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前一百五十二章 失策

    “问题是文远到现在也没有出现,他已经跑了好几天了,按照他的速度,现在说不定都应该到华氏城了。”张飞翻了翻白眼说道。

    “这并不是坏事,你要知道白马义从在这种地方除非是扎进口袋里面,否则绝对不可能出事,而到现在还没出现,想来应该是我估计的那种情况,文远应该遭遇到了拉胡尔派遣的军团了。”法正笑着说道,完全没有丝毫的担心。

    “那完蛋了,等他回来他别说近战能力了,远攻能力我寻思着他都没有了。”张飞随口说了一句,将法正噎的够呛。

    实际上张辽在几天前就遇到了杜尔迦,双方摆明了都是刺猬,白马义从的神速箭确实是能干掉杜尔迦率领的枪兵和弓箭手,但要干掉杜尔迦的枪兵和弓箭手,白马义从就必须要突进到可视范围之内,这个倒不是很难。

    孔雀很强大这点是没错的,但孔雀军团对于平原上的白马来说,第一箭你只要没有命中,那么后面的基本就不可能命中了。

    因而张辽一番骚操作之后,骗了孔雀三个超视距突进到了可视范围之内,然后上手就开始用神速箭,本着能杀一个是一个,反正洒家不死就是赚。

    结果浪的太嗨,被孔雀抓住机会干掉了不少人,连张辽自己都受了点伤,没办法,孔雀换了长弓之后,一次五根箭,力量足射速高,又不求命中率,直接给张辽来了一个覆盖性打击。

    结果由于双方离得太近,白马义从又浪的太过,没跑出箭雨的覆盖区,驱风御风带来的箭矢偏转效果,以及超高速反应力格挡什么对于这种打击都失去了效果,别看孔雀这么玩箭矢,人家的威力起步还是十石级别的,好悬没把张辽给带走……

    吃了一次亏之后,张辽不再像之前那么作了,一直游曳在以孔雀为中心的地平线范围,反正这个距离,你孔雀敢放箭,我肯定能闪开,而我白马义从神速箭这距离准头完全看幸运。

    简单点说吧,白马义从没点精准,也没点锁定,正常视力能瞄准的范围命中率还行,一旦双眼瞄准无效了,那神速箭真的就是看感觉了,然而就算是这样也将杜尔迦恶心的不行。

    毕竟白马义从的神速箭就算是锁定了速度上限,好歹也是亚音速级别的玩意儿,在威力方面还是有保证的,真要没有掩护直接命中,不是个防御精锐恐怕真的脱层皮才行。

    以至于白马义从将杜尔迦恶心的够呛,至于说分兵撤退什么的,得了吧,你跑的肯定没有白马义从快,要么一起撤退,要么一起前进,就这么现实,而杜尔迦硬顶着白马义从的超远程凭感觉的神速箭往婆罗痆斯城行进。

    直到现在张辽将一半的箭矢用掉了之后,确定自己貌似是没办法将这个家伙逼回去,继续耗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于是张辽寻思着也该回去和张飞汇合了。

    毕竟这个距离已经差不多了,白马义从能当天无损耗赶回去和张飞汇合群殴奥斯文等人,杜尔迦恐怕连婆罗痆斯都赶不到。

    之前张辽想的是将杜尔迦逼回去,然后他和张飞可以无所顾忌的对奥斯文和迪帕克下手,结果没想到杜尔迦这么有韧性,死活就是不撤退,反倒有和白马义从对耗牵制的想法,迫于无奈,到了这个距离,张辽决定自己还是先跑的。

    再耗下去,距离婆罗痆斯城就很近了,自己往西去和张飞汇合,而杜尔迦可能也花费不了多少时间就能进入婆罗痆斯,这么一来时间可能就有些不够,进而导致他们打废奥斯文和迪帕克的计划怕是得无疾而终了。

    想到这一点,张辽估摸着距离已经抵达了白马义从可以无损汇合的极限,于是又去孔雀面前刷了一波存在感之后,跑路了。

    “走了?”杜尔迦让孔雀军团用天眼通再三侦查之后,终于确定张辽率领着白马义从已经走了。

    “他们往西走了,这有些奇怪啊。”杜尔迦皱了皱眉头,不由得面露思虑之色,按说白马义从现在应该东归和汉军会合在一起,这个时候往回杀,迟早会遇到搜剿白马义从的那些军团。

    “让人先行通知……”杜尔迦没想明白,但还是谨慎的让人通知婆罗痆斯,然而话一开口就陷入了犹豫,斥候跑不过白马义从啊,尤其是他们现在是和白马义从同向而行,只要对方在婆罗痆斯方位进行封锁,单凭斥候,啥消息都送不到。

    至于说危险什么的,白马义从在婆罗痆斯城附近随便浪都没有风险,且不说尼兰詹不会出城攻击,就算是出城攻击,还能追上平原上的白马义从了,这怕是在做梦!

