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五十六章 无解

    奥斯文和迪帕克出现在婆罗痆斯的时候尼兰詹陡然安心了一节,他最担心的就是他那俩战友就这么意外战死了,和汉军交手的次数越多,尼兰詹对于汉军的平均水平就越忌惮。

    “老哥,好久不见了。”奥斯文略有叹息的说道,如果不是伏击失误,他们现在应该风风光光的进入婆罗痆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身狼狈,残兵败将被别人保护着进入婆罗痆斯。

    “人没事就行了,汉军很强。”尼兰詹看了看奥斯文和迪帕克,拍了拍肩膀说道,“麾下的士卒可以重新征召,可以重新训练,然后为战死的士卒再去报仇,如果你死了,这些都没有了,那些跟随你的士卒也会被遗忘。”

    “嗯,我会的。”奥斯文点了点头,“这次损失太大了,我原本一个七千人的本部,从去年到今年损失到现在这个规模了,没有一战像以前那么顺利,老哥这边情况如何?”

    “也不怎么样,汉军的盾卫,全面超过我军,不是素质比我们强,是在素质相同,经验相同的情况下,靠着装备将我们压死了。”尼兰詹叹了口气,颇有些唏嘘的说道。

    尼兰詹麾下的本部在整个贵霜南北都非常有名,而且装备就算不是最好的,恐怕也是顶尖的那一撮,然而在面对盾卫的时候,被盾卫的重铠,重盾锤的满头是包,根本发挥不出来应有的战斗力。

    “靠装备?”迪帕克闻言驻足,尼兰詹也停下来,随后迪帕克有些泛苦的看着尼兰詹,他想起来白马义从。

    奥斯文看着迪帕克的面容就知道对方想起来了什么,随后不由得叹了口气,“汉军的装备压过了我们不止一个水平,之前我们见到的那个纯白骑兵,一战,损耗的兵刃就有十万柄上下。”

    尼兰詹闻言目瞪口呆,随后长叹了一口气,“汉军几乎所有的士卒都着甲了,而我们,像拉胡尔现在率领的那些士卒,很多都只有一个护心镜,甲胄我们缺的厉害。”

    “这属于最基础的差距了,不是我们的问题了。”奥斯文摇了摇头,跟着尼兰詹迈步走向婆罗痆斯城。

    诚然某些顶级军团,多是不依靠甲胄然后获得的堪比甲胄的防御,让自身强大到可以不依靠装备锤爆对手的程度。

    可实际上,在双方素质和意志一样的情况下,有甲胄和没甲胄就是两个水平,甚至哪怕是前者意志更为璀璨,但没有甲胄在防御上就有着非常明显的差别,曙光军团的意志不璀璨吗?非常璀璨,然而面对幽云骑,却很难拿出应有的战斗力。

    不是他们突然变弱了,只是因为双方都在同一个层次,而水平相近的情况下,多一层防御,就多一层生存力。

    这也是为什么会出现库斯罗伊判断幽云骑在强行歼灭他们之后,还有两千多可战之兵,这是可战之兵,未计算存活下来的伤员的情况下,这要说,就属于装备带来的差距了。

    “我们怕是得想一些法子了,装备这种东西,可和练兵这种学一学,模仿模仿就能出成果的东西不一样。”迪帕克慎重的说道。

    在禁卫军上贵霜和汉室军团的差距看起来并没有明显的差别,但是白马义从一战耗费了十万上下的刀刃,还是让迪帕克和奥斯文清楚的感觉到双方在装备上的实质性的差距。

    “确实,我发动了婆罗门体系下一些工匠,让他们制作了一些东西,然而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制作难度非常大。”尼兰詹略有叹息的说道,他已经在很努力的追赶了,但意义并不大。

    说着尼兰詹从一旁拿过来一根三棱刺剑,递给迪帕克,“看就是这种东西,在刺的方面非常好用,可以刺穿常规枪头无法刺穿的盾牌,但是制造难度非常大。”

    奥斯文伸手接过三棱刺剑,感受了一下之后,摇了摇头,毕竟是正统的北贵将校,他对于他们国家的兵器制造业还是有着相当的了解的,双面开刃,和这种六个刃的东西开锋难度完全不同。

    准确的说,这种形态要开封的话,奥斯文寻思着除了手动用磨刀石,恐怕已经没有其他好办法了。

    “非常难制造,我让婆罗门麾下的吠舍制造了一批次,最后放弃了,很好用,但是用不了。”尼兰詹叹了口气说道,“而汉室富裕到可以给常规兵种装备这种东西,我们双方的差距,已经不是简单的兵员素质的问题了。”

