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七十一章 超级强

    “玉玺一直放在这边不好吧。”丝娘虽说手搓了一个假货,但难免还是有些担心的,说起来丝娘经常是手比脑子快,做完了很久之后,才会对于自己当初做的事情感到惊恐。

    简单来说就是,丝娘在做这件事的时候,那是完全不会感觉到恐惧的,哪怕这件事其实是一个大坑,那个时候丝娘也完全不会注意到,这不是智力的问题,这有些像是延迟的问题。

    “可是玉玺不放在上林苑这边的话,淮阴侯根本过不来,淮阴侯过来,新版本的中垒营根本出不来,未央宫是挺大的,但如果在那里练兵的话,我们会被一群人教育的。”刘桐抱着头,有些惨痛的说道。

    说起来这么多年,汉室还真没有人胆大妄为到在未央宫练兵过,倒是以前出过一个兵种叫做建章营骑,也就是后世的羽林卫,这个勉强能和建章宫扯上一点关系,至于未央宫,从未有人这么大胆过。

    韩信之前被陈曦怼了,没过脑子,于是要在未央宫练兵,结果将侍卫刚召集起来,就被丝娘拿下了,之后不知情的朝臣就再三谏言刘桐和丝娘不要在未央宫搞什么多余的动作,更不要起义什么的。

    总之将刘桐和丝娘一阵说教,没办法,谁让陈曦当初闲的无聊,返聘回来一群八十多岁的三四朝元老,这些老头主要用来说教一些陈曦不好说教的问题,效果自然是刚刚的。

    对于这些老胳膊老腿的三四朝老臣,刘桐就算是欢实也得站正了好好说话,万一要是将一两个气的不好了,那真就出大事了。

    顺带这是蔡琰辞去女官之后,陈曦开发出来用来管束刘桐和丝娘的手段,效果还是很不错的,毕竟汉代总归是一个仁孝治世的时代,老刘家对于老年人,尤其是有功劳的老年人还是很尊崇的。

    因而刘桐和丝娘虽说在其他时候非常欢脱,但是被这些老头逮住之后,那真就跑不得,也说不得,只能乖乖的听话,哪怕是对方说的话其实大多数都听不进去,至少面子上也需要保持乖乖听讲的态度。

    这种痛苦的生活,刘桐感受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学乖了,相比于被人这么折腾,刘桐可以自发的装作自己很乖,至少还能节省点时间。

    这也是为什么刘桐之前韩信在未央宫练兵,导致刘桐被波及之后,刘桐二话没说直接拿着玉玺将韩信送到上林苑来练兵的原因,玉玺送走,只要不被发现,那就相当于没送走,好歹比较小,可以藏起来,而且也没人特意天天验证。

    内涵国运的玉玺虽说非常重要,但真要说也就是一个象征,一般不会有人探查的,可让韩信在未央宫继续搞中垒营,刘桐觉得自己会被那些老爷爷们给烦死。

    “可是接下来我们要签发中南诸国内附的文书,这个肯定需要动用国玺的,要还是用我之前做出来的那个的话……”丝娘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继续说下去了,她感觉自己怕是要完了。

    虽说丝娘一直很奇怪自己作为仙人为什么能碰触这些代表国运实体的东西,甚至还能制作伪劣的东西,但是这种东西也有一个极限啊,就像那次丝娘给自己和刘桐捏了一个假人,普通应对也就是那回事了,不会暴露,但是攸关到国运,一冲就散了。

    “要不我们先拿块玉璧刻上一个国玺算了?”刘桐看着依旧在训练的韩信,想了想之后说道,上次她和丝娘爆掉之后,可是非常的可悲,可以说所有的管教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那些人会看出来的。”丝娘摸了摸脸颊有些尴尬地说道,“传国玉玺他们不会认错的,现在只是盖盖章子,没什么影响,我们那个普通的印玺,往上面覆盖一层仙术,看起来一样,但是换成接下来要给中南诸国加盖内附的诏书……”

    丝娘一脸凄苦的表示臣妾做不到,丝娘会非常多的秘术,虽说基本都属于没什么价值的秘术,但量还是非常庞大的,这些秘术让丝娘和刘桐可以更为轻松欢脱的生活,然而秘术总归是秘术。

    “国运一冲就完蛋啦~”刘桐欢快的说道。

    丝娘闻言连连点头,“嗯嗯嗯,就是这个情况,所以,这次绝对不敢用我造的那个国玺啊,我们还是将淮阴侯抓到玉玺里面当作器灵带回去,盖完章子之后,再送到上林苑算了。”

