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六十六章 赔我

    在关羽这边算是解决了车飞了拉胡尔的时候,贵霜的海军在塞西老爷子的手下也算是真正成军了。

    相比于其他人要讲情面,要顾及南贵的颜面,刹帝利的身份这些,塞西在海军这个圈子里面就是天,来了之后,该处置的处置,该提拔的提拔,很快,贵霜海军军风为之一滞。

    一大群害群之马被塞西直接拿下,面对这种海军实质性的建立者,根本没有一个害群之马敢跳出来胡说八道。

    清理了一批垃圾,纯净了队伍之后,塞西老爷子就对照着名单将大军里面那些当年因为政治事件被罚下去的家伙,全部召集了起来,这些人都是被当年的事情所牵连的倒霉孩子,到现在老的老,死的死,但能活着的,都不是省油的灯。

    相比于其他人还要请示韦苏提婆一世才能调整官职,塞西老爷子走的时候已经交了底,一应官职全数可以安排,当然韦苏提婆一世能这么大方更多是因为塞西这一家族终归也是皇室成员,而老爷子七十多岁,又将军魂交回去了,摆明了不打算回来。

    因而韦苏提婆一世大手一挥,您想干什么就干吧,反正您别让汉军过来给我们添堵都行,哪怕您在外边建国了,我都当不知道。

    当然最后那句是个骗人的话,只不过就此也能看出韦苏提婆一世对于塞西老爷子的礼遇到底有多高。

    经过数个月的整肃之后,塞西老爷子也停了下来,框架,人员已经安排好了,剩下的交给蒙康布和自家的那些小子去处理就好了,至于现在,他要见个人。

    “去,给我将马辛德找过来,他来了之后,你就给我将周围封锁了,谁也别进来。”塞西老爷子对着蒙康布招呼道,这段时间蒙康布对于塞西家族的怨念已经消失了,而且相当的佩服塞西老爷子。

    同样塞西老爷子这种黄土都埋到脖子的家伙,也不怎么在乎那些鸡毛蒜皮的,蒙康布能传承衣钵的话,至少自己还能有个徒弟,可惜的就是无法让对方过继到塞西家族,不过这个还可以磨。

    蒙康布将臭着脸的马辛德找过来之后,自己就离开了,连带着将所有的护卫驱赶到一百步之外。

    “坐吧,马辛德,咱俩有年头没见了。”塞西老爷子指着一旁的位置对着马辛德说道。

    马辛德闷着一张脸,入席之后也没有说话,塞西老爷子咂吧了两下嘴,隔了老一会儿开口说道,“这也几个月了,算算时间,实际上阿文德也死了大半年了,说说吧,当初到底是什么情况。”

    马辛德看着塞西老爷子,隔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您要听的是几个月前,还是十几年前的原因。”

    “都说说。”塞西老爷子双眼带着一抹冷厉说道,“大月氏王族出个这么一个人物,可不容易,死了也至少给个理由吧,或者说陨落了也给个理由吧。”

    “几个月前那件事我想你也了解透彻了,阿文德自己寻死的,不引动浪潮那一战就算是两败俱伤,阿文德自己也不会死,至于十几年前,你北贵卸磨杀驴,还不允许我给个实话了?”马辛德盯着塞西老爷子直接给爆了一个实话。

    “也就是说你现在终于承认当年阿文德废了和你有关系了?”塞西老爷子双眼带着厉光说道。

    “我当年没亏待你们大月氏吧,没我给你们布置北贵军营,你们的军营能撑到现在?”马辛德冷笑着说道,“结果呢,韦苏提婆一世上位,好吧,还没上位,你们就要将我掀翻,我挡路是挡路了,但是看现在这个局面,还真有意思啊!”

    “当年的事情要怪竺赫来去,班基姆也有参与,谁让你跳的那么欢,当初你那可不是挡路了。”塞西老爷子冷笑着说道。

    “呵呵,怪竺赫来,你以为没有你们北贵推波助澜,就那俩人能成事?”马辛德直接反问道,“当年要掀翻我的是谁,你以为我不知道?谁也不是小白花,真要怪的话,是不是应该怪我不是北贵王族出身,不是大月氏嫡系,而是塞种之后?”

