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五十三章 再遇

    张飞在奥斯文和迪帕克回转马头前往婆罗痆斯的时候,就远远的吊在两人伸手二十多里的地方,靠着光影侦查,一直隐藏在地平线的后方,小心的戒备着。

    至于奥斯文和迪帕克,斥候倒是一直有安排,但在发现了汉军离开的痕迹之后,奥斯文和迪帕克的之后就不再是以之前那种全面散开的方式进行侦查了,斥候的探查范围已经缩小了很多。

    当然这种探查还是有可能逮住张飞的,不过这个时候张飞也不太在意自身是否暴露了,因为距离婆罗痆斯也就剩下一节距离了,如果张辽还不来的话,他们就算是下手也不可能重创这群人了。

    不过也不知道是张飞运气好,还是因为奥斯文和迪帕克的斥候在确定了汉军退走之后,侦查起来有些疏忽,张飞的幽云骑就这么吊在奥斯文和迪帕克的后方,居然一路平稳的过来了。

    这点可以说是非常神奇的情况,对此张飞除了庆幸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当然这个时候张飞最为烦躁的地方就是张辽还没有来,再不来的话,他们的围攻计划就没有施展的余地了,距离婆罗痆斯城越近,婆罗痆斯派遣救援的可能性越高。

    同样距离婆罗痆斯越近,汉军遭遇打击的可能性越大。

    就在张飞犹豫着是不是要主动出击的时候,天空之中突然炸开了一朵蓝绿色的光弹,而后接连三颗炸开,张飞面色大喜,再无丝毫的犹豫,直接率领幽云骑冲了过去。

    这是他当时和张辽商量好的联络信号,这个出现就意味着白马义从已经回来了,他们的计划已经进行到了最终阶段。

    奥斯文和迪帕克又不是瞎子,自然也看到了这种突然在天上炸开的东西,瞬间面露戒备之色,而且当场命令所有的士卒就地戒备,而后召集斥候问询探查结果。

    与此同时白马义从已经出现在东边的地平线上,奥斯文和迪帕克一愣,不再追问自家麾下的斥候,白马义从那玩意儿,可能你前脚侦查完那边没有人,后脚人家就过来了,很正常的情况。

    “这恶心人的玩意儿又来了。”迪帕克抽出弯刀有些恼怒的说道,“不过还好,就这么一个玩意儿,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补充刀刃,要是没有,这次不论说什么也要将他们送走。”

    “应该还没有,他们的武器明显是特质的,就算是要补充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现在这个情况,除非他们能绕过拉胡尔,不过那家伙可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奥斯文沉声解释道,“十有八九他们没有依旧没有近战的手段。”

    “哼,这感情好啊,之前都跑掉了,现在又回来了,我还想着该怎么处理,没想到啊,又来了。”迪帕克跃跃欲试道。

    奥斯文和迪帕克其实对于白马义从堵住他们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比战斗力他们也是非常靠谱的军团之一,一个没了近战能力的白马义从,他们还不至于让他们惊惧。

    然而奥斯文和迪帕克还没有讨论好该怎么应对白马义从,西边的地平线上,幽云骑也同样出现了。

    这一刻不管是奥斯文和迪帕克的脸色都说不上好,他们之前特意进行了相当仔细的侦查,最后确定汉军已经离开的痕迹,没想到对方居然是分开了,让白马义从先行杀往东方。

    说实话,不管是奥斯文和迪帕克都认为在现在的环境下,汉军一起配合行动才是符合自身现实情况的做法,结果现在不管是幽云骑,还是白马义从从某个角度而言都打了这俩人的脸。

    “没想到他们居然敢分兵,这倒是我们的思维盲点。”奥斯文面色铁青的说道,他们真的没想到白马义从居然敢将幽云骑这个跑不快的骑兵留在贵霜的后方,真不怕被他们堵住歼灭掉吗?

