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五十三章 抱歉,爷会飞

    迪帕克条件反射般用左手抽出护身匕首,直接朝着危险袭来的方向斩去,无数次濒临死境早已让迪帕克锻炼出一种超强的直觉,挥手横扫,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以及手臂的震麻让迪帕克面色铁青——遭到算计了。

    一时间近百游骑兵当场坠地而亡,神速箭从来不是靠着长弓长箭来加大威力的,其本身附带的亚音速就足够发挥出不下于常规概念双天赋弓箭手的战斗力。

    “闪避!”迪帕克大声的下令道,哪怕是用匕首挡住了那一箭,并且成功让对方那根脆弱的箭矢在碰撞中解体,但略微发麻的右臂让迪帕克瞬间明白这是什么水准的打击。

    然而迪帕克的声音还没有落下,第二波的箭矢已经来临了,轻弓短箭的最大优势就是如此,比射速,哪怕没有天赋加成,甚至没有用过弓箭,也能轻易的完成一秒三箭。

    白马义从的士卒好歹也曾是精锐的弓骑兵,一秒五矢对于他们而言没有任何的压力,但双天赋弓箭手在没有极速类型天赋的情况下,一秒五发还要保证威力,已经非常困难了。

    至于说射声,长水那些顶级弓箭手,他们的射速从来都不高,准确的说,单凭箭术将威力放大到这种程度的军团,其天赋树上基本不可能在附加射速了,命中率,威力,以及射速,这是三个发展方向,代表三个天赋。

    白马义从没有任何相关的天赋,但白马义从用的是轻弓短箭,好掌握的同时,命中率也有保证,至于威力用白马义从自身的神速来保证,哪怕附带的信念和意志不足以媲美那些真正的弓箭手军团,但亚音速的箭矢,已经足够教绝大多数的兵种做人了。

    “闪避!”面对第二波箭矢的时候,迪帕克已经进入了惨呼的状态,他无法理解为什么对方作为一个高速近战骑兵会掌握有如此恐怖的箭术,威力和射速并重,毫无疑问,不算他们本身的近战的表现,但就这一手箭术,他们已经足以称之为双天赋弓骑。

    转换着神速的力量,张辽恣意的宣泄着神速箭,王族游骑兵从某个角度而言应该算是白马义从的下位替补兵种,准确的说,几乎所有的轻骑兵都属于白马义从的下位替补兵种。

    没有任何反击的办法,追不上,杀不了,这就是迪帕克现在面对的情况,哪怕是作为北贵的仅有的几支禁卫军统帅,他这一刻也生出了绝望,没有任何应对白马义从的办法。

    箭矢对飙王族游骑兵完全不占优势,神速状态的闪避确实糟糕,但神速状态没办法锁定,王族游骑兵的箭矢命中率甚至可以说是看脸行事,而近战,那就更不可能了,在平原上,白马义从如果不愿意近战,真的没有任何军团能强迫。

    张辽来回的移动,每一次都能给迪帕克带去数百的伤亡,当然主要是受伤,每次干掉的也就百多人,但太被动了,没有任何应对的手段,只能看到对方在打自己,而自己无法动对方,士气开始以极快的速度下滑。

    禁卫军的意志确实是如同铁打的一般,但面对这种完全绝望的战斗,禁卫军又能有任何的破局手法?

    也许这种轻箭只需要一面圆盾就能轻易的挡住,哪怕卸不了冲击,会让自己难受,但轻质短箭的结构注定了在撞上钢制盾牌的时候会瞬间解体,如果是正儿八经的大黄弓,狼牙箭,射出这样的速度,就算是钉不穿盾卫的盾牌,之上能挂在盾卫的盾上面。

    然而轻箭的结构注定了面对板甲颇为无力,只可惜王族游骑兵既没有盾牌,也没有板甲,他们走的是和白马义从一样的道路,也就是皮甲,弯刀,弓箭反击这条路。

    这条路不是说不好,实际上能在战马上用长弓的都是顶级的弓骑兵了,而且也足够压制几乎所有同为弓骑兵的兵种了,可惜他们面对的是白马义从,面对的是这个站立于所有轻骑兵巅峰的兵种。

    “撤回去,撤!”迪帕克愤怒的下令道,与此同时库斯罗伊也朝着这边冲了过来,换装之后的库斯罗伊,靠着盾牌,只要不命中要害,是可以挡住这种攻击。

    可惜库斯罗伊麾下现在又全都是步兵了,而迪帕克之前跑了上千步去面对张辽,然而现在这上千步,已经变成了近乎天渊一般的距离,白马义从太快了,快到他们两人汇合所花费的时间,白马义从已经足够来回将迪帕克射杀到近乎全军覆没的程度了。

