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六十一章 痛殴

    不管从什么角度讲阿文德的亲卫都是专业对付这种兵种的,虽说拉胡尔原本准备让阿文德亲卫去劫杀中营的关羽,不过现在这个形势,那群盾卫要是放着不管,对方搞不好能杀到他们的面前。

    “对方还有一个超视距的弓箭手,虽说是意志锁定的,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出手……”拉胡尔左右扫视了一下,之前他有看到陈到那个军团,但很明显那个并不是标准的超视距弓箭手,虽说认真起来也强的像是没有朋友一样,但很明显是一个水货。

    “加尔斯,做好准备,中营过一会儿可能会有很大的动荡。”拉胡尔看了几眼阿文德的亲卫,然后转头对加尔斯说道,关羽的气势越来越盛,哪怕对方尚未出手,拉胡尔也不得不做好防备。

    “是,将军!”加尔斯慎重的回答道。

    另一边阿文德亲卫在伽色尼的率领下,朝着臧霸的方向冲了过去,一边冲锋伽色尼一边问询换了一身甲胄的阿文德亲卫头领,“我的天赋能锁定一个效果,以前用来锁定你们的状态,省的你们滑落,现在我觉得这一方面已经不需要了,你们需要我锁定什么?”

    伽色尼好歹也算是南贵少有的名将,属于极少数拥有军团天赋的将校,哪怕是放在汉室也当得起一军主帅,不过这货被来回重挫过,锐气已经有些丧失,心态倒是摆的非常到位。

    这也是阿文德亲卫愿意跟着伽色尼征战的原因,好歹面前这位非常有自知之明,不会胡乱指挥,更重要的是伽色尼不管怎么说,加状态都是一把好手。

    “你只能锁死一样吗?”阿文德麾下曾经的千夫长杜迪安随口询问道。“到现在也没办法做到锁死两样吗?”

    “抱歉,我只能做到锁死一样。”伽色尼完全没有因为杜迪安的话感到不满,反而还给解释了一下。

    “全军驻足,防御姿态!”杜迪安大声的下令道,而后所有的士卒近乎瞬间停步,然后伽色尼帮这群人锁死了他们的最大防御。

    “你们的水平太高了,要么我锁死上限一段时间,要么只能锁住一部分的防御强度,你们自己选择。”伽色尼一边展开自己的军团天赋,一边略有叹息的开口说道。

    “短时间就够了,对方是防御兵种,消耗不了太长时间的。”杜迪安看着那近乎金属浪潮一般冲锋过来的盾卫,面上带着些许的自信说道,“放心,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堕了将军的威名。”

    说完杜迪安率领着三千多阿文德亲卫朝着臧霸撞了过去,面对这一幕臧霸有些愣神,敢和盾卫近战互殴的军团,说实话,臧霸在贵霜也就只见过一种兵种,那就是象兵。

    “意志加持,做好招架准备。”臧霸不是莽人,所以他在看到这种诡异的情况,第一反应便是做好防御应对的准备。

    几乎不需要臧霸多余的命令,其麾下所有的士卒都很自然的压低了身型,身经百战的他们在这个距离已经感受到了对面传递过来的压力,这不是普通的杂鱼,是顶级精锐。

    “嗡!”手持骨朵的阿文德亲卫一骨朵朝着臧霸盾卫砸了过去,所有交手的臧霸本部皆是双眼一凝,在接手的瞬间条件反射的斜倾盾牌,不同于正常重兵器打击的沉闷,阿文德亲卫的骨朵轰杀在臧霸本部的盾牌上,出现的一种钢铁高频震荡的嗡鸣声。

    近乎瞬间这些由靖灵卫转职过来的士卒直接选择松开盾牌,下一瞬间钢制的那部分倒还没有明显的变化,虽说依旧有着高频震荡产生的让人头晕的蚊鸣声,但木质的那一部分,直接炸裂粉碎了开来,就算没有直接碎掉,也迸射出了大量的木渣子。

    少数没有来得及脱手的盾卫士卒,在瞬间就感受到了内腑撕扯般的疼痛,哪怕有意志加持的防御效果,不少人也当场吐血。

    “震荡打击,对方具备收束震荡打击的能力,放弃盾牌。”那些不知道是当了二十年兵,还是十五年兵的终极老兵,在交手的瞬间就做出来了判断,跟这种兵种打交道,防御根本没用。

    好吧,也不是防御没用,而是常规概念的防御根本没用,盾卫的防御虽说已经很高了,但是对于这种能收束震荡打击的军团,没有十几厘米厚的钢板,一拳打中,有没有防御都没区别。

    “嘿,小子,你的收束震荡打击没到家啊!”丢掉盾牌的靖灵卫老兵直接用短枪架住对方的骨朵,一脸嘲讽的说道,而后一股大力顺着靖灵卫短枪的方向,差点将使用骨朵的阿文德亲卫掀翻。

    重兵器打击,抱歉,大爷我丢掉盾牌,绝大多数的重武器,我都能接住,洒家也是能稳定承受几百斤的猛士,吃了一个暗亏,反应过来,用武器硬碰硬就是了,最多只要小心不硬扛你攻击收束能力的发力方向就是了。

    扛不住你发力方向的震荡收束打击,老子架住你武器和你拼力量,搞近战搏杀总行吧,怕你不成!

