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九十九章 求同存异

    经过一次深入的交流之后,曹操勉强算是将麾下这群来自于不同势力,有着不同想法的文臣武将整合了起来。

    虽说在这一过程之中,真正参与讨论的其实也就陈宫一人,其他诸如吕蒙,魏延近乎是全程摸鱼,不过大体上,他们也算是认同了以曹操为主帅的新的军事联盟。

    司马懿,陈宫等人算是半融入了曹操的官僚体系,不过不同的地方在于,司马懿是不打算抽身而退了,而陈宫则是看着融入了体系,但双方之间的裂痕并没有因此消除,只能说为了诸夏,双方放下了争执,团结在了汉室的大旗之下。

    本质上陈宫和曹操依旧是三观不合,能容忍当前这种情况,更多是因为对外的时候,大方向上双方能统合在一起,甚至在某些方面,陈宫能以漠视的态度去看待曹操的某些行为,毕竟蛮夷非人!

    “倒也不错,没想到我们还有坐而论道的机会,而且还是这等放下争执,求同存异的情况。”陈宫啧啧称奇道。

    “因为大家都是失败者,再或者说,陈子川给了我们这些人一个新的选择,有些时候迈不出第一步,那就是死棋,而走出了那一步,后来者也就能亦步亦趋的跟随着继续向前。”荀彧温和的说道。

    如果陈曦不做出那一步,哪怕刘备的实力强到无可对抗,他们也得奋死一战,最后或是成为俘虏,或是化为齑粉,也算是如同曾经的史册一般,书写下成王败寇四个字。

    不过陈曦既然迈出了那一步,那么后来者跟着继续走也就不那么艰难了,古今中外最难之事不外乎从无到有,既然有了先例,那么照做就是了,就如以前,荀彧等人见到陈宫,那没说的,肯定是喊打喊杀,能逮住,那肯定往死了削。

    现在的话,肯定先考虑一下宰这个家伙的成本和收益,以及求同存异之后所能带来的价值,然后再看杀不杀。

    三观不合什么的可以相互磨合,不对对方不爽的事情发表感言,相互体谅理解,创造出更大的价值什么的。

    这也是现在这群人能坐着和陈宫好好谈一谈的原因,陈宫好歹也是一个五谋级的人物,先不说好不好杀的问题,就算是杀了,也挺亏的,而且搞不好,死的时候还会拖人下水。

    双方毕竟没有过不去的死仇,坐下谈一谈能解决问题那就再好不过了,毕竟现在还有一杆大旗,叫做中兴汉室嘛!

    有这杆大旗,在这样的环境下,曹操接纳陈宫那就是豁达,公而忘私,乃是英雄豪杰。

    同样陈宫低头和曹操合作为汉室扩土开疆,也就不再是为曹操低头,委曲求全,而是为国家谋利的大公无私的形象。

    所以求同存异在这个时候可谓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这也是所有人能入席高谈阔论的原因,没这个先决条件,陈宫早就放十大凶兽之中最强最猛,人称无敌的吕奉先了!

    “不过说起来司空和骠骑将军还真是放心的将人安排过来啊。”陈群听到荀彧的说法之后,突然开口说道。

    “孙伯符大概是脑子没在线,而陈子川,大概是心正无邪。”全程挂机不说话的荀攸突然开口说道。

    “我倒不这么觉得。”陈宫摇了摇头说道,“孙伯符这个人我见过,他与其说是靠脑子,还不如说是靠着那野兽般的直觉,孙仲谋这个人跟我也算是相识日久,这不是一个开拓之辈,但能坐守一方,孙伯符可能没有这个认知,但仲谋跟着他这辈子都出不了头。”

    陈宫有句话没说,那就是孙权如果跟着孙策还想出头的话,那除非是孙策中道崩殂,否则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出头之日了。

    “好像也有些道理。”陈群闻言思虑了一番之后,点了点头。

    “在我看来周公瑾将孙仲谋送过来反倒是一步好棋,这种不同于春秋的质子,更像是一种托付。”陈宫缓缓地说道,“至少以曹司空的为人,不会薄待孙仲谋。”

    陈宫虽说和曹操三观不合,但对于曹操的了解还是非常到位的,依着他的眼光去看,曹操在这一方面不会乱来。

    “至于太尉一系的,那就更不用说了,你说陈仆射是心正无邪也罢,说刘太尉是无畏无惧也罢,其实都一样,他们极有本钱,又有能力,还有心术,为何不能这么做?”陈宫淡然的说道。