    “问题在于我们现在不知道淮阴侯进展如何,而且到时候拿回去加盖印玺花费的时间不在少数,到时候说不定我们会搞砸淮阴侯新训练的中垒营。”刘桐叹了口气说道,“也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啊,说起来,我真的看不懂这个。”

    “我也不懂。”丝娘看了看在那边雪原之中努力操练的士卒,也跟着叹了口气,两人大眼瞪小眼,最后皆是长叹一口气。

    “要不我们过去问一下?”刘桐试探着询问道,她们两个跑过来也有好一会儿了,现在靠着望远镜外加光影秘术在侦查,并没有过去,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俩谁都不敢过去,之前她俩将韩信得罪惨了。

    没办法,韩信被陈曦怼了之后,直接在未央宫召集禁卫军进行练兵,这个过程韩信倒是没出什么意外,丝娘和刘桐却因此受到了牵连被狠狠地的进行了教育,什么未央宫不能动兵,什么太庙就在跟前,非祭天,告庙,以及大将军得胜归来,未央宫不可起兵戈。

    总之一句话,那就是长公主和贵妃娘娘两位收点心吧,你们玩点其他的就可以了,千万别在未央宫动刀兵,这个是真犯忌讳的。

    当时还没弄明白什么情况,就被教育的头晕脑胀的两人,回头发现自己两人是给韩信背了锅,大怒之下将韩信差点拆了,后来若非韩信告饶说是他是在为汉帝国干活,那天丝娘大概就要表演手撕淮阴侯了,总之双方闹得非常不开心。

    最后刘桐还算是识大体,觉得不能给汉室添堵,于是就将玉玺送到了上林苑,让韩信自己想办法在上林苑练兵去吧。

    还是那句话,上林苑那地方非常大,曲奇能在里面种田,卫大将军能在里面养兵,什么虎豹豺狼也都有,属于超大型园子,因而多个淮阴侯的灵魂在里面练兵也不是什么奇怪的情况。

    虽说刘桐偶尔也想着修个小园子,毕竟上林苑实在是太大,三百多平方公里,相当于现在好几个县那么大,不过修园子的计划还没有上到书面就被驳回了,因为没地方修。

    陈曦修了一个相当于之前十倍大的长安城,刘桐在要修园子那就只有三个选择了,一个是在未央宫范围内修,然而这个本身就是配套设施之一,另一个是上林苑修,修出来那就成了园中园,最后一个就是在长安城外边修……

    前两个都是坑,最后一个看着挺不错,可惜刘桐想了想之后就放弃了,这计划还不如再上林苑修一个算了,好歹更为方便。

    今个刘桐跑过来就是想要将玉玺收走,好应对接下来的内附诏书,只是玉玺这东西属于被绑定状态,韩信要是愿意跟着,玉玺要拿走倒是挺容易的,但韩信要窝在上林苑不走,那完蛋了,玉玺搞不好真就拿不走了,现在不光是玉玺影响韩信了,韩信都快成器灵了。

    虽说有些奇怪,但大致就是如此,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但是现在韩信的性质确实是有些偏向于玉玺的器灵了。

    因而刘桐现在很尴尬,当初将韩信弄到上林苑的时候,她和丝娘正在火头上,因为将韩信搞的够呛,现在要拿回去应付差事,韩信要是不同意的话,那她俩就可以等着被那群老爷子教育了。

    “那个,桐桐,我有一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丝娘摸着脸颊,略有些尴尬的说道。

    丝娘之前伸手尝试收回玉玺,在送韩信过来的时候,丝娘可是绑着韩信过来的,玉玺上面加了一层层的秘术,虽说当时也没想过这些秘术有什么用,但是只要秘术没有被擦除,丝娘就可以靠秘术将玉玺收回来,而韩信不会秘术,这是一个好机会……

    “怎么啦?”刘桐好奇的询问道。

    “我觉得淮阴侯要杀过来了。”丝娘干笑着说道,她收玉玺没收回来,韩信肯定能感受到。

    “呃,为什么?”刘桐小心的左右看了看,她隐藏得很好,而且是在非常遥远的距离进行观察,韩信又没有派遣斥候什么的……

    刘桐话还没有说完,她就感觉到前方传来一道宏大而又浩瀚的气势,当场刘桐就将丝娘抱住,丝娘也将刘桐赶紧抱住。

    在这宏大浩瀚的气势之中,也就只有面前的人儿能带来些许的安慰,啊,要完了,淮阴侯发怒了!

    与此同时在政院的陈曦等人皆是一怔,这种气势,哪来的敌人敢在长安撒野,但是这种浩瀚宏大的气势,作为经历过战争的众人,皆是心头一沉,对方超级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