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一十六章 身后

    赛利安一点都不蠢,相反能走到这一步的哪怕是吃了智障光环,也可能一点都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只是“自古艰难唯一死”,赛利安不想死,他还有太多太多的东西没有完成。

    因而明知道登陆对于自己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但还是被迫选择了登陆,其他的方式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而神乡近乎是赛利安所看到的唯一一个能解决自身根本问题的招数。

    别无选择,哪怕是冒险都必须要登陆。

    周瑜这边则是一路快跑,沿着原本就清晰的航路快的抵达扶桑,从天然港口登陆之后,就地进行休整,而后整个扶桑的情报组织全部调动起来,等待着赛利安的情报。

    和赛利安所估计的这里只是汉军海外的驻点不同,扶桑这边,汉室同样是根深蒂固,因为其庞大的利益,这边虽说没有安插太多的人手,但也确实是,经营的近乎本土一样。

    因而在周瑜登陆没多久的时间,他就收到了赛利安的情报,而已经反应过来的周瑜,看着请报上传递过来的消息,不由得笑了笑,赛利安果然是在找神乡,而这个国家的普通人根本没有相关的情报。

    “他会来这里,必然会来。”周瑜终于安心了下来,然后开始了布置,既然赛利安走了这条路,那么必然会来出云国,如果赛利安没有深入扶桑,没有一路探寻的话,周瑜还不敢保证,但现在,赛利安只有这么一个选择了。

    都做到了这一步,最后确定了神乡的位置,对方绝对会赶过来,哪怕是在赶过的的时候醒悟,也绝对不会停手,都到了这个程度了,赛利安绝对不会放弃的。

    周瑜蹲在出云那边开始安排的时候,马六甲的北岸已经打的不可开交了,不同于海战近乎一面倒的压制,马六甲北岸这边,蒙康布,阿鲁诺等人在见到对面的某些人的时候,都有些愤怒。

    说起来孙策和甘宁南下的时候就看到赛利安开着几乎所有的舰船往北边杀去,对此孙策和甘宁两人的大脑一个匹配,果断无视了赛利安的北上——反正是去收拾公瑾,不要慌,我坚信公瑾不会有事的,我们赶紧干掉马六甲北边这群贵霜陆军,胜利就在眼前。

    甘宁闻言同样如此,反正周瑜本身就是要杀过来牵制赛利安的,现在赛利安北上了不是更好吗?

    后面就不用说了,甘宁和孙策联手对着贵霜驻守在马六甲的陆军一阵狂攻猛干,差点将北边的城池拿下,不过好在没多久马辛德就过来了,算是稳住了战线,而后没多久,蒙康布,阿鲁诺,安纳尔全都率领着精锐兵种从叶调国那边杀了回来。

    双方一见面,阿鲁诺劝说肯迈勒回来,而蒙康布劝甘宁做个人,至于结果,劝着劝着,就成了对喷。

    说实话,阿鲁诺看到肯迈勒在对面的时候,还算有心理准备,毕竟之前已经收到了消息说是因为阿文德战死,肯迈勒投了汉军,所谓的劝说,不过是抱着能成则成,不成给汉军添堵的想法。

    然而阿鲁诺到场要求肯迈勒出来的答话的时候,蒙康布直接炸了,他在对面看到了甘宁。

    “甘宁,你为何在对面?你也投汉室了吗?”蒙康布提枪指着甘宁说道,“你怎么能投汉室?”

    “哦哦哦,蒙康布,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贵霜的?”甘宁毫无节操的说道,完全没有一点干间谍上岸之后被以前的敌国战友发现的羞愧,一副怡然自得的表情。

    蒙康布闻言脖子直接粗了百分之三十,看着甘宁都有些冒火。

    “你这样看着我也没用啊,我当时就是打算找个傻子学学贵霜海军的操作,刚好遇到了你。”甘宁双手一摊,无可奈何的说道。

    “我们之间难道就没有一丁点的信任吗?”蒙康布怒吼道,甘宁什么心态蒙康布不知道,但蒙康布在看到甘宁的这一刻真的非常愤怒,“你难道忘了我们当初把酒言欢啊。”

    “没事那都是私交,你来我这边,我不仅请你喝酒,还请你吃火锅,我们这边有非常优秀的厨子,你来了我们就是一家人,兴霸给你斟酒道歉没问题的。”孙策策马上前,拍了拍甘宁的肩膀说道,“是吧,兴霸,我说的没错吧。”

    “没错,蒙康布,要不你来我们这边算了,你看看你们贵霜其实是没有什么前途的,来汉室这边,保证你以后肯定是封疆大吏。”甘宁嬉皮笑脸的说道,完全没有糊弄蒙康布的愧疚。

    “你这个家伙,难道没有一点羞耻心吗?”蒙康布愤怒的斥驳着甘宁,“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廉耻吗?”

