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六十章 反压制

    拉胡尔天眼通展开的瞬间,整个贵霜和汉室的战线都展现在了拉胡尔的眼前,看着关羽切入战线的位置,拉胡尔面色铁青,全是他战线的薄弱处!

    拉胡尔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不合理,第二反应则是有内奸,自己被卖了,随后思考了一下这不合理,要拿到他的战线布置,也就只有那几个人,而那几个都是他的左膀右臂,那些人不可能背叛。

    “总不能是关羽自己看穿的吧!”拉胡尔不由自主的反问道,但话虽如此,但是在笃定自己麾下没有叛徒的情况下,拉胡尔还是第一时间做出了这么一个不可思议的论断。

    不过这个不可思议的论断做出来孩子后,也就意味着对面已经和他站在了一个高度,哪怕是偏弱一些,也绝对不会差太多。

    “击鼓,命令侧营和中营进行全战线反冲锋,第二批次的护军做准备,箭雨爆发性压制,投石车,弩车准备,侧边覆盖式打击,桐油罐投射准备!”拉胡尔犹豫了一瞬间,随后就下达了新的军令。

    作为一员名将,拉胡尔对于自家军团的控制还是有着绝对的自信,哪怕是看到关羽这种堪称奇诡的攻击方式,拉胡尔也没有对于自己的麾下产生任何的怀疑,转而做出了另一种判断。

    伴随着拉胡尔的反应,关羽也从对方的云气意志反应上收到了远比贵霜一线将校更为清楚的命令。

    不过这个命令在关羽看来有些奇怪,理论上讲这不符合关羽以前认定的指挥方式,在面对足以击破战线的对手的时候,拉胡尔不仅没有收缩战线进行防御加固,反而使用看起来非常傻的对攻。

    这等指挥方式完全不符合认知,但是关羽只是默默的压下疑惑,以意志的动荡通知麾下所有的战线进行应对强攻的准备。

    这等调整刚刚完毕,贵霜从左到右所有的战线都陡然迸发出堪称狂猛的攻势,并没有什么盾牌防御,就是身穿皮甲的枪兵以密密麻麻的枪阵朝着汉军进行高密度的突刺,而天空之中,投石,床弩的枪矛,燃烧着的瓦罐皆是朝着汉军飞了过来。

    瞬间关羽便明白了拉胡尔的作战意图,和普通的作战方式要计算战争损耗,要计算各部损失的情况不同,这种规模的战争,在后方还在冲击的时候,前方是完全不可能撤退下来的。

    只要后方的军势能压倒前方,那么所谓的崩盘就绝对无法诞生。

    拉胡尔有着绝对的把握能压住前线的混乱,那么现在最正确的方式就是用强攻将汉室拉入到无法展开的血肉磨坊之中,长枪的防御力确实是很糟糕,一波箭雨就能干掉,但是面对洪流一般碾压过来的长枪兵,很难说有什么精锐能轻易的将之阻击。

    就算是盾卫面对这种洪流,也只能说是招架住,靠着强悍的防御力能挡住,至于说一步不退,这真的不是想做就能做到的,一杆枪,三杆枪,十杆枪,捅在那面盾上的时候,盾牌能顶住,人顶不住,这就是非常现实的情况。

    这种招数是人多势众,没有足够精锐的军团领头时最佳发挥战斗力的方式,拉胡尔用起来非常的顺手,无数的枪兵在天空之中飙射着枪矛,飞驰着投石,燃烧着桐油罐的时候,这种凝聚成的洪流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堪称是神鬼辟易。

    然而也就是这种程度了,如果看不懂内中的核心,这种玩意儿确实是极难破解,毕竟这等如同洪流一般的枪刃延绵颇宽,在左右有掩护的情况下,又不存在被人横断的可能,正面堪称完美。

    “坦之!”关羽几乎没有多说,直接对着关平下令道,看着对面碾压过来的枪兵洪流,面对那种箭雨短时间都无法彻底扫平的洪流,关平朗笑着挥舞着长柄阔剑冲了上去。

    明白你的战术是什么,那么要应对就简单了,近千柄三米长的阔剑随着关平抬手骤然出现,两大片洪流直接撞到了一起,拉胡尔的长枪兵当场人仰马翻。

    面对这种兵种,闪避和防御都只有死路一条。只有两只手的人类是不可能招架住十几根接近三米长的长枪,单凭防御,只有死。

    与此同时无数的箭雨爆射而出,三矢强弩的威力,在近战发挥的淋漓尽致,而随着关羽中军碾碎拉胡尔的枪兵洪流的锋头,一根根堪比枪矛的箭矢由拉胡尔的中营平射了过来。

    关平条件反射一般的将所有的门板阔剑直接插入了大地,当场不少的剑刃崩碎,然而人员的损失却寥寥无几。

    拉胡尔看着这一幕,微微发愣,枪阵只是他的试探,关羽能不能冲毁枪阵这一点,拉胡尔并不怀疑,因而才会有平射床弩的准备,然而却被对方用这种方式挡下,本以为无论如何都能带走一片。

