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八十六章 做好准备

    当然之所以用斗剑来决定胜负,主要是双方智力实在是太高,要用谋略分个胜负根本就是开玩笑,毕竟借势也是智力的一部分,陈宫能开储备的智力,程昱也能拉人进场啊,因而真到拼智力的时候,双方要分出个胜负得一到两年的时间。

    然而对于现在已经完全忍不了的程昱和陈宫来说,一到两年实在是太长了,于是只能选择自己不擅长的剑术。

    没办法,陈宫和曹操麾下其他的文臣基本都能搅合到一起,唯独和程昱三观不合,早些年在曹操麾下的时候,互相忍着,现在都分家了,陈宫和程昱都不想忍对方。

    “军师,您真要和程老头进行决斗吗?”曹性蹲在一旁,双手耷拉着有些崩溃,陈宫居然要和人决斗,怎么看都是他们这些人的错吧。

    “怎么,你有什么想说的吗?”陈宫这个时候也不储备智力了,以沉稳之态,调整自己的状态,准备应对程昱的挑衅。

    程昱的实力很强,如果在曾经陈宫还有所怀疑的话,那么自从程昱将徐庶锤的满头包之后,大家都知道文臣这个圈子里面程昱和周瑜应该是天花板了。

    至于其他的文臣,去除搞笑的吕布,以及纯粹被拉来凑数的赵云,剩下那些文臣之中能打也就是李优,贾诩,张既,至于其他的虽说还有几个炼气成罡,比方说最强的满宠,但是大多数练武了的文臣和这三个雍凉猛人相比,那就有些差距了。

    陈宫毫无疑问确实是炼气成罡,实际战斗力可能比徐庶还差点,可以说和程昱单挑基本是送人头。

    “军师,那可是程仲德啊,就算是我们几个都没把握打赢啊。”曹性尴尬的看着陈宫说道,这个真不是吹,程昱别看六十了,但真的是非常能打,至少曹性在陈宫身上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我知道啊。”陈宫看了一眼曹性随口说道,如果连知己知彼都做不到,他陈宫还当啥谋臣,给把剑,直接抹脖子吧。

    “那您还跟他决斗啊!”曹性头大无比的说道。

    “这个决斗里面有很多漏洞的。”陈宫摇了摇头说道,“这实际上就是一个限时的比智力和武力的场合,他和我都明白,如果大规模比拼智力的话,谁都下不了场,于是便以这个为目标。”

    另一边程昱也在寻找外援,曹操也不知道是从那里知道了这件事,很快就堵住了程昱,也没多说什么,将典韦借给程昱。

    “恶来,保护仲德,能做到不?”曹操拍了拍典韦的后背,近吨的铠甲,摸在打着铆钉的地方有些硌手,但曹操还是很爽的咧了咧嘴。

    哪怕是自己之前嘲讽过很多次——打造这种几百公斤战甲的都是傻子,谁会穿这种玩意儿,战场上根本没用,但是等陈曦将之拨给典韦的虎卫营之后,曹操立马表示这东西装备上之后真是好啊,哪怕是看着很粗糙,但是却充满了钢铁的美感。

    总之之前极力吐槽这玩意儿没用的曹操,现在基本上每天都让典韦穿着这身全身战甲,不为别的,光是这种压迫力就足够曹操爽歪歪了,箭雨,投矛,床弩,来来来,让你们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纯钢制作的均质钢板大盾!

    就算是你家重型床弩的威力爆炸,但你家的箭矢撞到这种玩意上也会碎掉的,不同的材料温养到极致,终归是有差距的,毕竟材料本身也是有着最终的上限,而贵霜根本用不起精铁弩矢!

    “没问题!”典韦闷声说道,没云气的情况下,他遇到吕布可能还需要避着点,但是有云气的情况下,典韦表示自己一点不怂。

    “劳烦主公了。”程昱叹了口气说道,和陈宫单挑程昱不怂,但是陈宫肯定会用一些盘外招,因而程昱也得防备着点。

    “无需如此,到时候我就不去看了,你自己小心一点。”曹操朗笑着说道,他很清楚程昱的打算是什么,所谓蛇无头不行,程昱要替曹操争得就是一军之主的位置。

    虽说这个位置在这一路大军之中也只有曹操合适,至于吕布,得了吧,吕布就算是有陈宫辅佐也坐不稳这个位置。

    可就算如此程昱也选择去争,陈宫不会在大事上添堵,就跟程昱绝对不会在外战上扯其他势力的后腿一样,这些都是顶级智者的自觉,可以说别看现在还在进行交涉,但真要说的话,所有人都心中有数,这一路是以曹操为主的。