    诚然每一次只能带走上百人,但每一次伤到了更多,而且随着受伤越来越重,每一次死亡的人数在逐渐上升,那种如同用小刀刮肉的手段让迪帕克陷入了无尽的悲愤当中。

    然而没有任何的应对之法,现实就是这么残忍,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就算是迪帕克愤怒的都爆种了,他麾下的王族游骑兵依旧在按秒死人,直到张辽将剩下的那些短箭也射完了。

    勒马回转,张辽在西,迪帕克在东,张辽身后三百步就是库斯罗伊,奔腾而起的迪帕克身前两百步就是张辽,然而张辽这个时候不仅没有慌,还有些想笑。

    “你大概一直都以为我们是近战骑兵吧。”张辽还有心撩拨几下迪帕克,至于身后的库斯罗伊,张辽一点都不担心。

    “实际上只是我们来的时候为了减轻负重没有多带箭矢,而你么这边用的箭矢又都是长箭,和我们的短弓不匹配,使用起来有点问题,其实我们是弓骑兵的。”张辽大笑着说道,而这个时候迪帕克双眼血红,而张辽身后的库斯罗伊拼命的朝着白马义从冲去。

    然而就在迪帕克进入最佳冲锋范围,甚至准备决死一撞,库斯罗伊的曙光军团进入中程投矛上限位置的时候,张辽长啸一声,麾下士卒如风一样左右散开。

    库斯罗伊麾下的士卒有不少人的投矛已经出手,而迪帕克的冲锋也有些刹不住了,毕竟这天下只有一个骑兵能做到在那种高速下轻易转弯的事情,可惜贵霜的王族游骑兵,并不是。

    “送你们上路吧。”张辽麾下的白马义从左右散开之后,所有的士卒自然的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直长刀,再次回转战马,速度拉高到近乎极限,带着璀璨的刀光朝着王族游骑兵的方向覆盖了过去。

    那一刻刀光在璀璨的阳光之下化作了连绵的一片银光,库斯罗伊盯着因为失控朝着自己冲锋过来的迪帕克,而迪帕克这个时候双眼除了恼怒已经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神色。

    库斯罗伊对着迪帕克做了一个动作,示意迪帕克尽可能的降速,而迪帕克心知自己降速之后,基本就会成为案板上的肉,但想想之前的情况,哪怕不是肉也没有任何的反击之力,于是一咬牙,直接下令强行降速。

    库斯罗伊看到这一幕,心下一稳,当即下令道,“军团攻击,给我崩碎大地!”

    在白马义从进入神速状态,化光奔袭而来的瞬间,两声连在一起的轰鸣之下,迪帕克麾下王族游骑兵左右的道路直接被轰碎。

    “不!”迪帕克先是一愣,随后惨呼道,而库斯罗伊尚未明白迪帕克的惨呼,就看到张辽率领着白马义从直接冲入了烟尘之中,当场迪帕克就开始解除云气固化道路。

    然而动手的瞬间库斯罗伊就愣住了,白马义从并没有使用云气固化道路,这不合理,可不等库斯罗伊想通,白马义从已经杀了一个通透,飚了出去,等尘土散去,库斯罗伊看着一地的残尸,原本还剩下两千多的王族游骑兵,只剩下不足一千。

    迪帕克本人也被砍了一刀,不过并没有死。

    原本迪帕克以及麾下的王族游骑兵并不至于这么惨,库斯罗伊的好心办的坏事,白马义从直接无视了那坑渠,硬生生飞了过去,而迪帕克的王族游骑兵可就没有这个能力了,以至于连逃跑闪避都无法做到,被白马义从直接杀了一个通透。

    “这……”库斯罗伊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如同屠宰场的一幕,完全没有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他发力将王族游骑兵保护起来了,明明白马义从无法闪开,直接冲入了沟渠之中,怎么会这样?

    “哈哈哈~”张辽和李条等人大笑着看向库斯罗伊的方向,“你以为这种东西能挡住我们?抱歉,我们不是在跑,我们是在飞!”

    “库斯罗伊!”迪帕克这一刻双眼冒火,原本完全不至于这么惨,他们知道白马义从接近战的方式,而且到了这种时候,就算是决死反扑也比被白马义从吊起来打好,因而在白马义从冲过来的时候王族游骑兵就做好了弯刀决死的准备。

    结果还没有下手,库斯罗伊将路打断了,他们直接被定在了原地,然后白马义从杀过来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