    要知道单一个白马义从奥斯文他们确实是没有办法解决,但是一个战斗力很强,可跑得不是很快的骑兵,贵霜帝国有的是办法将他们解决,甚至都不需要加派军团,只需要他们三个家伙找到幽云骑,就能将幽云骑砍死。

    结果现实却是因为他们太过疏忽大意,以为发现了白马义从跑路的痕迹,很自然的做出汉军全部离开的论断,结果错过了之前歼灭幽云骑的大好机会。

    想到这一点,不管是迪帕克,还是奥斯文都有些懊恼,不过随后他们两人就收拾好心情,以沉稳的心态去面对幽云骑和白马义从,他们两个很清楚,现在懊恼已然无用,更何况,机会就在眼前。

    “之前是我们疏忽,以为你们离开,没想到居然还有机会!”奥斯文策马往西而进,对着张飞的方向冷冷的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

    另一面张飞听到奥斯文这话只是哂笑了两下没有说什么,他没有和对方解释的习惯,就算是奥斯文有光辉永恒的祝福,就算现在是大白天,张飞也没有什么畏惧。

    实际上他敢做出伏杀奥斯文和迪帕克的计划,那就说明他有这个信心,要是连这点信心都没有,他之前根本不会出来,明明吊在奥斯文和迪帕克的后面,就能一路平平安安的回自家占领地,如果真想安全,他根本不会出来。

    “库斯罗伊,你在中央做好防守,一旦我或者奥斯文那边出现问题,我们会快速的退到你这里,到时候就靠你防守了。”迪帕克为人毕竟更为谨慎一些,看到幽云骑和白马义从从东西两面出现的时候就有些不太好的估测。

    当然这些估测并不影响迪帕克接下来的作战,能站到这个位置,和那么多神人交手未死的迪帕克,别说现在只是有些不太好的估测,就算是真正立于困境之中,他也不会束手就擒。

    不战过一场,他们这些站立在贵霜顶点的将帅可不会屈服的,和南方婆罗门那些说认怂就认怂的家伙不同,这群人就算是失败了也会挣扎一下,北方胡人那种孤狼的血统依旧在他们的身躯之中流淌,哪怕是被匈奴锤死,他们也本能的认同胡这个泛概念。

    “好,你们小心一些。”库斯罗伊没有多余的话,将自己的军团铺成一个圆阵,做好防御的准备,所有的骑马步兵已经全部下马,以骑兵的作战方式并不适合库斯罗伊,主要是大多数的达利特其实是不会骑马的,准确的说他们是没有资格骑马。

    “张辽,没想到你居然又来了,不知道这次连武器都没有的你,靠什么和我们战斗?难道是想让我们看看你是怎么屁滚尿流的跑路?”迪帕克率领王族游骑兵往东而去,远远的看着张辽招呼道。

    “呵,就算是没有武器,你又能奈我何?”张辽笑的很和善,“看起来这半年你还是没有明白你我的差距啊。”

    “差距,没错,你麾下的白马义从确实是出乎意料的快,但是除了这个快以外,你们还有什么?”迪帕克眯着眼睛看向张辽,说不清是在嘲讽,还是在套情报。

    “但就算只有一个快也够了,你说对吗?我率领了一支白马义从在你们贵霜横向穿梭了半年,一路杀烧抢掠,不就是靠着我的骑兵够快吗?”张辽笑着说道,完全没有因为迪帕克的嘲讽而暴露任何的东西,他的口风也是非常严实的。

    “但愿你接下来还能如此伶牙俐齿。”迪帕克双眼带着冷意说道,“这一次随便你跑,我倒要看看你会不会跑,汉军没有放弃队友的可能,从一百多年前流传下来的习性,让你们绝对不可能放弃队友,那你就看着你的队友怎么死吧。”

    迪帕克是正统北贵出身,所以知道汉室当年到底有多么疯,行军万里去救不知死活的二十六人,那种事情奠定了汉室对外作战的强盛,但同样也出现了弊端,那就是对外作战不能见死不救。

    内战你们随便互相坑,坑死了算你倒霉,但是外战你如果坑了自己人,很容易出事,哪怕是有理由,也无法下台。

    因而白马义从现在出现在这里,对迪帕克来说也是一个好事,至少有幽云骑牵扯着,白马义从不会乱跑,而没有了近战武器的白马义从,在迪帕克看来根本不足为患。

    “呵呵。”张辽就给回了俩字,然后白马义从在瞬间加速到了正常骑兵概念中的急速状态,而后不断的攀升,双方的距离以可见的速度开始缩短,迪帕克瞳孔微缩,神速白马如果决死的话,就算是不用武器,他们也挡不住。

    “右转。”迪帕克冷声的下令道,这么多次他们已经习惯了对方那诡异的速度,虽说依旧追不上,但至少不会像以前那么震撼了。

    和曾经完全一样的操作,然而这一次还不等迪帕克右转回环进行闪避,远处就响起了刺耳的尖啸声,不少的游骑兵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直接坠马。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