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四十九章 定计

    奥斯文和迪帕克这一刻可谓是悔恨交加,早知道白马义从近战能力已经废除的七七八八,之前他们就应该和对方死磕,将那两个家伙全部留在这里,不应该因为忌惮而不敢下死手。

    没了武器的白马义从就算是再凶,也就是那么一回事,至少就这一路行来的情况,奥斯文和迪帕克都没有见到白马义从用弓箭,而且就之前了解到的情况而言,白马义从貌似也很少用箭矢反击。

    虽说对方同样是装备皮甲的轻骑兵,但就现在的了解而言,对方明显是用直刀近战的高速高效杀伤性骑兵,箭矢恐怕很一般。

    “之前清点了一下,他们的刀匣里面一共有二十个位置,而迪利普说是对方杀了十个来回,按照他们那种杀伤方式,恐怕一回合就需要换一柄刀。”迪帕克黑着脸解释道。

    “他们只剩下一柄刀了!”奥斯文一脸的狰狞。

    “走,带上库斯罗伊,我们以一起去追击。”迪帕克压抑着恼怒开口说道,“这一次一定要干掉那群混蛋,至于这边的事情,迪利普自己的锅自己去处理。”

    奥斯文和迪帕克联袂出现在库斯罗伊的面前,库斯罗伊不解的看着两人,“两位此来何事?”

    库斯罗伊这边正在挖坑掩埋汉军的尸体,当然汉军的武器这些人非常不客气的装备到了自己的身上。

    至于婆罗门体系的青壮残尸,库斯罗伊一方面是懒得管,另一方面从法理上也没有资格碰,因而库斯罗伊带着他的麾下将汉军逐一掩埋,并且会记得念上几遍往生咒。

    “我们被汉军耍了,那个纯白骑兵没有战斗力了,我们之前应该逮住机会将他们全部弄死。”奥斯文恼怒不已的说道。

    “什么情况?”库斯罗伊不解的看着奥斯文和迪帕克,他之前又不是眼瞎,那个纯白骑兵猛地很,速度快若奔雷,战斗力强的你们两个联手都搞不定,现在告诉我,对方其实已经失去战斗力,这意思是说之前和你们战斗的时候,你们都是废物吗?

    迪帕克和奥斯文快速的将之前了解到的情况,还有搜集到的证据拿了出来,库斯罗伊看了看之后,开口问道,“你们确定他们真的没有近战能力了?就算只剩一把刀,他们也很强。”

    “只剩一把刀,我们用命拼都值得!”迪帕克黑着脸说道,“这种机会,绝对不能放过。”

    库斯罗伊闻言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好,不过先说好,我麾下士卒很多都不会骑马,追不上你们的本部,而且作战的时候,还需要下马,跟上去也就只能为你们扫尾。”

    “这就够了,一路追袭,迟早追上那群混蛋,这一次一定要给他们一个狠的。”迪帕克双眼冒火的说道。

    “你们小心一点,那个黑子非常厉害,之前和我战斗的时候,我有一种感觉他在努力约束自身的力量,可能他的力量有很大的副作用,但不管怎么说,只要拥有这种力量,都是麻烦。”库斯罗伊眼见两个因为被汉军刷了之后,颇为狂躁的队友随口劝慰道。

    就跟张飞对于意志属性有很深的了解一样,库斯罗伊同样如此,因而张飞能看到库斯罗伊本部的恐怖,库斯罗伊也能感受到张飞压抑着没有动用的力量,双方都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迪帕克和奥斯文闻言皆是一愣,随后面做慎重之色,“他还有那样的底牌吗?真没看出来。”

    “对方和我都是意志属性的军团,所以我们都能感受到,他收敛了不少的力量,不知道是在想什么?说不定就是为了钓你们上钩。”库斯罗伊回想着张飞当时的情况随口说道。

    实际上库斯罗伊的判断没有错,张飞确实是压制了精锐天赋,或者说是军团天赋的输出,连带着还约束了自身的威吓效果。

    这倒不是库斯罗伊所说的为了钓迪帕克和奥斯文上钩,只是张飞发现威吓效果对于库斯罗伊本部好像无效,所以收敛了这种力量,毕竟这玩意儿真要说,对于自身也是有影响的。

    “伽却里可是死了,而且你们也找到了不少伽却里麾下的正卒,也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况。”库斯罗伊看着奥斯文和迪帕克再次开口道,“他麾下的军团就算是次于你们一些,也没差到会被你们秒杀的程度,然而面对那个黑子可是直接秒杀了。”