    吃了一个闷亏,被当场抬下去了上百人,当然这些人并不是死了,而是内腑受创,和阿文德亲卫继续打怕是被锤死,但是退到后面去原地防守那些杂鱼贵霜军团还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杀伤力的臧霸还是吃了一惊。

    “所有人用短枪招架,不要处于对方震荡收束发出的方向,近战拼力量!”臧霸在一员老兵的招呼下,瞬间弄明白了这精锐天赋的效果,强是够强,但是架不住靖灵卫素质更强啊!

    “死吧!”丢掉了大盾,靠着手甲单手接住阿文德亲卫的骨朵杆,另一只手丢掉短枪,一拳朝着阿文德亲卫的脸上砸去。

    反击,说笑呢?老子单手能拿起百斤朝上的盾牌,单手抓你武器,锤你咋了,有本事你抽回去啊!

    比素质臧霸这波可都是早期的靖灵卫,素质最好,搏杀经验最强的那一波,比天赋是被阿文德亲卫克制了,但是没了天赋,不行靠素质殴打对方就是了。

    能单手使用百斤重盾,放下重盾之后,靠拳头也能锤死人的,自适应这天赋加强的可不仅仅是适应,力量也在天赋的加强范围内,没有足够的力量玩百斤重盾,吃我铁拳圣裁!

    在发现短枪对战对面骨朵自家依旧不占便宜之后,臧霸本部直接丢了短枪,开始铁拳互殴,反正对面那恐怖的杀伤力用什么格挡也没用,被打中了基本就是当场下去半管血,哪怕是用意志加持内腑的防御,也挨不了两下。

    因而到后面盾卫直接丢了盾牌和短枪,铁拳制裁阿文德亲卫,适应了上百斤重盾的盾卫,一击铁拳打中阿文德亲卫也能干掉阿文德亲卫半条命,打中要害直接带走。

    毕竟手甲,战靴这种东西也属于非常要命的玩意儿,丢了这些约束器之后,盾卫徒手和阿文德亲卫搏杀,双方在很短的时间将人脑子打成了狗脑子。

    尤其是阿文德亲卫在发现中长柄骨朵在这种贴身肉搏之中根本施展不开,反倒会被对方靠着蛮力以及手甲的防护强行架住骨朵杆,然后几拳带走之后,也在随后放弃了骨朵。

    于是双方接战五分钟之后,就变成了大型斗殴,只不过双方斗殴的档次太高,不管是盾卫的一拳近吨的冲击,还是阿文德亲卫一拳爆掉人头的恐怖杀伤力,双方在解除了武器之后,比之前看起来更为凶残,但凡正面接了对面的打击,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了。

    至于伽色尼给阿文德亲卫加持的防御姿态锁定,以及盾卫那一身板甲,现在也就防一防普通的箭矢,相比于躲箭的意义,一旦被对面打中,基本就可以确定被带走了。

    不过总体而言盾卫勉强占据了一些优势,人数相对多一些,而且搏杀的经验也更多一些,阿文德亲卫终归是人数较少,哪怕能做到一拳真正打中,直接带走盾卫的效果,可面对盾卫那种一拳近吨的冲击力,就算是招架,也无法保证自己不被打死。

    好在这种惨烈的痛殴没有维持多久,双方的救援就杀了过来,毕竟都不是瞎子,再这么近战互殴下去,用不了多久双方都会失去力气,全力斗殴,哪怕是这种级别的精锐,用不了多久,也会因为体力丧失殆尽,导致很有可能被普通兵种伏杀。

    “没想到还有这样一支精锐。”关羽收到臧霸的消息之后眯着眼睛看着拉胡尔的方向,对方在所有的步骤都被自己反制的情况下,没动用侧后的防护兵力,依旧打到这种程度,关羽也由不得不佩服。

    只是也就到了这个程度了,左右两翼那不过是开胃菜,我倒要看看你中军到底怎么挡!

    “击鼓,文则随我碾碎拉胡尔的中营!”关羽看着拉胡尔的意志覆盖中,前线各处震荡不安的意志,扭头对于禁下令道,到了该他动刀的时候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