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九十五章 异端

    李优走了之后,王涛默默地抹了一把冷汗,别看自己之前在李优之前款款而谈,但真要说王涛的压力也是很大的,准确的说现在能在李优面前用这种态度说话的,不是大佬,就是没心没肺。

    很明显王涛并不是大佬,也不是没心没肺,他这么说完全是迫不得已,如果直言自己没搞定的话,王涛寻思着以李优的狠辣大概会将自己吊在树上往死了整。

    毕竟会稽王家那群混蛋,居然将自己这么一个非常有前途的下一代卖给李优换经费了,这种家族简直就不是东西。

    当然还有一点在于,这把有钱了之后,王涛研究的时候已经发现了一些问题,比方说他们家走的路线可能是错的,借天地之力,引动雷电什么的除了危险以外,还有些不太现实。

    相比于运用自然的雷电,还是这种天地精气转化成的的电力储备起来更为安全,也更好控制,对于王涛而言,失控的力量那就根本不是力量了,这也是为什么王涛放弃了以前自家的研究方向,转而研究其他方面的原因。

    【得想个办法先将李文儒混过去,我总觉得我再继续骗他资金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发现,到时候我大概会被吊起来往死了抽吧。】王涛想了想那残忍的一面,不由得心中一颤,别的家伙可能做不出来这种事情,可李优,只要有必要,有意义,那家伙绝对不客气。

    “李师,您又去后营巡视去了吗?”叼着一块饼正在左右窥视的法正看到李优,欠身施礼之后,随口询问道。

    “雷亟依旧没有完成,相比于其他的方案,还是雷亟最为有效,威力大的同时,震慑效果极佳,而且还能坐实了我们神明的背景,所以雷亟这个在我看来非常重要。”李优平淡的说道。

    李优其实并不在乎雷亟的杀伤力,那种东西如果用来攻击城墙的话,也不大可能毁掉城墙,但雷亟最大的意义在象征,任何一个文明之中掌控雷电的神明都属于最顶级的神明,而汉室如果能操纵这玩意儿,那后面在南贵几乎就能横扫过去了。

    “如果能掌控的话,确实是非常不错的方案,只是雷电这种东西,真的能像其他东西那样操控吗?”法正愣了愣神之后,看向李优询问道,他也知道王涛在研究电磁,可这和引雷有很大的不同。

    中原那些仙人不乏有会引雷的,可那种雷电和自然的雷电差距非常大,至今为止最接近雷电的反倒是吕布的超大力平砍,直接砍出电浆,然后分分钟蒸发掉范围之内的对手。

    “以前见会稽王家用过,不管有效无效,好歹也是一种方案,而我们现在拿婆罗痆斯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死马当活马医吧,说不定成了呢?”李优非常淡定的说道。

    法正见此微微颔首,李优有这个认知法正就安心了很多,虽说李优的智力不比法正差,可正因为是聪明人,钻进了死胡同那才头疼,既然李优只是本着试试的态度,法正也就不怎么担心了。

    “你这边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李优随口询问了一句。

    “没有,本来我打算降雨淹了这边,可是一方面这边的天象在短时间内并没有雨,另一方面,我们就算是降雨,他们也可以用秘法维持婆罗痆斯的干燥。”法正叹了口气说道。

    毕竟是冬天,哪怕这边没有四季之分,什么时候都能种田,可雨季和旱季还是有的,而很明显,现在不是雨季,更何况就算是雨季,对面只维持婆罗痆斯一地的晴朗还是很容易的。

    和汉室交手了这么多次,贵霜很多方面都出现了大幅度的进步,对于灾害性天气的预防更是有了极大的提升,进取可能不足,但自保绝对有余,这也是汉室面对婆罗痆斯这座坚城束手无策的原因。

    “水淹啊。”李优摇了摇头,他大规模的堆土山也有这样原因,恒河这地方太平了,就地势而言,他们居然还比婆罗痆斯低一些,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引恒河水尝试水淹,可能汉军先受到波及。

    “我们将能用的手段都尝试了一次,但现在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法正也是一脸的难受,遇到这种完全不反攻,就等着后方来救,自身战斗力要说也不弱的城池,真的很难打。

    “关将军那边呢?”李优也是懒得再谈婆罗痆斯的问题了,这座城就李优的感觉而言,除非内部出内奸,或者自家真将雷亟搞出来,让对方明白自己到底是和什么在作战,否则的话,很难打下来。

