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六十九章 局势

    总体来说差不多就是这几年汉室到处输来输去,中亚和罗马争锋输了,东南亚和贵霜水军死磕,输了,中南半岛和南贵拉胡尔死磕,有输有赢,勉强站住脚了,中亚北方,拂沃德七八个军团封锁沙漠,汉室现在貌似也打不进去。

    再算上即将要挨打的东欧地界,汉室出了国门这几年那就是一个惨啊,天天被打,输来输去,到现在输的亚洲地区也就剩下西亚和南亚没有拿到手了。

    不过看现在这个情况,西亚怕是没希望了,罗马那边蓬皮安努斯拿到了汉罗友谊的象征,水泥的配方之后,开始疯狂的造。

    也亏专业人员还不如汉室,进度慢的可以,否则现在怕是跟汉朝这边一样疯狂的开始修路,只是在有地中海的水路运输的情况下,西亚距离意大利太近,以至于西亚那片地方罗马死死的占住了。

    这么一来汉室也就只能先盯着南亚往死了输出,这点没什么好说了,好歹人家罗马吹吹水,除了东欧没占领以外,已经近乎全占了欧洲,哪怕有些地方没有上去,但是以现在罗马的势力,发个檄文,那些地方基本都会承认罗马的统治。

    说起来最近就是因为罗马锤爆了安息之后,四方大振,欧洲三大蛮子死的死,投的投,剩下一个斯拉夫人,结果还跟袁家混去了,以至于欧洲蛮子彻底成了一盘散沙。

    加之罗马-安息之战有不少欧洲蛮子靠着功勋成为罗马公民,更有甚者在之前屡获功勋,又恰巧赶上蓬皮安努斯撺掇塞维鲁血洗元老院之中的杂鱼,居然得以进入元老院。

    这神奇的操作简直让欧洲蛮子闪爆了狗眼,对于塞维鲁的开明,罗马制度的伟大感激涕零,更是想尽一切办法要削尖脑袋往罗马帝国里面钻,然而最近没战争,放开的口子又缩紧了,欧洲蛮子抓狂中。

    实际上最近罗马一堆事,元老院清算一事已经过去了,虽说之前有很多人想要给蓬皮安努斯来个清算,但是最近塞维鲁又给军队发了一批款子,看的元老院成员头皮发麻。

    以至于到现在包括帕比尼安,乌尔比安这种极其靠谱外加有能力的元老都认为还是让蓬皮安努斯死在任上算了,清算什么的,干掉了蓬皮安努斯谁来干活?

    于是蓬皮安努斯躲过一劫,不过这一劫躲过之后,蓬皮安努斯就多了很多事情,而看着那大堆的事情,其他人再次庆幸没有在之前搞死蓬皮安努斯——因为死了很多元老,很多产业需要重新划分,外加新纳的土地、行省,归降的外邦,都需要进行利益分配。

    这是一个好差事,但同样也是一个麻烦的差事,不过不管怎么说,第十骑士在这一次利益分割之中获得了相当的收益,罗马骑士阶层具有包税权,简单来说就是国家将某块地方给某群骑士,这群骑士去胡搞,反正将税收按照当初规定的数额一个不少的交上就行了。

    这个包税权算是罗马骑士阶层核心的权力之一,也是大多数骑士阶层能活的很好的原因,顺带这也是第十骑士狂热崇拜凯撒的原因。

    总之差不都就是因为骑士身份,第十骑士军团整体获得了几个行省的包税权,外加这几个行省道路,公共设施的修建权力……

    虽说蓬皮安努斯很希望第十骑士军团拿着这几个行省的包税权,外加修路,修建公共设施的权力就从罗马城滚出去。

    然而第十骑士看起来完全没有滚蛋的想法,在获得了包税权之后,他们就找了专业人士将包税权以还算不错的价格卖给了需要这个税收权的小贵族和有点小钱的公民,提前将款子拿到手,然后将税款打给蓬皮安努斯,剩下的钱就开始培育新一代凯撒陛下痴男。

    这种操作看的其他军团长目瞪口呆,但也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包税权到手卖掉什么的也是很合理的。

    虽说这种做法难免会遇到意外,导致会出现买到包税权的人将该行省闹得天怒人怨,或者该行省抗税什么的,不过那都属于不靠谱的买家,只是这种不靠谱的买家年年都有。

    因而罗马早已习惯了这种氛围,反正只要罗马公民团结一致,蛮子们肯定会接受新的税收制度,虽说从本质上讲蛮子上缴的钱并不叫税,但从国家层面上还是叫税比较合乎感观。

    总之温琴利奥那群人将包税权卖了好几千万塞斯特斯,顺带一提这个时期的塞斯特斯还是小银币,币值很高,四塞斯特斯等于一狄里纳,而1500狄里纳便是塞维鲁时期翻了五番之后的罗马士卒薪酬,这个薪酬大致相当于20万左右。

