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五十一章 厉害,厉害,非常厉害

    “恒河贯穿着整个平原啊,婆罗痆斯就在恒河沿岸,能前方围堵我们这个可能并不是没有,只要对方有战船,顺流而下并不困难,而对方围堵我们的话,也有可能是那条路啊。”法正叹了口气说道。

    实际上到了这里之后,法正已经明白劫拉胡尔的粮道到底有多危险了,恐怕除了婆罗痆斯和他们的追兵以外,拉胡尔在收到消息之后应该也在防备着这一手。

    也就是说现在动拉胡尔的粮道极有可能遭遇三方的打击,而且这三方任何一方都不会太弱,可能单个比起汉军并不占优,可三方联合起来张飞和张辽这一路汉军绝对打不过。

    “你是说他们有可能乘船而下,先我们一步去进行伏击?”张飞快速的反应了过来,随后点了点头,认同了这一猜测。

    “就幽云骑和白马义从,其实不大可能打赢这么多的军团。”法正叹了口气说道,“现在这里的已经没有那些能轻易战胜的军团了,基本都是遍历战场的顶级精锐,规模上我们还有些吃亏,更糟心的是,我们无法确定拉胡尔会下多大的本钱。”

    “本钱?”张飞皱了皱眉头,随后便明白了法正的意思,很明显法正是在说拉胡尔可能会将孔雀军团派遣过来。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如果我是拉胡尔的话,我这次肯定将孔雀军团派遣到婆罗痆斯城,然后将婆罗痆斯城的精锐换出来,这样的话,以孔雀的远程而言,在不影响婆罗痆斯安全性的情况下,至少能拆出来两个精锐军团面对我们。”法正叹了口气说道。

    “那我们还去打?”张飞掰着指头算了算,这样的话,基本就等于说是在劫这个粮道,极有可能遇到五个禁卫军军团,这种情况下,张飞去打的话,八成会死的。

    “放心,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但实际上这里面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这些军团不是一个批次的,而且相互之间其实也不知情,更重要的是他们在遭遇之前恐怕是没有办法配合的。”法正神色无比郑重的开口说道。

    张飞闻言默不作声,看着法正,示意对方继续。

    “贵霜这地方,没来之前我还没有感触,但等来了之后,才发现这个国家上限和下限都很离谱,菜得如之前被我们打爆的几十万青壮,强的如现在,分分钟凑出来五个指头的禁卫军来围堵我们,而且还是半自发性质的。”这一刻法正的面上再无之前那种吊儿郎当的神色,变得无比的认真。

    “五个禁卫军要是和拉胡尔合并了,你觉得一个掌握着大规模兵力的统帅,能发挥出来什么样的战斗力。”法正看向张飞,张飞点了点头,就连他也不得不认同这一点。

    “这一路我们的机会不是很多,如果等这些人汇合了,那我们就只剩下跑路这一个选择了,而且等拉胡尔将这些人接收,补足了顶层的短板,发挥出来的实力会远高过现在的水平。”法正眯着眼睛带着寒意说道,而张飞已经懂了法正的思虑。

    “也就是说,接下来我们要在他们汇合之前,打废他们一支或者几支,最好能将其中一半打废是吗?”张飞皱着眉头说道。

    这个程度也很难,当前汉室的那些主力军团,在对方死战不退的情况下能做到的恐怕只有那几个三天赋和军魂,其他的就算能死命一战,最后就算是赢了,自己怕也是五劳七伤。

    甚至对方要是一边打一边跑,恐怕没有一个军团能将对面打废,没办法现在汉军的主战兵种之中,除了白马义从没有一个能跑过伽却里的王族游骑兵,白马义从倒是能跑过,问题是白马义从的作战方式要歼灭一个禁卫军实在是有些困难。

    “嗯,就是如此,而没猜错的话,接下来就是机会。”法正点了点头说道,“趁现在他们还没有相互统合之前,我们是有机会逮住他们的一部分,将他们打废的。

    “我无法保证能做到,虽说幽云骑很强,但这种一没有准确的时间间隔,二无法确定对方援军什么时候抵达的战争,我只能说我尽力,直接说绝对打赢,那是在糊弄人。”张飞唏嘘不已地说道。

    “这就可以了。”法正点了点头说道,“能战则战,不能战直接退,到时候先不计损失,结果了迪帕克麾下的王族游骑兵,不干掉这个,一旦他们第二批次的军团进场,我们恐怕想走都不好走。”

