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五十四章 不可力敌

    库斯罗伊这一看着迪帕克冒火的双眼,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没有告诉过你白马义从是在飞吗?”迪帕克愤怒的咆哮道,而库斯罗伊面对迪帕克的质问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过吗?当然说过啊,问题是当时迪帕克说的是,“库斯罗伊,到时候遇到白马义从,你一定要小心,对方根本就不是在跑,压根就是在飞!”

    库斯罗伊又不是没见过白马义从,自然知道对方跑得飞快,迪帕克的话,库斯罗伊先入为主的认为那个飞是形容词,毕竟库斯罗伊也曾见过白马义从飚车时的情况啊,确实是风驰电骋,如飞一般。

    因而库斯罗伊面对迪帕克的话,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结果现在库斯罗伊终于知道,当初那个飞原来不是形容词,而是动词,按说不是应该是形容词吗?

    迪帕克这一刻简直要被库斯罗伊生生气死了,什么叫做猪队友,这就是猪队友,他最后一搏的希望硬生生被库斯罗伊给干掉了,你丫是有毒吧,你简直能将我气死啊。

    库斯罗伊自知理亏,也没敢辩驳。

    迪帕克暴怒的看了一眼库斯罗伊几眼,之后冷静了下来,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估计也是想起来库斯罗伊的是怎么理解自己当时说的话的了,想到这一点,迪帕克对于南方婆罗门治下的人均智障水平已经有了深刻的了解。

    【尼兰詹老哥到底是怎么在这种地方生活的,这边的人根本无法交流,啊啊啊!】迪帕克烦躁到近乎发狂的想到,四千多的王族游骑兵,就这么一会儿被白马义从削到不足一千,迪帕克都快崩了。

    要知道古代作战全歼的概率非常低,军功爵制度,有一项就是野战击杀敌军两千人就算是全功,由此可见冷兵器杀敌到底有多麻烦,白马义从的杀敌效率从某种程度而言已经非常变态了。

    迪帕克被张辽率领的白马义从锤爆狗头的时候,奥斯文这边也陷入了麻烦之中,哪怕现在的时间点非常有利于奥斯文的发挥,光辉永恒的祝福给奥斯文予以极大的加持,可面对张飞,奥斯文及其麾下显得非常的被动。

    这种被动并不是因为自身实力不足,而是因为无法完全豁免幽云骑带来的负面恐惧效果,以至于奥斯文的精骑实力已经攀升到某个极致,面对幽云骑依旧狼狈不已。

    “哈哈哈~”张飞大笑着轮舞着蛇矛,每一击都能给奥斯文麾下的精骑带来不小的损伤,相比于之前面对库斯罗伊的曙光军团,这个时候张飞的幽云骑才发挥出来应有的战斗力。

    哪怕真要说,现在处在接近正午环境的奥斯文精骑战斗力可能还能压过曙光军团一头,但张飞麾下幽云骑面对奥斯文精骑所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却明显超过了面对曙光军团的时候。

    毕竟奥斯文精骑再强,面对幽云骑也难免出现恐惧心理,这不是力量强弱就能压制下去的力量,而是更为接近现实的人体本能,禁卫军再强,终归还在那个范畴之内。

    库斯罗伊的本部哪怕是稍弱,他们也是天下极少数哪怕是畏惧,也绝对不会因为畏惧放手的军团,这世间没有比希望更珍贵的宝物,尤其是对于一无所有的人来说。

    因而哪怕是面对恐惧,库斯罗伊的本部,也不会因此而产生动摇,哪怕内心因为恐惧已经颤栗了起来,库斯罗伊的军团也会手持武器去用自己的力量夺取自己所需要的一切。

    奥斯文的精骑则不同,哪怕在光辉的祝福之下,实力已经强到了某个极限,可只要还是人,那么就还有本能,而很不幸,力量确实是能让人无视恐惧,但那种程度的力量需要对于对方造成碾压才行,而很明显奥斯文并没有。

    这个时候奥斯文才知道之前库斯罗伊架住张飞到底是多么恐怖的事情,那可是顶住这种恐惧,一点点的逆推,一点点的扳回自家的局势,那种力量且不多说,那种信念和意志无比璀璨。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奥斯文麾下已经堪比汉军三河五校的禁卫军被张飞硬生生干掉了接近一千,虽说期间张飞也损失快有五六百的兵力,但双方的兵力从原来的接近两倍,变成了现在的接近二点五倍,奥斯文的局势越发的困难了。