    因而温琴利奥等人现在处于暴富状态,正在拿钱训练新的第十骑士的后备军团,不过短时间看起来是没有训练成功的希望了。

    虽说维尔吉利奥等人面对亚历山德罗的时候非常嘴硬,表示实力不够可以训练,但爱和变态是先决条件,但很明显就现在的情况看来温琴利奥等人在短时间是没有办法训练出来合格的第十骑士后备了,恐怕光是补全编制都需要再等一年。

    要知道年初的时候已经将安息锤爆了,到现在已经十二月,快翻过一年了,第十骑士才补了不到一千人……

    期间第十骑士掉下了两次奇迹,第一次是安息之战结束后的一个多月,不过赶紧抱了凯撒的大腿,瞬间就又回来了,第二次撑了三个月,又回落了,赶紧又去抱了凯撒的大腿,然后维持到现在依旧没有回落。

    话说回来,当前能闪光的三个军团,第十到现在勉强算是维持住了常态,虽说方法有些变态,但确实能长时间维持住自身的奇迹高度,而圣殒骑,打完罗马-安息战争,之后就掉落了,很明显是强行爆发,甚至连再次进入都无法做到。

    至于说华雄的神铁骑,黑雾维持了一个多月,最后顶不住了,也跌回军魂状态了,以至于现在三大帝国又只剩下一个奇迹军团了。

    这些消息让陈曦有些糟心,再加上人家罗马好歹也是地跨三州,欧洲大部在手,北非在握,西亚也在手,吹起来很带感,哪像现在的汉室,连亚洲都没冲出去。

    陈曦寻思着罗马地跨三洲,汉室好歹也要差不多全占一洲之地啊,哪怕西亚不在手,占点东欧补偿补偿也行啊,好歹不那么丢人。

    当然最重要的是现在汉室确实拥有了占据一洲之地的本钱,再加上中南半岛那个地方已经被汉室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包了,再让那些身处文明之外的小国生存下去,对于汉室而言,颜面有损啊。

    不过这个地方的情况有些糟糕,要都是不服王化那反倒好对付,可现在的问题在于中南半岛上有一堆时常来进贡的小国和部落。

    汉室的基业搞的这么大好歹也要点脸面,不能直接下令让对方搬迁,因而这件事就拜托给刘璋去做了。

    好歹也是皇室出身,也算是面子给到了,再说这次汉室真的没打算坑这群人,回迁进来享受汉民待遇,还会集村并寨,让那些部落接受汉室教育,变成真正文明开化的自己人。

    当然拆迁这种事情,就算有补偿也很难解决问题,总有人不想离开,自然陈曦到现在已经想好了,如果无法说服,那就只能靠袁公路了,公路专治各种不服。

    反正这多年下来,袁公路专治各种不服,就算是道理说不通,这位也可以用个人手段物理制服,反正真出了动用武力这种事情,回头汉室一定会严厉斥责袁公路这种不服管教的行为。

    什么你说再迁回去,让你继续呆在中南,啊,这个就有些困难了。

    首先迁回去的难度本身就很高,再一次你要知道公路这个人,很危险的,之前就你被强拆一事,汉室已经斥责了袁公路,但是你要知道啊,这么大一个国家,哪能没有派系,袁家可是世家旗帜,公路更是嫡子,打不得,碰不得,你要是呆在这里,还行,可要是回去……

    陈曦还真就不信,他将话说到这个地步还有人会不知死活,好吧,就算是不知死活,袁公路也一定能让他们明白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老袁家做事就是这么肆无忌惮。

    总之情况差不多就是这么一回事,刘备虽说仁德,但对于这种事情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至于刘桐,长公主更是不管这种事情了,朝堂上其他的仁德之辈,得了吧,看着那版图不断的变化,看着这里产香蕉,那里产稻米的,谁还有心思管那些事情。

    可以说能记得给那些回迁回来的外邦百姓进行深入的道德教育已经是汉室仁德之辈所能做的极限了,教育完成之后,肯定是打散安排到各地区的村落之中,至于说安排到一个村落,一个郡县什么的,这么傻还当什么官啊,阅读理解都不会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