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六十五章 诛灭

    薅掉扎在身上的阔刃剑碎片,关平单手提着大关刀朝着对面冲杀了过去,和关羽那种从来不掩饰自身位置,就等对方集火的情况不同,关平一般都和杂兵打扮的差不多。

    就像是之前使用的是和自己麾下精锐差不多的阔刃剑,然后拿着军团天赋完成门板剑大杀特杀,结果一头撞上凯拉什,没几下凯拉什就将关平的阔刃剑打碎了。

    终归只是普通的制式武器,哪怕经过了温养和凯拉什这种神人的武器还是有着相当的差距,而打碎关平武器之后,凯拉什当场就要干掉关平,结果不用多说。

    丢了制式阔刃剑之后,抄起大关刀,调动起所有的内气,关平上去就是一刀,之后也不变招,一刀重过一刀,等气势攀升到极点之后,一刀斩下,好不容易登临半神的凯拉什直接被带走了。

    维卡斯看着这一幕简直是头皮发麻,之前虽说被汉室一群人围攻,但是不管怎么说,战线再怎么摇摇欲坠,有着他和凯拉什的支撑,至少勉强能维持住。

    更何况随着凯拉什登临半神,维卡斯寻思着这边的战线勉强还能再继续支撑,不行还可以靠凯拉什的武力来个斩将夺旗,结果刚冲上去没多久,就被斩了!

    原本已经被压倒极限,全靠着拉胡尔的远程操控,一击维卡斯的军团天赋兜底才勉强维持的侧营战线,伴随着关平的开口,瞬间开始了崩盘,这已经不是维卡斯所能稳住的水平。

    更重要的是随着凯拉什这边战线的崩溃,侧营的倒卷之势已然形成,如果说之前将拉胡尔换成韩信还能轻松下场的话,那么现在韩信来了也只能跑的。

    崩盘已经开始了,之前维持的平衡,随着某一处的崩塌,连带着整个战线都被迫开始了倒卷,加尔斯,纳库鲁等人之前勉强还能维持的战线,在这一刻都开始了崩塌。

    拉胡尔看着左翼的那一幕,已经顾不得哀叹凯拉什的阵亡了,突围已经势在必行,而且只能从张飞和张辽那个方向选择突围,其他几个方向基本都是死。

    正面的关羽军团,拉胡尔这个时候如果敢逆势而上,恐怕倒卷的军团就会直接拍到他的脸上,后营现在还维持着结构的右侧,拉胡尔如果从那边突围,基本只有死路一条。

    赵云的做法一贯都是,你能不能大赚我不知道,但我肯定不亏,而看看张飞和张辽那边就知道了,那俩虽说大杀特杀,但是张飞军团现在怕是连三千人都快维持不住了,而张辽现在也差不多是这么一个情况,而赵云呢,赵云现在还有还有两万四千左右……

    这还是前段时间被拉胡尔带人被围殴了两次之后的情况,因而从赵云这边突围,拉胡尔寻思着,冲没冲出去不知道,但人肯定得死,因而唯一的逃生通道就只有张飞和张辽部所在的位置。

    虽说这俩家伙在大杀特杀,而且将后营左侧近乎杀崩,也开始了倒卷,但总归对方的兵力有限,锁不住整条战线。

    “撤!”拉胡尔看着已经不可挽回的局势,果断开始了撤退。

    然而下一刻射声营的箭雨直接覆盖了过来,兵荒马乱的情况下,黄忠很难确定拉胡尔的位置,可局势到了这一步,不收割一些人头,射声营怕是有些受不了。

    因而在大致确定了拉胡尔的位置之后,射声营的箭雨一波一波的朝着拉胡尔的方向覆盖了过去,而拱卫拉胡尔的重装弓箭手,面对这种超越自身射程的箭雨只能干瞪眼。

    “想跑,箭雨支援!”孟获看着率领着象兵调头要跑的加尔斯双眼冒火,这俩人从当初张任火烧中南之后就遭遇过,但孟获就没在这家伙面前占过便宜,而这种可算是逮住了机会。

    “木鹿,你他娘的给老子稳住!”孟获骑着战象横冲直撞,朝着加尔斯的战象追去,吃了这么多次闷亏,这次终于能逮住机会将这个混蛋带走,孟获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放弃,然而没跑两下对面一个燃烧的桐油罐就丢了过来,战象当场刹车,差点将孟获摔下去。

    “我正在稳!”木鹿惨叫道,没办法他又中箭了。

    “加尔斯,哪里走!”孟获眼见木鹿顾不上,又看了一眼跑得死快的加尔斯,双眼冒火,直接从战象上跳了下去,掏出吹箭对着加尔斯进行瞄准,老子家里在中南半岛开垦的良田,第一茬还没吃就被你们给烧了,今天不搞死你,我就不叫孟获了。

