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零九章 心黑手辣

    马辛德懒得搭理赛利安,其实他并不想给北贵帮忙,在阿文德完蛋之后马辛德就有成为挂机泉水玩家的打算,只不过赛利安也不是省油的灯,好吃好喝的给供上,也不要求你做啥。

    反正你要骂就骂,要吃就吃,干啥都行,马辛德虽说也知道这是赛利安温水煮青蛙的计策,但苛责自身是没啥意思的,因而该吃吃,该喝喝,结果现在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

    在赛利安问询道时候,虽说依旧嘴硬的骂骂咧咧,但还是将自己推测出来的东西说了出来,哪怕这里面还有一个度的问题,靠着赛利安自己也能把握住的七七八八了。

    马辛德离开之后,赛利安将自家的将校叫了过来,先来的安纳尔被赛利安打发过去,给马辛德带了一个超大的海蟹。

    “蒙康布,现在的形势你也看到了,有没有什么建议?”其他人还没来全,蒙康布刚入座,赛利安就看向蒙康布。

    “北上攻伐汉军的基地。”蒙康布平淡地说道。

    “对方要是南下来打我们北边的沿海基地呢?”赛利安微微颔首,表示满意,然后再次问询道,“要知道之前洛赫特可就是因为这种陆路作战而战死在了北岸。”

    “对方不可能全力攻打北岸,必然是分兵,而且其目的必然是调兵前往叶调国,组织叶调百姓骚扰我们在南岸的治安人员和镇压军团,其他方面不过是牵制试探而已。”蒙康布冷静的分析道。

    “还行。”赛利安点了点头,“你选一路,我选一路,镇压叶调国这件事交给我家那些不成器的子侄。”

    蒙康布一愣,这就分配军务了,也太过简单粗暴了吧。

    “计划周密详实虽说有用,但是战争的时候越周密详实的计划,执行的可能性越差,所以才需要将帅的临机决断之能,大方向,大框架心中有数,到时候发挥出自己的能力就可以了。”赛利安也是看到了蒙康布的神色,随口解释了两句。

    “叶调国的叛乱,对于汉军而言确实是一个好机会,但对于我们来说同样是一个机会,民心这种东西失散的速度也是很快,汉军拉起来了反抗势力,但没有汉军的支持的话,他们对于我们而言反倒是一个机会。”蒙康布组织了两下语言,快速的回答道。

    “继续。”赛利安点了点头,认同了蒙康布的说法。

    “先平叶调国,后北上。”蒙康布沉稳的说道。

    “海战,北伐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叶调国,汉军的做法对于我们而言也是一个机会,相当于将所有的反抗势力全部聚集了起来。”蒙康布慎重的解释道,“之前我们虽说拿下了叶调国,但那些人更多是阳奉阴违,但我们还不能直接下手,因为我们也分辨不清。”

    “平叶调吗?”赛利安点了点头,“很好。”

    “别的我们都可以磨时间,但只有平叶调要快。”蒙康布略有激进的说道,“最好在十日之内将叶调国平定,彻底绝了汉室的念想,让叶调国成为我们贵霜的大后方,成为我们的粮食产地。”

    赛利安不由得想起马辛德之前的话,汉军如果进入叶调国,必然是依托叶调国进行骚扰和消耗,尽可能的消耗贵霜的粮草,焚毁贵霜在苏门答腊的良田,而应对这种手法的方式,马辛德的回复是封锁苏门答腊的天然港口,让汉军上不了叶调国。

    之前赛利安还觉得这个方案很不错,但现在思考的话,马辛德那个混蛋不是变得法子再说自己蠢货吗?自己那么多水军都去封锁苏门答腊岛的天然港口了,还有个鬼的海军去北上。

    也就是说之后马辛德哔哔的那些话,全程都是在嘲讽赛利安智障,同样反过来思考的话,要北上的话,就不能封锁苏门答腊的天然港口,而先说叶调国的问题,已经摆明了马辛德知道轻重缓急。

    “……”想到这个赛利安的额头已经出现了血管,不过也瞬间捋顺了马辛德思路——首先绝对不能让汉室进入叶调国,扫平叶调国,维持后方稳定是先决条件,北上压制汉军,陆军应对什么的都只是策应和牵制,能成,成;不能成也不影响战略。

    “这样啊。”赛利安动了动嘴,他已经彻底反应过来了。

    “将军您觉得呢?”蒙康布看着眼神有些飘忽的赛利安不解的询问道,最近蒙康布算是彻底确定了赛利安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虽说风评被害,但人是真的不错。

