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八十三章 新的时期

    实际上袁谭对于接下来的汉贵之战抱以乐观的态度,但是对那些建国的世家抱否定的态度。

    虽说站在国家的层面上,袁谭也认为让世家滚出去建国,保持国内的纯净性有利于整个国家,但是记不住老袁家出身于世家,哪怕现在基盘做的这么大,老袁家本质上也就是一个世家。

    因而在未来注定了肯定有一群王八蛋世家会打他们老袁家的主意,这也是为什么袁谭一定要调节人口比例的原因。

    哪怕他们老袁家在建国的时候,难免要用到斯拉夫人,萨摩耶人,高车人等等稀奇古怪的外族,但是等到国家稳定的时候,就必须要有一种思想,一种主流的民族。

    尤其是涉及到正统的时候,这些看着像是细节的地方,才是最为根本的玩意儿,加之老袁家也是世家一份子,自然知道等到那个时候该怎么操作,那群混蛋世家十有八九会盯着某些地方不放。

    尊王攘夷这种操作,在袁家自己用来当然很爽了,但是被人拿来怼他们袁家那就非常不爽了,为了避免以后出现这种情况,老袁家在稳住了根基之后,就开始逐步的出让利益,以换取更多的发展时间。

    “崔家那边已经告吹了,他们已经蹲在里海边缘了,很明显他们是不打算进入我们的圈子了。”荀谌略有些失落的说道,他们需要几家人望够盛,但是在真正战斗力上有缺憾的世家,比方说邓家,崔家。

    “我们小看了二崔啊,他们表现出来的团结程度,远远超过中原绝大多数的家族。”辛毗叹了口气说道,以前二崔也就是豪门地板砖级别,他们这种大佬级别的不怎么关注,结果二崔合并之后,展现出来的特质让袁家都为之侧目。

    “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能成为和杨家那样的豪门。”许攸略带赞叹的说道,有能力,有团结,没起来的原因只能说是机会不足,而现在算是恰逢中原千年巨变,崔家要兴盛了。

    “我们物色的其他几家呢?”高柔有些好奇的看着袁谭说道,他和袁谭算是亲戚,所以高家也迁过来的,实际上在场这些人的家族基本都迁过来了,他们已经算是和袁家休戚与共了。

    “太原王家基本没希望了,他们和琅琊王氏合并了,而且琅琊王氏表现出极大的接手太原王氏仇怨的意思,双方合并这件事可以说是各得其所。”荀谌颇为无奈的说道。

    袁家勾搭了一群人,甚至给那些人金砖,让那些人烧了地契文书什么的,一方面是为了完成陈曦交给袁术的任务,一方面也是给自己物色合适的人选,然而到现在只有寥寥几家算是真正和袁家勾搭了。

    很明显大多数的世家都抱着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想法,毕竟等了五百年等了一个机会,去和袁家搞加盟,哪怕条件更好,更容易起来,上面还有一个盟主,还不如搏一搏,创业一把,成了以后那可真就是称孤道寡了,比加盟袁家好的太多。

    以至于大多数心里有AC数的世家和没有AC数的世家都宁可去选择创业,除非是像邓家那种发现自家是在统合不起来,靠着现在这个状态去搞建国,哪怕能起来,也就是一个小国,还不如投了袁家当合作者,最后好歹还有一个出身。

    更何况他们邓家这么大一个盘子投给袁家,依着现在这个局面老袁家肯定要投桃报李,虽说不如雍家那种雪中送炭,但肯定也能博一个非常不错的出身。

    对于邓家而言,他们投袁家,相当于借袁家之手整合他们邓家的资源,发挥出他们邓家十几支分支联合起来才有的战斗力,哪怕最后还会被袁家分走一部分,但至少比一盘散沙的胡搞要强很多啊!

    实际上现在中原诸多世家弊病也不少,像二崔,二王,老杨家这种狠人毕竟是少数,总归这已经不是千年前那种先祖筚路蓝缕,披荆斩棘的局面了。

    虽说大多数世家嘴上还挂着如果有必要他们也能如先祖那般在蛮荒之中,以困顿之态,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抚有蛮夷,以属华夏,然而真要说的话,十家之中有九家都是在哔哔,真正的狠人寥寥无几。

    很明显二崔,二王,老杨家就属于这种老夫只要有必要,全体吃草都能接受,锦衣玉食是给后辈享受的,开拓基业的时候,吃草要是能换来后辈的国运,那不仅我带头吃,我还会让其他人一起吃。

    可以说能这么干,而且这么狠的世家,就算是后世局面再怎么糟糕,这群挂壁之中都肯定有人能熬出头,哪怕是武曌打压世家,将这群人掀翻,让他们栽入泥浆,该活下来的依旧会活下来。

