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九十七章 谋国

    “贵霜居然真的退走了?怎么看都感觉有些不对。”曹操在收到消息之后先是一惊,随后派人进行了仔细的侦查,确定贵霜士卒确实是退走了,虽说在赫拉特那边有所布置,但正规军确实是离开了。

    “大概是几方面一起的作用吧。”陈宫瞟了一眼又进入装死状态的荀攸说道,对于陈宫而言,荀攸这种家伙值得他将注意力高度集中,虽说很多时候面对荀攸真的不是注意力高度集中就能解决问题的。

    “我只掩盖一部分的战略。”荀攸注意到了陈宫的视线,平淡的说道,全面覆盖战略这种事情,荀攸要做到也是需要一群人进行配合的,而这次并不完全是荀攸的功劳。

    荀攸比其他人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贵霜退走一事有一部分的原因是荀攸覆盖了汉室的部分优势,让贵霜整体战略倾向发生了变动,至于另一方面则是贵霜本身就有回撤的想法。

    单凭荀攸自身的天赋不可能促成这种结果,哪怕他覆盖了一部分汉军的优势,让贵霜无视了汉室可怕的生产力和耕种能力,但如果不是贵霜本身就有这个想法,单凭这个程度的覆盖,不会有这样的效果。

    “两手准备啊。”程昱咂舌道,贵霜不退,那荀攸必然是跟着曹仁曹洪等人翻越兴都库什山脉,然后在汉军强袭赫拉特的时候,进行神兵天降,而贵霜退了,荀攸靠自己的天赋也能估测出一部分贵霜参谋的水平,以及贵霜外战的后勤压力。

    “只是顺带着计算一下。”荀攸木讷的回答道,看起来有些冷淡。

    “那计算出来了什么?”曹操好奇的看着荀攸询问道。

    “贵霜并不知道我们打算如何打入喀布尔河谷,北贵的参谋在战略上存在缺陷,我们攻占了赫特拉之后,贵霜不会进行反击,而是在坎大哈以逸待劳,第二战的主战场在沙漠,坎大哈到赫拉特之间的河运压力很大,以及北贵打算轮战。”荀攸面无表情的将自己的结论说了出来,覆盖掉自身的优势,让荀攸一口气得出了大量的结果。

    “北贵的人要是知道自己一个撤退暴露了这么多的东西,不知道会怎么想?”刘巴笑着说道,荀攸说的这些东西他也就是隐隐有所感觉,但是像荀攸这么明确的说出来,刘巴真的做不到。

    “轮战啊。”曹操笑了笑,骆驼骑什么的他们已经成功接收了,在沙漠里作战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更何况,和恒河中下游汉室不能打低烈度的战争不同,北方曹操现在很需要低烈度的交手。

    完备的急救体系,规模庞大的救急药材,大量的急救医生,以及远远超过北贵的精良装备,让现在有着大量训练到位,但差战场开锋的正规军的曹操就等着进行低烈度的战争。

    “故意的是吧!”杜畿笑着询问荀攸,北贵如果不退,曹操这边依旧能打赢,但绝对是一场高烈度的决战,就算是能赢,也攒不下多少的手牌,而退回去,以沙漠进行轮战的话,那真的是在给曹操磨刀。

    “这倒不是故意的,只是一种很自然的推测,如果我们直接在赫拉特这地方开战,以双方投入的精锐,打起来必然是决战,而且在第一战就打出真火之后,后面不管怎样都会变成血肉磨坊。”荀攸平淡的解释道,其他人闻言也解释点了点头。

    对于我们而言,第一战要么彻底打死贵霜的帝国权杖,要么就让对方退回去,然后由对方发挥出自己的优势。

    北贵的优势不用多说,山区之中那上百万参加了兵役的青壮,大多数都缺乏战场的磨砺,而在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个帝国和他们进行低烈度的摩擦,可以说对方近乎可以说是求之不得。

    “对方的优势,其实也同样是我们的优势,我们也需要练兵,低烈度的摩擦会将我们的士卒逐步的提升上来。”荀攸木讷的说道。

    什么叫做计谋,那就是对方在看到之后,不仅不会抵抗,还会主动配合你,往你的坑里跳,而且跳进去之后还觉得自己大赚特赚。

    荀攸的方式就是如此,覆盖掉自身一部分的优势,让战场趋向于可控的低烈度战争,等到自家将手牌换成王炸四个二,对方还以为是低烈度战争战争的时候,冲上去,将对方推掉。

    至于成长速度这个,不同于恒河中下游那群水平太高,已经很难再继续拔升的中央军,曹操这边可都是拿着同样顶级装备,但个人等级还没上来,最适合于提升的精锐。

    “同样是优势,但谁的优势更明显,选择同样的方式的对手就是劣势。”荀攸轻叹道,“更何况不同于其他杂胡,大月氏是极少数承认汉室,但却没有被彻底折服的外胡,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对方对于我们的汉文化还是予以承认的。”

