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四十九章 赌啦

    另一边张飞和张辽快速的跑路,好吧,其实主要是张飞在玩命的跑路,现在的速度对于白马义从来说连散步都算不上。

    “哈哈哈,居然将他们真的糊弄住了,我差点要全力以赴了。”张飞大笑着说道,“没想到在干掉对方营地的时候会出现这种幺蛾子,还真是危险啊。”

    “其实原本没有那么危险,奥斯文和迪帕克那俩玩意儿是我引来了,一直在追击我,白马义从倒是能甩掉对方,不过我一直将他们吊着。”张辽也是乐呵的说道,能这么简单的将对方糊弄过去,也确实是出乎预料了。

    “那两个家伙看起来经验很丰富的样子啊。”张飞略有些好奇的说道,“之前居然会用那种方式来对抗白马义从。”

    “何止是经验丰富,那两个家伙和关将军,温侯,华将军都交过手,有胜有败,手里没有本钱才是怪事,之前和我战斗的时候,奥斯文甚至都没有处在巅峰期。”张辽翻了翻白眼说道。

    “这就很厉害了。”张飞略有慎重的说道。

    “迪帕克的心象是解除大地的束缚,对于自身的灵巧和机动力有很大的增幅,出手力量也会提升很多,但有一个明显的短板,这种提升属于他们自身无法完美控制的那种。”张辽一边招呼着白马义从从那些还有多余刀刃的士卒手上分刀刃,一边对张飞解释道。

    “很不错的心象,按说这个不是应该带重骑兵,再不济也应该率领枪骑或者突骑吗?”张飞也是善战之人,瞬间就反应过来这个心象应该怎么用,而对方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就不应该连自身到底是适合什么都不知道。

    “他本身率领的就是枪骑,结果贵霜可能是以为对方能靠着这个给游骑兵增幅追上我,结果你懂得。”张辽给了张飞一个眼神,张飞大笑,追上白马义从,别做梦了啊。

    “另一个奥斯文呢?”张飞询问道,他之前没有看到奥斯文使用心象或者天赋这种东西。

    “那家伙在很多时候其实比迪帕克更强,他以前也是心象,但是上次被子健殴打的时候摒弃了一些东西,然后深化成为了军团天赋,他的军团天赋叫做光辉永恒的祝福。”张辽慎重的说道。

    奥斯文的军团上下起伏非常大,强的时候,也就是九点之后,太阳悬挂于空的时候,增幅非常的可怕,当然缺点就是到晚上的时候,奥斯文军团的增幅下滑的非常明显。

    “在白天很强,晚上较为一般的军团天赋啊。”法正皱了皱眉头,“那要是多云天气,或者下雨呢?”

    张辽还没说什么,张飞已经嘴角抽搐了,他发现法正思考问题的方式确实是有些奇葩,不过勉强还是能接受的。

    “这个我们没遭遇过,所以真不知道。”张辽也有些抽搐,这种情况他甚至都没有想过。

    “提升幅度有多大?”法正不再追问,转而换了一个问题。

    “子健的神铁骑进入奇迹模式,没将那家伙锤死,估摸着辰时末的时候他麾下士卒的战斗力会远远超过禁卫军的水平,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我攻击的时候,先攻击奥斯文。”张辽想了想之后说道。

    法正闻言一挑眉,被进入奇迹模式的神铁骑殴打,还没死的话,不管怎么说都很变态了啊。

    “不对啊,神铁骑不是被围殴的吗?而且当时贵霜的军魂给了好几个军团进行了加持。”法正不解的说道。

    “那是军魂来了之后,之前子健可是逮着奥斯文和迪帕克往死了打,然而没打死。”张辽看了一眼法正,颇为无奈地说道,“就是因为这个,贵霜才派这俩来追杀我,不过他们都腿短,我都没和他们怎么交手,但真要对上的话,还是小心一些。”

    “嗯,有这些情报就足够了,到时候那群家伙万一追上来的话,你就用远程压制就是了,相对而言,那俩还在翼德的克制范围之内。”法正看了一眼张飞笑着说道。

    强就强吧,对于张飞而言那三个对手之中最麻烦其实不是奥斯文和迪帕克,而是库斯罗伊,前者不管有多强,肯定能汲取到一部分的恐惧,后者那就只能靠自身的天赋强化效果了。

    虽说张飞本身精锐天赋的强化水平就不差,但如果能汲取到对方军团的恐惧,那在削弱对方的同时,更是能再次强化自己。

    “你们最好还是小心一点。”张辽眼见张飞神色,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最后再告诫了一句,有信心是好事,但对方也同样不弱啊。

