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五十七章 站稳

    其他的方面自然也就只能靠关羽触类旁通了,虽说有着相关的参照远远强过独自摸索,但是有这种手把手教授的机会,何必呢?

    李优和黄忠走了之后,关羽依旧坐在城门楼上看着城下为光影覆盖的贵霜军阵,学习着拉胡尔的指挥调度,不过相比于一开始那种效率,现在关羽学习的效率已经下降了很多。

    倒不是关羽不好好学,而是拉胡尔在这几天常用的那些手法,和意志调度模式已经被关羽抄完了,甚至后者已经被关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没办法什么玩意儿都讲一个先天资质的问题。

    拉胡尔几十年的经验将意志覆盖这条路摸索出来,然后展现在关羽的面前,以关羽的意志统合能力,在抄完了之后,就已经全面性的在意志牵引方面超越了拉胡尔。

    这不同于周瑜的琴音心志勾连,也不同于陈曦的心绪意念勾连,纯粹就是拉胡尔自己摸出来了一条信念绽放传递的道路,然后关羽将之加大加粗直接拿来用了。

    可以说现在的关羽在大军团指挥方面至少有一条不同于其他大佬的冒头之处了,至于这条路是不是抄出来的,现在告诉拉胡尔这是关羽抄他的,估计拉胡尔还要怀疑一下,关羽是不是在嘲讽自己。

    因为不光是强度,使用灵活程度,覆盖范围的精度,关羽都超过了拉胡尔,更重要的是关羽已经彻底解决了意志覆盖存在核心和节点的问题,方法简单粗暴,像我关羽这么拽的人,意志强度这么高的人,当然是统统覆盖了!

    说白了就是靠着身强力不亏的方式强行打通了这条路,我关羽别的属性可能不强,但是意志方面,汉室罗马贵霜共鉴,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存在,相比于拉胡尔依托着节点牵引,关羽直接全覆盖了。

    后面就不用说了,关羽突然发现这方式好像就是对方给自己订制的大军团指挥方式啊,意志全面覆盖之后,所有的士卒虽说感受不到自己说什么,但是自己意志的动向,还是能感觉到的。

    在这种情况下,配合上军令的逐级传递,可以将很多模糊的消息依靠主将意志展现出来的较为明显的倾向性,传递给十万上下的军团,甚至再过分一些,暴露自家这个核心,这个规模可以变得更大,十五万,甚至更多!

    这也是关羽站在城门楼上观察拉胡尔的原因,对方的信念和意志强度达到,所以也就最多是用来作死,但换成自己,甚至已经可以给士卒传递一定的主将意志了。

    哪怕无法传递详细的军令,但进攻,防御,撤退,掩护这种简单粗暴的玩意儿,关羽表示自己绝对能做到,到时候强行将意志传递给各级屯长以及千人将,剩下的由他们自行发挥。

    加之麾下士卒已经提前收到身为主帅的关羽的意志,执行的时候效率必然大增,这样关羽寻思着自己也能拖个十几万大军来搞大军团混战,而且就场面而言绝对不会太差。

    可以说拉胡尔那个意志覆盖一出,神破界只要打好基础,能对战场形势做出判断,知道该如何应对,剩下的部分靠着意志传递补正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换个简单的说法就是,神破界只要登临了大军团指挥的下限,学会这东西,瞬间就像是吃了一个十全大补的,在大军团指挥的道路上迈出了十几步,哪怕没有拉胡尔这种好老师手把手的教授,也足够在大军团指挥这个层次上站稳脚了。

    当然没有登临那个水平,学了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大概再有两天,就吸收不到营养了,到时候就必须要动手,才能从中汲取更多的营养。】关羽盯着拉胡尔的方向,缓缓的收回来眼光,很无奈,敌不动,我不动的情况下,拉胡尔也就每日例行进行调整和修正,并不会进行太多的大动作。

