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六十四章 当斩

    拉胡尔的眼力和判断力都不差,现在的局面,不管是张飞晚来一会儿,还是关羽早发动一会儿,都不至于像现在这样麻烦。

    可就是在刚刚那个点发动属于真正的要命,这个时候,拉胡尔如果敢抽后营的兵力,后营瞬间就会崩溃,奥斯文所谓的吓死人的恐惧那是真正能吓死人,而不是拉胡尔习惯性认为的形容词。

    现在就算是拉胡尔这等统帅盯着张飞的方向都能感受到那种森然的恐惧,那么面对着张飞的那个军团到底遭遇着什么样的压力,拉胡尔根本不需要深想就能明白。

    这种仅仅是余波一样四散开来的威压都有这样的效果,拉胡尔现在如果还有更多的牌面,那么封堵张飞都属于非常重要的军令。

    然而现在这个局势,别说是从其他地方调兵往张飞那边封堵,不从张飞这边往其他地方调兵都已经耗尽了拉胡尔的精力。

    “将军,后营面对那幽云骑的方位已经出现溃败!”瞭望手面色铁青的下令道,之前扫视战场的时候和张飞的环眼对上,那一瞬间瞭望手的心跳都骤然停止了一瞬。

    “抽调后营侧护进行防御,抽调所有的床弩,投石车,对于汉军幽云骑进行打压,不计敌我损耗,集中所有的战争器材集火打掉幽云骑。”拉胡尔在听到瞭望手的消息之后,便心知这一战怕是要完,但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慌。

    “将军,这样的话,我们的前营就彻底无法维持了。”拉胡尔身边的参谋惊惧的说道,然而抬头却只看到拉胡尔那双森寒的双眼。

    “执行命令!”拉胡尔厉声下令道,他很清楚十多年来,他再一次到了面对失败的时候,不同于以前的失败可以找理由,这一场拉胡尔输的没有话说。

    伴随着拉胡尔一声令下,原本给予前方支援的投石车和床弩皆是艰难的调转方向,朝着幽云骑的方向集火而去。

    这个时候拉胡尔已经顾不得命中率这种东西,他就一个命令,将所有战争武器的储备全部打空,哪怕是覆盖了后营面对幽云骑而溃败的贵霜军团都无所谓,今天不打掉幽云骑,能撤下去一个营地,都算是拉胡尔本事!

    伴随着拉胡尔的命令,张飞突破的方位数百根枪矛飙射了过来,天空之中燃烧着的桐油罐打着转,倒出一片火浪朝着幽云骑的方向覆盖了过去,当然免不了还有更多的贵霜士卒也被覆盖。

    只不过这个时候,拉胡尔已经顾不上这种东西,仅仅是一眼拉胡尔就已经判断出来了整个战场在接下来对于所有军团威胁最大的汉军精锐,并且毫不犹豫的放弃勉强还能维持的前营。

    依靠着床弩和投石车的支持勉强挣扎,这不是拉胡尔的性格,死局既然已经出现,那么僵持和挣扎只不过眼睁睁的看着铡刀一点点的压下,还不如放手一搏,放弃一部分的兵力,甚至终结这一场战争,为下一次积攒手牌!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眼看着几十个大火球卷着火油朝着幽云骑方向飞了过来,退已然全无可能,战,下一瞬间必然是火焰加身,到了这一步,张飞的狠劲直接爆发了出来,“给我开!”

    约束?人快要死了,还谈约束,大不了老子这一波士卒退伍,至少好过死在这里。

    一个呼吸张飞直接将自己的军团天赋从精锐天赋之中强行抽了出来,这也亏是依托于军团天赋构造的精锐天赋,否则的话,张飞就算是想抽也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伴随着张飞的咆哮,代表着终极恐惧的张飞直接全开了自己的天赋,麾下士卒的气势强行被张飞的军团推动到接近人均炼气成罡的程度,同样当场也有不少的士卒直接崩溃。

    下瞬间火油就当头落了下来,张飞的军团直接顶着火油以一种无比疯狂的态势发动了反击。

    原本已经埋下的恐惧在这一刻直接为张飞所引爆,当场正面遭遇张飞的精锐军团,有不少人都丢盔弃甲的溃散,顶住燃烧的火焰,张飞的军团就像是从焦热地狱之中爬出来的恶鬼,在极短的时间内压垮了正对着自己军团的贵霜士卒。

