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一十八章 窥探

    毕竟去年被陈到用双标将蒙康布打了一个半死,回头蒙康布拆了军团天赋进行重制,现在已经重新恢复到了双天赋的高度,而且还再进一步,面对甘宁的时候自然非常有自信。

    “你和那家伙很熟?”马辛德略有好奇的说道,蒙康布虽说不爽,还是简略的给马辛德解释了一下当初发生了什么。

    “甘宁还和目犍连交好啊。”马辛德咂吧了两下嘴说道,蒙康布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听说目犍连圆寂了?”马辛德又追问了一句,蒙康布皱了皱眉头,阿鲁诺帮蒙康布代为进行了回答。

    【贵霜输了?】马辛德问完之后,端起碗喝粥,大碗遮掩了马辛德面色,让芒康布等人完全看不到马辛德面上的惊涛骇浪。

    【只有这么一个可能,目犍连继承了佛陀十大弟子之一的位置,拥有宿命通这等能力,必然知道甘宁是间谍,然而还施恩于对方,那么从本质上讲也就只有两种可能了。】马辛德几乎在瞬间得出了结论。

    至于所谓的两种结论,在确定目犍连圆寂之后,马辛德就明白了哪一种可能是真的,甚至连目犍连圆寂转赠一身能力给大自在是为了什么都有所猜测,进而也就推断出汉贵之战,最后的方向是哪里。

    有了这么多推测之后,马辛德甚至推测出来一些其他的东西,比方说赛利安的未来,比方说战局的走向,以及当前汉室三路大军破局的将会是哪一方。

    然而知道了这么多的马辛德不仅没有兴奋,反倒有些失落,如果换成二三十年前那种,什么都要争一争的年轻人状态,如果没有这多年的打压,让他对贵霜失去忠贞,说不定马辛德还会想着和宿命来一场分生死的对决,来一个胜天半子的对局。

    可惜现在的马辛德,既没有那种心气,也没有那种想法,知道了贵霜的结局,不仅没有让马辛德感觉到悲哀,还因为目犍连的做法猜测到了未来汉室的作风,进而直接无所谓了。

    这么一来马辛德原本敷衍赛利安的心思都淡了,既然没有挑战命运的想法,也没有陪着宿命下棋战胜宿命的心气,那还不如就这么混着,想起混这个词,马辛德突然觉得跳槽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听说肯迈勒都混成了对面主帅的亲卫军了,再怎么说,我和肯迈勒、瓦莱纳他们私谊还不错,要不投了算了,反正这边必输,我也就是喝喝粥而已,没必要死撑。】马辛德将粥碗放下的时候,心下已经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

    不过随后马辛德就又打消了这种想法,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投了汉室也没有什么意义啊,自己的年龄已经不适合做这种事情了,就算是投过去了,也只是换个地方喝粥而已,没啥意义。

    【算了,陪赛利安走上最后一程吧,能见到的老友已经越来越少了,如果真如我预料的那样,这边大概就是赛利安的葬身之地了,不过赛利安就算是知道了也无所谓了吧,他此来本身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对于他而言,死在海战中,比死在卧榻上更符合身份。】马辛德默默地回忆着赛利安的作风,不由得轻叹。

    【求仁得仁吧。】马辛德默默地想到,实际上马辛德很清楚,自己恨北贵恨得越深,越说明自己的心态有问题,如果他真的不在乎的话,在阿文德死后,他就应该离开这里了。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马辛德彻底冷静了下来,直视自身的内心,哪怕那种剖析自身,怀疑自身的感觉让他非常的不满,但直视自身的心灵,却让马辛德清楚的知道了自己想要做什么。

    【居然都不是为了胜利,我果然是一个智障。】马辛德颇为嘲讽的看清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所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而马辛德再一次看清了自己,而且是为了失败看清自己。

    【就这样吧,既然已经没有了和命运一搏的力量,那就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然后平静的硬接命运的浪潮吧,就这么倒下,失落掉曾经的一切也不算是坏事。】马辛德将碗放正的时候,默默地下定了决心,而阿鲁诺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马辛德。