    其他的诸如吕布,孙权,华雄这些,都只是客军,听从曹操的指挥,来进行作战的,毕竟北贵不同于南贵,这边易守难攻,而且本身的实力又特别的强,没有足够的实力根本无法获胜。

    哪怕荀彧的战略安排的非常好,也面对北贵这种硬茬也需要相当的战斗力,实际上相比于南贵那边,北贵才是真正让人头大敌人。

    更何况北贵作战还有非常大的一个问题在于不管是走哪里,只要进不了三大平原,那就注定了几十万大军根本摆不开,甚至说的过分一些,大军团作战最大的优势直接没有办法展现出来,根本铺不开!

    同样贵霜也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出北贵除了走沙漠作死以外,真正的路线也就只有喀布尔河谷这一个选择。

    当然诸葛亮怀疑拂沃德那家伙可能有横穿沙漠的路线,但是这种东西想要搞到手基本不可能,敢横穿沙漠进行作战的没有多少。

    这么一来,汉室和贵霜在北方的战争实际上等于说是锁死了战场,只能在喀布尔河谷这种狭窄的地方一战。

    实际上如果以正史地形而言的话,喀布尔河谷之中也有三个地方是可以大规模居住的,这三个地方分别是赫拉特,坎大哈,以及喀布尔,其中喀布尔算是真正意义上能种田,能养兵养人的地方,顺带一提,喀布尔也是后世阿富汗的首都。

    这个地方属于北贵山区之中极少数能养人,能种田的地方,然而大月氏本身不擅长种田,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将这三个地方开发出来,不过这三个特殊的地方,属于喀布尔河谷之中极少数的开阔地带,简单来说就是能进行作战的地方。

    实际上上一次陈宫等人和北贵遭遇的地方其实就是后世的喀布尔地区,若非如此,汉军和贵霜都很难摆开。

    不过在汉室现在退出来之后,塞西卡皮尔就快速的进兵封锁了那三个地方,准备将汉室彻底挡在外面,可以说,想如上一次那么轻易地打进去,基本已经不可能了。

    顺带一提,早几百年的亚历山大时期,就是先下赫拉特,再下坎大哈,之后一鼓作气砍下喀布尔,之后分兵两路,一路突破开伯尔,一路走扎萨利南下的路线背刺巴克特拉,也就是现在拂沃德的老巢。

    就这样,一口气将因素送入了地狱,操作之灵活机动,堪称教材。

    总之曹操这边现在的情况也只能走这边,但是和亚历山大当年不同的地方在于,当年的印度在这三个地方并没有太多的防御,而且封锁的也不是很严谨,对手并不算太强。

    而现在曹操这边的情况基本相当于地狱难度,因为塞西卡皮尔算是临危受命,又有塞西赛利安出海之前的保证,加之本身又是贵霜王族出身,在北贵遭遇汉军的偷袭之后,韦苏提婆一世和塞西卡皮尔密谈之后,开始将北贵山区的兵力调度出来,用以封锁喀布尔河谷。

    现在喀布尔河谷的三大战区还没有完成封锁,但最前方的赫拉特这边已经调入了六万多一天赋精锐,而后陆陆续续的还会给这里聚集超过十二万的兵力。

    至于说粮草的问题,喀布尔河是一条很神奇的河,虽说处在的位置很奇葩,但是这条河是能行船的,虽说只能行小型平底船,但是运粮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北贵历来都是靠着这条河运粮。

    只是以前北贵不想和南贵翻脸,未曾暴露这些细节,否则的话,北贵最正确的方式应该是在赫特拉,坎大哈,喀布尔三个地方建设城池,毕竟亚历山大已经证明了,这三个地方是可以筑城的,只不过大月氏身为游牧民族不大会种田,荒废了这三个上好的居住地。

    不过反过来说的话,没有在这三个地方建立居民点确实是救了贵霜一条命,因为相比于行军作战时的谨慎,在这三个地方建立永固性质的居民点,搞不好曹操都能学亚历山大来一个极速突进,在贵霜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将三个居民点裹挟走人。

    总之真要说的话,也确实是有利有弊,如果大月氏有汉室种田的本事,依靠着那三个地区,能多个几百万人,可惜大月氏本质上还是杀烧抢掠的游牧民族,战斗力,种田真不行。

    因而到现在曹操要进去,那就真得做好打三场高强度的帝国之战,相比于安息那个脆皮,贵霜可是实打实的帝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