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九十四章 工作不饱满

    道义什么的也就是听着比较好,对于国家这种层面,还是现实点,利益分配机制合理,利益够大,很多问题都不是问题。

    就像这次,要是放在正常的情况下,孙伯符和周公瑾哪怕没有被贬斥官职,也会被御史喷的狗血淋头,但是现在,御史?御史算个啥,老夫们的百年大计比你们喷人重要得多,统统闭嘴。

    一群老家伙等着削死贵霜,而一群建国的世家现在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投入到这些事情上,这也就显得汉帝国颇为团结了。

    实际上,前些年的时候,各大世家各个磨刀霍霍,就等着什么时候逮住机会将自己人宰了然后吃肉,全程各种内斗手段,就等着加更自己人送上路,只是最近发现外面有更多吃的,于是各大世家又坐下来披上仁义礼智信的外壳开始表现出自己贤明的一面。

    可真要说什么玩意儿,大家都很清楚,中原世家没几个好玩意儿,他们所处的阶层注定了他们的本质和安息七大贵族没有任何的区别,现在看着一个个特别靠谱,其实也就是为了让陈曦安心。

    “道义是对于人而言的,利益是对于国家而言的。”陈曦叹了口气说道,“所以还是别和那些玩意儿讲情怀了,粉饰什么的实在是太无趣了,直接照实了说,有什么,要什么,付出什么就完事了。”

    “话虽如此啊,可各大世家能做到这一步也确实是出乎了我们的预料了。”郭嘉咧嘴笑了笑,以前中原世家有一个算一个,不管是什么原因,但基本上都能算到蛀虫之中,土地兼并,百姓流离失所有一半以上的锅都是世家的。

    可以说以前的汉世家基本就是一群蛀虫,汉室这株巨树,就是让这些玩意儿蛀空的,虽说哪怕到最后汉室这巨树的外表依旧光鲜,可一阵狂风扫过,树就倒了,这也是很多有志之士厌恶世家的原因。

    问题在于有志之士有一个算一个,十个里面有九个都和世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剩下一个是世家塞进来的内奸,这就很无奈了。

    这也是汉室一直无法拔除这个脓疮的重要原因,不过现在被陈曦搓着搓着,这些世家可能是被搓出了异样的感觉,又有利益在前,现在一个个表现得真心是义正言辞,必要的时候甚至能做到慷慨悲歌赴国难,好吧,也不算国难,只是为国而战。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虽说本应以信义驱使,可圣人以信义都驱使不动天下人,我还是现实点比较好,至少记得粉饰上信义的外皮。”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对于这个时代了解的越多,陈曦越觉得两千年后的社会学和当前的社会学依旧是一个玩意儿。

    没什么好说什么,只要人还有私欲,只要德教还没有让人人成圣,以圣德治天下,那么社会学这玩意儿的本质恐怕真的不会有什么变化了,哪怕是千年岁月,最后恐怕也还就是曾经那一套。

    “这样啊。”郭嘉并没有说什么,隔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其实我一直没想通啊,百姓在吃不饱的时候,变成刁民我是能理解的,为了吃饱饭去做什么事情我都是可以理解的,包括去造反,我都能理解,可我到现在我也不能理解一群好人,突然变成坏人。”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两条汉室官员基本上算是集体信奉,并且也尽力去做的,而郭嘉想说的其实是,在百姓之前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他们让百姓吃饱穿暖了之后,他们确实是知道了礼节和荣辱,可再之后,他们又变坏了。

    “这个啊……”陈曦叹了口气,吃饱饭学了礼仪,知道了荣辱,可知道的越多追求的也就越多啊,而追求的越多,思及自身愤怨也就越多,人很少会考虑自己的不足,每日三省什么的那都是圣人写到书里面的,有几个是真正能坚持下去的?