    奋力的率领麾下的精骑从张飞的战线冲了出去,奥斯文低头看着身上的伤口,然后缓缓地抬头看向张飞,他没有去和张飞直接交手,只是错身而过一次,但就那一次,奥斯文清楚的感觉到,同样是内气离体,对方比他见过的破界级半神还强。

    “汉军,你非常强。”奥斯文平复了一下喘息说道。

    张飞则是看着奥斯文的方向,他现在对于张辽当初的说法有了认知,奥斯文这个家伙不吹不黑,麾下的精锐恐怕和他的幽云骑是半斤八两,但是架不住他的天赋克制对方的天赋,因而哪怕是奥斯文现在天赋加成远超过张飞的幽云骑,也全面落入了下风。

    “你也是我见过的少数非常强悍的将帅。”张飞看着奥斯文说道,“不过如果只有这样的话,接下来,你就祈祷有人来救你吧。”

    “呵呵呵……”奥斯文喘息了几下,目光越过横在路中央的张飞,看向迪帕克和库斯罗伊的方向。

    之前奥斯文有些顾不上那两个家伙,而现在他已经看到了,迪帕克的王族游骑兵已经基本被打完了,剩下不足一千人,连一营都不到了,好在还有库斯罗伊勉力保护,不过也就这样了,白马义从全面主动,库斯罗伊也就只能用圆阵那么保护着。

    “救援肯定还是有的,不过现在肯定来不了,是我们大意了。”奥斯文平复了一下呼吸之后,看着张飞说道,“白马义从爬去侦查去了吧,他能这么短时间过来,其他的军团不可能过来,唯一有可能的也就是婆罗痆斯的援军,但距离不短。”

    “看来你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张飞略有佩服的看着奥斯文,就像当年的北匈奴的须卜成一样,张飞就算是赢了,也佩服他们的意志,当然那是等他们死了之后。

    “我可不会死的,你很强,如果时间放够,我们会死,可时间不够!”奥斯文深吸了一口气,“你的天赋效果确实是在克制着我的军团,但太阳每靠近中天一点,我就会强一分,而现在还有时间,我以及麾下的士卒都在变强的过程之中。”

    张飞看着朝阳,又看了看奥斯文,“你在变强的过程,士卒对于我军了解的越深,恐惧的程度也会越深,我军也会越发的强大。”

    张飞的话让奥斯文心中一沉,他之前就感觉到了不对,而现在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果然对方除了天赋本身的加强,以及恐惧对于别人的削弱以外,还可以汲取恐惧强化自己。

    更重要的是这种强化,也同样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对方军团的恐惧逐渐加深,强化的水平越来越高的那种类型,没办法,恐惧同样也是会积累的,在恐惧压垮对面的时候,也就是胜利到来的时候。

    【对方的天赋效果太多了,而且负面性质的,正面性质的,还有最后近乎斩杀性质的。】奥斯文瞬间就想到了恐惧积累压垮对手这一可能,毕竟和别的情况不同,恐惧真的是可以积累的,哪怕他们现在还可以硬顶着恐惧进行战斗,也不代表消除了这份恐惧。

    【还真是该死啊,明明实力强过对方,却会被对方一点点的锤死,这种感觉……】奥斯文盯着张飞神色铁青。

    这一刻对于奥斯文来说,他已经没有牌可以打了,至于再继续加强自己以及麾下军团的方式已经没有了,从心象到天赋,奥斯文在这条路上走的已经够远了,除非是斩落天赋进行合并,然而这种技术,奥斯文并没有啊,哪怕他的天赋已经开拓到了某个极限。

    “还真是糟糕的情况啊。”奥斯文嘴角泛苦,他已经感受到了自己内心的阴影,这本是不应该出现的东西,哪怕是在面对关羽,面对吕布,面对奇迹化的神铁骑,他都未曾出现果断阴影,现在逐渐的朝着奥斯文的内心开始覆盖了起来。

    “好了,闲话少说,在你们伏击我们的时候,就应该做好被我们反伏杀的准备。”张飞也不管奥斯文的面容,抓紧蛇矛直接朝着奥斯文精骑冲锋了过去,而奥斯文见此面色一整,强行压下内心的阴影,也朝着幽云骑冲了过去。

    至于说和张飞单挑,奥斯文觉得等自己进阶到破界级的时候再进行这种作死的活动,他很强,但这种强也是相对的,要知道光是从张飞的身边擦肩而过,奥斯文都有些寒毛倒竖的感觉,这不是奥斯文察觉到了张飞的强大,而是多年厮杀的直觉,不可力敌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