    伽却里麾下的王族游骑兵换了一波,换成之前跟着伽却里进行狂暴冲锋的那些士卒,张飞要赢也不可能瞬间胜利,而奥斯文和迪帕克麾下的士卒虽说很猛,但真要说无视恐惧,那根本不可能。

    能真正直面恐惧,战胜恐惧的军团,这天下屈指可数,就算是有无畏天赋,也不代表不会产生恐惧。

    有信念,有希望,敢于赴死的库斯罗伊本部面对张飞军团都退了一步,其他军团有一个算一个,能真正直面张飞军团的,屈指可数。

    很明显在库斯罗伊的判断之中,奥斯文和迪帕克的军团都不具备这种无视对方威吓的力量,如果有自己在旁,帮忙架住还行,要是没人帮忙架住,谁杀谁都未必了。

    帝国禁卫军这个水平虽说已经很硬了,可就库斯罗伊的感觉而言,汉军那个黑子率领的军团,搞不好克制绝大多数的禁卫军。

    “也就是说你们也有可能被对方秒杀,这么说吧,我的军团第二天赋是意志属性的唯心天赋,但是在面对他们的时候,第一反应,也就是本能,都是后撤。”库斯罗伊看着奥斯文和迪帕克叹了口气。

    两人闻言连连皱眉,被各种神人殴打了这么多次,还活着的这俩货很清楚意志属性的唯心天赋到底意味着什么。

    “所以你们俩要上的话,做好心理准备。”库斯罗伊见两人连连皱眉之后,依旧没有放弃的意思,颇为无奈地说道。

    在库斯罗伊看来,追击汉军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现在最应该做的不是去和那俩一黑一白的怪物死磕,而是应该派人赶紧通知白沙瓦和拉胡尔,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用内气离体加急通知啊。

    “我们还是打算追。”迪帕克和奥斯文对视了一眼之后,都明白了对面的意思,然后无比果断的开口说道,“这是一个机会,这边的局势已经失控了,反倒是解决那两个家伙,对于现在战局有着相当的意义,至于说冒险,或者对方在钓我们这种事情,胜败还是两说。”

    “先说好,我全力以赴打不过那个黑子,都不说那些隐藏起来的力量了,就之前表现出来的力量,他能将我歼灭。”库斯罗伊眼见劝不住对面,果断将他从和张飞交手了解到的情报说了出来。

    “歼灭?”迪帕克一挑眉,“装备问题我们可以给你解决,这边营地我们已经找到了兵器库,虽说被汉军放火烧了营地,但还有一些可用的资源,我们将你武装起来问题不大。”

    “没用,我说的就是武装起来之后的情况,你们要认清一个事实,我被对面在一刻钟时间内打穿了,哪怕其中有我自己的一些原因,但这已经是非常大的差距了,装备能弥补一部分,但拼死一战,我全灭,他能活下来至少一半,而且有两千左右能再打一场高强度战争!”库斯罗伊面带告诫的神色。

    对于双方的实力差距库斯罗伊认知的非常到位,毕竟是正面过过手,还不至于连这点认知都没有。

    “换我们呢?”迪帕克突然开口询问道。

    “你们两个任何一个,在死战不退的情况下,我都能赢,虽说损失惨重,当然你们两个联手的话,死战不退,我们会全灭。”库斯罗伊看着迪帕克说道。

    奥斯文和迪帕克对视了一眼,算是认同了库斯罗伊对于那个黑子的评价,因为他们两个对于库斯罗伊做出的对于自身的评价是认同的,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以现在的规模都打不过库斯罗伊,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两个何必折节下交。

    “而且和我不同,我麾下的士卒能免疫威吓,你们麾下的士卒恐怕不行。”库斯罗伊看向奥斯文和迪帕克再次告诫道,“这个在我看来才是面对对方军团最大的症结所在。”

    “所以我们决定带着你一起去,单凭我们看起来有点解决不了,不过加上你就不同了。”奥斯文毫无节操的说道,“至于骑不了马这个,你们可以乘船走恒河,虽说到处都是平原,但我估摸着他们应该难免会走一个地方,我们可以尝试围堵一下。”

    “要是围堵的话,我参加。”库斯罗伊眼见迪帕克和奥斯文,完全没有退缩的意思,又听闻对方是进行围堵,自己麾下可以乘船过去,思考了一二之后,还是答应了对方,不管怎么说,库斯罗伊也不想让这俩看起来还算靠谱的家伙折在汉军手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