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五十五章 不同,不和

    阿尔达希尔是什么样的人物,法正观其行已然心里有数,然而在动手之后却被迫退走,这意味着什么,法正心如明镜。

    李优养了这么多年,将衣钵,女儿,权柄全部赠送的对象,终于展现出来了让人惊惧的锋芒,无二错的大军团指挥,缺的只有一样了,那就是资历,而法正很清楚,李优恐怕完全不介意赌上自己的政治生命将诸葛亮拉过来。

    更可怕的是这种赌局,李优完全不会输。

    从来的时候法正就在思考,局势真的到了李优控制不能的程度了吗?边郡的重镇华氏城,王舍城一座没丢,境内的婆罗门阶层全部被慑服,甚至外围连棋子都已经布置了下来。

    从朱罗王朝绕道背刺这个计划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非常正确的计划,汉室的局势真的到了连一个顶级精锐都抽不出来的程度了,防守真的需要将兵力集中到华氏城和王舍城的附近吗?

    法正才来的时候还以为局势真的危险到了那种程度,但现在想想的话,距离那种程度差的还非常远呢,毕竟是守城,边郡重镇哪怕是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都应该能守住一百天。

    毕竟军规对于这一方面的规定是“被攻过百日而救不至者,虽降,家不坐”,简单来说守城一百天这是基础,一百天之内援军还没有来,你投降了国家不怪罪,这不是你的问题,是后方的问题。

    之前法正并没有往这一方面仔细思虑,实际上现在想想的话,问题很大——真的是因为守不住所以要将所有兵力集中起来,还是直接抱着要将贵霜拉下水的想法在作战。

    这两个完全是两个概念,一开始法正认为是守不住了所以才集中兵力,全力防守,后来走通了朱罗王朝出现在贵霜精华区,法正就有了其他的猜测,李优并不是守住了所以才集中所有的兵力。

    只不过这种估计随后就被法正给否定了,因为也不对,八万左右的汉军各部虽说依旧不足以面对拉胡尔,可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动,现在站在法正的角度,就像是有人特意在收敛自身的力量,对内进行压缩一样。

    如果在以前法正肯定认为李优是在攒手牌,等着时机的到来,但是这一次,法正在收到关于诸葛亮的情报之后,法正突然发觉了一些其他的东西,李优动机不纯。

    诚然现在做的这些确实是在为汉军最后的爆发在铺路,而且也确实是在减少损失,但反过来思考,这件事并不那么纯粹,以法正现在的能力去做出判断的话,最适合的方式其实应该是放关羽出来和拉胡尔死磕。

    低烈度的战争确实对于汉军有害无益,只会让拉胡尔越来越强,但反过来的话,高烈度的战争,对于统帅有着极大的提升,就像是汉军的士卒基本不可能出现大幅度的提升一样,拉胡尔的指挥能力也不可能再出现提升了,甚至连经验都很难再有提升了。

    关羽则完全不同,路已经开了,瓶颈已过,正是最佳的提升时期,拼高烈度的战争将战场打成血肉磨坊,逼着关羽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周瑜的程度才是最合理的情况。

    至于说牺牲,至于说不忍心什么的,关羽会出现那种情况,但李优绝对不会,现在已经面对面了,就算是有损失,以李优常态的思维,也绝对不会在乎损失了。

    甚至以法正对于李优的了解,如果李优真的是站在不偏不倚的立场上,华氏城下,拉胡尔恐怕已经站不住脚了。

    低烈度对于士卒的磨练,高烈度就是士卒的坟场,汉室的士卒能顶住这种压力,拉胡尔麾下那群现在还有三分之一没出天赋的正卒,绝对顶不住这种压力。

    拉胡尔的心志能承受住这种压力,拉胡尔的士卒绝对不能承受住,而关羽善待士卒的关羽就算无法接受这种情况,等战事发展到那一步的时候,李优只用一句话就足够将关羽怼在墙角了——不是战争太残酷,是你太弱了,正因为主将太弱,所以才会用更多的精锐来填补这个窟窿。

    关羽这种心态面对这句话不会崩溃,只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变强,瓶颈期已经过了,又有必须变强的意志,真的没有什么能阻挡,然而现在的问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如果说以前法正会怀疑李优大概是有其他的考虑,可这一次法正可以保证,李优是故意的。

