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九十八章 内外

    荀彧制作这个东西也是被迫无奈的选择,北疆之战奠定了刘备的大势,也让荀彧等人彻底明白了陈曦的心思。

    为华夏计,我不会清算尔等,但同样为华夏计,尔等必须要奉献出一份抵命的价值,为了这个国家,也是为了你我!

    为何邺城一聚,中原世家称陈曦为经世之才,乃颍川陈家百年一出的人物,可北疆一战之后,却称陈曦为“五百年圣人出,海晏河清,陈子川当孤月凌空”,前面还在中原的框架之中,而北疆夯实了中原迈步而出的基础。

    那是以无敌的力量,伸手而出所施行的善举,是跳出争霸这个零和游戏的终极举措,那是强者才具备的仁善,也是最后通牒。

    实际上北疆的时候曹孙就已经输了,剩下所谓的等着你们提兵来战,定鼎天下,只是陈曦给出的用以平定扫平内部的时间。

    荀彧,周瑜这些人皆是人中龙凤,到了那一步,该懂的也都懂了,就如周瑜布局日南一样,荀彧在那个时候就开始布局中亚。

    中原输了就输了,打不过陈子川并不丢人,至少他们还有再次证明自己的机会,贵霜也罢,安息也罢,终归还有机会。

    荀彧吐血之后就明白,中原的路,他已经走完了,这汉家江山不需要他来扶,这是刘玄德的天,是陈子川的地。

    也正因此,在陈曦将消息公开之后,荀彧也就做出了选择,一点点的搜集贵霜的信息,一点点的查漏补缺,从那零零散散的汇报之中搜集出影响未来布局的情报。

    就这样荀彧靠着自身高绝的智慧,从这些内容之中制作出了相当详细的北贵百姓生存态势的报告,不同于荀攸的那种以军事手法入手,而是将自家根植在贵霜百姓之中,

    不过既然荀攸提出了新的计划,荀彧也不介意换一种思路,毕竟这玩意儿和荀攸现在说的东西可谓是相辅相成。

    相比于荀攸那相对较空,只有战略,没有详实的计划流程,只是在捕捉到某种可能之后,动用自身才智进行的推演,荀彧的报告几乎补上了荀攸最后的短板。

    “厉害!”曹操看着荀彧递交过来的报告,双眼陡然浮现了一抹光泽,曹操的智力本身就相当优秀,虽说比之荀彧这等专业的人才有所差距,但拿着荀彧的结果,对照荀攸的计划,他也能看到非常多的东西,而这些都是他曹操的希望。

    “看来你们在国内都被压制的挺狠啊。”陈宫皮笑肉不笑的传音给荀彧等人说道。

    “蛇无头不行,多头也不行。”程昱冷淡的传音给陈宫说道。

    陈曦在荀彧走的时候也曾挽留过荀彧,但荀彧还是走,陈曦也知道原因,中原有陈曦在的话,所有和陈曦性质重叠的,都会被压制。

    “陈子川倒还不至于特意打压。”荀攸侧头看了一眼陈宫说道。

    “可和那样的人物在一起,总是觉得束缚是吧。”陈宫自然的回了一句,“北疆我第一次见到陈子川的时候,我就觉得,这种人还是离得远一些比较好,于是我后来见到了诸葛孔明。”

    陈宫表示自己人生的前半段充满了悲剧,本以为遇到了曹操是时来运转,结果曹操有了荀彧,于是他跳槽了,跟着吕布不算是顺利,但也活的开心,然后北疆得见陈子川。

    绽放到极限的智慧窥视到陈曦的打算,让陈宫明白了什么叫做人与人的差距,哪怕自身智力已经突破了人类的水平,在远望未来,看清楚陈曦的布局之后,陈宫也感受到了压抑。

    见贤思齐,那是圣人的思维,陈宫只想远离这等伟岸之辈,去做自己能做到,而且也能做好的事情,于是陈宫跟着诸葛亮来到了西域,去为国谋划,为二分安息算计,这是一个好差事,而且很能体现价值。

    然而短短几年,陈宫就发觉,自己从盖过诸葛亮一头,到诸葛亮侧身而过,最后一骑绝尘,追都追不上,这让陈宫再一次明白,人与人的差距,可能会大过人与狗的差距。

    这也是为什么伐贵霜的时候,明明除了毛玠其他文臣都可以不去,可葱岭却就剩诸葛亮一个智者在坐镇了,因为司马懿不想活在诸葛亮的阴影下,而陈宫不想再见一个永远追不上的神明,至于蒯越,完成了二分安息的最后一步,他就解脱了,没回葱岭,也没去罗马。

