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八十七章 疏忽大意

    陈宫毫无意外的输了,当然如果要跑要拖时间的话,陈宫是有办法的,但是在被程昱追的烦躁了之后,陈宫直接解开了精神天赋,然后勒马投降。

    “程仲德,好本事,倒是我的失误。”陈宫铁青着脸说道。

    “呵,用了精神天赋?”程昱一挑眉,嘲弄的说道,从一开始陈宫就没有一点赢得希望,就算是陈宫让吕布来代打,只要不是表现出很明确的代打趋势,都不会有任何胜利的希望。

    陈宫闷哼一声,开了精神天赋之后,什么都了解了,这一次斗剑如果陈宫以胜利为目标的话,还至于让程昱将局面搞成这样,然而从一开始陈宫就没打算赢,也就根本没动用自己的精神天赋。

    只是没有逆向开启精神天赋储备自身的智力,而是纯粹以常态和程昱过招,结果被程昱直接压死了。

    “算你狠!”陈宫尽可能的平复心态,然而开口的时候,明显还是出现了些许的恼怒。

    “这不是我狠不狠的问题,而是从一开始你就不可能赢,或者更进一步说,你就没打算赢,这样的心态面对我,你根本是看不起我,所以我也不打算留手。”程昱身上爆炸的肌肉开始回笼,身型也从之前残暴的壮汉形态,变成了洒脱的儒生。

    陈宫无言以对,他们之间确实是有一些扯皮,但是从一开始陈宫就没想过扶吕布作为一军之主,之前在中原的尝试,已经让陈宫明白吕布并不是合适的君主。

    有了之前的经验之后,陈宫自然不会作死扶吕布上位,哪怕曹操和陈宫的三观有些不太对路,但是相对而言,以帝国为基盘,去谋划另一个帝国的话,曹操甩吕布八百条街!

    自然选谁,不选谁,陈宫心理扪清,只是直接放弃的话,白给的东西谁会看重,这才有之前的争斗。

    程昱提出的斗剑,实际上就是一个快速解决问题的方案,陈宫也不想在这一方面花费时间,但有些时候姿态是非常重要的,因而有些东西明知道不适合自家,也需要站出来表现出一个态度。

    可以说程昱提出来的方案算是简单粗暴的给了一个快速结束这个双方都知道答案,但是不得不扯皮的环节的方案。

    陈宫很自然的认同了这一方案,并且非常自然的订下了自己的目标——让程昱获得胜利,也即是让曹操获得统帅的位置,而在这一过程之中,自己以打平的姿态告负,给曹操面子,落程昱一头。

    简单点说就是,陈宫斗剑根本没想赢,曹操必须获得统帅位置,自己斗剑必须告负,但只要自己些微压过程昱,然后认输就行了,之后程昱不管多么烦躁,都需要承陈宫的情。

    这个难度很高,但陈宫并不觉得需要动用精神天赋,因而就是用常态,也就是正常的一流谋臣的思维去作作弊而已,相反程昱在这一过程之中必须要获得所有人都承认的胜利才算是压过陈宫。

    因而从一开始斗剑这件事就不对等,陈宫求的是体面的失败,可以说只要是体面的失败,陈宫就赢了,因为这场斗剑本身就交易,陈宫没有死缠烂打,将属于他的权力交付给曹操,让曹操成为一军之主,这本身就是深明大义的表现。

    做到这一步,后面陈宫的回转余地会非常富裕,毕竟以这种方式交付出手上的权力,曹操再要有什么动作,可就有些不知好歹了。

    然而这种事程昱直接就没有考虑,他要的就是绝对的胜利,胜利到陈宫心服口服,胜利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件事到底是在干什么,胜利到在他们这边真正和北贵开砍之后,陈宫需要和他们一样玩命!

    没错,程昱给曹操争取的不是什么话语权,而是绝对的统帅地位,就算是陈宫到时候也需要该玩命,就玩命!

    “你的精神天赋,我们都知道,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赢的话,单靠我绝对赢不了,但是,你不想赢的情况下,我们反倒有机会让你输的一败涂地。”程昱看着陈宫痛快无比的说道。

    和彻底解开精神天赋,智力超脱人类范畴的陈宫作对,程昱根本没有胜利的把握,面对全力全开的陈宫,那是真正需要一大堆大佬围起来,将对方一点点的耗死的顶级智者。

    可反过来思考的话,一场本来就打算输的斗剑,陈宫会浪费自己储备的智力来仔细布局吗?不会,准确的说,会这么干的都是脑子有病,毕竟陈宫也是有着自信的一面——没有精神天赋,我依旧是智者!