    塞西老爷子沉默了一下,马辛德说的话有些扎心,但这确实是实话,如果马辛德是大月氏王室,是五支后裔,那当年大月氏绝对不会动马辛德,可惜马辛德是塞种人的后裔。

    “所以我最后告诉阿文德事实怎么了?他的路是我铺的,我看到了他的资质,也看到了他的内心,引导他走上了这条路,那么你们大月氏坑我,我告诉阿文德事实怎么了?”马辛德冷笑着说道。

    实际上马辛德也在气头上,他告诉阿文德事实的这一动机确实是有些问题,但真要说,也不像马辛德现在说的这么极端。

    毁掉阿文德什么的,马辛德也就是现在在气头上说一说,当初马辛德临走的时候告诉阿文德这件事,只是担心以后没自己看着阿文德,被贵霜太过倚重,结果不知轻重的接手某些无法解决的事情。

    本质上马辛德当初告诉阿文德实际上只是为了让阿文德明白自己实力的极限,结果没想到四十多战全胜,也没改变阿文德内心的本质,以至于接下来阿文德整个崩盘了。

    “……”塞西老爷子毕竟活了七十多岁,人精一个,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马辛德这话根本就是在气头上胡说八道,当即岔开话题,“得,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咱也不说了,阿文德没了,你给我赔一个就行了,其他的我们就不计较了。”

    塞西老爷子实际上是犯不上找马辛德麻烦的,当年的事情都过去了太久了,阿文德又死了,现在局势如此,找马辛德麻烦根本没有意义,就算是将马辛德宰了,也解决不了问题。

    更何况马辛德这个人的能力塞西老爷子还是很佩服的,塞种人就那么点杂鱼,为什么现在能在北贵占有五分之一的力量,光想想阿文德麾下一个塞种人,一个说是大月氏人,但流着塞种人的血,这俩都有心象,你不觉得奇怪吗?

    心象这玩意儿可不是大白菜,北贵实打实拥有心象的高手有一个算一个,连那些老一辈都算上,二十个……

    塞种人的人口也就大月氏的二十分之一,但是大月氏有心象的人占了整个贵霜的五分之一,为啥,因为马辛德。

    当年大月氏搞马辛德也有一部分这个原因,马辛德是整个贵霜极少数拥有和汉室顶级文臣同样天赋的家伙,这家伙的精神天赋叫做见微知著,一叶知秋,这个能力用来分析也就是那么一会儿事了,但用来看人的资质,三岁见老不是说笑的。

    塞种人的将领能开启心象的都是这么来的——马辛德自己找资质靠谱适合的年轻人,然后拿资源去堆,然后堆出来了。

    没这能力,阿文德就算是在眼前,几句话将之点醒,让他走上一条成神的道路?洗洗睡吧!

    这也是为什么竺赫来和班基姆这群人在大月氏的暗示下将马辛德掀翻之后,却没敢将马辛德搞死的原因,因为这货价值太高了。

    “呵呵,我要是能给你赔一个阿文德,我这十几年还用这样过?老子早就带人打回去了!”马辛德面色铁青的说道。

    马辛德确实是能看到资质,虽说资质和心性并不完全决定未来,但是靠着这种能力相比起其他人培养信任,马辛德培育的方式更为稳定,但人才这种东西还勉强在培育的范围,神这种,亮资质吧!

    简单点讲,就拿赌石来说,别的人不知道切出来是什么效果,马辛德靠着能力勉勉强强能知道里面有没有货,但如果想要切出来个和氏璧,那真就不是有货没货的问题了。

    马辛德靠着天赋能解决很大的一部分问题,但是要给贵霜帝国赔个阿文德,首先要解决一个大问题——我要能碰到这种资质的人!

    然而马辛德在海军混了十几年,一个这样的人物都没碰到,好吧别说这样的人物了,拂沃德,巴拉克,尼兰詹这种级别的马辛德都没遇到过,虽说资质并不等于能力,难免有能力超越资质上限的存在,但那种寥寥无几。

    结果现在塞西张口就是你给我赔一个,马辛德表示赔你个鬼,我去给阿文德招个魂,你看着办算了,什么叫做强人所难,这就是了!给个人能干的活可以不!

    “做不到!”马辛德直接拒绝。

    “别这么果断拒绝啊!”塞西老爷子现在算是有求于马辛德,当然不能翻脸说是做不到将你喂鲨鱼这种话,只能好言相劝。

    “看,你的资质大概是这样,阿文德资质大概是这样。”马辛德比划了一个差距,“然而正常人的资质是这样,你让我怎么培养?我就算是方法正确,能解决问题吗?”

    “阿文德资质比我好?”塞西老爷子一愣。

    “那家伙的心性,没这资质怎么活?”马辛德反问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