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零三章 再前行

    陈曦算是“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的信奉者,而且也是这一理论的执行者。

    实际上田齐出身的陈氏多是信奉这一句话,毕竟这是管仲的理论,虽说田氏将姜氏掀翻了,但田氏对于管仲算是多有敬服。

    好吧,其实应该是对于齐桓公姜小白多有敬服,毕竟是这位收留了陈完,让陈氏得以再次开枝散叶,然而老陈家夺了人家小白后人的基业,再奉贡齐桓公就有些过分了,于是就改信管仲了。

    陈曦也信奉这套,不敢说将之当作圭臬,也确实是一直在践行这一套理论,这也是陈氏的老人觉得陈曦也是正统的原因。

    虽说陈曦很多时候都觉得那些老头们纯粹是觉得陈曦够强,所以给陈曦挂了一个正统,可话说回来,这里面确实是有念旧的成分。

    “这种程度距离盛世还很远的。”陈曦双眼平静无波,就那么看着刘备,“也许在百姓眼中这已经是盛世了,但在我眼中,我能做到更好,现在连曹司空那首诗都不如啊。”

    曹操那首对酒写的就是曹操眼中的盛世,如果以那首诗为标准的话,现在的中原已经勉强算是达到了诗中的标准,最多是略略有些欠缺,然而这在陈曦看来还不够。

    “子川,你小时候最穷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刘备走到一处青瓦房,伸手推开门,带陈曦进去的时候笑着询问道。

    “最穷困的时候吗?”陈曦想了想之后,摇了摇头,“我最穷困的时候大概也比这些百姓过的好的多。”

    最简单的说法不提前世,这一世陈曦也是吃白米饭长大的,哪怕家道中落,可能有一架子书人在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不是穷人,甚至连陈曦过来的时候,家中侍女歌姬也都是因为陈曦一病不起而离开的,而不是真的因为家中无钱无粮而离开的。

    能用世家子教育培养子嗣的家族,怎么说都说不上是穷困。

    “也对,毕竟是你颍川陈氏出身。”刘备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拿我来说吧,我小的时候是和宗族住在一起的,当然落魄的皇室比不过你们这些千年贵胄。”

    “瞎扯淡,还千年贵胄呢,我家祖上也有落魄的时候。”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实际上往上翻历史,三国以前,老陈家再惨,也能在台面上立的端端正正的,近支完全不至于落魄到刘备早年那种程度。

    不过刘备也没有拆穿的意思,反而笑着说道,“我幼年丧父,小的时候过的很苦,当时我觉得我已经很惨了,后来发现有更多人更惨,我在吃小米饭的时候,他们在吃野菜和带着碎渣的黄米。”

    开口的时候是笑声,但是说到最后的时候,却有一抹惨然,陈曦闻言默不作声,他真的没吃过带着碎渣的黄米,野菜倒是吃过,炝炒雪里蕻什么的特别好吃。

    “小的时候不懂事,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淘洗掉那些碎渣。”刘备一边往进走,一边开口说道,“你知道那些人怎么回答的吗?”

    “洗了黄米,淀粉会流失,洗的越干净,流失的越多。”陈曦看着屋内的布置,随口回答道,“直接煮了,虽说会有渣子,但吃的时候小心一些,并不是什么问题,大概应该是这样的回答吧。”

    刘备卡壳,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陈曦浑然不觉得神色,刘备叹了口气,陈曦是真的懂,而不是说笑。

    “是啊,就是这样的回答。”刘备面带悲哀的说道,“然而那样的日子已经算是好日子了,至少有野菜,有黄米,半饱不饱,能活下去,等到黄巾之乱的时候真的是活不下去了。”

    “所以玄德公当年不认同坑杀黄巾是吧。”陈曦突然侧身看向刘备说道,“玄德公想救那些人是吧。”

    “完全救不了,没有那样的能力,也没有那样的权力,结束了黄巾之战后,我才觉得这个世道是真的有问题,才真正去思考该怎么改变这个世道。”刘备回忆起当初面色有些悲痛。

    后面的事情陈曦就差不多清楚了,在遇到自己之前,刘备还是一路碰壁,虽说很多人都认为刘备是英雄,但是没用,英雄并不代表刘备能成功,能力,人脉,地盘什么都没有。

    “索性我运气不错。”刘备突然笑着拍了拍陈曦的肩膀。

    “是啊,是啊,我也多亏遇到了你。”陈曦诚恳的说道,“所以咱们继续干,路连一半都没走完,拖都要拖到终点线。”

    “嗯,没错继续干!”刘备斗志昂扬的说道,然后脱鞋准备上卧榻,现在土炕已经相当流行,很多百姓都喜欢修这么一个玩意儿。

    不过等刘备斗志昂扬的上卧榻的之后,突然想起来,不是应该自己给陈曦解除烦闷吗?怎么陈曦一点起伏都没有,自己还变的斗志昂扬了起来,这是什么鬼操作?

