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前一百五十二章 失误?

    “可如果没有那已经潜藏的曙光,这个东西放在士卒的面前,士卒会吃吗?”库斯罗伊无比平静的询问道,奥斯文和迪帕克哑然,确实,如果不是为了那份希望,谁会去做这种事情。

    “所以这两个天赋并不是谁主谁从的问题,这两天赋是相辅相成的,从一开始就是量身定制的。”库斯罗伊也不怕别人觊觎自己的创造,没了那种心气之后,哪怕依旧会守护那些自愿选择这条路的达利特,但已经没有了动力继续开拓这条路了,

    “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啊,还真是幸运。”奥斯文看向库斯罗伊有点诡异,这种说法就像是说,我从一开始就准备将这些人训练成双天赋,而且是训练成我想要的双天赋。

    贵霜没出过这种人,正因为没出过这种人,他们才会感到疑惑,否则的话,他们现在只会为库斯罗伊欢呼。

    能和不能是两个世界,过了这一步,库斯罗伊已经有了向练兵大家过渡的资本,可惜没有对照,没有天赋结构树,没有前人,库斯罗伊自己又选择了停步不前,贵霜根本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就像是奥斯文自然的将之定位到幸运上,实际上完全不是幸运可以概括的,两者完全不是一个玩意儿了。

    “嗯,也许是幸运吧。”库斯罗伊也没有多做解释的意思,对于这一方面他也不想多谈,“不过你不是巡逻去了,怎么出事了?”

    “我发现了汉军的痕迹了。”奥斯文闻言才想起来自己所来何事,当即开口说道,库斯罗伊闻言皱了皱眉,而迪帕克则是大喜。

    “汉军在哪里?”迪帕克当即兴奋的追问道,一直在等没等到,迪帕克也有些烦躁了,而现在终于来了。

    “咳咳咳,我派士卒探查了五十里方圆,最后确定汉军的痕迹在我们东边。”奥斯文嘴角抽搐道,迪帕克闻言不由自主的复述了一遍,然后双方大眼瞪小眼就那么看着对面。

    “也就是说,汉军跑了?”迪帕克黑着脸说道。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奥斯文尴尬不已地说道,“看那些痕迹,汉军大概是在我们来之前,已经从这里通过了。”

    “……”迪帕克无话可说,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们一路日夜兼程,又是一人双马,库斯罗伊顺水而下,对方怎么可能比我们更快,这不合理。”

    “我倒觉得非常合理,谁知道那个黑的能不能跑得很快……”奥斯文翻了翻白眼说道,迪帕克闻言仰天无语,奥斯文继续开口道,“就像我们之前一直以为那个纯白骑兵已经竭尽全力在跑路了,结果后面你也见到了,对方只是在遛马。”

    竺赫来将迪帕克调动过来,还将迪帕克的枪骑兵换成王族游骑兵就是因为在之前的时候,白马义从跑的速度不是很快,竺赫来寻思着王族游骑兵加上迪帕克解除大地的束缚差不多就能追上白马义从,到时候只要咬住了,他们一群人当场就能将白马义从锤死。

    结果后来这脸打的都已经不是浮肿了,迪帕克直接不提追上白马义从这话了,因为双方的速度直接是以倍数在计算,这怎么追。

    “汉军的骑兵都是怪物吗?”迪帕克黑着脸说道。

    “说不准还真是怪物,早知道是这种玩意儿,你就不应该换成王族游骑兵,继续用枪骑至少战斗力够硬。”奥斯文笑着说道。

    迪帕克原本率领的枪骑兵是标准的禁卫军,一天赋钢铁之躯,二天赋钢躯冲击,都不算是什么太好的天赋效果。

    前者属于各种加强身体的抵抗力,有些像是铁骑兼容的肌肉防御,但是能比肌肉防御强上不少,二天赋的钢躯冲击,可以将身体遭遇到冲击力向外爆发出去,前提条件是身体要能承受住,可以说本来拥有这两个天赋走重步兵才是最正确的路线。

    然而架不住迪帕克会玩啊,走了枪骑兵的路线,自身解除大地的束缚之后,因为冲锋速度提高,杀伤力大幅提升,更重要的是用长枪作战的时候,在枪断之前,承受的冲击非常明确,因而向外爆发的时候也就同样非常明确了。

    加之迪帕克的枪骑本部本身就皮糙肉厚,单一承受冲击的上限非常高,这就让迪帕克的军团在拼命的时候杀伤力特别强,钢躯冲击在减缓各种碰撞性伤害的同时,又进一步提高了杀伤力,可以说枪骑军团也算是让迪帕克玩出花了。

