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两百零五章 准则

    多难兴邦这句话在一定程度上是非常道理的,凡不能毁灭我的,终将成为我前进的资粮。

    南北朝之前王家走的是什么路线其实也都知道,多是郡守,九卿,三公这种朝臣路线,而南北朝时期这个家族走的基本上都是大将军,上将军,骠骑将军这种猛人路线。

    没办法,讲道理这种方式他们发现是对于文明人才有用,对于蛮子来说是完全没用的,而要对蛮子讲道理,那就只能左手抓住蛮子的脖子,将之提起来,右手一拳将之打的脑震荡,然后再行阐述自身的道理,否则只能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于是在这种惨痛的时代,很多世家都被迫进化了,而进化最完全的王家,画风再一次变成先秦年间的王家先祖的版本——道理我们是有的,但首先要看看我们愿不愿意听,不愿意的话,我们就先动手,将你按在土里面摩擦一顿之后,再来讲道理。

    嗯,琅琊王氏和太原王氏的先祖都是王翦,于是在那个惨痛的时代,这俩家族痛定思痛,变成了先祖的模板,一手杀人剑,一手孔孟中庸,道理我们有,愿意听最好,不愿意听,要动手也行。

    这种变化究其原因不就是那段时间讲不通道理,只能学先秦讲武力了吗,所有活下来的家族,各个都能打,而王家特别能打不就是因为被削的比其他家族都惨吗?

    陈曦寻思着将阿尔达希尔当五胡用,削一削这些世家,说不准这些世家也会变态,毕竟几百年的发展让这些世家都有些过于适应文明规则的社会,实际上这个时代,更多是野蛮人的开拓时代。

    就连老袁家能压服斯拉夫人,除了捡了罗马人的便宜,以及文明开化程度的原因以外,还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在于老袁家也是很能打的,哪怕现在折腾的挺惨的,老袁家也是最强的几股势力之一。

    终归这个世界再怎么粉饰,能谈道德的也只是个人与个人,种族与种族,国家与国家,相互约束的永远只是力量,所谓的道德,在这种时候更多像是一种化妆品。

    “与人谈道德,以道德约束己身,乃是君子,然则国与国,民族与民族,道德远远不够啊!”陈曦轻叹道,“孔明回来一事对于我而言有很大的必要,而且也该让那些出门的人明白,他们面对的不是盘绕起来的蛇虫,而是真龙。”

    “这样回来的话,就算葱岭还有池阳侯等人恐怕也不足以震慑阿尔达希尔了。”刘备唏嘘不已地说道。

    单纯诸葛亮的指挥,阿尔达希尔会震撼,但不至于忌惮,同样单纯西凉铁骑的勇力,阿尔达希尔会正式防备,但也不会将之视为大敌,智与力的相结合,才是阿尔达希尔缩身里海的原因。

    “只是兜底而已,池阳侯那群人就算是打不过阿尔达希尔,如果惹急了,直接将葱岭的羌人全部叫上,阿尔达希尔也会很头疼的,中亚那个地方,说是高原,但基本上是等高的,以至于多是牧场。”陈曦对此丝毫不担心。

    羌人陆陆续续往葱岭跑了几十万,一方面是李傕这边征兵征召走了一部分,另一方面则是之前陈曦的外迁命令。

    天山牧场,中亚大草原这些对于陈曦而言,占了有些不划算的地方,陈曦最后还是决定发放给羌人算了,毕竟陈曦都给孟获麾下的那些人同样的待遇了,羌人作为近支也该喝点汤了。

    因而在去年汉室战斗力突破天际,完全碾压羌人之后,陈曦这边将百羌的族长找齐了,好好谈了谈,没错,前任的羌王,神威大将军马超什么的又被当作过去式卖掉了。

    总之陈曦给了羌人两个选择,要么你们听话种田,我这边集村并寨算你们一份,给你们登记造册,享受相同的待遇,但是你们需要回迁到中原,种地到时候有专业人士教你们。

    有一部分汉化程度非常高的羌族就选择了回迁成为汉室百姓,另外那些羌人不怎么想回迁,而且也觉得回中原种田不符合他们自古以来的生活方式,外加陈曦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凶残,于是希望谈谈。

    陈曦当然很好说话了,便给了第二个选择,我把你们的青壮全部登记造册,给你们发武器装备,你们去中亚,中亚大草原和天山牧场全部给你们,也不要你们交税了,懒得算你们的牛羊马,收税还要人。

