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七十九章 妥妥的

    三大帝国现在的局势虽说都不算差,但内部局势却都算不上好,只是那种帝国盛世的辉光将一切衰败掩盖,真要说的话,不管是罗马,还是汉室,亦或者贵霜,都有着非常大的问题。

    先是汉室本身别无选择,世家从先秦贵族转化过来,精力了四百年成长到现在这个程度,不对外迈步,那就只有内卷一个选择,而一旦走上内卷的道路,两晋南北朝就近在眼前了。

    陈曦虽说能贯穿上下游,不断的进行产业整合,开创新的需求,但本质上讲,这些行为都仅仅是续命那个程度,可以说只要不将世家的问题解决,汉室进入两晋南北朝那种谈玄论经,阶级固化,基本就属于注定的道路。

    然而直接掀翻世家什么的,别说陈曦未必能做到,就算真能做到,革命革到自己的头上,这也太过残酷了,最后的结果只能对历史发展规律妥协,既然干不掉,那就坐下来谈谈,用其他方式解决问题。

    这么一来外迁就成了应有之理,即解决了世家的问题,又解决了内卷的问题,至于这么做带来的麻烦,相比于内卷带来的问题,反倒还是可以接受的,自然汉室就靠着武力跌跌撞撞的往外迈去。

    罗马的问题是相比于汉室就更崩溃了,属于理论上无法解决的问题,除非罗马能将蛋糕做的超级大,让公民逐渐隐于幕后,以信息不对称蒙蔽那些蛮子,否则蓬皮安努斯现在能做到的情况,就已经可以说是最好的情况了。

    问题在于上述提案属于西方社会再继续发展一千五百年才能完成的布局,就罗马现在的情况,蓬皮安努斯来十个,也解决不了。

    简单而言就是,罗马这架失控的战车一路横冲直撞,最好的办法是给弄一个减速器,让战车逐渐的放慢,而由于技术和经验问题,谁都做不到这一点,只能想尽一切办法加固,加厚战车,但这根本就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甚至这么下去的结果就是,普通的自行车失控撞上了人最多痛点,加厚加固之后成越野车,真撞散的那一刻,里面的人都会碎掉。

    可以说,罗马这条路基本算是完蛋了,现在能靠武力,财政,智慧维持下去,但随着时间的流失,迟早会变成依靠统治惯性来维持自身的统治,可还有1400年左右欧洲才能点出来让罗马真正转变形态的社会制度,罗马这基本上算是奔着死路去了。

    至于贵霜这个国家,则是不提也罢,反正汉室不想内卷,只能去吃肉,而贵霜就是被钦定的那块肉。

    因而贵霜制度上的缺憾有多大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有没有缺憾都会被汉室锤死,所以关注的意义已经不那么大了。

    在诸葛亮思虑着罗马局势的时候,罗马元老院已经选定好了日子作为新年的到来,现在一群罗马元老正在核定去年的税收。

    总体而言,去年蓬皮安努斯干的不错,加之又从汉室手上卷到了大量的丝绸,以至于参战过的罗马士卒都得以分到一些丝绸制作的新衣,也算是皆大欢喜,再算上塞维鲁在年中统计的时候,又给士卒发了一笔奖金,现在罗马公民都相当的富裕。

    在这种情况下,塞维鲁王朝的民心指数自然是非常之高,反过来越来越多的蛮子想要加入罗马帝国,然而之前在罗马-安息之战时临时开启的上升通道又封闭了,以至于现在蛮子们相当的焦急。

    “蓬皮安努斯,我之前还粗略核算了一下,我们应该结余了十三亿塞斯特斯吧。”希罗狄安不解的询问道,看着财务数据最后得出来的赤字有些诡异的看着蓬皮安努斯说道,“怎么成负数了?哦,不对,财政结余怎么还有负数?”

    封建帝国时期,财政基本没有负数这一说,因为负数代表着不仅没有结余,还超支了,问题在于都没钱了,你怎么超支的,至于说动用积累的财产什么的,那是另一个问题了。

    “我已经将钱全部投入矿业,公共建设,道路,引水渠,桥梁,以及畜牧业,农业,手工作坊这些了,所以结余成了负数。”蓬皮安努斯端起汉室传来的香炉,狠狠地吸了一大口,精神了一些,然后将香炉放到一旁,一脸倦意的说道。

