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五十七章 抄作业

    董昭这个时候已经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个时候他要还不懂得李优到底想要干什么,那他也就不是董昭了。

    “有几成把握?”董昭试探性的询问道,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有些逾越了,但是面对李优这种丧心病狂的应对方式,董昭也有些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

    “不知道,按说的话,拉胡尔到时候表现的越好,我越容易发现对方,也就越有可能干掉对方,但是,没有没有意志标记锁定,说实话能不能干掉我也不能保证。”李优很无奈。

    实际上在逮住拉胡尔用意志覆盖的时候,李优就知道机会来了,可惜的是意志标记锁定这东西皇甫嵩当时给说过,这种东西就是一个反向应用方式,以前是捕捉对方的意志进行打击,现在是将自己的意志投射在对方的身上,然后进行锁定性质的打击。

    其实就原理而言是没有任何区别的,难度也都差不多,两者也在同样一个天赋树上,只要大力蹂躏拥有其中一个天赋的军团,很快就能将之蹂躏成另外另外一种。

    “光影覆盖消除,直接下手的话,担心对方发现,所以要圈定位置?”董昭已经彻底明白了李优的考,“也就是说哪怕到决战的时候你也不会解除对方的光影覆盖,一旦解除,瞬间就会出手是吗?这样的话,关将军他们那边可就不怎么顺利了。”

    “元直可能解除不了这玩意儿,但是元直有办法不受到这种东西的影响,八门金锁之中有一项就是幻光属性,元直自己有办法,不用管那家伙。”李优无所谓地说道。

    董昭默默地点了点头,破除这个很有难度,但不受其影响就已经有了开战的资格。

    “让元直和云长自由发挥就可以了,他们也在积累力量,虽说积累的力量未必能决定胜负,但至少都在积累。”李优冷淡地说道。

    董昭闻言在计划这一方面不再多说一句,他算是看出来了,李优这家伙对于关羽和徐庶不太看好,或者说上一次的失败,让李优对计划的平稳性更为看重。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这样的好。”董昭犹豫了一下,暗示道,实际上到了这个时候弄清楚了李优的逻辑之后,董昭就知道李优其实并没有太多打压的想法,而完全是为了求稳,等待时机。

    李优看了一眼董昭,没说话,董昭微微躬身,然后退了出去。

    【不是好与不好,而是这样做是否对于接下来的发展有利,实际上就算是我现在也不可能直接拿下关云长,更重要的,如果拼兵权谋的话,现在的我上去根本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战事依旧会焦灼的让人崩溃。】李优目送董昭出门,心如明镜。

    李优很少将个人的情绪代入到工作之中,虽说偶尔也会有一些私心,但就算是有私心,这家伙的方式也不是扯后腿,而是将自己的私心和公益结合在一起,在对国家有利的时候,顺手拿走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不会出现说是损公肥私这种事情。

    【更何况关云长可是子川力挺的将帅,我很好奇,对方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李优眯着眼眼睛想到,随后翻看了一下自家的计划之后,带人再次上城墙去进行巡视,这是李优每日都做的事情,当然巡视是假的,看看己方士气,寻找拉胡尔的位置才是真的。

    “情况如何了?”在巡视时候李优再一次遇到了黄忠,李优随口询问了一句。

    “已经有一部分士卒具备了将自身意志投射出去的能力,而且也具有远距离锁定这份意志的能力,但是这个距离现在只有不到十里。”黄忠说不出是烦躁,还是劳有所得的开心,总之非常复杂。

    “继续蹂躏,将他们全部变成这种,还有让他们每天苏醒就开始射箭,皇甫义真已经将他们送上路了,剩下的就靠他们自己勤学苦练了。”李优毫无人性的说道,这才多长时间就已经完成了这一步,由此可见李优丧心病狂的程度。

    “……”黄忠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毫无人性之类的话,而是很自然的岔开了话题,“是这样的,我最近在华氏城城墙上巡逻发现了一个比较奇怪的情况。”

    “什么情况?”李优面无表情的说道。

    “对面那个军团好像有一个核心的点,虽说经常在到处移动,而且一闪而逝,但如果我感觉不差的话,应该是有一个核心的点。”黄忠挠了挠头说道,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这一刻大概是黄忠第一次在李优的脸上开到了僵硬的神色,隔了一会儿李优才缓缓地转头看向自从前次被自己阻拦出兵之后,一直站在城门楼上没有说话,自从贵霜那边,用意志覆盖之后,没日没夜的站在那里的关羽。