    “帕萨,你带螺旋枪兵从中军侧护的位置前去试探,听从我的命令,如果关羽直插中军,你就给我劫杀的他的侧护,如果关羽逐步推进,你就攻击那群盾卫,放侧翼压制关羽!”哪怕是出现了这出乎预料的一幕,拉胡尔也没有任何的慌张。

    “是!”帕萨大声的回答道。

    “凯拉什,你率领你的本部,还有王族突骑堵住张任,那家伙的天赋有时效性,让维卡斯做好渗透困杀的准备,还要注意我的鼓点和旗号。”拉胡尔在帕萨离开之后,果断启用凯拉什。

    “是!”凯拉什大声的回答道。

    拉胡尔的命令下达之后,帕萨和凯拉什率领着军队还没有抵达位置,张任就感受到了关羽覆盖个大军团的意志的变化——有援军,很强,做好准备!

    同样臧霸这边也收到了同样的意志起伏——援军,高攻击。

    张任和臧霸收到消息的瞬间就开始调度麾下的士卒准备进行反扑,虽说关羽的命令很模糊,但是大战场能在对方还没有抵达前就收到消息,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已经有了太多的转圜余地。

    “仲台,侧营延伸交给你,我去杀敌!”臧霸下令道。

    “你滚吧,这里交给本大爷!”孙观怒骂道。

    臧霸没有任何多余的话,直接提着短枪朝内杀去,他的盾卫已经失去了稳固天赋,准确的说,这个天赋对于臧霸而言本身就没有什么意义,全地形的通过性什么的,还算有点意义,但是卸力什么的,臧霸本身就有这种能力。

    于是臧霸废掉了稳固天赋,定向训练天赋什么的臧霸是做不到,但是放弃天赋对于任何一个双天赋都是可以轻易做到的事情,而臧霸直接放弃了稳固天赋,任由这些靖灵卫的老兵自己诞生天赋。

    毕竟本身就是最顶尖的军团,不差素质,也不差意志,各个方面都符合,在水满自溢的情况下,自然而然的形成了新的天赋。

    或者说是在臧霸那被帝国意志雏形变更后的军团天赋的引导下诞生了皇甫嵩当初认定的最为适合的天赋——意志加持。

    我等认为必须要挡下接下来的攻击的时候,那么我等的意志便会化作盾牌加持在身躯之上,同样当我等一定要凿穿防御的时候,那我等的意志会化为利器捅穿对方的防御。

    钢铁的身躯必须由钢铁的意志支撑,意志的力量非常弱小,但依旧是作为璀璨的力量。

    臧霸麾下的士卒成功变更成为了盾卫最为合适的天赋,但意志加持所能发挥出来的效果到底有多高,却很难说清,不同于唯心属性那种纯粹的强烈信念扭曲现实的结果,臧霸的意志加持更倾向于一种原本就储备在在身体之中的力量,只是天赋将之导出来了。

    “此路不通!”臧霸看着帕萨以及对方麾下的螺旋枪兵,这是一种杀伤力足以击杀纪灵麾下虎贲的一种兵种,然而臧霸看着对面并没有任何的畏惧,如山岳一般矗立在原地。

    帕萨看着臧霸身后涌来的盾卫,皱了皱眉头,随后笑了笑,盾兵,抱歉,这种兵种刚好在螺旋枪兵的克制范围之内。

    “打穿他们!”帕萨冷静的下达命令道,虽说拉胡尔的下达的命令是让他去解放侧翼,或者劫杀关羽侧护,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打穿对面的盾卫大概也用不了太长时间吧。

    臧霸微微压低了身型,他的天赋有一次绝对概念的防御,这也是他能硬接孔雀超视距的基础,因而面对帕萨的命令,根本无所谓畏惧,他敢来,那就说明这里绝对不会让人通过。

    另一边张任感受着自己的天赋消退,对着陈到招呼道,“陈将军,接下来靠你了,我爆发余力,架住对面的军团,然后由你点杀对面的骑兵,丹阳兵这一点应该没有问题吧。”

    “好!”陈到没有多余的话,只是点了点头。

    “计时天命,天命指引!战,战,战!”张任直接将加持的核心强化到处于最前方的士卒身上,并且进一步缩短强化的时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