    简单点,你们的税制改成兵役,人头税什么的全免了,直接来给我们当辅兵算了,只给你们发点生活费和缴获,其他的统统没有。

    这个税制,羌人寻思了两下,给谁干架不是干架,接了还能好过点,而且现在凉州汉军势大,别看陈曦说得好,可下面的凉州人和羌人出现摩擦,当场开片,然后出现大规模的械斗根本就是时有发生。

    陈曦还能管得过来这种事情,陈曦能让凉州各郡县努力约束凉州人不要和羌族摩擦就不错了。

    问题在于陈曦发的命令一层层传递下来对于凉州这群刁民来讲能有五分成效都是看在陈曦给发粮食的份上了,实际上对于大多数的凉州兵役人员确定能抢羌人一把的话,他们不会介意脏手的。

    在这种情况下,羌人过的也相当痛苦,当年李傕走人的,三万多西凉铁骑反扑百羌,虽说其中多是一天赋的西凉铁骑,可那么大的规模,将羌人也扑的到现在一口气都没缓过来。

    因而眼见陈曦够仁义,又给了两处牧场,羌人的族人们寻思着这可以接受,于是去年就开始接受汉室整编,当然羌人也没想过真能从陈曦手上拿到武器装备。

    不过陈曦在物资上是不打折扣的,虽说朱儁克扣了一大笔,根本没按照民夫的标准给羌人发放,只给给羌人就发了一个枪头,一套马鞍,还有一身半皮质,胸口挂了一个护心镜的甲胄。

    然而这套东西羌人已经很满意了,尤其是发放的时候还是朱儁亲自出现的,他们觉得这就很能体现汉室的诚意了,于是领了东西就自带马匹,装好长枪赶往了中亚。

    期间朱儁为了避免被人看出问题,还将羌人整肃了一遍,现在的羌人辅兵基本都已经驻扎在葱岭附近了。

    顺带因为羌人免税这个问题,凉州各郡还集体参了陈曦一本。

    没别的意思,就一条,我们能不能也不缴税了,我们这地方又穷,又乱,还经常瞎开战,真没钱,羌骑都能不缴税,用打仗代替,我们比那些杂鱼还能打,我们也去为国戍边算了。

    陈曦寻思了一下,我从停了你们凉州种田,转而调粮往凉州之后,压根就没收过你们凉州人的税吧。

    凉州实际上本身就不怎么适合种田,陈曦也不想花心思在粮食作物上,于是简单粗暴的将青壮搞去兵役,剩下的人不是在种葡萄,甜瓜这种水果,就是在种棉花,桔梗这种经济作物,还都是国营的农牧场,让你们这些家伙全吃商品粮算了。

    自然收税什么的,陈曦直接少发点工资就可以了,而且凉州这边相对闭塞,凉州人根本不知道陈曦发的工资到底是多是少,哪怕和外地对比也没有意义,只能用自己比以前活的好很多来做对比。

    回头陈曦就将公文打回去了,瞎胡闹什么呢,居然敢参我!也亏我宽宏大量不计较,放孝直手里,不收拾你们才怪。

    羌人的抵达中亚并没有造成什么骚动,毕竟李傕近期的注意力一直在拂沃德身上,又一直削不死拂沃德。

    羌骑辅兵在顶级铁骑的加持下,甚至有一部分能上升到双天赋的水平,然而在沙漠里动手,羌骑根本就是在送人头。

    李傕又不傻,因而一直都将羌骑当作挂件丢在葱岭外围的草原,实际上现在的铁骑再一次恢复了当年纵横天下的军势。

    可以说就中亚那地形惹毛了李傕,将羌人强壮有马有枪有弓箭的全拉上,也不用讲什么调度指挥了,西凉铁骑的金字塔结构注定了一层层的统治力,只需要管好自己麾下的那些人就能稳定运转。

    虽说这等操作方式过于僵化,而且也充满了漠视人权的作风,但不得不承认,靠着这样的做法,李傕虽说不能变幻任何的阵型,但来个十万疯狗出笼,如同开闸泄洪一般的轰杀还是能做到的。

    真到了这一步,李傕哪怕是没有脑子,阿尔达希尔智略和勇力都达到后世巅峰的水平,死磕一场之后,搞不好李傕还有精力再来第二波,阿尔达希尔反倒会受限于后勤和补给。

    因而陈曦在将大量羌人弄过去之后,就不怎么担心葱岭那边的安全问题,就算拂沃德势大,就算拂沃德能将兴都库什山脉到苏莱曼山脉那些山脉形成的山区里面的贵霜正卒开出来,但只要他打到李傕及其麾下的骑兵能发挥的地方,那拂沃德绝对会被打的满头包。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