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两百零五章 趋利

    骑兵这种东西,虽说受限于地形,可真要说的话,在平原上打步兵,常规兵种打不出来一比五,那骑兵就是废物!

    羌骑再怎么说也算是汉室周边极少数真正拥有战斗力的兵种,虽说在十几年前被段颎削成了地板砖,但在西凉铁骑这等猛人的率领下,羌骑所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当真不逊色欧洲蛮子。

    人均一天赋就问你怕不怕,虽说这个人均一天赋,需要追随西凉铁骑才能发挥出来,可跟着西凉铁骑去碾压对手的时候所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那可是不掺水的帝国正规军,而且还都是骑兵。

    马什么的,陈曦凑一凑还是有的,再说就算不够用,羌人也会自己养马的,天山牧场加中亚大草原,羌人的骑兵还是有保证的。

    至于说这些草场给了羌人会不会造成麻烦什么的,陈曦这边已经基本决定以后将李傕,郭汜,樊稠安排在这些草场的周围,要是羌人有能耐将这群人的大腿打折了,那么冲出来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然而将凉州人腿打折,这件事难度非常之大,实际上五胡十六国时期,号称最乱的年代,中原大多数的地方都被胡人殴打的时候,凉州这地方的地方霸权依旧是汉人。

    前凉的张氏表示,你们乱个鬼啊,老夫这边就算是西晋掉线了,照样挂机了接近一百年,要不是苻坚和王猛开挂,老夫根本不会下线。

    没办法,比战斗力,从先秦开始,这地方的战斗力就一直名列前茅,如果羌人能干翻有中央支持的凉州人,那没说的,羌人已经逆天了,至于容易造成地方民族矛盾什么的,得了吧,乖乖的养马,乖乖的当伏兵也没人会去削你。

    至少元凤这一朝,还有之后的两朝应该是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至于后面就算是出了问题陈曦也管不着了。

    “这样的话,也不是不行。”刘备思虑了一番之后缓缓地点头,“只要你能控制住,别闹到最后那群世家跳反了就行了。”

    “跳反?”陈曦稳压一挑眉说道,别说阿尔达希尔势力还不如汉室,就现在这种情况,给阿尔达希尔当狗,有自己裂土分茅,当家作主好?既然没有还说啥啊!

    世家连中原的优渥生活都放弃了,难道就为了跑到中亚去给你阿尔达希尔当狗,你阿尔达希尔的魅力这么高?好吧,就算真有那么高的魅力,你阿尔达希尔得拿出多大的利益才能说服这群人?

    “你不担心吗?”刘备夹了一枚豆子,随口说道。

    “完全不担心,这么说吧,就算是之前叛逃的许靖,如果知道未来我们走的是分封的路线,而且因为他的做法倒是许家拆分重组,失去了分封的机会,他绝对不会叛逃。”陈曦郑重的看着刘备说道。

    “所谓的叛逃不外乎利益更大,对于世家而言,忠诚根本就是说笑的,如果有一个强大的势力,给他们许诺了超过现在的利益,并且确定能获得,而且汉室无法对抗,他们就算会选择和汉室同生共死,也会分出一部分去当引路人。”陈曦俯首的瞬间眼中划过一抹厉光。

    世家的节操比后面的儒生要高,而且有公羊派大复仇,尊王攘夷等等一系列的约束,世家的节操还是很不错的,但很不错的节操并不代表他们会明知必死,连个血脉传承都不留下,就那么完蛋。

    个人的节操和气魄是关乎个人的心胸和道德的,然而一个家族的节操和气魄,那更多是看利益和未来取向的。

    如果利益足够,别说是死,就算是慷慨悲歌,只身赴黄泉,对于这些人来说也是可以接受。

    现在这个局面,罗马都拿不出来买通汉室世家的利益,阿尔达希尔算个老几,梦想情怀吹的再大,能当蛋糕吃吗?既然不能,还扯什么收买,搞不好前脚阿尔达希尔刚将世家收买,后脚世家就将阿尔达希尔加价卖给汉室了。

    为了未来,为了子孙后代,吃草都能坚持下去,意志和信念都到一定程度的家伙,除非是汉室自毁城墙,这群世家绝对不会叛国。

    “现在这个世界没有人能拿出比我们更多的利益给世家,在这种未来大有可为,且自身的行为有助于国家和民族,而且自家还能从中大幅牟利的情况下,那些人得蠢到什么程度,才会做一个叛国者?命很重要是真的,但那只是对于个人而言的。”陈曦轻叹道。