    “也对。”陈群点了点头,确实是如此,就如曹操等人外迁的时候,刘备笑着将曹氏子侄一同送走。

    倒是曹操自己有些担心那些十岁出头,甚至不到十岁的幼子撑不起一路舟车劳顿,反而将之留在长安,实际上不管是陈曦,还是刘备都没有将曹彰,曹植,曹冲当作质子。

    一方面是没有意思,另一方面刘备寻思着就曹操这几个儿子,看起来个个都是人中龙凤,留在长安,自己还得找靠谱的老师进行教授,外加曹冲先天病症着实是麻烦,华佗,张仲景都直言是胎中之疾,熬过十三岁那就没问题,熬不过就完蛋。

    害的刘备总担心将曹冲给养死了,到时候没办法给曹操交代,毕竟现在才五六岁的曹冲已经有了近乎成年人的思维逻辑,刘备看着都觉得有些瘆得慌,这要是养死了,刘备真不好交代。

    更何况刘备寻思着质子的效果还真能超过他刘备认人的能力?既然超不过,还折腾啥呢,不如大方一些,儿子女儿愿意带走的你们就带走,不过正是因为这种态度,到现在除了老袁家早早滚蛋是全部带走的,其他人都没有全数带走的意思。

    从某个角度讲,这也算是信的一种写照。

    “不知道我家儿子在长安如何了。”陈群面上浮现一抹温柔的笑容,对于陈泰,陈群寄托着太多的希望。

    “我外孙啊。”荀彧也接话道,在说这种话的时候,荀彧从来都不会缺席,占陈群便宜,现在也算是荀彧的一种爱好了。

    “是是是,是你外孙,但是他姓陈。”陈群没好气的说道,不由得想起前年的时候,真的后悔了,当初就应该假装喝大了跟荀彧当场拜把子,时不时没事干了就占他陈群的便宜。

    “我儿子现在还在长安,唉,结婚的时候,我居然都不能在场。”程昱叹了口气说道,他和贾诩相性特别好,而且贾诩的女儿看起来也确实是聪明伶俐,双方又是门当户对,于是结了一门亲事。

    “这该说是一丘之貉呢?还是该说是狼狈为奸?”刘巴一脸狐疑的看着程昱说道,他一开始还觉得程昱是个好人,但相处的久了,刘巴基本可以确定程昱绝对不是一路人,对方只是披着一层伪装,实际上按照阵营,程昱应该是秩序邪恶。

    没错,就是应该跟李优、贾诩、审配、蒯越这种家伙蹲在一起的秩序邪恶类型的人物。

    “不,你应该说是沆瀣一气,我们都是坏人。”程昱平静地说道,他完全没有掩饰自身的意思,没错,他就是秩序邪恶,为了某个目标随意侵犯,践踏其他人,只要最终目的是正确,那就可以接受。

    “说起来,我发现一个问题啊,好像仲德这种类型的人,在大家智力差不多的时候,明显强上一些。”毛玠自然的将话题岔开。

    “因为肆无忌惮,外加有必要的时候连自己都敢献祭掉,这是为了目的选择手段和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区别。”程昱瞟了一眼毛玠,很是随意的解释道,“前者所能发挥的力量会被外界所约束,而后者发挥得力量则是自身的极限,不过坏处在于后者容易自毁。”

    程昱很清楚,但凡走了“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这条路的,不能回头是一方面,还容易走上自毁路线,然而实际点讲的话,常年游走在自毁的边缘,还没有死的,肯定会相对更强一些。

    “简单来说,这种方式还能活到现在的,都不容易,弱点的都被弄死了。”陈宫抱臂笑嘻嘻的说道,自从被程昱阴了之后,陈宫就很喜欢这种程昱被围起来的情况。

    “我不仅活着,还活的很好,对此难道公台有什么失望的吗?”程昱也毫不客气的传音进行交流,在场相互看不惯的就是程昱和陈宫,这也是为什么会闹到斗剑的程度。

    “不,完全没有失望。”陈宫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还不等程昱对于陈宫的回答生出疑惑,陈宫就做出了回答,“见此,我已经对于这个现实有些绝望了。”

    “咳咳咳,都收敛一些,没必要火气这么大的,我们这是坐而论道,畅谈各自的理念,没必要闹的不愉快。”荀彧出面再一次将论题掰了回来,再让陈宫和程昱刚起来,那俩人八成又得斗剑,而且以之前的表现,这次陈宫绝对开精神天赋要个必胜!

    何必呢,好不容易压过了一头,可真要再来一场,逼得非人陈宫下台交手,那可真就讨不得好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