    “问题其他的我们也没办法涉及。”奥斯文轻声的说道,尼兰詹闻言沉默,他很早之前就知道这些事情,所以才来南贵驻扎,一边驻扎一边吸血补充自身麾下的军团,然而现在看来还是不够。

    “走吧,吃完再说吧。”尼兰詹沉默了一会儿不再讨论这个问题,当年能做出袭击安息,扩展战线,尝试让北方转移战场的尼兰詹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政治眼光。

    准确的说,能被安排到婆罗痆斯这种对于北贵来说有着极为重要意义的边境重镇,尼兰詹要是没有点手腕和眼光根本是不可能的。

    因而在别人还在考虑战场问题的时候,尼兰詹已经开始思考这个国家的问题了,没有汉室的对比,也就罢了,有了汉室的对比,尼兰詹已经注意到很多的问题。

    只是这些问题尼兰詹根本没有办法解决,或是不适合自己开口去说,或是说了也解决不了问题,这已经不是战场的问题了,是国力的问题了,隐约间,尼兰詹已经看到了贵霜的失败。

    迪帕克和奥斯文是传统的将校,自然不会去思考这些有的没得的东西,他们这一次本身就算是惊心动魄,勉强死里逃生,哪怕是表现的再怎么镇定,也有些劫后余生的惶恐。

    席宴吃饱之后,奥斯文和迪帕克睡了一脚起来,才真正感觉到了自己依旧还活着,然而接下来还有非常多的问题需要处理。

    “你们说报告,我们已经发了,并且也通知了拉胡尔,他的后勤好像是被汉室那几个家伙给烧了,我也给他发了通知了,并且也会从婆罗痆斯这边挤出来一部分粮食给他,只不过这不是长久之计。”尼兰詹在奥斯文和迪帕克醒来言及之前事情的时候笑着解释道,他已经处理的七七八八了。

    “让拉胡尔的军团小心一些。”奥斯文略有犹豫的说道,“白色的那个骑兵军团在对付整编军团的时候可能有些力有不逮,但是那个黑色的,非常擅长攻坚,而且对方对于大规模军团可能还有一定的削弱能力,让拉胡尔千万小心。”

    “说说看。”尼兰詹停下贝叶和笔,看向奥斯文说道。

    奥斯文闻言也没有保留,将自己之前对战张飞的情况完整的描述了一边,然后尼兰詹面色凝重。

    “现在,你心中的那些阴影消除了没有?”尼兰詹虚敲着桌面询问道,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没有,那些恐惧就像是跗骨之蛆一样根本没有办法彻底祛除,我一直开着天赋在对抗这种残留的影响,但我估计,如果运气不错一到两个月就能处理掉,运气不好,恐怕……”奥斯文面色非常的难看,张飞的能力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了。

    本以为张飞跑了之后,这种力量就应该开始消散了,然而现在那些阴影依旧在奥斯文的心底,估摸着今天太阳升起来之后,继续消除的话,能淡化不少,然而多年征战的直觉却让奥斯文有一种猜测,张飞这种能力,搞不好对于某些人来说根本是处理不掉的。

    “处理不掉?”尼兰詹皱了皱眉头看着自己的老兄弟,“处理不掉影响有多大?”

    “对战其他军团的时候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是对战那个军团的时候,会崩盘的。”奥斯文无比头疼的说道。

    “这……”尼兰詹看着奥斯文,一个禁卫军啊,崩盘,你忘了你的身份是什么了吗?

    “没有开玩笑的,之前如果你们再晚来两刻钟,大日则昃之后,我麾下就会崩盘的。”奥斯文嘴角泛苦,一整个禁卫军放弃了根本不可能的,他现在完全不能理解张飞那见鬼的天赋到底是什么情况。

    实际上奥斯文猜的没错,张飞的那个恐惧效果,对于一部分的士卒来说还真属于无法洗掉的负面,毕竟张飞自家的天赋曾经对于自身而言都是无法洗掉的负面,要不是张飞搞了九层封镇,挨了张飞的恐惧,深刻到奥斯文本部这种程度,基本就不用洗了,没救了。

    毕竟张飞天赋带来的恐惧效果本身就是作用于人身本能的,就像是膝跳反应一样,不是你说压制就能压制的,当然张飞的天赋没有这么夸张,只是贴近于这个层次,因而对于某些过于深入的人来说,那就是无解的,对于某些人来说,就算有影响,也不致命。

    当然这指的是当前六层的水平而言的,如果一天彻底适应了九层,那就跟当年全力全开一样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