    陈曦无法保证所有人都不叛国,但他可以保证,世家的主体会竭尽全力的扼制这种行为,他们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可以代表他们家族的人去叛国,死亡很可怕,但有些事情对于现在的世家来说更可怕。

    前车之鉴尚在,不会有任何一个家族会作死学许靖的,人没了可以生,自己死了,传承着自己血脉和法统的后人尚且存在,背负着家族理想的族人也还活着,家族的理想还能完成,但自己要是叛逃了,那么一切都完了。

    可以说现在最恨许靖的其实不是刘备陈曦这群人,而是许家的那些族老,那些族人,未来的画卷已经打开,其他的家族已经开始涂抹自己的颜色,但是许家却在进行整顿。

    整顿结束之后,哪怕能出去,恐怕地方也该画完了,就算有剩下的地方,他们能拿到,也不过是盛宴的残羹剩饭而已,到时候他们许氏到底拿什么来维持自家千秋传承的威严?

    好歹也是商周诸侯国过来的,哪怕是最弱小的诸侯国,可经过他们许氏成百上千年的经营,到汉末终于有了几分豪门的气象,然而累世盛名,硬是被许靖一朝丧尽。

    到现在看着其他家族外迁,而自家整顿,许氏是找不到许靖本人,如果能找到,挫骨扬灰真的不是做不到。

    刘备加菜的手不由得一顿,隔了好一会儿点了点头,确实是如此,汉世家虽说不是东西,但在现在这种局面下,绝对会做出最为正确的选择,叛逃对于这群人来说还不如造反。

    造反撑死这代完蛋,反正汉室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真杀完全家所有人,谁家没有个姻亲,死士,到了有必要的时候,一个替换,保自家几脉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甚至说的过分一些,古代官方那种诛灭,如果不是真有道理的话,根本不可能杀完的。

    可叛逃的话,那就完全不同了,首先作为姻亲的其他家族不仅不会帮你遮掩,还会连你一起弄死,造反最多是你和汉室中央杠上,其他家族恨不得你加把力,不管能不能搞翻对他们这些人都是好事。

    因而隐晦的帮帮忙是非常合理的,就像黄巾之乱,背后站了不少的光鲜亮丽的家伙。

    可换成叛逃的话,你就完全不是你家和中央的问题,也不是我们所有的诉求了,这可就是明摆着你连我们这些家族的利益都要损害。

    在这种情况下,各大世家会联手削你,而且相比于官方动手,这种方式的损害更大,就像许氏,长公主最多是申饬了两下,许家的几个族老以此为耻,直接上吊了,实际上到了这一步,中央就不管了。

    然而许家到现在还没出门就是因为其他世家联手在削这个家伙。

    这也是同样惹了泼天麻烦,甚至从场面上看杨家做的更过,但杨家死了一脉,处理完内部问题,直接走人,继续发展,但许家之叛逃了一人,结果到现在还没整顿完毕的原因。

    老杨家的问题最多是打了刘氏的脸和袁家结了仇,跟其他家族根本没有半点关系,因而这三家到时候哪怕是因为脸面问题抄起斧子对砍,其他家族也能当看戏,最多是砍到飚血的时候拉拉架。

    可许家的性质完全不同,那相当于资敌,让原本能很好获得的利益变得更难获得,让所有的家族都吃了闷亏,这种情况,别说是遮掩了,不削死你都是看在以前的情面上了。

    “所以玄德公倒是完全不需要担心这一点了。”陈曦撇了撇嘴说道,“有些事情用轻重缓急说不清,但用利益的话,却一目了然。”

    “只是这般天下趋利,实在是有些……”刘备叹了口气说道,“利字当头并不是什么好事。”

    “道德是对于个体的,利益是对于人民的。”陈曦沉稳的回答道,“谈情怀不谈利益,那种人不得长久啊。”

    “咣咣咣~”就在陈曦感慨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进来吧。”刘备对着外面招呼道。

    随后只听一声嘎吱,李老四的儿子抱着一个瓦罐走了进来。

    “刘叔,我爹说您才回来,家里可能没有热菜,所以让我给您端过来。”李老四的儿子抱着瓦罐,小心的放到刘备卧榻的几案上,而刘备从一旁掏出一盒点心硬塞给了李老四的儿子,陈曦也紧跟着下榻,将李老四的儿子送到庭院,才退了回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