    灯下黑了,李优突然发现自己也有失策的程度。

    如果连每日在城墙上巡视的黄忠都能察觉这种变化的话,关羽没日没夜的站在城门楼下,恐怕早就知道了拉胡尔在哪里了,这天下在神破界,在意志方面走的最远的恐怕就是关羽了。

    “云长,你找到了对方是吗?”李优也没有被人拆穿的尴尬,直接走过去询问道,对方进行意志覆盖之后,关羽就一直站在这里看着下面的营地,近乎不眠不休。

    “第一天就找到了,我原本想杀出去。”关羽摸着自己的大胡子说道,神色之中有些怅然之色。

    “这不对,以你的情况,如果当时就看的很清楚了的话,就算有我阻拦,你也会杀出去。”李优眯着眼睛看着关羽,这不合理。

    “意志的流通,比混乱的战场指挥我能看得更清楚,拉胡尔从那一日开始所使用的所有调度的方式,我都学会了。”关羽少有的说了一长串的话,“因为相比于战场,我的双眼能看到所有的节点,也能看到意志变更后,所有节点的变化。”

    那天拉胡尔进行意志覆盖之后,对面的各个营地,以及拉胡尔本身就在关羽的眼中如同黑夜之中的萤火虫一样,一览无余,因而当场关羽就想杀出去搞死拉胡尔。

    和李优看不穿对面不同,关羽那恐怖的意志掌控能力,能非常轻易的依靠着双眼看穿拉胡尔的意志,以及各节点的意志,可以说意志覆盖连拉胡尔麾下军团的节点都暴露了出来。

    当然这对于别人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覆盖的太多,根本看不出来,但是对于关羽而言,根本就是自曝其短。

    不过那天有李优拉着关羽不让出战,关羽又担心拉胡尔在耍诈,所以也就放弃了下手,转而上了城门楼子观察拉胡尔的营地,看着拉胡尔的对于自家营地进行调度补充。

    因为这种观察方式不同于其他,又有意志牵连的效果,关羽能清楚的看到拉胡尔的是想要调动那个军团,而这样的布置又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毕竟军团的变更会引起意志和云气同样的变更。

    因而关羽清楚的明了的看到了拉胡尔如何一步步的排兵布阵,将一个个的命令从这个位置调整到另一个节点。

    关羽那个时候就悟了,他本身已经达到了那个水平线,如果说以前可能还需要思考对方这么做的意义,现在的话,已经不需要了,关羽能看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操作。

    然而拉胡尔这几天将这些操作在关羽的眼皮底下来了很多遍,多到关羽已经学会了的程度,毕竟底子已经到了,又有人很仔细的教授,如果这还学不会的话,关羽觉得自己可以死了。

    “……”李优的手有些颤抖,他已经知道关羽是怎么学会了的。

    “接下来的交给你处理了。”李优没有多说任何的话,直接扭头离开,关羽已经提前拿到攻略了,他这一方面的准备已经没有意义了,现在的关羽没援军自己都能锤爆下面的大军了,没动手的原因只是想看看拉胡尔还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抄袭一下。

    “别用射声营弄死拉胡尔,意志覆盖很有意思。”关羽一贯冷漠的面上浮现一抹笑容,拉胡尔的指挥方式,关羽很有兴趣。

    李优驻足了一瞬,然后点了点头,他知道关羽想要做什么,确实从放血的角度而言,这样更有意义一些。

    黄忠和李优走了之后,关羽依旧站在城头上看着华氏城周围意志覆盖之下的贵霜指挥调度的变化,从中吸收汲取自己所需要的一切,他已经站在这里数天了,就是为了从拉胡尔那边汲取营养。

    【这才看来只能汲取这么多了,等下一次吧。】关羽现在看到那个核心的意志稍微波动一下,甚至连贵霜那边的将校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关羽已经知道拉胡尔想要做什么了。

    只不过可惜的是,拉胡尔最近所能展现出来的指挥调度和军团调整都偏向于防御和隐匿,其他的方式相对要少很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