    孟获跑得飞快,冒险冲到加尔斯的战象旁边,抄刀子对着战象就是一刀,当然一声悲鸣,加尔斯一个不稳直接被掀翻了下来。

    “所有人统统上开,我要和这家伙单挑!”加尔斯一身狼狈的滚落下来之后,孟获抄起厚背刀大声的对着身边的士卒下令道。

    然而话音未落,一大片箭雨就从贵霜战象的方向朝着孟获覆盖了过来,而加尔斯二话没说赶紧就跑。

    孟获大怒,当即追击了上去,两人一追一逃,也不知道加尔斯是属啥的,反正孟获将对面砍了好几刀,最后居然还没有追上。

    “上路吧,纳库鲁。”于禁五六百人将纳库鲁围在中央,至于纳库鲁手下的亲卫和本部,在之前已经被于禁逮住机会彻底拆解,之后先一步将纳库鲁的后路截断,以至于现在于禁带着赵恒好几百人将纳库鲁围在中央。

    纳库鲁绝望的看着于禁,他和于禁交手的次数也不少了,但这一次输的没有任何翻盘的余地。

    “真的是不甘心!”纳库鲁绝望的目光在这一刻陡然变得冷厉,然后直接朝着于禁扑了过去,一瞬间尚在空中的纳库鲁直接被上百根箭矢射成了筛子。

    “厚葬。”于禁看了一眼纳库鲁,摇了摇头之后直接率领着麾下精锐朝着前方冲杀了过去,大局已定。

    随着拉胡尔的中营压到张飞和张辽的方向,之前还能稳稳镇压营地的张飞和张辽都陡然间感觉到了那沉重的压力。

    他们的兵力太少,能压住对方完全是靠着威势和高效率的杀戮,但是面对拉胡尔中军率领精锐撤退过来,张飞和张辽虽说依旧能杀敌,而且由于局势明显溃败,张辽和张飞哪怕人少,也不会出现太大的危险,只不过要封堵住对方那就不大现实了。

    “没想到我居然还有一条活路。”赛洛力看着面前的张飞,一身的甲胄已经打成了零碎,但赛洛力的战斗力尚存,就算是张飞也极难将之拿下,“虽说很不愿意承认,但身为内气离体的你,比我这个半神要强不少。”

    张飞盯着赛洛力,杀不了,除非是能一矛将对方心脏或者脑子打爆,否则就对方这恢复力,根本杀不死,哪怕对方远不如典韦,甚至不如许褚在这一方面的造诣,张飞能赢也杀不了。

    “赛洛力,突围!”死死的盯着张飞的赛洛力收到了新的消息,不由得嘴角上划,原本他以为自己会是一个弃子,没想到还有一条活路,这很好,非常好!

    伴随着沙鲁克的死士营冲中营冲杀过来,后营的乱局已经变得更为明显,搅合在一起的汉贵两方,明显是汉室占据了优势,但汉室偏少的规模却无力阻挡拉胡尔的撤退。

    哪怕现在关羽死死的咬住拉胡尔的尾巴,一路砍杀,但终归十几万人在那崩盘撤退,而意志覆盖的消散,也让关羽失去了对于拉胡尔的锁定,而射声营,随着几波箭雨,同样失去了拉胡尔的位置。

    溃军还谈什么意志,能跑就是好的。

    “闪开!”率领着死士营的沙鲁克怒吼着朝着面前的炼气成罡斩去,然而却意外的发现对方随手一枪将之架住。

    “内气离体极致?”李条看着沙鲁克,慎重了很多。

    “炼气成罡?”沙鲁克诡异的看着李条,什么时候,自己的一击居然也是炼气成罡所能架住的。

    “刚好想杀一个内气离体极致,之前好悬没被一个破界打死。”李条指着自己枪上和马上涂的星星说道,在之前不久,他击杀了一个乱军之中贵霜内气离体,正在寻找新的目标,结果遇到了从张飞那边跑路的赛洛力,李条眼瞎,看对方马好,于是上去挡了。

    后面就挺惨了,赛洛力好歹也是一个最适合云气下单挑的精破界,实力暴强到连张飞都很难在云气下将之啃死,面对一个炼气成罡的挑衅,上去就是一击,准备将之带走。

    李条则是眼瞎,硬挡了之后,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玩意儿,只觉得这货挺强,寻思着怕不是扮猪吃虎的内气离体极致,刚好现在情况不错,干掉他,结果吃了几招重击,李条就想跑,不过那时赛洛力已经想杀了条哥了,条哥被赛洛力撵着到处跑……

    后面就没什么好说的,李条现在还活着,那位已经被张飞再次堵住了,于是条哥给自己涂了一个大星星,表示遭遇到了破界级,重要的是他现在还活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