    “还有这种操作?”希罗狄安一脸诡异的看着蓬皮安努斯。

    “不进行这种操作,陛下会将疯狂的给士卒发薪水,所以还是提前花掉比较好。”蓬皮安努斯半靠着座椅说道,跟了塞维鲁半年,蓬皮安努斯头都快秃了,实在是太能花钱了。

    “呃,这倒也是。”希罗狄安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点了点头,蓬皮安努斯没有胡说,这就是事实。

    “话说居然有十三亿塞斯特斯的结余,这快和我们当年巅峰期媲美了吧。”希罗狄安眼见蓬皮安努斯一副累的不想说话的表情,带着些许的好奇询问道。

    “……”蓬皮安努斯看了一眼希罗狄安没说话,实际上不是十三亿的结余,而是接近二十亿,这已经超过了罗马任何一个巅峰期。

    倒不是说蓬皮安努斯运营的好,只能说蓬皮安努斯被塞维鲁逼急了,每一个铜子都给安排上了用处,不让塞维鲁乱花一文钱,虽说惹急了塞维鲁,对方就会大肆砍蓬皮安努斯的准备的项目。

    不过这个度蓬皮安努斯还是能把握住的,倒也不会太过夸张,说起来也正因为这种逼迫,让蓬皮安努斯学会了各种诡异的运营操作,虽说也难免有翻船的时候,但跌跌碰碰的走上了路。

    再加上丝绸定价权到手,玉石和丝绸的以物易物,很大程度上给罗马财政来了一个开源节流,创造了相当的利润,再加上这玩意儿是国营,卖谁,怎么卖,都是蓬皮安努斯自己安排,自然从国内那些土豪手中榨出来不少的油水。

    再加上蓬皮安努斯现在的做法也算是产业整合,因而罗马的财政真要说的话,好了非常多,比起五贤帝的时期都要有优势,毕竟丝绸和玉石以物易物手段,让蓬皮安努斯从国内抽到了大量的款子,然后又用这些款子补贴了国营产业。

    只是蓬皮安努斯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国库里面不留钱,宁可去向国内大家族借钱周转,也坚决不给塞维鲁留一枚铜板,没错,这就是蓬皮安努斯的政策,要钱没有,国库都是空的!

    “那接下来陛下要发奖金怎么办?”希罗狄安小声的说道。

    “我不管,反正国库空了。”蓬皮安努斯翻了翻白眼,塞维鲁发的钱在希罗狄安看来已经够多了,再发,那真就要命了,所以国库一枚铜板都没有。

    “……”希罗狄安无话可说,不由得叹了口气,换了一个话题,“贵霜那边谈的如何了?”

    “管吃管住,还包粮饷,每人粮饷一年大概和我们的正规军差不多,而且是从我这边过手,我觉得很满意,再说那些黄毛不都天天吆喝着要参战,成为公民,我给他们一个机会。”蓬皮安努斯面上浮现了一抹笑容。

    罗马最后还是同意了出兵,一方面是自身的需求,另一方面是贵霜的诚意,贵霜愿意拿香料,胡椒结账,这些东西在罗马同样属于奢侈品,顺带这些东西基本算是贵霜的垄断产品。

    实际上海上丝绸之路能做起来,贵霜船只能玩命的从贵霜跑到汉室,主要做的就是胡椒,香料和丝绸、瓷器的贸易,前后两样基本都是价比黄金的玩意儿,自然贵霜的富裕也就不用多说了。

    至于粮食这种东西,贵霜手握印度河平原,恒河平原,别的没有粮食超级有,自然更不是问题了。

    加之韦苏提婆一世这个人在历史上就属于外交小能手,正史萨珊波斯崛起的时候,这家伙超远程和亚美尼亚王国结盟,拖着阿尔达希尔就是拿自己没办法,硬顶到自己西去,阿尔达希尔没打进贵霜。

    再算上刚上位的时候收回呼罗珊和花剌子模的手段,韦苏提婆一世在外交和内政上都算是非常有建设的,然而这家伙和罗马以及安息的两位皇帝比起来,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短板,韦苏提婆一世不会统兵。

    不过这在韦苏提婆一世的时代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大多数时候靠着外交,以及经济,自身的体量,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就象现在韦苏提婆一世在尚未命令拉胡尔迎战关羽之前,就和罗马帝国尝试进行了交易,经过长达一年的外交沟通,贵霜终于让罗马动心的,一千迪纳里一人,先给罗马订金,去了吃穿用度全包,只要人送来,下一批次直接结账。

    就这么干净利落,虽说条件是必须要有一个精锐天赋,但这个在罗马看来非常不是问题,双天赋他们没办法突击训练,但是单天赋,毛毛雨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