    “这可真是一个悲剧。”陈群笑着说道,“不过挺好的,有生之年能见到这些事情,也不亏啊。”

    “不知陈子川横盖天下的时候,长文兄可如现在这般豁达?”陈宫二话不说直接怼,怼不过陈曦,我还怼不过你们了。

    “当时的感情已经记不起了,今时不同往日,苛责这些又有何用,真要说,在这里的我等皆是失败者,只不过是有机会卷土重来而已。”陈群豁达的说道,“和比不了的人相比,还不如和过去的自己相比。”

    “所以列位都冷静一下吧,互怼是没有意思的,我们还是怼贵霜吧,内部扯皮不仅不会有结果,还会分散我们的精力,要知道当前青史之上我等不过两行。”刘巴也加入了传音群组进行讨论。

    “我其实主要是不爽陈公台。”程昱直言不讳的说道,说话的时候还挺直了身躯,右手按剑,胸大肌膨胀一圈。将宽大的儒袍撑了起来,“咱们就不能好好交流?在场这些人,好好配合,剔除陈子川,不比太尉名下那群人差吧。”

    “……”陈宫表示自己势单力薄,司马懿个叛徒,还不开口,这就很过分了,不过程昱说得很对。

    曹操手下现在聚集的这群人组一个内阁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就算是陈群在这么多年陈曦的刺激下,也成长到了相当恐怖的程度,如果说正史这货算是弱五谋这种级别,那么现在已经成长到正品了。

    之所以感觉陈群弱的原因在于,陈群被拉去对比的不是陈曦,就是荀彧,就跟陈郡袁氏一样,你不能因为汝南袁氏最近能将陈郡袁氏按在土里面摩擦,就认为陈郡袁氏是菜鸡,真要说的话,陈郡袁氏那也是三公之家,中原有数的顶级豪门之一。

    实际上从某个程度讲,陈曦现在算是和陈郡袁氏是近缘的姻亲关系,而且不是从陈家那边算得,而是从蔡家那边算的,蔡邕是三公袁滂的外甥,看着这个关系很远,但有一个很崩溃的一点在于,袁滂的儿子袁涣现在是陈郡袁家的家主,而且比蔡琰大不了几岁。

    简单的讲,论血缘的话,蔡琛和陈郡袁氏没过五代,而从陈郡袁氏这边算辈分,才过了两代,这也是陈曦不喜欢计算亲缘的原因,真要计算的话,五代以内的那种非常近的关系,陈曦都有好多。

    这还是因为甄家嫡脉清晰,繁氏人口偏少,否则四个大户结个亲,瞬间就跟中原大多数数的世家沾亲带故了。

    “内斗没什么意义,我们还是团结一下比较好。”陈宫轻咳了两下决定接受现实,发现不是对手的时候,果断认怂,然后加入对方,一起去欺压其他的家伙,这才是正确的路线。

    “仲达不说点什么吗?”毛玠照顾着对司马懿招呼了一句,在场的文臣都是重要的可团结的力量,基本上都算是曹氏这个圈子的人了,就算还没有明确加入的,实际上也不大可能退出了。

    “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司马懿一脸忧郁的说道。

    “说来听听。”荀彧好奇的询问道,他对于司马懿很有兴趣,尤其是因为联姻的关系,他和司马懿的关系近了很多。

    现在荀彧已经达成了陈群的岳父,荀攸的叔父,司马懿的舅父三位一体的成就,顺带荀彧的长子荀恽娶了曹操的女儿安阳县主,也算是刘桐给曹操和荀彧卖了一个面子。

    毕竟现在汉室公主,郡主,县主的空位很多,刘桐给孙策的女儿,还有曹操的女儿都册封了县主,张氏的女儿刘疆刚一出生便是郡主,现在已经是公主了。

    对于曹操势力内部的相互联姻,陈曦也没什么好说的,反正印象中没记错的话,正史之中荀彧长子和曹操女儿生的儿子荀霬的妻子是司马懿和张春华唯一的女儿。

    从这种操作之中大致也就能看到世家联姻网络到底是有多么的可怕,更重要的是这种相互之间的网络,遍布整个阶层,这也就是为什么陈曦从一开始就不奢望铲除世家。

    这种复杂的关系,让荀彧现在看司马懿也带上看子侄后辈的感情,对于司马懿的成长也更为关心。

    “陈子川将我们安排在这里,转运物资的话是不是得我们自己动手修路?”司马懿问了一个让在场所有人都陷入无言的问题。

    “这个会由我和卫子许来解决,还是来讨论点别的吧,务实的问题会让我很痛苦,我们还是务虚一点,畅想未来,让我们更有动力一些。”刘巴焉了吧唧的传音给其他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