    “好。”张飞沉声说道,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让人震撼的自信,但却让法正无比的安心。

    另一边库斯罗伊面无表情的下船,他麾下的四千士卒只用了一艘船就运了过来,对此奥斯文和迪帕克深感佩服,原本他们还担心需要的船只太多,短时间没有办法搜集到,没想到库斯罗伊只用了一艘原本只能装一千人的运兵船,装满了四千人……

    总之顺利的出乎预料,顺河而下的库斯罗伊和沿河而行的奥斯文,迪帕克成功的抵达了他们目的地不远的地方。

    “有什么感受?”奥斯文敬服的看着库斯罗伊询问道,不管怎么说在他们看来,能将四千人装进一艘一千人规模的运兵船里面,而且成功运抵他们的目的地,着实是让他们震惊了一把。

    “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库斯罗伊很淡定的说道,而麾下的本部也陆陆续续的下船,期间并没有什么不太妙的事情发生,总有一种这群人早已习惯了这种环境的感觉。

    “……”迪帕克面对这群士卒甚至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常年处在北方的他们还真不了解什么叫做我南贵自有国情在。

    “这招特别厉害啊,明明只是一艘运兵船,居然能塞下一个军团,这要是二十艘,恐怕能装十万人,到时候别人看着像是两万援军,结果下来十万人……”迪帕克小声的传音给奥斯文说道。

    “是啊,这招可真是厉害。”奥斯文叹服不已,“我们以后要不也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也发展成这样,这招我觉得特别有用。”

    迪帕克闻言点了点头,就连他也不得不佩服这一手运兵能力。

    将五千战马拨给库斯罗伊之后,一行人快速的朝着他们之前规划好的位置杀了过去,这个时候汉军还没有到来,这仨直接蹲在路中央,一副要收拾汉军的想法。

    很快三天过去了,奥斯文和迪帕克都有些肝痛,他们怀疑自己守错地方了,而库斯罗伊则是淡定的在附近找适合自家信念的达利特开始练兵,相比于奥斯文和迪帕克想要削死白马义从,库斯罗伊就很冷静了,他抱着能成成,不能成拉倒的想法。

    不过相对而言库斯罗伊的兵员补充的很慢,哪怕南贵到处都有达利特,但是符合库斯罗伊信念的达利特却并不是很多。

    有了一个朱罗王朝之后,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认同库斯罗伊的持身以正,以自身的力量去改变自身的生存环境这种信念的达利特,基本上都属于隐藏在泥沙之中的金沙了。

    “我们是不是守错路了啊。”迪帕克有些犹豫的对着貌似浑然不在意的库斯罗伊说道。

    到现在迪帕克也发现相比于他和奥斯文哥俩,库斯罗伊的心态非常的放松,近乎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完全没有一点担心的意思,即不在乎对方突然袭击,也不在乎对方不来,让他们白等一场。

    “何必呢?对方来了也会是一场大规模的厮杀混战,对方不来的话,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心态放稳就可以了,更何况有相比于将心思放在汉军身上,还不如考虑一下如何变强。”库斯罗伊平淡的说道,然后掏出一个带着铁砂的米团递给迪帕克。

    “这东西也就你能吃吧!”迪帕克一脸悲苦的说道,作为一个内气离体,就算是吃铁也是能消化的,但是真正这么做的人几乎没有,然而迪帕克这次真的见到了狠人,库斯罗伊麾下的士卒就是吃着这些里面参杂了铁粉的米团。

    “他们吃,我也吃,既然要持身以正,那么就与他们同步,更何况吞噬天赋的核心不就是从万物之中汲取自身所需要的一切吗?天地精气也罢,兵甲金戈也罢,能吸收的都会划归我等的力量。”库斯罗伊平静的看着迪帕克说道。

    “这种增长应该是有上限的吧。”奥斯文听到迪帕克和库斯罗伊的谈论之后,皱了皱眉头说道。

    “万事万物都存在当前的上限,但有些生命却在不断的打破这种上限,这种东西也许存在,也许不存在,并无绝对的影响。”库斯罗伊的双眼如水一般平静。

    “实际上真要说的话,这个天赋才是你麾下军团的核心天赋,所谓的曙光天赋有没有,其实并不重要,是吧。”奥斯文看着库斯罗伊好奇的询问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