    “不对啊,子川,你看到那些东西你没有触动吗?”刘备上了炕之后,突然转身对陈曦询问道。

    “啥?”陈曦一头雾水,看啥呢?城墙建的不错?我夸过了啊。

    “百姓的饭啊!还有炊烟的香味啊。”刘备不解的看着陈曦说道。

    “黄米饭啊,怎么了,工地那边还是馒头呢,最近还升级成烘烤面包了?”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

    没错烘烤面包这种东西陈曦是真的做出来,实际上能发面之后就能点出来这玩意儿了,只是陈曦一直没点,烘烤什么的,要求比馒头要高不少,那个时候玩不起这点,哪怕是一个子的成本,陈曦一贯都是能省就省,不过到现在就无所谓了。

    顺带一提,陈曦做的是真全麦面包,连麸子都不放过,加点盐糖应付一下,放后世给人吃,都没多少人吃的玩意儿,然而喜欢吃的人还不少,面包加酱菜,味道也挺不错的。

    “……”刘备发现陈曦的思维方式和他的思维方式根本不在一个套路,不过想想也是,工地上还是白馒头呢。

    “至于炊烟的香味,没我家的香的。”陈曦眼中带着狡黠,神色有些飘忽的望着外边,伸出食指做出思考着,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刘备表示这一刻自己想要冲下去,将陈曦扛起来丢出去,跟陈曦家的厨房比鲜香程度,散了吧,统统散了,菜系都是这家伙开出来的,陈曦对于口腹之欲的热爱在很多人看来根本是不可理喻,不过也得承认陈曦家流传出来的那些玩意儿是真好吃。

    “话说,玄德公你这边该不会养了个外室吧。”陈曦好奇的左右看了看,很干净,明显的打扫痕迹,而且李老头看起来和刘备挺熟的,哪怕见不了不太多次,也确实像是一村人,那女主人呢?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刘备闷哼一声,没好气的说道,“我还能跟你一样了。”

    “别,咱可不是养外室的人,蔡琛可是蔡家的嫡子,我是被养的。”陈曦一副你这么说,就是污蔑我的气势。

    “算了,算了,不提那些糟心的事情了。”刘备岔开了话题,陈曦表示这里面肯定有故事,故事里面肯定有女主人。

    因而陈曦一脸诡笑的看着刘备,也上了卧榻,榻上本身就有火炉,上面也有温的酒,从一旁将木质礼盒取出来,刘备两三下就摆了小菜和点心,虽说配套的挺诡异,但貌似全市刘备比较喜欢的。

    “嘿嘿嘿。”陈曦笑的非常猥琐,刘备则是无语的闷头喝酒。

    “说说吧,玄德公,这是咋回事。”陈曦笑嘻嘻的看着刘备。

    “没你想的那么多故事。”刘备没好气地说道。

    “我还没说是故事呢!”陈曦笑着说道,“女主人呢,该不会在厨房做饭吧,也不对啊。”

    “你行了,她没在。”刘备没好气的说道,“你怎么这么多脑补的东西,干活的时候你都没有这么机动,怎么八卦的时候,这么兴奋的,你到底想要看什么?”

    “哇噻,以后大哥不说二哥,大小姐一事我被你们疯狂鄙视,现在好了,以后帮我一起扛着。”陈曦兴奋的说道,可算有了一个队友,虽说这队友也不怎么靠谱,但至少能分担压力啊。

    “这地方是你岳母安排的。”刘备幽幽的说道,然而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像是一击重拳,将陈曦击沉,半天说不出话来。

    隔了良久之后陈曦端起酒杯,幽幽地说道,“我们还是来讨论一下国家大事,讨论一下百姓的温饱问题吧,其他的还是算了吧。”

    “刚刚不还跳的很欢实吗?”刘备笑着说道,“这酱菜挺不错的,尝尝看,说起来价格这么便宜,还带有肉味的酱菜,是我这四十年第一次见到,这么大一份才二十二文钱,还给送一个陶罐,话说这东西该不会是你生产的吧。”

    “当然是我啊,这种这么便宜的玩意儿,别人卖会亏本的。”陈曦瞟了一眼,这可是他家十几个厨娘联手做出来的巅峰作品,话说回来陈曦家的厨娘其实比侍女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