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六十章 踏营

    “看来战争开始了,希望你们能在拉胡尔完蛋之前之内赶到,哈哈哈!”张辽远远的驻马对着库斯罗伊和杜尔迦嘲讽道。

    张辽和张飞分开就是为了来堵这俩,虽说白马义从的近战相对一般,但只要被白马义从盯上,都会是巨大的麻烦。

    库斯罗伊和杜尔迦自那日之后都猜到了汉室的目标,但是婆罗痆斯距离这边颇远,而想要救援就不能日夜兼程,不计马力,因为那么拼命赶过去,自家也没有了战斗力。

    那样的救援就与送死没有任何的区别的。

    加之张辽做事疏而不漏,很少会留下隐患,因而从赵云那边拿到武器之后,当天就去堵库斯罗伊和杜尔迦。

    原本一路急行军能赶回的两人,直接被白马义从封锁在两百多里外,库斯罗伊和杜尔迦都有心要冲击,但面对白马义从近乎恶心的手法,两人走走停停,近乎没有行进太远的距离。

    到了现在,不管是杜尔迦,还是库斯罗伊都感觉到了那浩浩荡荡的气势,面色皆是有些阴郁,哪怕他们对于拉胡尔有着绝对的自信,但是面对一大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顶级军团,他们也难免对于拉胡尔现在的局势有些担心。

    加之关羽的气势已经绽放了出来,库斯罗伊和杜尔迦皆是明白大战已然开启,而他们已经赶不上了。

    “你们要来就赶紧,我先走了。”张辽大笑着招呼道,而后白马义从当着孔雀和曙光的面拨转马头,如风一般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白马义从对于这个距离当然没有什么压力,搞不好可能还会比张飞和赵云去的还要早,但是对于杜尔迦和库斯罗伊而言,基本已经不可能抵达了,除非他们拼命的跑过去,然而那样奔袭的结果,基本上意味着跑过去了就是送死。

    华氏城下,关羽浩荡的气势崩裂开来,麾下汉军尽皆感受到了关羽那清晰的意志,而后三道攻势,尽皆朝着拉胡尔的军营轰杀了过去,一早就清楚对方布置的关羽,直接切入了拉胡尔战线的破绽之中,前营终归是偏于薄弱了。

    不需要传令兵通知,拉胡尔在中军大帐都听到了关羽的声音,原本正在和大自在谈论的他直接站了起来。

    “来了啊,没想到比我估计的还有魄力。”拉胡尔大笑着说道,“大自在,做好正面阻击关羽的准备,其他人守好后营防线,想要夹击我拉胡尔,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几分本事!”

    关羽以军团攻击的方式切碎贵霜防守浅薄处的营墙,云气固化道路直接铺开,而后江宫一马当先顺着破口冲了进去。

    “放箭!”镇守在一线的尤利尔眼见裂缝之中冲出来的那个红脸猛士,当场头皮发麻,原本准备冲上去阻击的尤利尔果断放弃了带兵反冲击的想法,他见过了关羽好几次,那就不是他能对付的。

    箭雨爆射而出,然而这边毕竟是关羽早先就观察到的防御薄弱部位,哪怕有箭雨进行压制,较为薄弱的兵力,也完全没有办法拉住汉军,尤其是江宫,司马俱等人身先士卒,持盾挥剑突进,很快就在对方防线还没有布置开来的时候,切开了一道裂口。

    就在这个时候,关羽眯眼看了下代表拉胡尔位置的那个核心点,意志的震荡已经开始快速的扩散,非关羽以前认为的节点式的指挥,而是将传递到数个位置,之后快速的扩散。

    与此同时贵霜的战鼓也响了起来,关羽冷笑了一声,看着拉胡尔的在意志覆盖上的反应先行调整了自己的指挥,更重要的是关羽运用的近乎是于拉胡尔同样的指挥方式。

    “侧移突破?”张任在收到命令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之后二话没说,天命指引直接开启。

    以张任和陈到现在的情况,侧移突破需要相当的时间,尤其是维卡斯那货特别能拖,就算是张任强冲猛干,陈到箭矢崩裂也很难将对方击溃,但既然关羽说是要够快,那么张任果断开天命指引,强踹拉胡尔营地。

    金辉在瞬间覆盖了张任的麾下,所有的士卒一时间可谓是气势滔天,作为过于依赖天命指引的张任本部,不得不说在开启天命指引之后战斗力与之前可谓是云泥之别。

    “所有人箭矢掩护!”陈到眼见张任麾下的士卒在闪光之后自然的压低身躯,就知道对方想要一口气突破对面的战线,且不说这一方式是否现实,但是张任想要这么干,陈到还是愿意支持的。