    然而这种狠的没朋友的家族,总归是少数,大多数的世家其实都已经被腐化了七七八八,虽说靠着先祖的传承和教诲,还有着些许的底蕴,还能在必要的时候站出来,还能因为羞耻而舍生取义,但总归没了早先那群人的气魄。

    就拿最简单的来说,太原王家嫡脉剩下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北匈奴南下,王晨直接明知道自己退下去,保存己身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毕竟有着太多太多的理由,比方说老王家剩下两个人了,他死了王家就跟灭族差不多了。

    然而最后王晨还是去了——“不来,王家的精神死了,来了,王家的人死了,所以我来了。”

    然后毫无意外的战死了,就这么刚,就这么狠,当时但凡鉴证那一幕的全部被镇住了,什么叫做狠,这就是狠,可以说正是因为这种意志和信念,让太原王氏三灭三立,就算是死的只剩下一个人了,这家族就能继续存在下去,而且再一次辉煌下去。

    而将一个豪门彻底灭门根本是笑话,哪一次不残留几个,可以说世家如果分级别,这种程度的狠人,哪怕是没站在最巅峰,也属于迟早会站在最巅峰的。

    “所以说,我们花费了那么多金砖,帮他们摆平地契文书那些东西,帮他们邀买人心,最后他们大多数都不来是吧。”袁谭翻了翻白眼说道,这都是什么事。

    当初袁术和陈曦就世家出国前焚烧地契文书,租借文书这些东西进行过交流,陈曦属于那种秩序善良的模板,讲求正义性,因而陈曦自己不大可能明确的要求各大世家这么干,

    因而给袁术的要求就是,你不是要人吗,给你们袁家一部分人口,但是你要至少督促三个豪门烧掉这玩意儿,其中卫家,甄家,吴家,陈家这种不算,袁术寻思了一下答应了。

    实际上这件事非常难做,陈曦要是开口还行,但是陈曦不大可能在这一方面强行要求,而袁术去做这件事,成功率非常低,这不是一点点的小钱,这是一个家族上百年的积累,袁术就算是疯子,也不可能强行推行,上一次搞袁家,那是袁术有理,而这个不占理啊!

    然而这个操作最后被荀谌玩成了交易——我袁氏给你们掏你们地契文书,租赁文书同等的金砖,你给老夫烧了这些行不行。

    这个当然是可以的啊,老袁家掏钱给他们邀买人心他们当然不会拒绝了,没有损失,只有好处,脑子有病才拒绝。

    只是老袁家在提出这个的同时,又提出了新的要求,也就是我掏钱帮你们邀买人心,条件是你们到时候搬到我们家那边如何?

    这个提议不是荀谌做的,是袁家之中脑洞大开的族老袁达做出来的,结果那些世家在听到这话之后,脾气好的一脸阴沉的喝酒,脾气不好的直接是你袁家欺人太甚,然后将袁达撵出去。

    于是到后面袁陶出面的时候就换成了,我们老袁家给你们掏钱邀买人心,但是我们掏的钱必须要换到价值这笔钱的人口的三分之二。

    这个当然是谈不拢了,哪怕这种交易方式已经能算得上是双赢的事情,但怎么看都是袁家赢得多啊,各大世家当然不满意了,就此开始扯皮,最后算是勉强谈拢了,那就是老袁家掏一部分的钱,他们给价值那部分钱的人口的百分之四十。

    也就是说这个家族的地契和租赁文书价值三十亿,他们商定后袁家掏十亿,他们就可以烧掉文书,然后靠着这个方式他们邀买到的人心,能在他们走的时候拖走二十万人的话,那么他们就应当给袁家分20W×1/3×40%的人口,也就是2.7W人。

    老袁家一副蛋疼到想要拒绝这种坑爹的分成比例的表情,但身体却老老实实的做出了到处投钱,帮各大世家摆平地契和租赁文书,给他们邀买人心的机会。

    总之现在中原世家之中大多数都烧了地契和租赁文书,老袁家在这一过程之中也挖空了一座金矿,不过没啥,叶卡捷琳堡这边金银矿有好几个,金砖这种东西,老袁家还是充足的。

    这件事算是袁家做的最为精彩的几件事之一了,荀谌的思维方式在这件事之中表现的淋漓尽致,别说陈曦等人实际上没有办法察觉各家和袁家分润人口这件事,就算是察觉到,也不会阻止。

    毕竟这件事荀谌真的做到了多方共赢的局面,汉室成功将土地收归国有,各大世家也狠狠的刷了一下面子,在中原留下了好名声。

    至于袁家,那没什么说的,实质性的好处一大堆,什么加深了和中原绝大多数世家的联系,确定了自己在世家之中顶点的地位,一副“就算他们袁氏将世家的大旗给了陈家,他们依旧是小爸爸”的得瑟,什么获得了更多的人口之类的。

    总之荀谌的一番操作,硬生生将这件原本得搞到翻脸的事情,搞成了多方共赢,虽说现在大多数世家的人口还没有按照比例交付给袁家,但是袁家还是很满意的,这波收割一番之后,他们家的人口,可就是主体民族占优势了,斯拉夫什么的,比例低于百分之五十了!