    和汉室那种主将不乐意自己搓天赋的国家不同,北贵没有这个能力,他们更多是尽可能的结合自己的属性,去改造军团,让军团发挥出超越天赋本身的战斗力。

    从这一方面说,北贵也算是因地制宜的好手。

    “换枪骑兵有什么用,不还是吃土吗?”迪帕克翻了翻白眼,“得,换了枪骑兵搞不好连土都吃不上了。”

    “说的好像,你用王族游骑兵就能吃上白马义从的土一样。”奥斯文随口调侃了一句。

    “算了,算了,算我们倒霉。”迪帕克横了一眼奥斯文,但也没有继续追究,对方毕竟说的是实话,于是自然的岔开了话题,“汉军既然都跑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去婆罗痆斯看看尼兰詹老大哥最近混的怎么样,然后去拉胡尔那边报道算了。”奥斯文随口回答道,而迪帕克听到这话有些心塞塞,毕竟当时他们两个来追砍白马义从的时候,竺赫来就暗示他们,在击退白马义从之后,就去拉胡尔手下帮忙策应一下。

    对于这一方面奥斯文和迪帕克是不打算接受的,他们和拉胡尔不对付,虽说拉胡尔的能力他们是认同的,但让他们给拉胡尔打下手,那就有些不太好受了。

    因而当时奥斯文和迪帕克都打了一个哈哈,但是这一路过来,奥斯文和迪帕克也算是见到了汉军的强横,更何况伽却里的死,还有那二十多万的青壮,都给奥斯文和迪帕克提了一个醒,今时不同往日,帮拉胡尔一把,也是给北贵争取调整的时间。

    “好吧,去看看尼兰詹老大哥,然后我们去拉胡尔那边报道吧。”迪帕克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同意了奥斯文的建议,他们又不傻,什么时候该闹事,什么时候该砸场子,什么时候该干活,他们都是很清楚的,“顺带问一下老大哥,我们该怎么和婆罗门的智障们一同生活,想必老大哥应该很有经验。”

    “肯定有经验啊,毕竟这么多年了。”奥斯文扯了扯嘴说道。

    “走吧,去学习一下,如何和婆罗门的傻子们生活在一起。”迪帕克怨念不已的说道,“唉,居然没逮住汉军,我之前可是想的很好了,这么好一个机会要是伏击上了,绝对能将他们打废,结果居然出现了这么一杠子事情,太倒霉了。”

    “不是倒霉,是我们太过疏忽了,都忘了对方到底能跑多快。”奥斯文叹了口气说道,“收拾收拾,该做饭的赶紧做饭,吃饱喝足去见见老大哥,然后去给拉胡尔打工,库斯罗伊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给拉胡尔打工,放心,俸禄给养什么不会亏待的。”

    奥斯文一路给库斯罗伊及其麾下吃的都是标准的禁卫军粮草,也就是最高等的那一序列,每一餐都是大米饭,隔三差五就有肉干,好吧,要不是库斯罗伊拦着不让,奥斯文和迪帕克怕是也会偷偷打几头婆罗门神牛加加餐。

    可惜库斯罗伊这货有点理想主义,他其实并不像推翻婆罗门,只是想改善达利特的生存环境,让达利特像人一样站起来,并且在这一过程之中尽可能的不要去破坏和伤害到其他的阶层。

    这个想法怎么说呢,非常的天真,实际上印度这个地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从孔雀王朝时期,到二十一世纪一直都有这种天真的家伙,这国真要说也是挺奇怪的了。

    “拉胡尔将军本身就是我的统帅。”库斯罗伊欠身回答道,奥斯文和迪帕克对视一眼,得,短时间看起来是挖不动了。

    “好了,今天休息休息,明天去婆罗痆斯那边。”奥斯文随意的说道,“对了,迪帕克,回头将王族游骑兵还回去,配合起来不习惯,而且这兵种根本不适合我们。”

    “到时候让人将我的枪骑兵送过来,王族游骑兵,还是让那些人带吧。”迪帕克点了点头,他这次带游骑兵本身就是一个意外,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带着玩意儿,谁让要追白马呢。

    五十多里外的地方,张飞从自家的斥候手上收到了准确的情报,迪帕克和奥斯文等人真的横在法正之前估计的那条路上。

    “现在下手吗?”张飞随口询问道。

    “不,等文远的消息,我基本可以确定拉胡尔那边也会派人过来,我们必须要确定他们并没有消息沟通,否则的话,我们就算能打赢这一波,恐怕也下不了战场。”法正慎重的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