能学会的东西,结果硬是准备带到祖坟里面,也真是够够的了。

    虽说皇甫嵩在此事之后一直感叹自己坏了汉室的基础,以后推陈出新的人会越来越少,对此陈曦简直是嗤之以鼻,就汉室这种情况,皇甫嵩这么直接教授确实是会扼杀一定的想象力,但是更多的人学会之后,肯定会有更大的基数去推陈出新。

    就像现在,以前连训练一天赋都不会的孙策怎么可能思考如何定向一个自己需求的天赋?

    哪怕这思考的路数非常让人崩溃,但不管是谁也都得承认这确实是一条不错的路吧,能不能完成可以说是另一回事,但会不会去思考则是新的问题了。

    身处长安的陈曦当然是不知道现在在马六甲北岸搞事的孙策和甘宁想要干什么,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知道了陈曦也最多是翻个白眼,孙策的性格一直都是如此,和甘宁混在一起相互影响,变得这么浪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好吧,也不能说是受甘宁影响,说不准还是甘宁受孙策的影响。

    “抄一份去玄德公那边了吗?”陈曦随口询问了一句。

    “已经抄了一份了。”贾诩点了点头说道,“还真是不容易啊,周公瑾居然能稳住,我还以为他要完蛋了。”

    “你别这么说啊,说的好像我们故意坑公瑾一样,明明我们并没有。”陈曦瞟了一眼贾诩说道。

    “这个军团怎么订制?”贾诩指了指上面周瑜的需求询问道,周瑜自己可能也能训练出来,但是花费的时间太多,因而便直接在密信上提出了自己的需求。

    “还能怎么订制?”陈曦笑了笑,看向未央宫的方向,“当然是找个靠谱的人选啊。”

    贾诩闻言相视一笑,他们都觉得将这件事交给淮阴侯最为合适,只不过相比于陈曦温润的笑容,贾诩的笑意却明显有些无良。

    “我去找他吧,而且这个精锐天赋的效果很有意思。”贾诩虚敲了两下桌面,决定自己去见见淮阴侯,说起来,这段时间淮阴侯又开始作死了,被丝娘单方殴打了很多次,但是完全没用,还在作。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