    “你好像有些不同了。”阿鲁诺诡异的看向马辛德,从这一刻发色斑白的马辛德这里,阿鲁诺看到了对方的三分意气风发的青春时刻,当年的马辛德,也曾意气风发。

    “没什么,只是做好了准备而已。”马辛德眼光如水一般的平静,甚至能映照出阿鲁诺的倒影,没有慌张,也没有愤怒,对于马辛德而言,做好现在即可,未来降临的时候,胜败自知。

    蒙康布则是不解的看了一眼马辛德,对方的气质在之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果说之前像是落满尘埃的铜镜,那么现在就像是擦拭干净的珍宝,能映照出一切的细节。

    “呼,想通了一些事情而已。”马辛德笑了笑说道,“我决定做好现在的一切。”

    “哦。”阿鲁诺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我去城墙上看看吧,你们布置一下。”马辛德平淡的说道。

    马辛德说完之后就这么退了出去,知道了未来之后,马辛德和这些人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哪怕他选择了和这些人同样的路,本质上,他们也是完全不同的。

    “那家伙一直这样吗?”在马辛德离开之后,蒙康布才问出了内心之中一直想问的话。

    “大帅有言,马辛德想要做什么,放他去做即可。”阿鲁诺还没有回答,一直没说话的安纳尔便代为回答了。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马辛德让人给蒙康布三人带了句话,汉军今夜要进行夜袭,至于其他的马辛德并没有说什么。

    “这还真的是符合甘宁那家伙雷厉风行的作风。”蒙康布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过马辛德没说对方怎么来夜袭吗?”

    “他不会说的,他的做法一直都是告诉你结果,让你自己去布置,从某个角度而言,这也是一种磨练,不过说起来,马辛德告诉的结果一般不会有错。”阿鲁诺安抚着蒙康布说道。

    “磨练吗?”蒙康布一挑眉说道,“万一理解错了,布置出现问题,导致大败呢?他也不管吗?”

    “不管,马辛德一直如此,不过马辛德的双眼能看到一个人的资质,除非是故意和他抬杠,基本不可能理解错误,这一琢磨的过程本身就是对于将校的磨练,基本上每一次都会卡在极限上。”阿鲁诺半是安抚,半是解释道。

    这一年多的配合,阿鲁诺也发现蒙康布的脾气里面有暴躁自傲的一面,虽说一贯控制的很好,但有些时候就会有些莫名其妙。

    “……”蒙康布沉默了一下,“你确定他的双眼能看清一个人的资质?而且每次都卡在极限上?”

    “能看清资质这个是真的,因为当年马辛德被排挤就是因为这个能力,这么说吧,我们贵霜算上南贵那些牲口,有几千万人,这几千万人有资质的有多少?”阿鲁诺竖起指头询问道。

    “哪怕是万里挑一,也有好几千,但实际上更多人的其实是都荒废了自身的资质,或是因为没又受到相关的教育,或是错过的时机,或是走上了不正确的道路,总之荒废资质的人,比发掘出自身资质的人还要多。”阿鲁诺叹了口气说道。

    蒙康布闻言默默地点头,哪怕他为人自傲,其实是也是承认这一事实的,有很多人是有资质的,可惜却因为社会大环境,没有机会开发出这种资质,以至于最后荒废了。

    “马辛德能确定对方是不是有资质,然后用极限的手段将对方的资质逼出来。”阿鲁诺眼神极其复杂的看着蒙康布。

    马辛德算是整个贵霜极少数开启了精神天赋的智者,而且其强效程度超乎想象,当然也正因为强到这种程度,马辛德被北贵拿下了。

    并非是南贵,而是北贵默许了这件事,因为马辛德能力太违规了,权力这种东西是终归是由社会阶级、公信力、以及最重要,也最为人所忽略的一项,也就是个体能力组成。

    三项合在一起,才是稳定的权力,而这三项之中有一项是真正不需要其他支撑就能构造权力核心点,那就是个人能力。

    马辛德的做法在早期相当于提升了贵霜整体的实力,但越往上,越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上面的人不走,下面的人上不去,就算是一个帝国的位置都是有限的。

    这也是为什么陈曦要将那些人撵出去的原因,因为汉室的三公九卿,两千石的位置是有数的,根本不够争天下的那群人分。

    马辛德当年的做法就相当于制造了一群能力能上军团长,能占三公九卿位置的人,然而三公九卿上已经有人坐着了,在这种情况下,那群已经上位的人,为了屁股下得位置也得出手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