    程昱赌的就是陈宫不会为这种必须败的战斗去开精神天赋,因为这场斗剑陈宫是必须败,胜利的话,陈宫难道要扶吕布作为一军之主?那是作死好吧,打乌丸鲜卑那些杂鱼,陈宫还敢扶吕布为一军之主,可要是打帝国之战,扶吕布做一军之主,怕是活的不耐烦了。

    就算开了精神天赋,消耗储备智力的陈宫可谓是智略滔天,也顶不住吕布蹲在那个位置上。

    因而开不开精神天赋,都是一个体面的战败,何必呢,结果都注定了,填补过程而已,陈宫难道还没有这点自信?

    当然有,于是被程昱坑死了。

    这也是为什么陈宫会说“这倒是我的失误”,因为陈宫很明白,自己与其说是遭了程昱的算计,还不如说是自己太过疏忽大意了。

    “放心,我会遵守诺言的。”陈宫叹了口气说道,将赤兔马丢在一旁,反正这玩意儿自己也能回去,根本不用管。

    “这我倒是非常放心。”程昱抱臂冷笑着说道。

    从知道陈宫天赋的时候,各个谋臣都演算过自己在面对陈宫时的方案,但要说稳赢陈宫的寥寥无几,最后一群大佬集合起来,搞出来了另一种方案,一种专门对抗那种智略上可能接近无解的大佬。

    这种方案就是赌博,既然拼智略基本不可能拼得过,那就拼概率,创造可能很困难,但是破坏很简单,将谋划搞的混混沌沌,将局势搞到智力已经无法捋清,双方的角逐变成数学概率的拼杀,变成掷色子这种赌运气的局面。

    虽说顶级智者很讨厌将胜利压在别人的身上,压在运气身上,因为这相当于否定了自身的智慧,但是在确定靠常规办法无法战胜对手的时候,这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不过还好这一次局面没有到那么糟糕的地步,靠着对陈宫的了解,程昱抓住了机会,一波将陈宫钉死在自家的麾下,至少曹氏和北贵战争结束之前,陈宫只能玩命为曹氏算计着了。

    “我想确定一件事。”陈宫叹了口气,上了程昱的战车,他这个人输得起,放得下,既然已经输了,那就遵守诺言即可。

    “你不应该什么都清楚了吗?”程昱揶揄的说道。

    “是不是我就算是选择让奉先分出一部分意志代打,也不可能获得胜利?”陈宫虽说已经猜出了一部分的事实,但还是很绝望。

    “首先不可能分出一部分意志代打,只要出现那个情况,云气就会覆盖,你没选择让温侯分出一部分的意志,不也有这个原因吗?”程昱瞟了一眼陈宫说道,实际上大多数借用外力的方案都无效,因为程昱背后站着大军,云气随时准备,因而最现实的就是赤兔马。

    “也就是说,果然是没用啊。”陈宫叹了口气说道,“你的军团天赋是什么?”

    “这个恕我无可奉告,可能诸葛孔明他们也不知道。”程昱笑眯眯的看着陈宫说道。

    “也是适应啊。”陈宫直接拆了程昱的台,“哪一方面的,如果说精神天赋是发展性的适应,那么……承受性适应?”

    程昱没有说话,但陈宫已经确定自己猜对了。

    “你根本就不是炼气成罡,你大爷的,内气离体和我斗剑,你真不要脸!”陈宫直接破口大骂,他之前就很奇怪,为什么程昱的腱子肉突然能膨胀那么大,开精神天赋的时候虽说已经猜到了这一可能,但是真确定这一可能,陈宫不怒才怪。

    “精修没有内气离体。”程昱吹着口哨一副你随便骂,还口算老夫输的表情。

    “这不合理,你怎么可能迈出那一步?”陈宫一脸崩溃的看着程昱,你根本是在开玩笑是吧。

    “内气和精神天赋相互影响,很烦的,于是我学恶来将内气练入到了肌肉里面,我在虎牢关时代也是炼气成罡,花了十年,连带着吃了很多内气离体的凶兽,最近终于达到了。”程昱一脸美滋滋的表情,老夫斗剑会输?抱歉,随便你作弊找队友,输了老夫当场自杀。

    你就算是吕布附体,只要不是直接不要脸开大,军团云气压制之后,谁给你的胆量敢和精修在云气下面斗剑!

    “不对,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必然能成就内气离体,所谓的影响对于你根本不存在,你的天赋注定了那一天的到来!”陈宫抓狂不已的说道,他早就应该发现这个漏洞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