    “吃饱饭了之后,就会有别的追求的,这是人之常情。”陈曦没有给解释,只是叹了口气随便回答了一句,有些事情知道了,也不可能解决,要解决那种问题,等着共产主义达成,或者大同社会去吧。

    否则根本就是在扯淡,而那两个终极社会的达成,先决条件就是人均道德水平提升到某种超越当前想象的程度,那已经不是物资极其丰富就能达成的社会了,而是物资极其丰富,外加道德水平奇高的社会,或者说是除了脑后插管,进入缸中之脑,基本不可能达成的状态。

    “这些问题已经属于无解问题了,你解决了当前,还会有其他的问题,一步步来吧。”陈曦看了一眼郭嘉,很明显郭嘉最近闲的无聊,所以将精力都放在这种乱想的事情上,果然是工作不饱满啊。

    想到这一点,陈曦默默地看了一眼郭嘉,而郭嘉也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激灵,他突然觉得有危险要朝着他降临了。

    “子川,你该不会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吧。”郭嘉看着陈曦谨慎的说道,而陈曦则是打了一哈欠,脑袋转向一边随口说道,“我怎么可能会想什么不好的事情,我只是在想工作而已。”

    郭嘉完全不信陈曦的解释,可也拿陈曦没什么办法,故而默不作声,而陈曦则是因为郭嘉那番话思考起来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想的太多,又有执行能力,确实是会导致社会出现一些杂音,果然还是应该让这些精力旺盛的家伙全部去上班吗?我看看有没有什么体力活,让他们每天根本没时间想这些。】陈曦默默地在脑海里敲定了新的方案。

    没什么好说的,今年原本就要进行的各地城区改建工程继续扩大,最好搞到各地都在修的水平,岂能让老百姓没活干,但凡是游手好闲的全部抓起来干活,提供百分百的工作岗位。

    社会闲散人员肯定会导致治安隐患,既然如此,那就让所有的闲散人员来搬砖,工资付出不重要,重要的是,让这群人都有活干,别每天有事没事就在瞎想,省的出现隐患。

    “奉孝,你刚刚那个问题让我感受很深,我决定给你安排一个工作,虽说你不合适,但是你不是还有副手吗?”陈曦笑着对郭嘉说道,郭嘉现在都快成闲散人员了,智障什么的,看起来伤害并不是很大,每天居然还能胡思乱想,果然是工作不够饱满。

    郭嘉直接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他们不是应该去戏院听戏吗?怎么突然剧情就变成了这样,这是哪一出,我不是一个病人吗?我不是已经脑残了吗?怎么突然又要给自己加工作,这是不是哪里有问题啊?难道我脑残的程度不到位这件事被发现了?

    “你疯了吧,我觉得我们还是赶紧去听曲,这种事情以后再讨论的比较好。”郭嘉面无表情的说道,陈曦则是笑了笑,就那么看着郭嘉,看到郭嘉绝望,完了,这件事甩不掉了。

    另一边刘备带着贾诩正在长安外围闲逛,年节时分,这边的露天戏场次次爆满,若非有传音秘术,恐怕戏台子上的戏子唱的是什么估计都没有人能听清。

    “又是一年了啊。”刘备听着戏台上的新戏突然感叹道,而贾诩则是不由自主的一挑眉,寻思着刘备找自己到底是什么事。

    说实话,刘备和贾诩这个组合本身就很怪异,如果是正常的话,刘备多是孤身一人,或者带着李优,或者带个陈曦,带贾诩出来的时候几乎没有,双方倒是相性不合,而是习惯性的问题。

    “也不知道二弟三弟他们在贵霜那边情况如何?”刘备回首感慨的说道,而后看向贾诩。

    “恒河中下游已经拿下,关将军和张将军围着婆罗痆斯,现在应该已经有一月有余,虽说婆罗痆斯城高险深,攻城乃是下下之策,但围住了婆罗痆斯,局势已经完全不同于之前了。”贾诩也是深通军略之人,自然明白从被围华氏城,到围困婆罗痆斯意味着什么。

    如果说华氏城被围的时候,贾诩还有些提心吊胆,担心李优没有摆平恒河中下游的婆罗门家族,在汉室被围之后,婆罗门家族顺势而倒,而后大量杂兵私仆涌入恒河中下游,造成汉军全面失守的既成事实,让关羽的伽蓝神光环彻底泯灭,进而形成汉军困守孤城的情况。

    说实话,那个时候最危险的其实不是拉胡尔将华氏城和王舍城两个地方给围住了,最危险的是拉胡尔将汉军主力围住之后,重新说动婆罗门反叛,然后整个恒河中下游全数易手。

    如果到了那一步,那本质上和农村包围城市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而且局势更为糟糕,因为拉胡尔将汉军主力还给包围了。

    好在李优进场直接将各地的婆罗门锁死了,谁都不敢乱动,以至于贵霜翻盘的大好机会被错过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