    “来来来,喝酒,今年多亏了友若,若非友若,我们可就真的会被卡住脖子。”袁谭端起酒杯敬了荀谌一杯,老袁家之前从中原迁移人口本身就已经得罪了不少的人,甚至基本都不可能再往出迁移了,而荀谌这一手可算是逆转了这个局面。

    “本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荀谌不慌不忙的说道,“有这些人口补充,我们的本族人口就能达到百分之四十以上,哪怕斯拉夫人也在百分之四十左右,我们也能靠着政策逐步的压下去。”

    “就是担心到时候有些家族不信守诺言啊。”阎圃摇了摇头说道,中原世家信守诺言是没错的,可那也要看情况啊,利益大到一定程度,撕毁诺言根本不是问题,而且在这件事,袁家其实是不大希望陈曦等人知道的。

    哪怕就算是陈曦等人知道,也不会阻止这种事情,但如果可能的话,袁谭还是希望不要让陈曦知道的好。

    “放心吧,他们可能会耍一些小心思,但不会做的太过,真到那个时候,我会逐个过去登门拜访的。”袁谭端着酒樽,双眼划过一抹厉色,他们袁家也不是省油的灯。

    更何况袁家都已经做到先付钱帮各大世家垫着款项,还有人不知数的话,那袁谭真就不介意让他们明白这个世界上什么才是真理。

    到了这个地步,虽说大家还都叫世家,但稍微有点AC数的都应该明白,某些家族被称为世家,只是他们愿意而已,真要说的话,膨胀到现在这种程度,而且还会持续膨胀下去的家伙,真的算世家?

    “您要去登门拜访?”高柔嘴角抽搐了两下,这情况不对吧,这两年您还想出去不成?

    “毕竟我的婚礼并没有得到中原各家族的祝福,现在稳定了,也该逐一去见见了。”袁谭叹了口气说道。

    说这个的意思,更多是袁谭觉得对不起文氏,本来按照袁家这种级别,娶妻,也就是作为主母的话,会邀请中原各家,以及各方名士,然而文氏嫁过来的时候正是袁谭创业的时候,可以说是不声不响。

    到现在甚至有很多人都不知道袁谭已经娶妻了,而现在勉强算是稳定下来,袁谭寻思着等明年那群世家一个个过来之后,他这边也该带文氏去见见各族的族长了,好歹是袁氏的主母,有些东西还是要考虑的,文家本身也需要照顾的。

    “那,您到时候带那位不?”许攸略一挑眉,有些好奇的询问道,并没有说名字,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教宗的发色和瞳孔已经和汉室近乎完全一致,虽说靠近到非常近的位置,还是能看出来些许的紫色,但远观已经一模一样,因而袁谭待对方也好了一些,毕竟相比于以前那种带不出去的情况,现在的教宗在袁谭看来已经属于可以见人的那种了。

    “带上。”很明显袁谭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破界级的单体实力还是很能唬人的,毕竟他们这些人结婚的时候,本身就是在彰显各家各族的实力,所以还是带上比较好。

    至于其他家族酸溜溜的话,袁谭已经有所估计了,还是带上比较好,真将教宗一个人放在思召城,袁谭也不放心,就荀谌这些人根本管不住教宗,整个思召城,也就袁谭能管住,毕竟双方所生活的环境有着非常大差距,将教宗一个人丢在思召城,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甚至很有可能,教宗自己就飞过来找袁谭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将教宗直接带上,好歹也是一个顶级破界高手,容纳了凯尔特人千年史诗的最终成就体,面上也能过去的。

    “那曹司空那边呢?”审配半阖着双眼问询道,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袁曹本身就是盟友,甚至在早些年的时候,双方还做过非常大型的交易,虽说最后这等大型交易没有发挥出任何的价值就被刘备带着陈曦给横推了,但相对而言双方关系确实是不错的。

    这三年,曹操和袁谭的联系很少,一方面是袁谭处于开拓期,另一方面则是曹操身处国内,需要全力应付刘备,双方很难进行交流,现在曹操也迈出了国门,双方再一次开始了勾搭。

    审配现在的意思就是,他们这边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曹操,盟友的话,又该以哪种进行定位。

    实际上这一点袁谭也很头疼,他也思考过这个问题,而且也曾经见过曹操,以他对于曹操的了解,如果他和曹操结盟的话,很有可能是他吃亏,曹操肯定会拿他爹说事,问题是不结盟的话,同上,总之都是非常的难受!

    “这个我也在思考,但最好还是等我见了对方之后再行确定吧。”袁谭缓了口气说道,他已经想好了,等开年之后就去见见曹操,看看对方到底是怎么看待的袁家,之后再说其他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