    说完一行人也未久留,直接朝着东方杀去,他们都很清楚,用不了多久贵霜就应该知道白马义从已经基本没有近战能力了。

    钵罗耶伽城以西发生的事情在很短的时间之内送到了白沙瓦和婆罗痆斯城,随后转到了拉胡尔的手上。

    在收到消息的时候,韦苏提婆一世对此除了对伽却里的死感觉到恼怒以外,几十万婆罗门青壮的损失,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来说,只是给了竺赫来一个眼神,但这一个眼神让竺赫来清楚的认识到韦苏提婆一世的意思——婆罗门还能继续削弱不?

    没错,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来说,那几十万婆罗门青壮本身就是炮灰,消耗在战场最好不过,只是折损了伽却里,让韦苏提婆一世有些难堪,不过大月氏王族还是有其他能拿得出手的人,少了伽却里,还不至于伤筋动骨。

    至于司马彰这边收到消息之后,终于确定了韦苏提婆一世的心态,在之前韦苏提婆一世总是给司马彰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但是这一次终于落到底了,不怕你招数高妙,就怕看不懂。

    现在看懂了这一步,司马彰也就可以做新的准备,借壳上市什么的,再等等的话,婆罗门恐怕真的会允许司马彰这么干了,毕竟韦苏提婆一世之前那一番操作,拿走了拉胡尔,分走了海军,重新吸纳了那些婆罗门花费了上百年收拢的刹帝利。

    可以说婆罗门能打的牌已经打完了,现在婆罗门没死的原因就一个,韦苏提婆一世需要一个稳定的产粮地,真要砸场子的话,现在韦苏提婆一世展现出来的力量已经足够了。

    哪怕真砸下来,只能落一个空空荡荡,连锅碗瓢盆都砸的七零八落的残破南贵,至少到了现在,大月氏从南下到现在一百年间,真正意义上的占据了主动。

    “北贵的力量再上升一些,我司马氏就能将整个婆罗门统合起来,婆罗门的选择已经不多了。”司马彰带着振奋定下了接下来的规划,到了这一步,陈荀且不说,司马氏已经有把握将婆罗门拉入比烂的场子之中了,胜利已经出现了曙光。

    至于拉胡尔这边收到这个消息可就难受了很多,后营被端的消息让拉胡尔面色铁青,哪怕他本身也指挥不了那么多的青壮,但那些人的存在可是能极大增幅他们的续航能力。

    “伽却里居然死了,汉军的幽云骑直接踹了大营,几十万青壮,二十多内气离体,说溃逃就溃逃,之后居然被五千白马义从在极短的时间干掉了二十万?”拉胡尔气的话都说不利索了,这些人是猪吗?

    “将军,我军后方大营遭遇沉重打击,等到对方汇合之后,我部恐怕也力有不逮。”纳库鲁略带犹豫的建议道。

    实际上在收到消息之后,已经有不少人建议拉胡尔趁现在局势尚可,撤回去固守,毕竟本部尚且还有十七万的大军,婆罗痆斯又在手上,固守的话,整体形势较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至于损失的那二十万青壮,本身就不纳入他们的正卒体系之中,现在没了对于拉胡尔本身的影响,也就最多相当于汉军屠了座城,死上二十万青壮而已,好吧,对于士气还是有着相当的影响。

    “现在不能撤。”拉胡尔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回撤,汉军恐怕顺势就会发动攻击,哪怕他们的实力并不具备优势,但气势上的转变,会让他们更为胆大妄为。”

    “杜尔迦给你一个任务。”拉胡尔并没有完全说服麾下将校,不过他也不需要说服,拉胡尔对于军团的控制能力还是非常强的,没人会在这一方面和他对抗。

    “是将军。”杜尔迦起身回答道。

    “带上孔雀军团,和一个军团的枪兵弓箭手混合军团,去婆罗痆斯西边的通道那边进行伏击,汉军有三分之一的可能会走那边。”拉胡尔指着地图上婆罗痆斯西边的某条路说道。

    婆罗痆斯城以西确实是贵霜精华区,但是随着靠着婆罗痆斯,路会逐渐变少,不过就算是变少了,也还有数条,但是依着拉胡尔对于战局的判断,汉军很有可能走靠近婆罗痆斯的那条自家粮道。

    好吧,所谓的很有可能,其实也只有三分之一的概率,不过这个概率已经可以拿来赌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