    “西边的婆罗门诸邦已经有不少接受了关将军的册封,愿意加入我们的队伍。”法正平静的说道,“这是这些人中什么都有,可谓是泥沙俱下,难免会出现一些其他的问题。”

    “董公仁那边自然会处理好,虽说里面投机之辈占了大多数,但只要对于我们有益处,先吃了再说,至于麻烦,这些你不用担心。”李优的眼中浮现了一抹厉光,只要婆罗门还有欲望,还有对于人间的贪欲,那他李优就能将这群家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婆罗痆斯城以东的那些婆罗门为什么个顶个的听话,不就是因为在李优的操控下学坏了吗?而有些时候做了某些事情之后,就意味着根本不可能再回头了,相比于洗脑那类反人类的手段,李优觉得还是人道毁灭更好一些。

    至于说会不会有人觉得后者更反人类什么的,李优表示他根本不在乎,你先给我证明一下,婆罗门是人这个命题,讲道理婆罗门自己都认同是神之口啊。

    “东部各邦那边的婆罗门相互吞噬您做的确实是非常好,只是同样的手段在婆罗痆斯以西怕是有些不成了。”法正闻言叹了口气说道,他也是以玩弄人心为主的谋臣,自然清楚李优那招有多大的威力,那是真正直指人性贪欲的方案,只是在东部这么干怕是不行。

    “婆罗门内部的那个高等组织?”李优一挑眉问询道。

    “对,他们会对内扼制婆罗门之间的矛盾。”法正叹了口气说道,相比于暴力的横推,法正更擅长顺着人心去引动相互之间的矛盾,最后导致堡垒从内部瓦解。

    “我们不是在婆罗门内部有一个高级人员吗?”李优看了一眼法正说道,能坑死婆罗门的话,李优是真不介意启用司马彰的,现在司马彰已经拉拢了不少的婆罗门成员,又有韦苏提婆一世在身后,单说三家的势力,司马家已经达到了鼎盛。

    “现在还不能动用这个,婆罗门内部的高等组织,我们将之叫做内控组织吧,这个玩意儿现在意图很混乱,如果按照正常的思维的话,混乱代表着他们的思维并未有统一,代表着内部有其他的声音,而且占据了主流,可实际上……”法正双眼微眯,让人看不到他眼中的冷厉之色,“其实还有另一种可能。”

    “不愧是孝直。”李优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如果法正不开口的话,李优其实都忽略了这一点。

    “所以现在不仅不能动用司马家,还需要将我们的猜测告知于对方,现在那三个家族陷入局中,已经有些太深了,看不到全局的局势也是正常。”法正看着李优说道。

    实际上之前一段时间法正就很奇怪了,婆罗门内部有内控的组织,结果当前内控的组织居然表现出来了多头蛇的性质,对外居然不止另一个声音,这是要分裂的节奏吗?

    以正常的方式去思考,这确实是要分裂的节奏,就算是李优对此都没有怀疑,可法正的提醒却让李优想起了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婆罗门的内控组织要干掉司马彰那一系了。

    有一句话叫做异端比异教徒更可恨,削死司马彰的话,婆罗门内部的问题瞬间就解决了大半,而如何解决司马彰,这就是涉及到司马彰的力量到底来自于谁。

    毫无疑问是韦苏提婆一世,而如何能让韦苏提婆一世杀掉司马彰?当然是司马彰这张抹布在韦苏提婆一世这里失去价值,被清算。

    这件事很难,但同样很简单,毕竟司马彰头上的锅太多,做的太过,以至于是存在依靠着能力和对韦苏提婆一世的利益维持着现在的地位,而一旦对韦苏提婆一世没有了利益,被对方宰了换婆罗门一方新的支持可以说是毫无疑问的。

    很明显法正的意思是,一个都苟了有一千多年的组织,就算是战斗力很差,其生存力也绝对不是说笑的,而在这种情况下居然作死分裂,一千多年的经验难道全部喂狗了?

    而既然不是喂狗的话,法正寻思着也就剩下一个可能了,婆罗门要削死司马彰这个叛徒,然后假装内斗,实则还在一个框架之下。

    只有这样才最为符合婆罗门的利益,毕竟从常理来说,一个分裂的婆罗门在汉室这边争取到的利益远远不如一个完整的婆罗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