    “那群人到底想要干什么?”杜尔迦面带思虑之色,隔了好一会儿,杜尔迦还是选择了十几名勇敢的斥候,让他们化装成普通的贵霜百姓和猎人前往婆罗痆斯城。

    “继续前进,前往婆罗痆斯。”杜尔迦在十几名斥候上路之后,他也率领着麾下的军团乘坐战象拉着的战车往婆罗痆斯行进。

    与此同时,婆罗痆斯这边,尼兰詹已经收到了自家老兄弟派人发来的“学习如何与南方婆罗门智障进行交流”的学习通知,虽说奥斯文的说法让尼兰詹很想笑,里面问了很多智障问题,但是尼兰詹依旧非常开心,很多年没见过这俩了。

    “让人备好席宴,准备为迪帕克,奥斯文等人接风洗尘。”尼兰詹笑着下令道,虽说伽却里的事情让他有些悲伤,但奥斯文和迪帕克能来,他还是很高兴。

    “将军看起来很开心。”塞格迪看着一向不苟言笑的尼兰詹,小声的说道。

    “奥斯文和迪帕克两位将军当年跟我父亲一起攻打过安息,不过那个时候奥斯文和迪帕克两位将军还只是牙将,他们和我父关系很好。”姆昆达小声的说道,“我见到他们需要称他们为叔父。”

    塞格迪瞬间明白,这算是通家之好了,看起来里面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并不像是姆昆达说的那么简单,不过他也没有多问,这些都算是私事。

    在婆罗痆斯这边已经提前一天开始准备席宴的时候,张辽率领着白马义从一路风驰电掣,这个时候也不需要在做任何的掩饰,他今天就要杀回去和幽云骑汇合,然后将迪帕克,奥斯文那三个打废。

    自然杜尔迦担心的白马义从封锁婆罗痆斯一事并没有发生,十几个化妆好的斥候一路无灾无难的在白马义从杀过婆罗痆斯之后,抵达了婆罗痆斯城,并且成功将消息送到了尼兰詹手上。

    不过这个时候白马义从已经从婆罗痆斯前面飙过去了快有一个时辰,尼兰詹正在思考汉军想要干什么。

    “什么?”尼兰詹看完杜尔迦送来的急报之后,原本缺了一环的拼图,瞬间补充完整,当即大吼道,“姆昆达,速去通知萨卡拉,让他准备救人!”

    尼兰詹能坐镇婆罗痆斯这么多年,也不是傻子,之前他还没想明白,现在尼兰詹已经彻底想通汉军要干什么了——汉军要在他们的主力汇合之下,先将他们的主力打废掉,而这个时间差,在刚刚白马义从已经成功的争取了出来。

    白马义从已经失去了战斗力这一条在之前的汇报之中所有人都有所了解,而且也依靠着奥斯文等人送上的证据,他们才了解到白马义从到底是如何维持自身战斗力的,结果现在杜尔迦而发回来了完全不同的情报——白马义从的远程近乎不弱于双天赋弓兵。

    这个评价意味着什么,尼兰詹在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自家那俩兄弟想要干什么,尼兰詹非常清楚,而现在局势已经明朗了,自以为是猎人的奥斯文等人,从一开始就被摆在了猎物的位置。

    如果迪帕克率领的还是具装枪骑兵的话,就算多了一个双天赋弓骑兵,尼兰詹也不会担心,最多两败俱伤,可王族游骑兵,特化了侦查和游曳的骑兵,穿皮甲的货,硬接双天赋弓箭打击,这是找死呢,要知道比战斗力,王族游骑兵在禁卫军之中是垫底的!

    这个兵种的定位可没有越骑那么明确的逆克制,而是高速弯刀扫尾,面对双天赋弓箭手,近不了身那就是死,问题是这天下有兵种能在平原上咬上白马义从吗?

    没有,那么王族游骑兵只有死路一条了,哪怕轻弓短箭性质的双天赋弓箭手杀伤力不强,白马义从靠这个也够将对方吊起来锤了!

    “通知萨卡拉进行救援,不论如何一定要迪帕克救出来。”尼兰詹面色铁青的下令道。

    尼兰詹很清楚,一旦迪帕克被白马义从锤死,奥斯文绝对是独立难支,就算有库斯罗伊在旁也没有任何的意义,骑兵对于步兵的机动优势,直接不进行接近战绕过就可以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