    “呀呀呀,我的廉耻难道要用来为你们贵霜的愚蠢买单?”甘宁的口舌也是非常厉害的,比喷人的话,他也是相当可以的。

    蒙康布只有一个感觉,扎心,这话直接让蒙康布上脑了。

    “我跑过去就是为了学习你们的海战,学到了就可以了,难道我从敌人那边偷学到东西,补全了自身的缺憾,不仅不应该感觉到开心,还应该感到羞耻?”甘宁笑嘻嘻的反问蒙康布。

    蒙康布闻言面色铁青,实在是无法回答甘宁的这一问题,怒火上涌,理智都有些受到冲击,然而就算是如此,脑海里面也有一丝清明,没有不知死活的冲上去和甘宁单挑。

    深吸了一口气,将汹涌的愤怒压制了下去,蒙康布看着甘宁,“你确定你不回头了,我们之间的情义都是虚假的吗?”

    甘宁这次沉默一下,收敛了面上的嬉笑,看向蒙康布,“如果你跟我在国家大事上谈私交,那不论是你,还是我,其实都侮辱了各自的国家,我们站在这个位置,就不是用来谈私交的。”

    蒙康布看着甘宁,他发现对方还是那个佛法精深的大师,还是那个一句话就能将人点醒的禅师,还是那个开悟智慧的甘宁。

    “所以,你要论私谊,想让我道歉,很简单,击败我,证明你是正确的就可以了,同样在这一过程之中,我也会尽力的击败你们,个人的私谊和我们所处的位置,后者才是真正决定我们行为的力量。”甘宁平淡的看着蒙康布说道,双眼里面没有笑意,也没有激愤。

    和蒙康布第一次遭遇到这种情况,在汉室的时候甘宁遇到的太多太多,准确的说,汉室的乱战,很多时候都是私交是私交,公心是公心,陈曦和沮授的私交浅吗?其实不啻于陈曦和荀彧的,然而在该下手的时候,也还是下手了。

    整个汉帝国,所有的高层都能分清私谊和公心,因为他们处于的社会大环境就是如此,甘宁去贵霜偷学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迟早会遇到蒙康布,但甘宁不为之慌张,反倒是贵霜这边,蒙康布真的是第一次。

    “我会击败你,让你明白什么是正确。”蒙康布的双眼无比的平静,甚至有那么三分的森寒。

    “那你就试试。”甘宁无所谓的说道,他们双方的立场不同,那份私谊注定是保留不了太久,不管是自己,还是对方都是非常骄傲的人,不可能低头的,到最后,大概也就是一杯送行酒。

    “走了,来日再战。”蒙康布看了一眼阿鲁诺,虽说他已经有了这种觉悟,但那绞痛的心脏还是需要平复一下。

    “肯迈勒,你真的没必要做出这样的选择,汉室对你而言并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阿鲁诺临走的时候看着肯迈勒的方向说道。

    “切,我觉得很好。”肯迈勒无所谓的笑了笑,孙策在他看来真的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主帅,而这就够了。

    “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阿鲁诺看着肯迈勒说道。

    “我能从年轻的时候消耗最辉煌的十余年等到巅峰去结束,我依旧已经不会后悔了。”肯迈勒平淡的说道,北贵里面能开启心象的将校都不是省油的灯,而像肯迈勒这般具备心象,为了一个诺言等了十多年的家伙,其心志的坚毅程度,根本不可能为语言动摇。

    “没事,跟着我,你肯定会延续自身的巅峰的。”孙策笑了笑说道,然后看向阿鲁诺,“用语言这种手段是没有办法触及人心的,还是用长枪将心脏捅穿的好,这样必然能触及!”

    阿鲁诺沉默了一瞬,看向孙策的眸光冷了一节,而孙策这是笑了笑,根本不将阿鲁诺的威胁当作一回事,贵霜的精锐确实还行,但他孙策也不是什么弱者,不服气那就动手,没有什么意志会比拳头更能触及心灵的。

    “走了,今天不适合。”蒙康布看着高天,神色平静,而后招呼着所有的士卒徐徐而退。

    一直没说话的安纳尔看了一眼汉军的方向,皱了皱眉头,这群汉军有些强大啊,没错,一直沉默着的安纳尔并不是在听蒙康布和甘宁瞎扯,而是在观察汉军和贵霜本部,然而得出来的结论不算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