    另一边拉胡尔完全没有收到尼兰詹的通知,倒不是尼兰詹忘了,只是因为白马义从又开始在这条路上各种捣乱,信使和斥候没有白马义从跑得快,还没有白马义从人多。

    哪怕白马义从现在要直长刀没有直长刀,要箭矢也没有箭矢,但是区区几个信使,看到好几千人远远围观,没多久就崩了。

    在这种情况下,拉胡尔自然是什么消息都收不到,不过粮草撑不过十天的情况下,依旧没有收到粮草,拉胡尔寻思着自家的运粮队八成已经被汉军干掉了。

    不过这种事情也不算意外,拉胡尔表示自己还可以吃一段时间的婆罗痆斯城,然后等下一批次的粮草再过来,但是到现在依旧没有收到消息这件事,拉胡尔已经反应过来了不对。

    毕竟杜尔迦都没有给往回送消息,拉胡尔寻思着那个跑得死快的骑兵八成就在他们营地西边封锁情报线,不过猜出来了这一条拉胡尔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反正自从见过了一次白马义从之后,拉胡尔就对于在平原上追击那个军团画了一个大叉,那军团绝对不是在平原上能干掉的,至于孔雀的安危,拉胡尔并不担心,那不是轻易能干掉的军团,更何况杜尔迦一直都很谨慎。

    “虽说没有收到任何情报,但是这种情况下,要做好准备啊,更何况看现在这个情况,那个纯白骑兵八成将我西边给封锁了。”拉胡尔虚敲着几案分析着形势,白马义从很强,但是白马义从要是敢杀入他拉胡尔的营地,拉胡尔就有把握将他们弄死。

    “唔,这样的话,调拨士卒做好防守反击的准备,敢踹四十万青壮的营地,那么也就意味着敢踹我的营地。”拉胡尔默默地做出了决断,然后开始调度麾下军团,对外侧进行加固。

    关羽这个时候则盯着拉胡尔的一举一动,看着那意志出现诡异的流动,居然在加厚西侧和外侧,而正对华氏城的方向出现了削弱,其中的手法很为精妙,至少从关羽观察到的意志通道去看,就算是抽调了对华氏城的防御,正面也并不算薄弱。

    当然这指的是完全看不到内部的情况下,对于关羽这种已经几乎开了全地图,尤其是李优甩手表示剩下的由你自己解决的时候,给关羽丢了一个反向的光影观察方式,现在关羽已经可以从人类视角和意志视角两个视角进行观察了。

    至于所谓的反向光影观察方式,其实是在不碰触对方营地光影扭曲的情况下,自己造一个和对面同样的光影扭曲,然后反向使用光影扭曲,可以将对方光影覆盖的扭曲解析出来的一种玩意儿。

    当然这种东西也就只能用来观察,精度在没办法确定对方到底是以什么角度进行偏折的情况下,是完全无法计算出来的。

    要是能解决精度问题,李优估计已经暗搓搓的开始送拉胡尔上路了,可惜这种技术只能还原光影,但是光影和光影之间的偏差距离是不能解决的。

    不过关羽拿着这个玩意儿,对照着意志覆盖,将精度锁定之后,拉胡尔之前做的所有的手段都成了搞笑。

    因而在现在的关羽看来,拉胡尔简直是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顺带对方这个动作给关羽提了一个醒,在他学习新技术的时候,自家的兄弟貌似要出现了。

    【看来应该就在这几天了,到时候我先出手。】关羽看着城下的营地,默默地做出了决定。

    另一边,拉胡尔以为在封锁贵霜情报链的张辽已经跑到了赵云的营地去要补给去了,因为法正表示赵云带着大量的补给,于是张辽便留了一半人在那里堵路,另一半人去赵云那里要补给。

    “白马义从就剩这么点了吗?”赵云看着一起跟来的李条面色有些难看,哪怕是不再率领白马义从,在赵云的眼中,白马义从也依旧是他非常珍贵的战友,结果现在就来了三千人。

    “呃,这倒不是,剩下的断拉胡尔的情报线,婆罗痆斯那边肯定要给拉胡尔发消息,我寻思着我们跑得更快,于是将他们的情报线给断了。”张辽笑着解释道。

    “那就好。”赵云安心了一节,然后两人快速的将各自的情报交流了一遍之后便确定了接下来的计划。

    “武器装备我这边都有,皮甲的话,我这边也有装备,这是最新式的皮甲,防御力更强一些,虽说也没啥用。”赵云指着自家营地里面的软甲说道,这些都是当初赵云两万八千骑兵携带的物资。

    张辽也没有二话,当场开始更换甲胄,直长刀,以及短弓轻箭,张辽手上的武器装备现在不是磨损过于严重,就是直接废掉了,现在有机会更换,张辽完全不会客气。

    “我也就不留你了,肉干粉你带上,明天晚上我会袭击包围华氏城东边的拉胡尔营地。”赵云也知道张辽有事,便也没有久留,直接应下张辽的提议,行军作战,赵云可从未怕过。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