    只不过这一刻张飞内心也在滴血,唯有他清楚,迈出这一步对于他而言意味着什么,原本好不容易约束构造好的军团,这一场下去能留下来两千已经算是他张飞之前训练的好了。

    全力全开的张飞军团,在不到两炷香的时间内,以当前麾下区区三千人的规模,顶着贵霜床弩和投石车压制掀翻了八倍于己方,依托营地和防御设施的步兵。

    然而这个时候张飞军团麾下不少的士卒已经不可能再继续支持下去了,无奈之下,张飞只能先行扼制自己的军团天赋,然后率领着亲卫尽可能的打碎拉胡尔在后营安排的建制。

    “给我死吧!”张飞怒吼着一枪朝着面前的将帅扎去,结果不想一声暴鸣,张飞手腕一沉,才发现对方居然将自己架住。

    赛洛力面色铁青的看着张飞,作为最适合单挑的精破界,在面对着张飞的瞬间,他居然有些心惊肉跳。

    “精破界?”张飞愣了一瞬间,看了一眼面前的局势,这个营地在他麾下士卒的冲击下已经溃散的七七八八,而张辽率领的白马义从则是开着超高的速度在战场上高效的击杀敌人。

    当然这个所谓的超高速度,属于白马义从可以控制的范围,毕竟有队友在场,真神速作战的话,恐怕连队友也会砍死。

    “文远,交给你!”张飞看着赛洛力,精破界这种对手,就算是张飞在战场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而且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接下来的交给自己的战友即可。

    “好!”张辽在远处遥遥的招呼道。

    当初在白沙瓦叛乱的那两个破界,佐菲已经死了,而面前这个沉默寡言的赛洛力便是仅剩的那个破界,而现在这位就是拉胡尔安排过来拼死一搏,压制幽云骑继续进军,稳住后军避免彻底崩盘的。

    当然一同过来的还有率领着弓骑兵的沙鲁克,远程则依旧在抛射桐油罐,局势到了这一步,拉胡尔很清楚自己绝对不可能赢了,没有了远程支持的凯拉什和帕萨,加尔斯,维卡斯,纳库鲁等人被整体倒卷过来已经是时间问题了。

    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彻底倒卷,完全是因为拉胡尔拼命的指挥收拢,然而这些举动的意义只能说是苟延残喘,虽说拉胡尔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关羽什么情况,但对方确实是缓慢而又坚定的要将他掀翻,而现在近乎已经要到临界点了。

    可以说接下来前营只要有一处出现错漏,下一瞬间那就该整体崩盘了,至于现在最为稳定的那四万依靠着营地硬顶着赵云军团的北贵正卒,说实话,拉胡尔除了放弃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了。

    相比于其他路搅合到一起,赵云一贯的做法都是不轻敌,不冒进,稳扎稳打,进可攻,退可守那种性质。

    这种作战在这个时候看不出来优秀的战果,但是敌军如果想要面对这种情况退走,除非是能跑的比后面的更快,否则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因而从什么地方动,都不能动赵云那个方位。

    “只能选择突围了!”拉胡尔看了一眼整体的局势,整条战线自己只要撒手,用不了多久就会全盘崩溃,而自己就算不撒手,马上也要被倒扣过来,因而从正面突围的话,连关羽那一关恐怕都过不去,而后营,拉胡尔看了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张飞那一方向。

    “准备突围!”拉胡尔拼死阻击的大自在下令道,“幽云骑方位,杀过去,打溃黑白骑兵,我们尚有一线生机!”

    “斩!”这一刻关平朗声大吼道,双手抄起大关刀,战马人立而起,所有的气势集中在这一刀上,云气甚至都为关平所搅动,而后一刀挥下,凯拉什难以置信的看着关平。

    “居然……”凯拉什握着断枪,强行压住那条足以将他劈成两半的伤势,“明明我已经登临了半神。”

    说完鲜血溅射而出,拉胡尔的左右手,被拉胡尔认为超脱神佛体系极有可能迈出那一步登临半神,即将完整大阿修罗军团的凯拉什战死,死前成功登临半神,然而迈出了那一步的凯拉什依旧死了!

    “如果你算是半神的话,我也是破界!”关平看着周围凯拉什死后依旧不甘的神情平静的说道,“上一次我就想要斩你,可惜没有机会,这次补上!”

    关平无视自身胸口上插得那半片剑刃,面色冷漠的扫过的在场众人,这一刻陈到,张任等人才发现,关平真的和关羽非常的像,这种气势,这种有着重量的冷厉目光,虎父无犬子!

    “敌将已死,尔等还不速降!”关平压下伤势,他现在无法动用针剂,但不管伤的多重,凯拉什倒在他的刀下,那就是胜利,哪怕他的阔刃剑崩碎,也无人能遮挡他的风采。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