    【做好了一切,甚至符合关将军的意图,符合接下来的战争,如果局势发展没有太大的波折,到了华氏城的时候,最终一战需要的所有的积累都做好了,但这不是最好,也不符合李师的心性,哼,还真是让人烦躁。】法正的目光无比的冰冷。

    陈曦的存在消除了绝大多数的内斗,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人没有考虑过某些情况,只不过现在陈曦还在,没有人伸手,但问题是有些人真的能做到天衣无缝,至少事后检查的时候,你找不到一丁点的漏洞,哪怕是法正看穿了,也拆不穿。

    【华氏城里面,元直总不能到现在还没有看穿吧。】法正习惯性的思虑了一瞬,随后按下了这个想法,看穿了也没用,有些计谋不是看穿了你就能破解的,要破解,首先自己要够强。

    华氏城中,徐庶还是曾经那副神色,对于李优的规划,他最早并没有任何的怀疑,但是在收到援军消息之后,徐庶试探性的询问了一句之后,就开始当李优的应声虫了。

    李优自然是发现了这一幕,但也没有多说,董昭没有深入这些,但也差距了气氛的不对,之后不再对军事方面发表任何的言论。

    “可以明确锁定七位吗?”徐庶在自己的房间内一条条的查证,他不知道李优要做什么,但是在察觉到李优有些不对的时候,他就开始了私底下的查证,从物资到军势分布一条条的查了过去。

    “能锁定到但是不能做掉是吗?”徐庶看着对方的回信皱了皱眉头,贵霜出现意志覆盖之后,汉室就做出来了无力应对的态势,对于这一方面徐庶是认同李优的做法的,他只是奇怪于李优其他的绝大部分的收缩性命令,这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个作为备案即可。”徐庶将内容记下,然后将东西烧掉,到现在他还是没有弄明白,那位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想要压制关羽的话,并不需要像现在这样,如果是为了扼制他们的话,也不必备上这么多应对拉胡尔的手段。

    看着那一条条查证出来的手段,李优并非是想要他们失败,只不过为何没有选择开战呢,为了减少兵员损失?开什么玩笑!

    另一边李优则是在翻阅兵书,该做的他也都做了,徐庶查证的举动他也看在眼中,不过没用,他并不是针对谁,这只是强弱的坚定而已,合格或者不合格就这么简单。

    婆罗痆斯西边,萨卡拉一路狂飙和迪帕克,奥斯文汇合,看着损失惨重的两人,萨卡拉神色颇为凝重。

    “原来援军来了啊,怪不得他们走了。”迪帕克面色阴沉的说道,“多谢救援了,如你所见,我们输的很惨。”

    “是我们大意了。”萨卡拉看着站在太阳底下,大力喘息的奥斯文精骑有些抱歉的说道。

    “不怪你们,能来都不错了。”奥斯文看了一眼萨卡拉点了点头表示问候,之后便再一次沐浴在日光之下,尽可能的用天赋洗去幽云骑留下来的恐惧感,然而怎么说呢,貌似很难洗掉。

    “打扫一下战场,去婆罗痆斯吧,这边未必安全。”萨卡拉感受到奥斯文瞄他的那一眼,仅仅是目光就让奥斯文感觉到些许的陈忠,对方比他几年前见到的时候强了很多,包括麾下的军团,明明自己也变强了很多,反倒还出现了些许的差距。

    库斯罗伊默默地点头,萨卡拉从来就没有给他打招呼,在下这个命令的时候,却对着他非常自然的说道,很明显对方是高种姓出身,这种近乎天生对于低种姓颐指气使的状态,让人厌恶。

    萨卡拉看了一眼库斯罗伊,库斯罗伊也看了一眼萨卡拉,双方近乎是天生的对立。

    “萨卡拉,差不多就行了。”奥斯文勉强将内心的恐惧阴影压下去之后,眼见萨卡拉像看蝼蚁一样看着库斯罗伊,不由自主的开口说道,他们北贵无所谓贱民不贱民,但是对于萨卡拉这种高种姓,哪怕是天生的战士,也无法认同库斯罗伊。

    毕竟整个南贵,就出了一个拉胡尔,就只有这一个在婆罗门之中都具有极高地位的人给底层留下了一条上升通道,其他人从一开始就不认同这一方式,只是当初受局势影响不得不为。

    “好的。”萨卡拉不再看库斯罗伊,算是给奥斯文一个面子,好歹北贵这些将帅的身份在婆罗门默认为刹帝利,而且对方够强,萨卡拉也愿意给个面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