    丹阳精锐的箭雨爆射而出,张任麾下的士卒如猛虎出笼直接将维卡斯的战线扑碎,张任很清楚自己在大战场的判断力远远不如关羽,因而关羽下令之后,他直接拿出最大的力量来执行。

    短短一炷香时间,张任和陈到联手扑碎了维卡斯的防线,而这个时候拉胡尔调动加强边线防御的贵霜军团才刚刚到位,如果早来十几个呼吸,那张任和陈到必然被封堵在外围,战线加厚统一调度之后防御强度并不是简单的11,而会得到极大的提升。

    然而在他们加厚封锁之前,战线就被汉军扑碎,那这就不再是补防,而是添油战术了,而添油战术很多时候,跟送死没有任何的差别,张任虽说没有发现这个问题,但是崩碎了维卡斯战线之后,再有贵霜正卒奔赴过来,汉军不仅没有任何的担心,反倒气势更胜。

    “强突!”臧霸收到消息之后,对着孙观狰狞一笑,上次孙观好悬没死了,好在用药剂救了一条命,现在看到这些贵霜士卒,孙观和臧霸依旧是双眼冒火。

    “咱俩好久没联手,我们今个可能要拉住这边五万多人,有把握没?”孙观挺直了身板,敲了敲盾面说道。

    “抱歉,大爷我可是连孔雀正面的打击都能接住,和你这种杂鱼不同。”臧霸冷笑着说道,而后军团天赋全面张开,“今个谁也别想从这边过去救援贵霜中营,老子给你将路断掉!”

    各个营地都有衔接的地方,这种衔接在军营布置的时候会非常小心,也担心有人进行切断,而关羽盯着拉胡尔的营地看了好久之后,最后还是决定切断贵霜营地的左右联通。

    这种事情对于正常的军团而言,基本没有办法做到,但是换成盾卫,只要有把握横断了那一片,盾卫基本就足够切断贵霜营地的往来,给关羽创造出相当的机会。

    因而从一开始关羽集中所有的盾卫,就是为了限制拉胡尔的一条胳膊,而现在看着拉胡尔迅捷的调动,关羽在模仿的同时,也经常能先一步截断拉胡尔的指挥。

    毕竟拉胡尔在中军指挥全军,而关羽比拉胡尔麾下的将校还先发觉拉胡尔的目标,关羽总归是到了那一步,看着拉胡尔意志的波动,以及另一个方面节点的连带波动,关羽结合己方的攻势瞬间就能猜测出拉胡尔的目标是什么。

    不敢说一猜一个准,但基本上能保证十有七八的水平,更重要的是关羽在前线,虽说更为危险,但是指挥起来比拉胡尔更简单快捷一些,因而前营的交战,关羽快速的占据了上风。

    更重要的是这一次关羽尚且没还没有带队冲锋,各部已经展现出来足够让贵霜全力应对的压力。

    “被截断了?”拉胡尔眯着眼睛看着关羽的方向,身在中营的拉胡尔现在尚且看不到关羽,但是从收到的消息上,拉胡尔已经判断出来了前方的局势,他的指挥正在被关羽拆解,虽说并不是所有的指挥被拆解,但很多反攻调动还没有执行便已经被破坏掉了。

    婆罗门这边缺乏兵形势的土壤,但拉胡尔也不是什么都不懂,自家的调动还没有执行便已经被破坏掉,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对方冲击的太快,导致相关的调度还未启用就已经失效,另一种则是对方提前废掉了他进行指挥的基础。

    “有点小看对方了。”拉胡尔神色平静地说道,“大自在接下来你上吧,关羽就在中营前方,我会给你创造与对方单挑的环境,看得出来对方成长了很多,但是不知道还是不是他在指挥。”

    “好,我上了。”大自在一脸抑郁的说道,他真的不想和关羽单挑,和关羽拼命的下场,很多时候都是关羽直接将对手剁掉,再强点的话,如果将关羽能搞死,关羽也足够在死前将别人拉下水,这种对手,大自在一点都不像招惹。

    拉胡尔看了一眼大自在,没有说话,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等大自在走了之后,拉胡尔果断开启天眼通,既然靠情报指挥压不住你了,那老子就看着战线的变化,再和你动手。

    没错拉胡尔是斩落了天眼通给孔雀,但这不代表拉胡尔自己用不了了,就跟张任斩了如意给麾下亲卫一样,没了士卒,张任还能给自己用不了了,最多是不能给其他的军团用以加持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