    曹操闻言一挑眉,而默不作声的荀彧已经知道了自己侄子的打算,大月氏和汉室真的是死敌吗?真的不会投靠汉室吗?恐怕真不是,搞不好大月氏之中到现在还有很多心慕汉室的成员。

    “他们在轮战的过程中变强,我们也在轮战的过程中变强,之后堂堂正正的击败那些人,不出意外的话,收编那些士卒的难度不会太大。”荀攸带着些许的思虑说道。

    “大月氏和汉室的冲突,原因很复杂,但大月氏和汉室并没有绝对的死仇,更重要的是,相比于南贵,北贵军制受到我们的影响太深了,因而一旦击败,进行吸收的话,大月氏的上层可能会反抗,但是底层的军士……”陈宫赞叹的看着荀攸。

    制度的近似性太高了,而且大月氏本身也是东亚怪物房出来的,南贵那边可能语言不同,但北贵这边的语言还带着一部分的秦汉方言,大一统和雅音的特性,其实还在影响着北贵,毕竟真要说的话,一百多年前的时候,北贵还在西域附近跟着班超混呢。

    又不是后世韩国那种一定要改文字,改语言,彻底洗掉汉化的痕迹,但实际上有些玩意儿靠着这种手段真洗不掉,大月氏这边甚至没有特意的去洗掉汉化的痕迹,反倒为了更好的抄秦汉军制,在兵役的青壮之中,对此还有所加强!

    因而荀攸就寻思着,你们自行汉化的水平都这么高了,普通百姓也就不说了,正规军的军制跟汉室近乎是基本一致,我要是正面将你干翻了,然后将你们俘虏了,解决了吃穿用度的问题,是不是也能指挥这群大月氏的士卒了?

    荀攸考虑再三之后,最后做出了论断,搞不好真可以,北贵抄了先秦和西汉的军制导致在很多细节和中原多有重合,百姓方面未必,但是士卒绝对可以。

    对于这些士卒而言,让他们打婆罗门,输了给婆罗门当狗,赢了天天白米饭,这些士卒肯定有动力去作战。

    可将对手换成汉室,输了不过是当汉室的藩国,毕竟汉室清算也不会清算到大月氏的老百姓头上,最多是换个当家的管吃喝,更何况往前四百年,差不多其中三百年,大月氏的头顶一直都有一个汉室。

    这么一来,对于汉室而言,这是灭国战,而对于大月氏底层的士卒,也就是一个曾经的大佬要收拾自己,输了认怂当仆从的节奏。

    当然长达九十年的扩张,让大月氏的士卒也带上了帝国的心气,但荀攸估摸着,汉室如果真正击败对方,对方投降的可能性并不小。

    这也是荀攸愿意和大月氏进行轮战的原因,别说曹操这边不管荀彧,刘巴,程昱都是能从很大程度上提高士卒的成长系数,就算曹操这边士卒的成长系数和对方一样,荀攸也干了。

    赌赢了金鳞化龙,连之前大月氏那边轮战出来的精锐也能拿到手,而赌输了,也不过是退回去休整,然后请求支援而已,不赌不是人,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看到的最为明确的翻身仗,荀攸根本没有多余的话,就一个字,赌!

    曹操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荀攸的意思,相比于战场的胜利,这等此消彼长的战略胜利才是最为重要的胜利。

    “不过这个就涉及到一些其他的东西了。”陈宫神色坦然的看着荀攸,这一规划,从战略上讲非常好,但细节可是有很多需要填补的。

    “相关的调查内容我已经准备好了。”荀彧笑了笑说道,他侄子做的事情和他之前谋划的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北贵的社会调查,荀彧早在两年前就安排程昱去做了,当然也有荀家陈家的支持。

    荀彧对一旁的侍从招呼了一声,很快侍从去荀彧的住所将一沓准备好的报告拿了过来,这是这两年荀彧陆陆续续从陈家和荀家拿到了资料,还有一部分是程昱当年安插的人手汇报的内容。

    将那些资料整合之后,荀彧制作出来了北贵百姓生存态势报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