    “这样的话,你和阿鲁诺,还有安纳尔一起去叶调国,十天之内给我将叶调国平了,然后将所有的反抗者全部吊死,给百姓分地,将赋税调整到十税一。”赛利安也是狠人,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之后,瞬间就知道了该如何应对。

    “分田地?十税一?”蒙康布都镇住了,想想他们贵霜本土都没有这个水平吧,您该不会是疯了吧。

    “去吧,记得张榜给那些百姓,让他们都知道这个政策。”赛利安摆了摆手说道,“民心什么的,扯淡了,情怀有饭重要,十税一加分田地,汉室就算能上岸,百信也会念得我们贵霜的好的。”

    “将军,这样的话,我们吃什么啊。”蒙康布头大不已地说道,十税一的话,他们的后勤怎么供给?

    “安心吧,到时候记得安排投靠我们的叶调贵族缴税就行了,我们实行包税制度。”赛利安摆了摆手说道。

    我给底层人民说是十税一,那就是十税一,但是你国贵族自己要收七成的税,那就不管我们的事情了,我们贵霜待你们不薄吧,没坑你们老百姓吧,还给你们分田了,其他的我们不管了,那是你们叶调国内部矛盾,我们贵霜也是要脸的,不能插手别国内政。

    我们可和汉室那种混蛋完全不同,我们可是很遵守规则的,帮你们百姓掀翻了统治,分了田之后就走了,其他的就不是我们的事情了。

    蒙康布闻言愣了愣神,然后一脸诡异的看着赛利安,说实话,他真没有想过还有这样的操作。

    那些投靠贵霜的叶调贵族在发现贵霜将叶调国内部的政敌全部扫平,然后让他们接管,只给他们一个交税的任务,让他们随意鱼肉百姓,他们不乐死才怪。

    哪怕其中有一些有眼光的家伙,可面对这种局面,他们能控制住鱼肉百姓的行为吗?肯定不能,至于说贵霜表示要收一成的税,这群人收了七成的税,然后很善意的上缴到五成,贵霜会拒绝吗?当然不会,相反还会夸赞这群人干的不错。

    “到时候盯着点,民愤太大的直接吊死就可以了。”赛利安拍了拍蒙康布的肩膀,给了对方一个安心的笑容。

    “这就是为什么要用贪官的原因,只有贪官才能搜刮到更多的油水,用完了将贪官干掉,钱粮物资收归国有,还能平民愤,证明上面是好的,只是下面这群人的锅。”赛利安笑着对蒙康布解释道,“百姓是非常容易被愚弄的,尤其是我们给了他们非常真实的利益。”

    蒙康布僵硬的点了点头,说真的,他确实没想过还有这些操作。

    “阿鲁诺,点齐陆战队的精锐,还有塞西家族的护卫队,你和蒙康布,还有安纳尔兵分三路,给我在汉军出现前,扫平叶调,然后发安民榜,让他们恢复生产。”赛利安对着阿鲁诺下令道。

    捋顺了整体的脉络之后,赛利安那恐怖的执行力直接运转了起来,而且一出手就是麾下最为精锐的本部,僵持,消耗战,不存在的,要得就是犁庭扫穴的结果和风驰电掣的迅捷。

    根本不会给汉军和叶调国一点点反应的时间,在赛利安捋顺了其中逻辑之后,当场就命令大军开拔,至于说北上和应对汉军南下这些,赛利安表示我就在这里,有能耐咱就打一场。

    十一日后,周瑜那边收到了叶调国的情报,整个叶调国的义军已经被贵霜全部扫平,但凡亲善汉军的势力全部被吊死,贵霜不出手则以,一出手近乎是犁庭扫穴,根本没有留下丝毫的隐患。

    在消灭了叶调国的隐患之后,贵霜以圣人的姿态,强行给叶调百姓分田,然后发安民榜,与叶调国百姓约法三章,快速的解决了后方的隐患,其效率之高,连周瑜都感觉到压抑。

    这个时候,李严等人甚至因为绕行等一系列的原因尚未抵达叶调国的沿海,汉军计划尚未实行便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一个顶级将帅的执行力,让周瑜咋舌的同时,也明白自己不能再以之前的眼光去看待千帆海军。

    “这就结束了?”正在南下的孙策看着信鹰传递过来的密信目瞪口呆,他现在距离贵霜北岸的城墙也就剩下一天的脚程了,结果消息传来了,叶调国已经扑街了。

    论两个帝国的战争,双方还没有伤筋动骨,死了多少的王国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